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来的老婆竟然分化成了Alpha》by漂亮的女玩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买来的老婆竟然分化成了Alpha(双A)
作者
漂亮的女玩家

內容簡介

东方的吸血鬼秦祈年怎么也没想到,拍卖会上买下来的小狼崽子(真·狼崽子)竟然会分化成Alpha,并且还是等级不低于自己的S级。
小狼崽子A x 吸血鬼A
后期会有反攻!不要着急!小狼崽还太小了!
双A,正常ABO设定,futa

簡體版高H人獸強強百合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将小狼崽带回家咯
“接下来,最后一件拍品即将展出。这是我行经营多年以来也不曾多见的’物品‘,可以说是十分稀有了。”整个拍卖进行到了结尾,也是最xx的部分,随着主持人的话语,两名工作人员推着一辆小车上来。

黑布笼罩着车上的物体,看样子是个方形的大东西。几乎整个大厅以及VIP室内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件东西上,早间拍卖行便放出消息,但没人知道到底是件什么宝贝。

“很高兴今天最后一件商品也是由我来为大家揭幕。”主持人将手扯住遮盖布的一角,缓缓地将其拉开,“宝贝”呈现在大家眼前。

遮盖布下是一个黑色的铁笼,笼子里有一道瘦小的身影蜷缩在角落,身上只有一片烂布勉勉强强遮羞,是个人型,奇怪的是她头顶长着一对耳朵,身后还有一条尾巴,仔细一看有点像狼尾。

坐在某间VIP室里秦祈年瞳孔骤缩,死死地盯住台上的拍卖品,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这件拍品她太熟悉了,又太陌生了,身为吸血鬼的她活了几百年了。曾经,这种生物是作为吸血鬼的她的天敌,但慢慢的,随着狼族内部的分裂,以及人类的x涉,狼族的地位遭到了惨痛的打击,狼人也逐渐消失在了视野中,连带着同为异族的吸血鬼也慢慢隐藏在了黑暗中。

被众人打量着的小狼崽,或是因为年纪太小了,没法很好的掌控自己的情绪,她尽力地想保持冷静的样子,但是眼里的慌乱还是出卖了她。

“这就是本次拍卖的最后商品,即将分化的一只狼人,并且她已经经过了检测,将会分裂成为一个omega。试想一下,将她带回去,不管是培养成你的仆人也好,还是作为保镖,甚至是在床上服侍你,都是不错的选择。”主持人投给大家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处于对客户的安全考虑,她脖子上佩戴的项圈,在她对客户产生威胁的时候,将会释放电流制止其行动。废话不多说,起拍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五十万,拍卖开始!”

东西是好东西,但是价格却让许多人望而却步,这自然不是留给坐在大厅的人的,各个VIP室的人开始叫价。

秦祈年眼睛里抑制不住的兴奋,一是这件拍品给她带来的熟悉感,二是她不知从何而来的占有欲,都让她不可自拔,她已经开始思考将这个小狼崽子带回家后的生活了。

随着价格的高涨,参与叫价的人越来越少,最终在八千万这个数字上停了下来,还不等倒数,一个声音便响起来,“两个亿。”直接超出价格两倍不止,另一边也没了动静。

随着主持的倒数,锤子落下,一锤定音。秦祈年成为了最后的赢家,钱,她自然是不缺的,这么多年的积累,不能说是富可敌国,但至少钱这种东西在她眼里只是普通的纸一样,她只不过需要时常变动身份而已。

“商品等下会直接给秦小姐您送到家里,秦小姐回家等着就行了。”拍卖行的经理带领秦祈年办完一系列手续,将她送到车旁,司机已经等候多时。考虑到客户的方便,这边自然是进行了周到的安排。

秦祈年上了车,催促司机驶回秦宅,她已经有点迫不及待要见到那个小家伙了。

我家有狼初长成(微h
秦祈年前脚刚到秦宅,拍卖行的人便将小狼崽送了过来,连人带笼放置在大厅里。碍于秦祈年的特殊身份,家里的佣人并不多,秦祈年让佣人退下,不知为何就是不愿让他们看见她的小狼崽。

来到笼子面前,秦祈年忽地有些莫名的紧张,犹豫了一会儿,抬手缓缓撩开了黑色的遮盖布。笼子里的小家伙一瞬间的慌张没能逃过吸血鬼的眼睛,仿佛为了掩饰尴尬一般,小狼崽耳朵呈飞机耳的样子,对着秦祈年就是呲牙咧嘴的,还发出犬类威胁的叫声。秦祈年突然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意思,这使得小狼崽更加恼怒。

小狼崽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女人对它的威胁一点都没有感到害怕,之前抓她的人看到见到她这个样子多少会有些紧张。更让她感到害怕的是,这个女人跟当初将母亲杀害并将自己带走的那些人有着同样的气息,但仔细琢磨一下好像又不太一样,这样的认知让她对秦祈年更加戒备起来。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本以为自己还会被继续关在笼子里,但是秦祈年竟然直接就将笼子打开了,这使得小狼崽更加紧张了,她缩回到了更里面的地方。

不过秦祈年似乎并没有打算强迫她出来的样子,她只是坐回了沙发等待着,似乎做好了持久战的打算。小狼崽跟她突然有了眼神的交流,秦祈年眼里的鼓动仿佛充满魔力,小狼崽犹豫了片刻,终究缓缓挪动步伐出了笼子向她走去。

小狼崽来到秦祈年面前保持了一个她以为的安全的位置,眼里全是防备。秦祈年与她对视了片刻,缓缓地开口:“我是秦祈年,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你只需要听话就行。既然你是我花钱买来的,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自然我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你脖子上的项圈跟手铐脚镣我都会给你解开,你不用想着逃跑也别起袭击我的心思。那么,可爱的小家伙,你有名字吗?”

小狼崽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然后顿住了,有些恼怒自己对这女人莫名的好感以及自己的顺从。秦祈年见她不愿开口的样子倒也没有为难她,只是向她招了招手:“过来。”小狼崽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她见秦祈年缓缓蹲下,下意识地将脚往回收了一些,然后见秦祈年拿着钥匙将束缚着她的脚镣打开,接着是手铐,最后是脖子上的项圈。因着身高的原因,秦祈年高了她一个头还要的,项圈的锁孔在下颚处,她只好将头抬了起来。秦祈年离她好近,她盯着眼前女人精致的面容出了神,等到项圈解开,她才回过神来,自觉尴尬稍稍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四处张望不知道看哪里才好。

小狼崽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她只不过是不想寄人篱下,想要回家。即便眼前的女人有种危险的气息,但是在小狼崽眼里,终究只是个手无寸铁的人类而已。她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将女人扑到,她看起来不像坏人,自己不打算伤害她,不过是想吓吓她然后趁机逃跑罢了。

人有失足,狼有失爪。眼前的女人瞬间不见了,在小狼崽还在错愕的时候,她突然感到背后的压力,接着就被压趴到沙发上。女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把我的沙发弄脏了,现在给我去洗澡。”然后她就被秦祈年单手夹着往浴室走去,小狼崽又羞又恼,使劲挣扎却都是无用功一般,很快便放弃投降了。

将浴室门关上,秦祈年放下小狼崽,到浴缸旁放水。等水放足,伸手试了试水温,转身走向一旁发愣的小狼崽。小狼崽莫名地紧张起来,下意识的环抱住自己,眼神中满是惊恐。随着秦祈年的步步x近,小狼崽慢慢往后缩,直到后背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反抗是无效的,至少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毫无用处,秦祈年抬手直接将小家伙身上那片遮羞的布撕烂,除了这片烂布还真是什么也没有了。

“没什么好害羞的,你是我的所有物,况且你有的,我都有。到里面去。”秦祈年抬手指了指一旁的浴缸。小家伙这次倒是听话极了,将身子浸泡在水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秦祈年拿起一旁的洗发水,蹲xx子给小狼崽洗头,可能是有泡沫或水折腾到了耳朵里,两只狼耳朵有些痒痒的,一直在抖来抖去。

两人都异常的安静,直到一道弱弱的声音传到秦祈年的耳朵里,“时景云。”

“什么?”秦祈年没太听清。

“时景云。”

思索了片刻,秦祈年才反应过来她似乎在说自己的名字,转而调笑道:“我还以为我买回来一个哑巴呢。”时景云有些生气,她不想再跟这个女人说话了。只是时景云不理她,秦祈年却没打算放过她的意思,她继续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十五了。”时景云装模做样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回答她的问题。秦祈年很惊讶,一是她以为时景云最多也就十二岁的样子,因为她实在是太瘦小了,十五岁的人类都很少有这样的,更别说还是身体素质比人类好多了的狼族了。再就是大多数分化的年龄段都集中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像她这种十五岁了还未分化的例子实在是少之又少。

“这是沐浴露,用这个浴球抹在身上,然后把泡泡洗掉,我去给你找衣服。”小家伙到来的匆忙,没来得及准备她的用品,秦祈年去了衣帽间找了件自己的白衬衫给她,穿在小小的时景云身上绰绰有余。

时间不早了,秦祈年唤来佣人准备晚餐,带着时景云在宅子里转了一圈熟悉家里。许久没吃过如此丰盛的食物,时景云嘴里嚼着,手里还抓着别的。她不太会使用餐具,秦祈年倒也没有为难她,刚到这里难免不适应,慢慢学就好了。吃完饭后,秦祈年让她自己活动,自己进了书房忙碌工作上的事情。时景云暂时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她知道自己现在的逃跑都是无用功。入夜,等来的不是秦祈年,而是老宅的管家,奉命将时景云安排到了秦祈年旁边的卧室供她休息。

x子就这么平淡地过着,时景云对秦祈年也是越来越依赖。某天夜里,秦祈年应酬回到家里,意外的没去时景年的卧室打量一番。今晚的饭局,某A级的Omega意外突然发情,周围好几个低等级的Alpha都被迫发情,即使是身为S级Alpha的她也差点没能把持住。好在安保来的及时,将场面控制住了,不过秦祈年没好到哪里去,裤裆里的“小秦祈年”异常兴奋,丝毫没有低头的意思。

今晚有雷阵雨,回来的时候已经变天开始刮起大风了,刚进家门便电闪雷鸣起来,轰隆隆的连响了好几声。秦祈年直奔卧室,身下的胀痛实在难耐,西裤太紧了勒得她难受,边解开裤子边掏出床头柜里Alpha专用的抑制剂。还没来得及打上,门口有个身影吸引了她的视线,她不由得看了过去,是小小的时景云,抱着一个枕头站在那里可怜兮兮的。

大意了,她太着急了,没有关门。时景云怕打雷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之前某天夜里打雷的时候她也跑过来跟她一起睡了。秦祈年一时有些尴尬,甚至忘了挡住裸露在外的抬着头的“小秦祈年”。

“秦姐姐……今天可以一起睡吗?”看似询问的语气,但是时景年却很“自觉”地走了进来。或许缺少引导,时景年没法像其他狼人一样收回自己作为狼族的特征,她的狼尾一晃一晃的,可爱极了,像是被迷惑了一样,秦祈年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更多像是无声的邀请。直到时景年走进,她才注意到秦祈年没有穿裤子以及她腿间多出来的东西,这是她没有也没有见过的,离开母亲的时候她还小,又没上过学,平时见的最多的人就是房子里的佣人,全都是beta,自然也没有人教过她这方面的事情。

这根奇怪的xx很大,又x又长,端头还吐露着些许水渍,看起来杀气腾腾。这是时景年的第一印象,有一说一,她不太喜欢这个“多出来”的东西。但或许是出于好奇,她将枕头放下后,伸手缓缓握住了这个奇怪的东西。“嘶!”秦祈年突然出声把时景云吓得以为弄疼了她,赶紧收回了手,抬头看到秦祈年痛苦的表情更加确定自己肯定是弄疼她了,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

秦祈年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抬眼看到时景云眼圈都红了,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猜到她内心里想了什么,出声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疼的,是太舒服了,景云……景云能不能再摸摸它。”对上小狼崽的视线,秦祈年诱哄着,甚至直接伸手拽着小狼爪附上了自己的性器,“像这样,轻轻地,对。”她带领着时景年上下撸动自己的性器,嘴里还发出既舒服又痛苦的压抑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许是不满足于这样的动作,秦祈年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景云,你能不能……含含它?”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