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爱如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朝阳西落

 

缚爱如山
朝阳西落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虐身
PS:强制爱预警,攻受互虐,火葬场预警,三观严重不正(自此本文每天早上七点更新,小宝贝们一觉醒来即可阅读(〜 ̄▽ ̄)〜)

三年前,叶稍因目睹了楚淮杀人的过程而被追杀,却能反将一军将他送入牢房,临走时,楚淮亢奋又激烈的眼神让叶稍陷入无穷无尽的梦魇。

三年后,楚淮披着南启楚氏的名头再次回来,完成他的游戏,成为叶稍的同学,并把他强制“囚”入他的别墅……

“楚淮,若你真的想要报复我,我可以受着,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家人。”

“你确定?我对你的报复你承受得下来吗?”

后来,做好一切准备的叶稍却发现,这报复怎么越来越不对劲呢?

全文看似都是刀,其实却藏糖。

本人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较青涩,望谅解。有点不符合现实,内含作者想象元素,望体谅理解。

变态病娇嘴强心软攻×清冷睿智伪三好学生受

在这场被束缚的感情里,我们背负着沉重的如枷锁一样的高山,披星戴月地追逐着那个不可能的梦。
——《缚爱如山》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重逢

清晨叫醒叶稍的闹钟恰好将他从噩梦中惊醒。

叶稍额头满是冷汗,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许久才慢慢聚焦起来。

又是那个梦…

那个让他多年以来饱受摧残的梦……

梦里仍是一片废墟,快要拆了的房子里传出尖叫,凄厉的尖叫声穿破耳膜。接着,浮现眼前的是一摊血迹,人的四肢被刨开,随地扔着……

又是那个背影,背影举起匕首一刀一刀地捅进尸体中,他的身上,手上都是血迹 ,随着刀的进出,鲜血不断地喷洒……

接着那个背影转身了,成了困扰叶稍三年的噩梦。

那张脸上布满着血迹,黑得如深渊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如来自地狱索命的恶鬼……

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那个身影走上警车的身影。

他转过身来对着叶稍一笑,眼里没有仇恨,有的,只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亢奋以及……虎视眈眈。

叶稍坐了起来,他自嘲地笑了笑,杀人凶手已经被自己亲手送上了监狱,自己还在担心什么呢?

………

三年前,叶稍因目睹了一场杀人现场,自己被杀人凶手追杀灭口,在那深山老林里进行着你追我赶的逃命。

一场智与勇的搏斗就此拉响。

最后叶稍赢了,将杀人凶手送入警车,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叶稍关了还在喧闹的闹钟,起身走在空无一人的房子。

他的父母早就出差去美国了,像他父母一样的人渣基本上不管他,养成了他从小早熟,冷静的性格,而这,也是当初在那种困境之下叶稍能够反将一军的一方面原因。

叶稍对着镜子穿好校服,镜中的少年皮肤很白,眉目清秀,一头碎发乌黑,眼眸清澈x净,天蓝色校服更显气质,不笑的时候清冷内敛,再加上他出类拔萃的成绩,也难怪在学校即使他不怎么说话也颇受他人瞩目了。

忽然桌面上的手机响了,叶稍走过去一看,是陈姐来电了。

陈姐倒不是什么保姆或亲戚,而是他的心理咨询老师。

没错,叶稍有心理疾病。

自从那次事件后,叶稍的心理已经有了变化,这件事连他父母都不知晓。而陈姐作为高级心理专家曾了解到那个案子,也是无意中才接触到了叶稍。

“陈姐,怎么了?”叶稍拿起手机,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唉,我说你个臭小子,多久没回我信了,还好意思说怎么了?”电话那头传出泼辣的女声,以及似乎费力蹬高跟鞋的声音,“我说,你那药吃了没,别一天到晚磨磨唧唧,你父母又不管你,你还不自己爱惜自己”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叶稍苦笑一声,望着旁边茶杯壁的深红色,那红色如血一般,让人上瘾…让人浮想…

“陈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大概…没什么用,这些年了。”

“我不管,交代你吃你就吃,现在不控制的挺好的吗?记住千万要记得吃”电话那头传来塑料声,应该是要出门了。

叶稍嗯得挺带劲,毫不掩饰敷衍意味,对面陈姐气得直接挂断。

或许因为同情的缘故,陈姐这些年一直挺照顾他,她那豪放派女强人管起人来也是一x一x的。

叶稍放下手机,发现有几条未读信息,不知道又是哪的垃圾广告,点了进去。

一瞬间,叶稍瞳孔急剧缩小,身体剧烈一震,手机直接摔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响。

至少半分钟内,叶稍大脑完全空白 ,他后退两步,身体开始不停发抖,他好像听到了丧钟敲响,一股寒意直上脊梁 。

彩信的图片上,那是一摊如血一般的红色液体,液体上有一把匕首,文字很简单…

我回来了 ,游戏开始吧。

是谁?谁发的?

一个念头悄然从叶稍脑海中冒了出来。

不可能!

不可能是他!

可谁会给我发这个?除了他还有谁?!

不,他已经去牢房了,不可能,到底是谁?只是谁的玩笑,不是他!不是他!

叶稍脑袋犹如炸裂了一般,他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冷汗还是不经意流了下来,他颤抖着弯腰捡起手机,努力平复心情。

我该怎么办?该找谁?

陈姐!

叶稍马上又拨通了陈阮秋的电话,毕竟只有她知晓来龙去脉。

“喂,x…”陈阮秋的嗓音还没落地,叶稍便打断了。

“陈姐,三年前的那个人出狱了吗?”叶稍能感觉自己声音都发着颤。

“…小稍,发生什么了吗,不是叫你不去想他,不去想过去那些事吗?”陈阮秋声音难得柔和起来。

叶稍没有顾及,他有点恐惧与焦躁,沉声道:“你快告诉我,他是不是出来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