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之前》by水尾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落地之前 限
付炎喜欢撒娇讨抱抱,只针对陆渊明。
水尾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狗血 – 养成 – 年下

简介
绿茶任性年下攻×老男人x爸受
陆渊明是个无时无刻都端着成年人架子的沉稳老男人,精明了三十多年,偏偏错把付炎看作了个单纯没心机的孩子。
付炎喜欢撒娇讨抱抱,只针对陆渊明。
付炎:其他疯批是伤人,我的疯批是伤己。(我伤自己叔叔心疼)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陆渊明第一次意识到付炎已经长大,是付炎拉着一姑娘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天。
当付炎拉着那女孩的手走出校门,一步一步朝着陆渊明走过来,然后站在陆渊明面前笑呵呵地介绍女孩身份,告诉他这是自己女朋友的时候,陆渊明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置信的事儿。
陆渊明此时此刻完全没心思去打量那个女孩,那女孩是高马尾还是披着头发,是为了向自己的新男友展示最漂亮的一面而化了精致的妆容还是仗着自身的美貌素面朝天,他都没心思理会,他的目光从刚看到付炎拉着女孩的手后就紧紧锁在眼前这个已经高了他半个头,穿着蓝白校服的高中生身上。
校门口人头攒动,嘈杂吵闹的交谈声完全被陆渊明屏蔽在耳膜之外。
陆渊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养大的,喂大的娃居然要被别人给拐走了,他突然有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茫然无措感,还似乎有些颓然地靠在车门上。
“叔叔?”那个习惯了近十年的声音跑进了陆渊明的耳朵里。
陆渊明突然回过神来,街边小摊贩的叫卖声、学生们的交谈声、拥挤街道上的车鸣一下子全数钻进陆渊明耳里,他脸上有片刻的怔愣,稍微调整了下轻靠在车门上的身体,有些僵x地笑笑。
这样不明显的微表情和动作并没有持续很久,他很快又恢复了一副正常的成年男人该有的冷淡体面的模样,尽量表现出一个寻常的父亲发现儿子谈恋爱时的欣喜,瞧了一眼付炎边上的女孩儿,然后望着付炎漏笑说:“谈恋爱了啊?”
那么多年了,陆渊明对做付炎爸爸这件事还是有些不熟练,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也只能尴尬地明知故问。
没等付炎回答,说完他转头看了一眼女孩,继续道:“你好,我们等会儿要去参加一个家庭聚餐,付炎是打算带你一起?”
不是在热情的邀请,而是疑问,但语气也算不上冷漠。
女孩和付炎刚谈,还不至于到见家长的地步,今天被他碰巧遇上,也只是因为付炎一天几个电话的软磨x泡,最后陆渊明才来接他回家,简直就好像一段被叛逆孩子安排好的家长撞破孩子早恋的校园剧剧情。
一个叛逆的孩子,故意要让长辈知道自己谈恋爱了。
陆渊明长得英气,一米八三的个子,因为工作原因长年锻炼身材又很好,那女孩看呆,陆渊明看起来就像付炎的哥哥,声音也好听,是又苏又温柔的大哥哥类型。
女孩瞄了眼付炎,然后看着陆渊明识趣地拒绝说:“哥哥,我得早点回家,就不打扰你们了。”
陆渊明一愣,随即笑得极温柔地说:“我其实是付炎的叔叔。”
眼前这个帅气x人,看起来顶多比付炎大个五六岁的男人,居然是付炎的叔叔?付炎的小女朋友心里犯嘀咕,然后又想着,这人年龄小但辈分比付炎大也不是不可能。
她赶紧改口,叫陆渊明:“叔叔,哈哈哈不好意思,只是看你很,很年轻所以……”
陆渊明笑了笑,说:“没事儿没事儿,你真不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不了不了,叔叔。”说完以后她侧过头看付炎,看着付炎的眼睛都发亮,也可能是眼睛本来就挺漂亮,在阳光下照得发亮,她娇声说:“付炎,我先走了。”
付炎只是非常冷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女孩就小跑着走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陆渊明望着女孩走远的背影消失在街道拐角处,回头看付炎才惊觉付炎已经盯了他太久了。
这样被安排的相见,付炎也自觉实在太拙劣了一些,过于刻意,漏x百出。
但他不在乎,他不在乎陆渊明知道的过程,只在乎陆渊明知道他恋爱后的结果。
付炎是陆渊明的养子,朋友临终前的托孤,养了十年,当年只有七八岁的付炎在他面前冷着脸,在旁人催促示意下不情愿地叫他爸爸,一晃眼竟然已经长成了个十七岁的青少年。
陆渊明没结过婚,平白无故多了个儿子,非常不习惯,也听不惯付炎叫他爸爸,反正付炎也不乐意叫,他也没那么想听,后来付炎就叫了他十年叔叔,一直到现在。
女孩前脚刚走,付炎就一改刚才摆出的那副高冷模样,黏上了陆渊明,拉住陆渊明的手臂,笑得开朗。
“叔叔,我就知道你会来接我的,你那么忙,我都好多天没见你了,好想你。”
陆渊明随意地推开他的手,说:“多大的人了,都开始谈恋爱了,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还得家长接送上下学?”
付炎把被推开的手扶在书包肩带上拽着,弯腰凑近陆渊明笑呵呵地:“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小孩,这样才可以肆无忌惮地亲近你啊。”
“行了,别嘴贫,走吧,爷爷xx等很久了。”陆渊明从车和付炎之间的缝隙侧身而出,迅速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付炎看着他刚才慌了神的模样,也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笑得特开心说了句:“叔叔,我只想和你一起过周末。”
从他出校门,那双炙热的眼睛也一直盯在陆渊明身上,现在两个人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付炎的目光就显得更加热切与期待。
几秒钟时间,陆渊明又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启动车子,眼睛望着前方,淡淡说:“把安全带系上,爷爷xx很久没见你,应该也想你了。”
陆渊明不去理会他话里的意思,只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扯开,每一次都是这样游刃有余,有着成年人的隐忍与果断,就像付炎说喜欢他的那天一样。
付炎无奈,坐正了身体,把书包往后座一扔,拉过安全带系好,闭上眼睛靠着背椅休息,然后他缓缓开口说:“这个家从来都只有你会想我,叔叔。现在你开始躲着我了,也许从那天开始,再也没人愿意要我了。”
周围都安静下来,再没有一点儿声响,陆渊明用余光瞥向付炎,付炎牙关紧闭,嘴巴不自觉瘪了一下,少年人冰削的下颚骨已经代替了x乎乎稚嫩的脸,在傍晚暖洋洋的夕阳下烘得竟然有些好看,和他的爸爸长得很像。
他好像在难过,陆渊明能看得出来。
车向前缓慢行驶,陆渊明有一瞬间的怔愣,付炎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了,陆渊明开始回想那句“叔叔,我喜欢你”的含义,究竟是付炎对于亲人爱的表白,还是认真笃定的另一种意思。
陆渊明很纠结,经过一周的冷静还是没办法想通该怎样面对付炎这样直白又炙热的喜欢,他从始至终都努力把自己放在付炎的父亲这个位置上,这样他才能理解付炎对他的依赖和在x常生活中已经习惯了的肢体接触。
不过他这一周回想了太多事情,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以前对付炎是不是过于宠溺了,才会把这孩子养得那么爱冲他撒娇,甚至还对他说了那种话。
但现在看着付炎这失落的表情,陆渊明心里又空落落地,他最见不得付炎难过,每次付炎闹脾气或者难过,都是陆渊明率先妥协,他习惯了对付炎好,习惯了把付炎的一切情绪放在心上。
他开口说:“小炎,叔叔不会不要你。”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