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输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江苦

 

人生输家
作者
江苦
內容簡介

你来。
你也走。
把我的眼泪给你。
把我也给你。
簡體版BG娛樂圈悲劇
第一章
我和秦均第一次见面是在孙长岭的牵线下进行的。

我记得哪天下了场很大的雨,那是夏季里的最后一场雨了,有些微凉,顺着头皮砸下来,毫无人情味可言,不一会我就有些挨不住了。

孙长岭拎着我的耳朵叫我快些走着,我踩着一双墨色的高跟鞋,步履匆匆的跟上去。

我不是最后一个到的,屋子里还有很多人,有炙手可热的新晋女神,也有口碑颇丰的实力女星,但秦均还没来。

我看了一圈,我不是最平凡的,但我也不是最夺目的。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孙长岭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在我的腰上掐了一把,背地里偷偷对我说:“就剩这最后一个角色了,秦老板说要自己选,明显是有别的意思,你可给我争口气,这一次成了,我保你在娱乐圈里横着走。”

我哪敢说不,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让孙长岭看看我想红的一颗心。

其实也不是为了红,说到底还是钱闹的,要是能挣钱的话,不红也行。

这次的饭局是《长廊》副导演组的,《长廊》是大投资,从导演到群演,每一个拿出来,背后都有几部好作品,就连剧组发盒饭的都拿过奖。

《长廊》剧本写了三年多,热度只增不减,今年年初开始选角,选到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

本来导演副导演几个琢磨琢磨,这角色就定下来了,可不知道投资人抽了哪门子的疯,要亲自下凡。

各路媒体猜了好几个版本出来写新闻,到最后也没猜出来秦均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x理万机的大老板觉得x子乏味无聊,换着法子玩女人呗。

我觉得一定有聪明人猜出来了,只不过是不敢拿出来做文章就是了。

按理来说我这种新人是爬不到这个饭局上来的,但多亏了我跟了一个好经纪人,也不知道孙长岭用了什么办法,硬是把我给挤了进来。

那天秦均来的特别晚,我等的都困了,才有人再一次的把门推开。

圈里人对他都不陌生,他这个人没别的,就是有钱,往上数八辈都没有穷人。

秦均大学毕业就接手家族企业,这几年开始投资影视,捧谁谁红。

秦均手机夹着颗烟,架子端的高高的,刚一坐下就有人抢着伺候,又是端茶又是送水的。

我离他太远了,做啥事都不太方便,也就没过去争宠。

结果孙长岭这犊子不乐意了,在后面偷偷掐我,对我挤眉弄眼的说:“快快快!赶紧的啊!”

我觉得这个时候就是地方不方便,这屋里要是能有张床,孙长岭绝对抢在所有人之前,把我给扒光了扔秦均的被窝里去。

我让他掐的挺疼,偷摸的往一旁躲了躲,好死不死,碰到洪萱的手,她一杯酒全撒了,给我们两个都弄的狼狈不堪。

所有人都在看我们,洪萱是大腕,但我不是。

所以孙长岭拉着我的手就开始装孙子,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就差跪下给人家磕头了。

秦均在这里,能看出来,洪萱有些忌惮她,不敢太招摇,擦了擦身上的水之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算完了。

我大概是把人给得罪了。

我叹了口气,抬手就把杯里的酒给喝了。

也不知道谁叫的酒,真鸡巴辣。

“真屌辣。”我小声的说。

孙长岭没接我的话,也没掐我,屋子里什么时候这么安静了,我正纳闷呢,一抬头,和秦均对视了,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

怪不得这么安静呢,合着一屋子人都瞅我呢。

我纳闷为啥是我,低头一看明白了,衣服扣子崩开了。

“秦总,这是我们公司的陆和,今年二十一。”孙长岭这孙子反应过来之后就把我给拎起来了,二话不说就给我酒杯满上了。“来,陆和,你敬秦总一个。”

说是敬酒,其实就是我自己喝,谁也没有本事敢灌秦均酒。

“秦总你好,我叫陆和,我想要燕宇珩这个角色,你看我还行吗?”这是我对秦均说的第一句话,说出了整个屋子里的那点小猫腻,余光里,我看到孙长岭被我气的哆哆嗦嗦的。

我那天其实是喝多了的,不然我真没本事那么说话,这也是后来几年里,我对秦均所说的,最硬气的一句话。

秦均不认识我,但他和孙长岭好像有点啥故事,他瞅了瞅孙长岭,也不知道是夸是贬。“孙长岭有点本事,手底下的姑娘一个两个都有大能耐。”

孙长岭挤出个笑来,在我后面偷偷掐我,想让我说点啥好听的哄哄人家。

我没那脸继续贴人家冷屁股了,酒杯一撂,就坐下了。

孙长岭咬牙切齿的挨着我坐下,没一会,我看到他偷偷摸摸的吃速效救心丸。

我气的。

后来的话题我参与不进去,屋子里人太多了,肉就那么一块,谁都想上去舔一口。

我发现秦均这人挺不是个东西的,他真拿这帮姑娘当物件了,像是菜市场买猪肉,没感情的挑选。

可后来想想,我又释然了,有钱人不都这样吗,秦均也没多特殊。

这顿饭吃到晚上十二点半,我和孙长岭最后离开的,还没走出饭店,就被人给叫住了。

来的人叫张恒,是秦均的助理,孙长岭一看到人家,恨不得跪下去先把皮鞋给人舔干净。

张恒拒绝了孙长岭递过来的烟,对他说:“叫陆和是吧?”

孙长岭立马笑开了,连忙点头。“对对对,是叫陆和。”

“干净吗?”

“张助理你放心,别的我不敢说,但这一点我敢跟你保证,我们家陆和绝对干净,连男朋友都没谈过。”说着,孙长岭一把将我扯到身前,卖猪肉似得说:“才二十一。”

张恒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就只是一下,我就看明白他眼里的情绪了。

他在说,才二十一就出来卖啊!

我把目光移开,没再看他。

那天晚上我跟着张恒上了一辆黑车,离开之前我看到孙长岭脸上的笑,灿烂的、夺目的笑。

离开淤泥,破土而生的笑。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幸运角色会是我,我并不出色,甚至我还倒霉至极,秦均会选我,我就当见鬼了。

外面又开始下雨,秦均的身上的烟味和香水味混合在一起,像是迷魂香一样钻进我的鼻子里,我开始昏昏欲睡。

等我真正进去梦乡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程煜。

程煜始终不变,我世界里的他永远十八岁,永远青春洋溢。

他骑单车载我,对我说腻耳好听的情话,白衬衫上有我弯弯曲曲的长头发。

我们拥抱、亲吻,程召对我说:“小和,你要乖。”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然后…然后我梦醒。

一抬眼,是漆黑无边的夜,雨夜微凉,我衣衫单薄坐在陌生人的车里,去赴一场说不清的局。

“醒了?”秦均看了我一眼,然后嗤了一声,笑笑。“心还挺大。”

“不好意思,今早起早了,实在是有点困。”我坐直了身子,胸前崩开的领口往里嗖嗖进风,一下就给我吹清醒了。

这时我们离得很近很近,我终于看清他,偷偷摸摸的给他看完之后,我得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野!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这个字了,或许是因为他总是邪气的笑的原因。

这时候车停下来,秦均没有犹豫就开门下车,我拢了拢衣服没有犹豫的跟上去。

秦均肩宽腿长,走路带风,我跟的吃力,在他身后踉踉跄跄的小跑进屋。

房子里有佣人,见了秦均弯腰行礼,见到我也不意外,只是都选择无视我而已。

秦均上了二楼,我也跟上去,以为他能给我个喘气的时间,最起码互相洗个澡,鸳鸯浴我也能接受。

但我没想到他刚一把门关上就拎着我得胳膊给我甩床上去了,我不觉得怎么回事呢,胸前崩来的地方就伸进来一个冰冰凉的手,揉的我死疼。

他真是个畜生,穿着衣服还像是个人,衣服一脱就像是解了封印似得,白x里暗藏的兽性全他妈的使我身上了。

我被他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宿,叠叠乐似得折腾我,我就觉得,这人叠衣服准是一把好手。

然后他给我摁到门上,门口佣人路过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我哆哆嗦嗦的往他怀里缩,又被他毫不留情的推开,给摁倒了门板上去。

“陆和是吧?你是真的紧。”他又挺挺身,在我低泣之间,我听到他这么对我说。

哪天我一夜未睡,他这人好像是个怪物,凌晨三点都亢奋,抓着我的头发,摁着我使劲。

我哭也哭了,求也求了,好话都说尽了,他也不放过我。

后来我被他给折腾的没力气了,只能认着他牟足了劲儿折腾我。

完事之后他躺在床上事后烟,地上扔了一地的套子,屋子里全都是他的味道。

我趴在床上,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头发丝都懒得动弹一下。

他一颗接一颗的抽烟,我睁着眼,目光清明的看向门口的时钟。

凌晨四点半,又一x过去了。

这时他才后知后觉的看到床上的血,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问:“第一次啊?”

我没说话,默认了。

他把烟灭在床头柜上,夸我:“怪不得这么紧呢。”

“谢谢,你也很大。”我平躺了下来,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