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痣》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竹生淮雨

 

吻痣 限
小梁总,草莓不要了?
竹生淮雨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ABO – 暧昧 – 青梅竹马 – 年下
高H

简介

小梁总,草莓不要了?
梁行洲将萧绎扑倒在沙发上,张嘴去咬美人唇边的那颗浅痣。
清冷美人医学教授攻vs风流浪荡美人总裁受
萧绎,梁行洲
雪松+??,伏特加
年下/青梅竹马/1v1/HE

食用指南

☆☆介绍☆☆
“就算你是Alpha,我依旧会光明正大地咬住你的后颈。”
年下/青梅竹马/双A/HE/生子/暧昧
两个Alpha成双对。
☆☆设定☆☆
壹.
正常的ABO世界观:①Alpha可以标记好多个Omega,omega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②抑制剂分Alpha抑制剂和omega抑制剂。(依旧可以正当渠道与不正当渠道获得)③Alpha:易感期;Omega:发情期。
贰.私设✔
我的ABO世界观:①Alpha与Alpha恋人,Alpha攻的信息素可以通过定情信物(每对情侣的都不一样,但是都必须滴入无名指尖血。)完全覆盖在Alpha受的腺体上,类似于信息素交融长期伴随自己的伴侣,但腺体不能完全标记。②Alpha的生殖腔近乎退化。不代表Alpha不能生子。③同性(AA,OO,BB)相斥,异性相吸。\这一正常世界观的法则作废\④Alpha信息素、Omega信息素具有催情素与诱导(引诱)素。
萧绎与梁行洲定情信物为:小水晶球项链。
里面有一滴萧绎的指尖血。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私设概不外借,自己的世界观自己做主。
误碰瓷,误造谣,误吵架。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壹.接吻吗?

“还在应酬?”
“定位发给我,我去接你。”
梁行洲偷摸着进卫生间洗手的功夫,看萧绎给自己发的消息。梁行洲打消了逗人玩的心思,直接发了定位过去,一会回家之后要好好调戏萧绎一把。
“十五分钟,地下车库,等我。”
梁行洲没有顾虑什么发了一个语音过去,将手机塞回裤带里。挤了几滴洗手液打开水龙头将泡沫冲净,又捧起水洗脸,包厢里的燥热感减轻了不少。
他又回想起席间刚刚黎家一直想灌自己酒的那个Alpha,身心就一阵恶寒,浓烈的麝香信息素似有似无的飘散在包厢里。还想让他让利两个小数点,做他的白x梦。
萧绎握着方向盘,将车开出车库,顺手点开了梁行洲发来的语音。这么多年,梁行洲虽作为年长的一方,却依旧很喜欢像小时候一般朝他撒娇。
“宝贝儿,给哥哥买草莓吃好不好?哥哥嘴馋了想吃几颗。”
宝贝儿。他是不是也对着其他人喊过?梁行洲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怎么会知道他的心意呢。他和梁行洲同为Alpha,只不过他一直忽悠梁行洲自己还没分化罢了,年少时分化成Alpha的梁行洲一只手挑起他的下巴,一双风流狭长的桃花眸肆无忌惮地朝他放电。
“小鬼,你要是分化成omega,哥哥就把你娶回家。”
“你这样性格冷清的omega床上应该很带劲,快点分化吧,小鬼。哥哥等不及了。”
就在两个月前,他的信息素化验单静静地躺在他的办公桌上,他的分化结果显示为:Alpha。
他分化成一个优质Alpha,信息素是常见的雪松,梁行洲很喜欢雪松香水。
以后不送香水给他了,直接将他里里外外染上雪松香就行。里里外外侵占一遍。
是Alpha又如何?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不容许梁行洲身边出现一个omega,绝不允许。
萧绎从冷冻保鲜柜里拿出梁行洲念叨的草莓,一塑料盒新鲜的草莓,鲜嫩欲滴。付完钱拿着东西上车直奔梁行洲所处的地方。
“梁总不让利,也不是不行,您要是喝了这杯酒,我黎单愿意让利三个点。”
啪一声梁行洲将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透明的杯子碎成了块,鲜红的酒液溅在梁行洲昂贵的皮鞋上。
“黎少爷几个意思啊?精虫上脑的草包?真当我不知道你下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掺了东西的酒杯直接被梁行洲摔在地上,梁行洲的怒火让保险里几个老实人尤其的害怕。包厢里浓烈的麝香信息素直接被伏特加压了一遭,取而代之是更烈的酒香,Alpha信息素与Alpha信息素的较量,梁行洲的周身散发的伏特加信息素像刀片一样,一刀一刀凌迟着自不量力的黎单。
“和黎家的这笔生意,我,梁行洲不做了,概不奉陪。”
梁行洲拿过桌上的烟盒和打火机,踢开了包厢的门,力道大得要把门震碎。
梁行洲蹲在安全出口的标志牌下面的石墩子上抽烟,看见看到自己面前的迈巴赫,捻灭手上的烟丢进垃圾桶。他回头看了眼电梯上滚动的数字,慢悠悠拉开副座坐进去。电梯门开了,是恼羞成怒朝着他追来的黎单,主驾上的萧绎看着梁行洲朝着人家比了个国际手势。
“傻逼。”
空气中梁行洲的信息素逐渐旺盛,萧绎闻到一缕麝香,蹙了蹙眉。一眨眼功夫,麝香充斥了整个地下车库。
还有没有公德心,在公共场所变成泰迪。
梁行洲骂了几句,就有点不对劲了,萧绎急忙揽过人查看,发现梁行洲一脸潮红,额间蒙着一层薄汗。梁行洲凌乱的易感期提前了。
许是萧绎和梁行洲亲昵的动作,刺激到了黎单,空气中的信息素开始疯狂试探萧绎。萧绎本来就懒得搭理那人,却因为梁行洲衣领间传出的外来信息素,像一头被触怒逆鳞的雪狼,被激发了本能。
“草!萧绎你他妈开车啊!别管他了,老子没带抑制剂。”
梁行洲从萧绎怀里挣开,坐起来朝着黎单骂骂咧咧,关键是梁行洲骂人的脏话还不带一个重复的,一口气问候了人家祖宗十八代。
萧绎控制汽车按钮合上窗户的同时,无声地朝着那个将手机砸碎的Alpha说。
“这个Alpha只能是我的omega。”
银白的迈巴赫越开越远,开离了地下车库。
“宝贝儿,快点,再开快点。”
梁行洲咬着自己的手指,整个双眼染上春水,他快要哭出来了。梁行洲已经失去理智地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能撕下的绝不穿着,白衬衫上一排水晶扣被他一扯,全部掉在脚边。
萧绎安抚性地释放出一些自己的信息素,清冽的雪松香飘向梁行洲的后颈的Alpha腺体。萧绎一偏头,就看见梁行洲套弄着勃起的性器。梁行洲身上已经半遮半掩,犹如琵琶半遮面。
该死,梁行洲红着脸嗯嗯啊啊的喘着活像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成人运动一样。
萧绎低头看了眼自己鼓鼓囊囊的胯间,要不是在开车,他真可能就把梁行洲压在身下肏个爽。
终于,萧绎把车开进自家车库,拨开梁行洲扒拉着安全带的手,捞过人的腰,就舔那散发酒香的腺体。
梁行洲被刺激地尖叫出声,辛辣的伏特加信息素就像打开闸门倾泻的洪水一样涌出来。
Alpha腺体被吸咬的快感,让梁行洲抓紧了萧绎的手臂上的袖子仰起头,温热的舌头卖力地舔弄挑逗着他的腺体,萧绎扣紧了他的腰,他恍惚间听到萧绎说。
“早就想这么咬你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