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by单唯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瘾(H)
单唯安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腹黑攻
志愿者医生席琛×小瞎子孤儿叶昀。
HE,1V1,虐甜,高H,年上,囚禁强制爱,强攻弱受,走心走肾。
一只可怜的小白兔,被处心积虑的大灰狼吃掉的故事。黑暗制造了恐惧,同样也加深了快感,让我们在这畸形的性爱中,一起达到欲望的巅峰。无逻辑,恶趣味,慎入。
人物设定:
席琛:27岁,“天使孤儿院”的志愿者医生,性格温和,外表阳光,是深受小朋友们喜爱的暖男大哥哥。但内心最深处有自己不为人知的黑暗一面,冷漠而隐忍,遇上压垮理智的事情时,会变得非常情绪化,是个善于伪装的孤独的独行者。
叶昀:18岁,天生眼疾不能视物,被父母抛弃到“天使孤儿院”,在孤儿院长大直至成年,性格腼腆爱笑,由于眼睛看不见的原因,胆小不善交际,遇到可以温暖自己的人会忍不住靠近依赖,直至把自己全身心交出去,是个需要被保护的敏感小可怜。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1 你怎么可以喜欢女孩

没有人知道,我心底隐秘的爱,包括你,叶昀。——席琛

如果注定孤独,那我宁愿永远孤独。——叶昀

“天使孤儿院”并不是一个欢乐的地方,形形色色失了父母亲人的小孩被丢在这里,勉强组成一个百来十人的“大家庭”,无明显缺陷长得好看又不怕人的小朋友早早被领养,剩下的,多是一些伴有各种缺陷的“残次品”。叶昀算是一个,天生的眼盲,俗称,瞎子。所以,离成年被强制要求搬出孤儿院还有一个月,十八年了,即使他长得多漂亮多惹人喜爱,叶昀从未被任何人领养,也好,叶昀自我欺骗的想,总比被领养再被抛弃要好,他宁愿孤独一辈子,也不愿意尝到温暖再孤独,那比没有得到更折磨人。

叶昀抱膝坐在树下,静静的听着远处的欢笑声。随手无意识的揪着旁边的小x,已经揪秃了一小块地皮。

志愿者医生席琛的到来,给孤儿院带来了为数不多的快乐。今天是席琛来给孤儿院小朋友义务看病的x子,小朋友们簇拥着围绕着帅气阳光的医生大哥哥,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席琛也一一的耐心解答。

叶昀有些无聊,孤独的无聊。就连摧残小x都没什么意思了,他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本就不算x净的白T恤又染上了点点墨绿色的x汁,反正他看不见,也无所谓了。

“昀昀,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肩膀被拍了一下,叶昀歪了歪头,鼻腔萦绕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叶昀依旧无精打采的沮丧,只不过心底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欢快,他感受到席琛在自己旁边坐了下来。

“没什么。”叶昀摇了摇头,侧着身子将目光准确的放在席琛的脸上——即使他什么都看不见。其实他的眼睛很好看,圆溜溜的杏眼,眼球雾蒙蒙的烟灰色,睫毛浓密纤长的像把小扇子,可惜眼睛里没有任何神韵,像是一潭死水。一个瞎子,再漂亮的眼睛,都鲜有人愿意欣赏。

“昀昀,你不会每天装看不见捉弄我吧,每次都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话。”席琛笑着伸手往前探了探,本想揉一揉叶昀柔软的发丝儿,最终只是小心翼翼的隔着一点距离,假装摸了摸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他还记得两年前第一次见叶昀的时候,那时候叶昀才16岁,看起来还是个可爱漂亮的小朋友,纤细柔弱的少年模样,眼睛亮晶晶的可惜蒙着层无声的灰色,带着点怯懦的表情,远远的不敢凑近人堆,那时候,席琛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树下的叶昀,透过那张脸,看到了小朋友内心的脆弱和无助,以及,渴望,渴望爱,渴望温暖。和自己一样,席琛的心底漾起一片涟漪,他主动去打了个招呼,奠定了两人接下来两年的羁绊,朋友关系的羁绊,只是朋友而已。

“是啊,我看见你是个大帅哥。”叶昀抿着唇笑了笑,牵动嘴角的弧度,圆乎白嫩的脸颊上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眼睛弯弯的漾着羞怯的笑意,看呆了席琛。

“诶……你啊,”席琛心底被强行压制住的旖念突然变得蠢蠢欲动,比任何夜深人静时的春梦都让他愉悦,他轻轻的勾了缕柔软的发丝儿在指尖把玩,幸亏叶昀看不见,他才可以放肆眼眸里深沉的黑,“既然能看见,那猜猜这是几。”席琛放开手中的贪恋,修长的手掌在叶昀面前晃了晃,内心悄悄的已经替叶昀给了答案——5。

“2?”叶昀试探性的猜了猜,他能感受到面前温柔的掌风,但他的世界,一片黑暗。其实他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习惯了黑暗,倒也不会再去期待色彩了,两年前席琛以志愿者医生的身份进入他的世界,已经两年了,他终归是要离开孤儿院的,朋友什么的,他终归……是不配的。

“对,是2。”席琛熟练的收回三根手指,只留个2的手势在叶昀面前晃了晃,随后,他想到什么似的,在心底默默说了句,“爱。”席琛为自己幼稚的行为愉悦的笑了出声,又在心里说了一个字,“你。”——我爱你。

好蠢啊,席琛默默的吐槽自己,可脸上却乐开了花,为自己蠢蠢的莫名其妙的想法,开心的像个傻小子。

“真的是2?”叶昀不信,疑惑的眨了眨眼。

“真的是‘爱’。”席琛没收回手,又忍不住想要玩叶昀的发丝儿了。

“那看来我就要能看见了。”叶昀也被逗的高兴了起来,即使是自我安慰的欺骗,他也想过无数次,希望自己能看见,至少,看一看席琛,看一看眼前的人。他想要去憧憬,给自己留个小小的念想,可又怕做梦,又怕醒来的现实。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嗯,会的。”席琛又勾了勾叶昀的发丝儿,看着近在咫尺的雪白面颊,好想戳一戳啊,是不是也很柔软呢?。

“诶呀,好痒啊。”发丝儿刺挠着耳尖,叶昀怕痒的想伸手去挠,试探的摸索避免不了触碰,叶昀碰到了微凉的指节,手背虎口处一个淡淡的凸起,似乎是道伤疤,肌肤的接触带来怪异的心悸,吓的他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似的,赶紧无措的放下了手,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偏了偏不敢对着席琛的脸。

席琛像是碰了电流一般也赶紧收回了手,刚刚被温热指腹触碰到的地方,像是被阳光晒过的细沙掠擦过他的皮肤,痒痒的,痒到心尖上了。

这种感觉过了一会儿才缓和,他看向叶昀,看到叶昀雪白的脸颊透着点细微的红晕,像是被彩霞晕染过的天空,煞是好看,席琛心底的涟漪更大了,有一丝丝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下个月我就要搬出去了。”突然,叶昀转过身不再对着席琛,无神的眼眸望着远处的虚无,永远的黑暗。他的神情已恢复平静,就连话语,也似乎不带一丝感情。

“你……一个人怎么办?”席琛在叶昀说完好一会儿之后才迟钝的发出疑问?搬出去?搬去哪儿?他一个人看不见要怎么生活?一连串的疑问,只化作眼里黑暗的光。

“院长帮我找了一间公租房,安排了一个女孩子照顾我,她……声音很好听。”叶昀无所谓的笑了笑,木讷空x的眼神毫无焦点的落在远处。在盲人的世界里,唯一能吸引叶昀的只有声音和气味,院长安排照顾他的义工应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喷着淡淡的玫瑰花味的香水,声音细细柔柔的,整体来说不讨厌,但也不算喜欢。他更喜欢消毒水的味道,低沉悦耳阳光的声音——席琛。叶昀内心叹了口气,两年的朋友,足够了。

“女……孩?”席琛呐呐的重复了一遍,他的眼里迸发出可怖的光芒,这是叶昀看不到的,他的呼吸和语气一样压抑的又轻又慢,“你喜欢她?”血液有些开始沸腾了,耳边似乎有些嗡嗡的吵闹,就连吹过耳边的风都带着足以扰乱他心智的躁动。

“怎么可能这么快喜欢她啊?”叶昀急忙否认,即使他勉强学着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但依旧没法改变自身缺陷的存在,瞎子就是瞎子,看不见让他多了无数的自卑,是压垮他心里的一座大石,他从不敢对爱情有任何期望,就连友情,也差不多是时候放弃了,他要离开了,还能怎么办呢?

可叶昀怅然若失的模样在席琛眼中就像是陷入单相思的傻瓜一样,席琛眼里满是愤怒,难道他两年来,等到的就是这个?

x腔似乎有一股气呼之欲出,以至于席琛紧紧的捏住自己的拳头忍着自己的行为不要失控,至少,失控的不要让叶昀看见,不,叶昀看不见。看不见?是啊,眼前的人看不见,有什么阴暗的想法在席琛心底隐秘的滋生了,他的眼神越发的黑沉,像是走进了从未涉猎的领域,蠢蠢欲动。

“席琛,怎么了?”许久没等到旁边人说话,叶昀又转过身试探的望着席琛的脸,疑惑的眨了眨眼,虽然看不见,但天生的本能,让他的其它感官特别灵敏,他看不见席琛的表情,但似乎感受到了身边人的生气,在气什么呢?叶昀不知道。

“没事,我今天有点累了,先回去了。”席琛丢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他怕晚一步,自己会失控,脑海里荒诞的念头会邪恶的占据他本就脆弱的内心。

“好。”叶昀轻轻的应了句,即使席琛已经走远了,听不到他的回复了,他像是对着空气说的,也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好!这样,应该是最好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