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回望》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流光溢彩2020

 

深渊回望 限
他和魔鬼做了交易
流光溢彩2020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致郁 – 虐文 – 暗黑 – 双性

简介
与怪物搏斗的人需警惕自己在搏斗中变成怪物
文霆 X 楚颜
——————————————————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楚颜最恨和最害怕的人是名分上应当与他很亲近的两个人。
从他跟随再婚的母亲进入文家,他就被继父儿子,他名义上的哥哥,虐待猫的场景吓坏了。
常常,在被恶劣对待之后,他会在他最害怕的梦中,看到那只没有眼珠的猫用黑乎乎粘着血的眼眶向着他。
宛如望着深渊一样。

冷水浇淋在脸上,乍然惊醒了他。他抹了抹脸,环伺四周,望见了文霆,想起自己为何在这里。
他为母亲来求他的异姓哥哥。

早年察觉丈夫的远离,母亲自杀过多次,这是她一贯使用的,逼迫别人同情她,对她产生负罪感的手段。
但这一套,对表面谦逊有礼,骨子里却流着冰渣的文氏父子却只是愚民使出的劣质手段。
十七岁的楚颜去求文成礼看望自杀住院的母亲时,文霆就在旁边。
“你能给我们什么?”先开口的是文霆。
楚颜根本不知道要回复什么,他只是母亲的拖油瓶,而眼前两个成年男人有钱有势,他们居高临下审视他的眼神令他害怕。
“我什么都能给,”楚颜说着,但没有底气。
年轻的他给出了他从没想过的巨大代价。
而人生一旦被踩上厄运的脚印,就再也摆脱不了。

文霆揉着楚颜坐在浴缸中,细心的洗去身上的汗水和污物,掌心抚摸着手下的冰柔软玉,流连不已。
楚颜的皮肤很好很白,不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而是略微有些发红的白里透红,这源于他偏薄的皮肤,血液快速流动的时候,颜色最是好看,所以文霆从不吝惜自己的精力,用各种匪夷所思,叫楚颜痛彻心扉的物件来给这件最美丽的衣服上色。
为了精神错乱的母亲楚颜可以主动低头,接受一切,但不表示他不怕痛,不难受,不害怕。
除了肉体上的美,这种怯懦与为了良知挺身而出的矛盾,同样令戏耍他的人感到愉悦。

文霆抱着楚颜上了床,像情人一样温柔的纠正他的动作。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楚颜面对文霆紧张的跪坐着,后者将皮带对折,挥打在雪白的大腿内侧。
皮带与柔嫩的皮肤相击发出又轻又脆的声音,白色肌肤画上了粉色的长条,这画面既令人怜惜,又叫人垂涎。
直到楚颜大口喘着气,将双腿掰开到极限,文霆才停手。
他好整以暇的观赏着楚颜的绝望。
“好好张开腿,我要打你那里,”他停了停,似乎在给头脑不清的楚颜听清楚他每一个字的时间,“五次。”
楚颜有一些精力不济的恍惚,但他确实听到了。
“我就安排你母亲下个月的手术。”
楚颜的嘴唇发颤,他妥协了:“……她等不了一个月的,求你快一点安排手术。”
一抹微笑在文霆冷冰冰的嘴角画出弧度,停留的很短,转瞬之间,又恢复那张冷漠的面孔:“加上你前面的表演,我考虑一下。”
楚颜长长的睫毛轻轻合上,又张开。
“好的。”

多年前,文霆在婚礼上第一次见到小楚颜,他低垂脑袋,紧靠在穿着婚纱的美丽母亲身边,但唯一的依靠显然已经忘了他,她笑的那么幸福。
小男孩孤独的站在人群里,那副委屈而忍耐的样子,让十二岁的文霆心里痒痒的。
得到手的时候,楚颜十七岁,正在蹿个子,文霆觉得自己这个买一送一来的弟弟长的有点太高了,尽管楚颜光滑的皮肤,长长的眼梢,高但没有锋利棱角的鼻梁,微微有些肉感的粉色嘴唇,很符合自己的喜好。
抱着一个比自己只矮十公分的男孩子,总还是不太满意。
做下义无反顾的决定后,这个高一男孩,畏畏缩缩站在他跟前,拖延症一样的脱下自己身上最后一条白色的内裤。
文霆笑了。
那时他还不知道楚颜下体的秘密,尽管如此,那消瘦的,强装勇敢而挺的笔直的背脊,弧度美好的腰间,翘起的臀部,粉红色的性器,以及比身体其他部位更柔嫩的腿根,打消了文霆所有的不满。
羞涩和紧张———那种紧张只有x后剥开他下体的隐秘才能深刻理解———楚颜低下头咬着嘴唇,白色的皮肤微微泛出粉色的美好。
文霆冷硬的神经第一次变得柔软,缠绕猎物的蟒蛇或鞭子那样可以伤人叫人疼痛的柔软。

那份白里透红的脆弱美丽,仍然存在于现在的楚颜身上,十七岁的青涩和二十岁的英俊,十七岁的紧张和二十岁的恐惧,层层叠叠在一起,融合成文霆更心仪的游戏对象。
令文霆觉得有趣的是,即使全身都弥漫着退缩的弱者气息,他这个名义上的弟弟,只要下了牺牲自己的决定,就没准备要反悔。
文霆站在床边,抚摸着那两片注定今晚要坏掉的软肉,这种行刑前的安静,令楚颜的掌心冒出冷汗。
文霆将他推倒在床上,左手压在他的胸口,右手举起。
楚颜被动收紧了全身的肌肉,无所遁形的姿势和紧绷的身体只能加重即将到来的疼痛。

第一掌就击碎了楚颜的心理防线。
他疼的想满地打滚,现实里却被那只有力的撑在胸口的手,按在床上生生承受。
几秒钟后,在他终于能发出痛哼,文霆已经又举起了手。
同样的力量,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残忍,文霆狠厉的击打了下去,仿佛手下的肉体只属于一个从农场买下的畜生。
柔弱处在接连两次痛不欲生的冲击之下,剧烈的抽搐着,因为疼痛刺激生生痉挛了。
楚颜放弃了语言,大声哭泣。
主人崩溃了,身体也诚实的缴械投降,那略显干涩的,由微微开合,变得肿胀而呈现开放姿势的缝隙,慢慢涌出了盲目自救的液体。
文霆眼前的人与十七岁无助的少年重合起来。
“给你叫停的机会,”文霆注视着痉挛减轻但依然在战栗弹动的软肉,那里已变为娇艳欲滴的鲜红。
楚颜比十七岁时可以承受更多,但文霆总能触碰到极限。
“不过,你就只能等着医院手术的排序了。”
疼痛的源头暂时停止了,但是波动的,放射性的折磨还在持续。
不管是受害者的精神,或者腿间受伤的穴口,看上去都像极了“极限”。
哭声已经停止,抽泣还在继续,很轻,眼泪也还在涌出。
楚颜张开嘴,尝试说话,几次都没发出声音。
如果有地狱,大约也就如此吧。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