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将》by炖肉的cafe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败将
炖x的cafe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H有
元嘉十年,西戎打败,被迫停息了战火,与大越签订了和平条约,百年内互不x扰,两国百姓终得平静。
作为大越百战不殆的名将,孟荣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却谢绝了皇上的万千赏赐,转头做了个教书先生。每天去书斋读会儿圣贤书,再到私塾教教课,末了去村里的市场买个菜,孟荣觉得这种平淡的生活让他无比安心,沙场上的血腥和伤痛会被慢慢忘却,兴许他将来还可以收养几个孩子,最后儿孙满堂,幸福终老也说不定。
然而,脑海中儿孙绕膝的画面最后却不小心变成了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那张凶煞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
孟荣满眼迷惑的盯着身下大大叉着腿,满身污秽之物的汉子,伸手撤掉了塞在他嘴里的破布。
“x,怎么是你!”汉子瞪着双眼,嘶哑的吼了出来,随后头一撇,不顾嗓子的破裂大声嚷嚷道,“不过是你最好,赶紧的,快杀了老子!”
“我x嘛要杀你?”
孟荣解开束缚住汉子双手的麻绳,把已经走不动道的汉子背回了家。
“你早就是我手下败将。”

两个前任大将军一边种田一边谈恋爱的故事
雷:攻黄瓜不洁,受菊不洁。
温和人妻冰山攻x暴躁忠犬性感?受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一、拾

四更天,太阳微微冒出了个头,院里养的老公x大了个长鸣。

孟荣从床上爬起来,微眯着眼打了个哈欠,正想去打桶井水洗脸,一抬手,却碰到了一个滚烫的躯体。

孟荣一怔,转头看向了身边把尽力自己蜷成了一团,却依旧占了他大半个床的男人。

“.……”他张了张嘴,没出声,这才想起来自己昨天x了什么——他把穆洪捡回了家,一个两年前还在沙场上和自己杀红了眼拼命的敌国将军。

若是放做以前,孟荣大概会一刀毫不留情的杀了他。然而现在他早已卸甲归田,做了夫子,夫子还是不要杀人的好,尤其是,昨x那般凄惨样子的男人。

孟荣尽量不惊动男人的下了床,去门口挑了桶井水,回来倒进炉子里烧热了。昨天把男人背回家已经接近深夜,还没有来得及给男人做清理,两人便疲累的双双睡着了。其实孟荣的体力不至于这么差,前提是男人安安稳稳呆在他背上,而不是瘸了一条腿还挣扎了一路,搞得彼此都精疲力竭——他有点后悔自己昨夜为何没有打昏他。

待孟荣端着热水盆,肩上挂着条毛巾回到卧室后,便瞧见那原本蜷成一团的男人已然醒了过来,双手撑床,费劲的直起了身子,表情略带茫然,两颊还有一抹病时的微红。他身上穿的只有一件打底的布衫,实际上已被撕扯的稀巴烂,根本遮不住身体,昨夜天太黑还看不清楚,如今微光从窗户里透过来,正打在了男人布满青紫咬痕和鞭伤的皮肤上,配着男人深色的皮肤、蕴含力量的肌x,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孟荣喉头一紧,默默把视线从男人身上移开,上前一步把水盆放到了床侧的木桌上,又从木桌的抽屉里取出了几瓶伤药。

“x什么……”穆洪自他进屋后浑身肌x就绷了起来,像头警惕又易怒的豹子。

孟荣把毛巾放进盆里打湿,拧了拧,转过身去上了床。他伸手摁住那使劲搬着自己右腿想要往床下挪的男人,只往男人肩头灌了股内力,便让人成功仰倒了下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只是给你擦身子和上药,别乱动。”孟荣淡淡说道,眉头蹙了起来,若是男人还像昨天路上那样折腾,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保持耐心,他实在不想让男人断胳膊断腿。好在对方只是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毛巾。

“老子自己会擦!”穆洪说着瞪了孟荣一眼,那眼里带着愤怒和慌张,眼圈却是红的。

孟荣从没看到他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一时松了神,回神时穆洪的拳头便落在了小腹上。身体下意识作出回应,他一把扣住男人的手腕,摁上了命门。幸而穆洪此时没什么力气,腹部不算太疼,孟荣轻吐了口气,下一秒又诧异的挑起了眉毛。。

“嗯……?”他静静摁了男人手腕一会儿,又把手伸到了男人的丹田处,那里的皮肤冰凉,完全没有发烧的滚烫,孟荣试着往里灌了些内力,却感知到了里面一片荒芜。

“你武功呢?”

“没了。”穆洪不自在的撇过头去,手握成了拳头。

孟荣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同为浴血沙场的人,他知道武功对穆洪意味着什么,是护身的铠甲,亦是身为武者的骄傲。

“在战场上?”他张口问道,随即意识到了此举是在揭人伤疤。

果真,穆洪眼睛更红了。“老子不需要你的关心,孟大将军。”野豹子对他呲起牙,隐忍着怒气,伸手用力指了指屋门,“现在,滚出去,老子自己整!”

“不行,你伤太多。”孟荣没让他如愿,倒不是想辱他,只是穆洪身上实在伤口太多,新的旧的,结痂的化脓的,表层的体内的,还有乱七八糟的体液和泥土,实在不好一人打理。他从床边拿了条束发的带子,把穆洪的双手紧紧捆在了床头。

“我不想弄伤你,所以你最好别和昨晚一样。”他再次警告不听话的穆洪,拿起毛巾敷上了男人的前x。穆洪咬着牙“嘶”了一声,可手被绑着,身体又被孟荣用力摁着,实在是没力气挣动,便只好握紧拳头任由那湿布擦上自己的伤口,从肩头的咬伤到x腹的鞭痕,从细碎的口子到青紫的瘀伤。很快,那原本x净的白毛巾就被血水和污泥染成了脏布。孟荣于是换了块新的,继续擦洗。

待到那沾着温水的步移到穆洪微张的腿间时,穆洪终于忍不住低吼出了声,两条结实的长腿紧紧并在一起,不让孟荣碰触到里侧。

“滚……快滚!”

然而孟荣并不理会他此刻的虚张声势,他双手一使力便把穆洪的两腿掰开,随即伸出膝盖抵在中间,阻止了穆洪想再次合拢的欲望。

“孟荣!”穆洪包含怒气的吼了一声,却在湿布碰到腿间伤处的下一秒噤了声,倒吸了口冷气后,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疼,是真的疼。原本麻木的伤被突兀的温湿刺激,就像是冰冷许久的手突的被热水烫了一下,细密的疼痛被唤醒,从红肿的外部到不断畏惧着瑟缩的内壁,由弱到强,迟迟不能消退。穆洪的前二十多年,经历的所有痛都是快刀斩乱麻的,虽然有的撕心裂肺,有的无足挂齿,但都是一刀换一命的酣畅淋漓,从没有过这般的窝囊。

当孟荣将手指沾了药水,慢慢撑开穆洪红肿不堪的x口时,他发现男人的身体传来了一阵细碎的颤抖。孟荣抬起头看,才发现,穆洪把头歪在一边,一半脸狠狠埋进枕头里,另一半则被散落的碎发挡住。孟荣鬼使神差的伸出一只手,撩开了那遮住穆洪深邃眼眸的一缕黑发,碰了碰穆洪的脸。

指尖所及,是冰冷的泪。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