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by潦草邻居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出轨
作者
潦x邻居

BL-三观不正-强弱-强制爱-长篇|边缘限制
郑少瑜终于把林丧骗到手,撕下斯文的伪装,x夜索取,他知道自己不好,整x疑神疑鬼。
一个想离开却无法离开的故事。

【排雷】
小学生文笔,词穷,逻辑紊乱
狗血,x路,虐身不虐心
有家暴情节,攻无三观,纯恶人,有命案,控制型人格,暴力倾向;受懦弱,无能,非自强文,社交恐惧,吸引变态体质
年下,1v1,he,不换攻,无副cp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章节1
林丧做了饭,摆在桌子上用纱网罩住,他上楼去卧室开灯,灯光暗沉并不明亮却明白的告诉了归家人这里有人等着他。
灯亮起的一瞬,喘不上气的压迫感掐上了他的喉咙,林丧逃走了。
那张床,让他想吐。
林丧坐在沙发上,频频看向客厅的挂钟。
现在是七点,还有一个小时那人就回来了。
客厅没开灯,整个一层都渐渐被夜色侵染,他佝偻着脊背,有点孤苦伶仃的,一点没有结婚一年的幸福样子。
林丧虚虚圈住染着指印的手腕,沿着边缘小心的摸。
他怕郑少瑜。
郑少瑜折腾他。
尤其房事,不想要也拒绝不了,强迫的扭住手腕压在床上挨/x,好像他的哭叫是调情,郑少瑜反而越来越喜欢在床上弄疼他,看他流泪求饶。
他带回来的小玩意让林丧头皮发炸,一步一步,退无可退,被堵在墙根下拉开双腿。
林丧想以前,结婚以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郑少瑜不是这样的。他很温柔,一双琥珀色的瞳孔在阳光下柔情缱绻,他的发色很浅,淡淡的棕,一言一笑吐露的皆是暖意。郑少瑜执着的追求林丧,他的身份也使得他在做这件事时比旁人格外有魅力。
林丧曾经很迷茫,自己实在是平凡不过的人,郑少瑜喜欢他什么呢?
“你喜欢我什么呢,我这么普通……”
郑少瑜卧在林丧怀里像偷懒的大猫,拿眼睛睨他,林丧听了答案,沮丧的把手指xx郑少瑜柔软的头发,好笑的说:“温柔吗?我觉得你更合适呀。”
郑少瑜嗤笑一声:“我脾气可不好。”
林丧难于理解郑少瑜突然冷漠的语气,以为说错了话,自责了很久。
直到结婚后他才明白爱人隐藏在另一面的性格——郑少瑜爱控制人。
林丧畏寒似的打了个哆嗦,窗外车灯晃进来,流光滑过他的脸,像抚摸过的手,带了热度和触觉,忍进胃里的呕吐感又一次涌了上来。
……
“宝宝。”
男人身上沾着外面的寒气,俯xx,亲昵的看着坐在沙发上扣手指的林丧,他用哄小孩的语气问他怎么了,嘴唇轻碰他的额头,拿冰凉的指节刮蹭他的脸。
“好凉啊。”
林丧后知后觉的笑了,面色疲惫,他瑟缩了一下拉住郑少瑜的手。属于室内的温暖贴着手掌传递过去,男人淡色略显凉薄的眸子才慢慢柔和了,含糊的嗯了声。
他蹲下来,与林丧对视。
起先放在膝盖的手滑向林丧的大腿。
“你别,一回来就……”
林丧按住他的手,表情是隐忍的难过。
要说郑少瑜骨子里是个变态,他见林丧眉毛一皱,满面忧虑,自己也跟着一抖,兴奋的x了。他伸手推林丧,一只手按住对方的肩膀,转身翻茶几找东西。
林丧心惊胆寒。
后背的痕迹疼了起来,火辣辣的,烧得他视线晃荡,眼看着从盒子里牵出条丝带。
他的手被拽起来绑在一起,林丧侧过脸,认命的没有挣扎,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郑少瑜龟毛的打上蝴蝶结,坐上林丧的膝盖,阴沉的说:“我不讲,你就不做了?你不是也喜欢我吗?既然相爱,结婚了,那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你叫我什么?”
他个子高,此时坐在林丧腿上,有点欺负人的意思。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指尖在皮肤的温热下不再冷得刺骨,可触碰到敏感的x晕,还是很凉,林丧弯起腰躲它,郑少瑜嘴角一抿,掐住x尖狠狠一捏。
林丧叫了一声,合着绑起来的手推郑少瑜。
“你该叫我什么?”
郑少瑜不松手,尖锐的疼痛仿佛牵动了心脏,林丧xx被桎梏,避无可避:“老公,是老公。”
郑少瑜笑了:“是啊宝宝,给老公xx。”
他长得好看,邻家暖男的气质,一笑,就很惹人心动。
林丧爱的就是他这份温柔。
林丧偶尔能回忆起他们最初交往的甜蜜,恍如隔世,他安静下来,任其予取予求了。
郑少瑜站起身,翻过林丧,拖他的腰。
棉质睡衣推上去露出斑驳的后背,温软的唇亲吻破碎的齿痕,舌尖湿软舔舐到伤处,给了林丧一种被爱惜的错觉。
性器推进身体,衣服堆压在脖子,沉重窒息,林丧头晕目眩,脑袋委着沙发扶手,被后面的撞击不断耸向角落。
他困在一小方沙发里,羸弱的叫,像猫儿捏了嗓子:“慢……慢点……我呼吸不了……”
“嗯?”
郑少瑜抚摸他凸起的肩胛骨,指甲顺着鞭打的痕迹刮弄。
那里隔夜已经不痛了,只是起了凛子,特别鼓胀的一道道皮肤像是熟了,毛孔也张开来,让指甲一蹭充血麻痒,杀的人想抓挠。
林丧额上泛起热汗,睫毛沾成缕,可怜可爱,他总动,郑少瑜便扬手扇了一掌他的xx。
“唔!”
林丧向前缩,郑少瑜吃紧,伏低身体用力扣回他的腰,“你咬紧点。”
类似命令的话让林丧下意识收缩x腔,他脑子里混沌一片,什么都不剩了,只留下郑少瑜狠命杀人似的xx。
伴侣的听话不光让郑少瑜x的顺畅,心里也熨帖的满足,他喃喃的道好爱,交合处粘腻涩情,他摸着尽力吞吐他的x口,怜惜的伸进一个指节。
“什,什么?”
察觉出不舒服的林丧歪头向身后看。
“嘘——”
林丧咬住嘴,后边要命的扒弄撑到极限的边缘,郑少瑜伸进一根手指,他的欲望不小,不断抽送的同时柔软了承欢处,那根手指翻翻搅搅,抵住前列腺向挤压肠壁。
剧烈的快感抖动着窜上头顶,林丧流出口水,边吞咽着,口齿不清的说:“不要……不要玩我了,少瑜……”
他控制不住的哭喘,随后嘴巴掰开,皮带勒进口腔,绕了两圈撰在郑少瑜手里。
郑少瑜擦了擦手指沾上的肠液,吻他的耳廓,轻哄道:“那就快点,等会我喂你吃饭。”
待身后人泄了身,林丧以为一切结束,瘫软成一团,xx被人托起,圆润的鹅卵一样的东西补充着塞了进去。
“宝宝变成猫儿了。”
x进甬道里的xx堵在出口处,林丧捂住肚子,听着爱人幼稚的搂着他撒娇,并未感受到幸福,离婚的念头在尚且跳动的心中萌发,他想找个好机会,在彼此都冷静的时候谈谈。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