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上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酒壹

 

她的上帝
作者
酒壹
內容簡介

战败国小公主✖️神父 (

关于惩罚,神父很快就想好了。
“和我在神像下做爱如何?”
“……”
疯了吗您是?

簡體版HBG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公主与神父
当伽利略的旗帜插满萨特这块土地上的时候,安娅就被宣布了她接下来的命运。
作为战败国萨特王室的王女,她将被献给敌国。
看,这是多大的诚意。国王的女儿,多么的尊贵,耀眼。
仿佛是要极力的表达自己的诚意,老国王从投降到送出公主仅仅两天时间,安娅还来不及消化眼前的一切,就孤身踏上了去往伽利略的路途。
她其实不怪老国王做出这个决定,伽利略的旗帜即使不落在萨特,也会被其他国家落下旗帜标记,萨特实在太弱小了,弱小到兵马炮火呼啸而来之际老国王连同他的子民只能一遍遍呼唤上帝,祈求神迹。
萨特内教堂遍地,萨特的子民十分崇敬他们的上帝,可她却从未看见有神迹降临。但这不妨碍人们一遍遍地匐匍在地,虔诚祈求。
安娅到达伽利略王宫的时候,王宫给她举办了接风宴。她虽然是个养尊处优的公主,却也知道这宴席没安的好心。
那一天几乎所有贵族小姐和王女都到齐了,大约都想瞧瞧,传说这位拥有举世无双的容貌的南境美人。
安娅有些无奈,萨特地处南境,既没有丰饶的土地,也没有强大的兵马,国力弱小,没什么可仰仗的,老国王同王后非常恩爱,于是老国王得了安娅后,便不余遗力的将她捧上了高位,给她万千宠爱,请最好的先生教习,成了当之无愧的王国璀璨的珍珠,无论她的容貌礼仪,还是她的谈吐才艺。
也亏得了这个称号,加速了萨特灭亡的脚步。
美人与珠宝,从来都是野心家争相掠夺与收藏的。
座位两旁坐满了人,他们的眼神炙热而苛刻,像是审美挑剔的收藏家,企图从她完美的外表下窥出一丝瑕疵然后好加以嚼头论足和评击。
安娅昂着头一步步走着,并不怎么端庄的步伐,甚至于走的有些随意。黏在她身上的那些视线没有断过,她也任由着他们打量和评头论足。
毫无疑问安娅是美的,可她的美却从不端庄贵重挂钩,而是美的张扬又风情万种,眼波流转间惑人心神。
她一步步从容的上前,“婊子。”她听到有人这么骂她。
她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微微转头,循着声音方向露出了个明艳又轻佻的笑容,开口回敬道:“野鸡。”
“……”那人被惊得彻底说不出话。
原来是个会骂人的珍珠。
坐在高处的人轻声笑了笑。
是国王。
伽利略的国王是个女王,她看起来仍然十分年轻。
女王在高座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似乎觉得这位公主挺有趣,她开口慰问道: “安娅公主,远道而来,一切都还习惯吗?”
安娅做了个十分标准的叩见礼仪,低头恭敬回道:“一切都好。”
女王闻言点点头,状似不经意的提到:“我听闻你们萨特人都很擅长祈祷?”
她依旧低着头恭敬回道:“是的。”
女王搭在座椅上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得扣了扣,偏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刚好明天教会那边有仪式要举行,那由你来祈祷吧,安娅公主。”
不是请求,而是不容拒绝的命令。
安娅垂着眸子深深吸了口气,压下自五脏六腑涌起的屈辱感,低头轻声应道:“是。”
她是战败国的公主,是握在伽利略手里的人质,她唯独不可以忤逆女王。
底下顿时爆起一片嗤笑声,此起彼伏好不欢快。
嗯,战败国的公主,为我们伟大的伽利略,祈祷。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雅尼克是个神父,并且是个十分善于倾听和开导的神父,每一个对他倾诉过的人都会这么说。
他穿着黑色的修士袍,身躯修长挺拔,高领下的脖颈若隐若现。
他闭着双眼,双手握着十字架,念着祷词。
他的声音慵懒迷人。
这是安娅第一眼所见到的神父。
“人若爱生命,原享美福,需禁止舌头不出恶言,嘴唇不说诡诈的话,也要离恶行善,寻求和睦,一心追赶。”
神父在台上这么念着。
她其实早早的来到了教会,倒并不是她有多么想向女王展示她作为战败国投诚的诚意,而是觉得比起那些暗地里的窃窃私语与冷嘲热讽,嘲弄与不怀好意的目光,教会显然舒服很多。
她就站在教堂大厅左侧,安静的看着神父念着祷词。
神父似乎察觉了她的存在,声音顿住,他睁开了眼睛,精准的看向教堂左侧。
他们相互对视,谁也没有开口。
最后安娅败下阵来。因为她觉得,她不开口的话这位神父大概这一天都不会同她讲一句话。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女王让我过来祈祷。”
神父反应很快,大约是猜出了她的身份,有些意外,随即示意她上前。
安娅顺从的走到神父面前,不知怎么的就回想起了她刚过来时,从外面听到的关于这位神父的评价……
上帝和神父,在她眼里都是兜售虚假希望的骗子,她不觉得有什么可相信的。
鬼使神差般的,她问道:“听说您很会开导人?”
神父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
她毫不在意的抛出第二个问题:“听说您从不泄露来求助的人的隐私?”
神父的表情依旧平静,但这次眼里却是带了丝兴味,于是他反问她:“您要向我求助?”
安娅先是愣了愣,求助?
是向她嗤之以鼻的上帝求助,还是身为伽利略人的神父求助?
哪一个,她都觉得充满讽刺。
“是的。”
但是她却这么回答了。
因为她想看看,这位神父,接下来会怎么帮她……
第三个问题,“您是伽利略人吗?”她问神父。
神父挑了挑眉,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意义在哪,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显而易见的答案。
“是。”他答道。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
少女突然转身,面对神像,双手合拢。
“那么上帝,我希望有浩荡奔腾的烈马,手持弓箭的士兵,无可匹敌的炮火,扑向伟大的伽利略,卷席每一寸土地,留下屈辱的印记。”
如同萨特一样。
神父听见她这么说,每一个字,铿锵有力,足够他听清楚。
“您要如何帮我呢?”
她转过头看着神父,眼里亮晶晶的满是好奇和探究。
神父开始沉默。
听着她大胆而肆意的言行他忽然就懂了,关于她前面的那三个问题。
——您是伽利略人吗?
——是的。
——所以您会将我今天这番言辞泄露吗?
——当然不会。
——那么您会开导我吗?
……
——当然。
神父只沉默了一瞬,而后挑眉,没什么好犹豫的,他只是个神父不是吗?
于是这位神父,如同往常一样,面色平静,拖着慵懒的调子祝福道:“愿上帝眷顾你。”
……
出乎意料的回答。
安娅愣在原地几秒:“……???”
您这祝福是认真的吗?
您真的是伽利略人吗?
说出口的话不可能再咽回来,她和神父都是。
她很想再问一次神父,但是神父已经走远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