《梅花伴海棠》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糖黄

 

梅花伴海棠
糖黄
原创 / 女女 / 古代 / 微H / 武侠 / 强攻强受 / 温情
雷点预警:非双洁,武侠内容很少,基本都是在眉来眼去谈恋爱。
天下有一把人莫能见的匕首,传说所持者来去如飞,斩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这把匕首的名字,叫做海棠。
这把匕首的持有者雍怀瑜在十八岁相信三爷爷算卦说自己人生顺遂,能遇见一个好人结婚,便义无反顾的来江湖闯荡。只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她不仅生活到处都坎坷,最近还被人陷害说她杀了谈半佛,正被江湖追杀……
匹夫怀璧!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天下有两种海棠,一种是无香的,一种有香的,无香的好看,有香的要命。不知道皇兄x思夜思,究竟想出来是喜欢哪种海棠?”乐平公主看着皇兄又手持着海棠的画卷,便打趣。

皇上放下手中的画卷,说:“朕想了这么多天,依然没有想出她是如何杀了谈半佛的。”

这事要从三个月前讲起,三个月前的扬州,谈半佛被发现死于外室家中。外室本来以为是年纪大了得了马上风,便派人去不羡仙小楼请大夫人过来商量下葬的事宜。谈半佛的养子在入殓过程中发现义父脖子上有一道细线般的痕迹,便报官,请仵作过来尸检。仵作检查了全身上下,只有那一道细线般的伤口,深入颈部,几乎是一瞬间就夺走了谈半佛的性命。

一时之间,江湖上便沸沸扬扬声称要捉拿香海棠雍怀瑜。

因为江湖上只有一把匕首可以这么锋利,锋利到杀人只留下一道细线般的痕迹。这把匕首叫海棠,她的主人是一个又美又娇艳的女子,当然诨名就被叫做香海棠。

这事儿过了一个多月被传入京师,皇上一向喜欢留神江湖动态,一听说香海棠杀了谈半佛便来了兴趣,一直在琢磨如何能一匕首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谈半佛杀死。

“谈半佛武功高强,在江湖上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人物,他的宅子也有家丁一刻不停的巡回,屋顶还有暗器,只要踩上去就一定会触发警报。我想了几十种办法,也没有想清楚她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进去,还能让谈半佛毫无还手之力被杀。”皇上自幼聪明过人,对武功招数更是有些成就心得,除非是独门独派无迹可寻,否则只要是被皇上看过几招,就能辨别出来你的来路门派。

乐平公主抿嘴一笑道:“皇兄何必在乎她呢。”

“我听说她所持的乃是当年剑仙聂隐娘所持之匕首,匕首薄如蝉翼,人莫能见。”皇上对这把匕首的兴趣非同一般,想来也是,如此带有传奇色彩的匕首世上只此一把,谁听说了都想看看,也不枉此生。

“依我看啊,皇兄倒不是想看匕首,倒是更想看拿着匕首的人。”乐平公主嫣然一笑。她对自己家皇兄了解的很,若非不是奇女子,也勾不起皇兄的兴趣。皇兄如此这般上心,一定是对人家动了歪心思。不过皇上的歪心思能叫歪心思嘛,那叫天恩浩荡。

皇上被自己妹妹说穿了心事,便尴尬的放下画轴开始看奏折。

乐平公主拿起画轴看着画中人,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什么来。这些画师画的人总是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丑的也美,美的也美,肤若凝脂,天圆地方,各个都有福分。

皇上看自己妹妹也在看画轴出神,说:“你难道也对她动心思了?”

兄妹两个争一个女人这种事还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若是真都动了心思,那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马上要天下大乱了。

乐平公主放下画轴轻蔑的说:“不过一个普通女子罢了,哪里值得皇兄费心。”

屋外,李公公咳嗽一声,示意有大臣求见。

“何事啊?”皇上示意身边的太监去开门。

李公公跪倒说:“皇后和礼部侍郎求见。”

“他们俩是一起来的,还是分别来的啊?”皇上的问题让李公公心里有了计较,便回说分别来的。

“那先让李修成进来。朕倒是要听听他想干什么。”皇上一扣桌子,乐平便从角门出去拉皇后说话。

皇后是李家最小的女儿,因为才学兼备,又聪明伶俐,自幼就进宫做乐平公主的伴读。后来不知怎么撞见了皇帝,这俩两情相悦,很快就定情做了太子妃。先皇又把李家的大哥提拔成礼部侍郎。只可惜李修成仗着天恩浩荡便一心想着加官进爵,先是逼着皇后吹枕头风,又买通了几个大臣联名向皇上推荐自己。皇上逐渐有些不耐烦,但是仗着亲戚面子不好发作。

李修成一进来就看见皇上冷哼一声摔了奏折,李公公在旁边使眼色示意他:皇上今天心情不好。李修成便说自己只是来给皇上请安,顺便请皇上恩准下个月父母进宫看皇后叙旧。

“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皇上揉揉太阳穴,伺候的太监就端上热茶。

他哪还敢和皇上辩驳,立马灰溜溜的想去皇后宫中,正要去,看见乐平和自己妹子在亭子里对坐说笑,也不敢过去问安,赶紧出宫了。全宫里就算得罪皇上也不要得罪乐平公主,她可是先皇的掌上明珠,皇太后的心肝肉,皇上对她宠爱有加,她一句话都能让地摇上三摇,谁要是得罪了宫里的混世魔王,那也就离死期不远了。

亭子里,皇后正在犯愁自己哥哥又来要自己吹枕边风。

“皇后嫂嫂又在犯愁你哥的事情啊。”乐平对李修成的事心知肚明,一看皇后闷闷不乐,就知道准是他又在皇后宫中撒泼。说来也奇怪,李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知书达理,文韬武略,就出来李修成这么一个搅屎棍。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皇后点点头,她先前还听自己哥哥的去央求皇上给亲哥哥加官进爵,但是转眼听说自己哥哥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胡作非为。下了训斥的口谕便马上来宫里闹,又是哭又是嚎,生怕宫里不知道皇后训斥了自己亲哥哥。

乐平拉起皇后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一国之母,哪能由着他胡闹。要是小事儿也就罢了,偏偏他惹的都是皇兄最为忌惮的事儿。现在是仗着您给他几分薄面,若是那天真的惹皇兄不耐烦了,只怕要掉脑袋。你也该在这两者之间做出决断了。”

皇后何尝不知道。但是她若是亲口断了自己兄弟的仕途,又于心不忍。

乐平见此,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朕会看看哪里有些养老的闲职。”皇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亭子边,也不知道听两个人对话了多久。

皇后福身,谢过皇上恩典。

“啧啧啧,你们小夫妻两个聊着。”乐平一看皇兄来了,马上就要走。

皇上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探花郎你不喜欢,状元郎你又不爱,挑挑拣拣这么多年,朕倒是想看看你结婚嫁人的时候,对方是哪路神仙来头才降得住你。”

一旁的宫女们听了都抿嘴笑了。

“呸呸呸,不吉利。”乐平啐了几口。

回沛然宫的路上,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便问一旁紧跟着自己的一个眉目清秀的侍女说:“云春,你说我和香海棠比如何?”

云春严格意义上来说并非是宫里的侍女,她早些年是行走江湖的儿女,因为得罪了龙拳僧人被追杀的时候,恰巧遇到了乐平救了一命,便以身为报隐姓埋名做了宫中的女官。她和雍怀瑜有过一面之缘。她被问到这个问题显然觉得有些意外,便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说:“我只在酒席上见过她一面,是个狡黠的女人,喜欢出人意料,为了结果全然不择手段。”

乐平走在宫中的道路上,路旁闻到了桂花香,宫中四时都有桂花的香,是清淡的,若隐若现的,趁你难以察觉的时候钻进鼻子里,一旦引起你的注意,它便跑走了。

“你说的倒是很合我皇兄的口味。”乐平评价。

宫中的李娘娘,王娘娘,都是这样明艳又狡黠的女人。皇兄一听说有这等的女人,便忙不迭的派人送进宫里,却又不肯同人家开枝散叶,只是当成花瓶般看乐子解闷,宫里头称之为‘看妃娘娘’。皇后并不是一个不容忍的人,时常和这些嫔妃们在一块儿看戏游玩,一同给皇太后请安,讲讲笑话,倒也别有乐趣。

云春摇摇头说:“雍怀瑜要是入宫,这宫里可别想安静了。”

“那倒是有趣了。只怕这些娘娘们到时候成了死鱼眼。”乐平抿唇一笑。她对雍怀瑜没有那么多同皇兄一般的好奇心。若是说有好奇心,也只是想知道海棠匕首是什么模样的。人莫能见的海棠匕首素来有很多传说,说是持匕首者来去如飞,就是仇家首级也如探囊取物一般,还有说海棠匕首出世便是天下大乱之时。

云春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两个人沿着宫门的石阶慢慢走着,身后跟着一群肃穆而安静的宫女,就仿佛是一串人偶似的,只是会呼吸活动而已。

走入沛然宫,便像是独立的小朝廷,一众女官穿红着绿的坐在桌案前根据塘报来推演前线战况。一看到乐平进来,便站起来齐声福身问安。

乐平背着手走到推演地图前看了一眼,便浮现出笑意,显然对现在的战况十分满意。沛然宫的女将军名叫玉堂,掌管着沛然宫里大大小小的见不得人的事务。她过来先是拱手抱拳行礼,然后开始将今天推演的大致方向解说了几句,又将探子的密报呈上来。

密报只是写了一味药名。

乐平看完密报笑的乐不可支,仿佛知道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放下密报,示意自己倦了,就转进内殿歇息。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