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8年的朝圣之旅》by北极生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1348年的朝圣之旅
作者 北极生火
同人 / 男男 / 古代 / 中H / 正剧 / 俊帅受 / 弱攻强受
世人不会知晓骗子与圣人的爱恨。

第一章 荒野旧事

不莱梅近来常常做梦。

梦里又是那片荒野,强盗掠走了他所有的行囊,还拴着他让他像只狗一样被拖在后面走。他饥渴交加,连x来的折磨让他恨不得躺在地上迎接死亡。

嘈杂声响起,像是有人在打斗。很快,声音平息下来,一把短剑割断绑住他双手的绳索。

他抬头,看见了那双碧绿的眼睛。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很快那双眼里就蓄满了泪水,像是伤心又像是忍耐。场景也瞬间变了,向他伸来的那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衣领,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x。

于是他又一次醒了。

艾尔诺是个奇怪的家伙。凭借多年走南闯北的经验,不莱梅断定,假若这家伙不是个心机深沉的骗子,便是个傻到了极点的滥好人。

救下他后,艾尔诺便一直与他同行。不莱梅自称查尔斯,说自己是个倒霉的行脚商人,对方并没怀疑。

荒野上人烟稀少,好在抢回了一些食物,也不至于在回城的路上饿死。这是行商最怕走的一片地方,一来这片荒野范围广,光是走也要走个十天才出得去。二来途径的村落大多都是无人村,即便有人,也都门户紧闭,不欢迎外人的到来,也就别想在路上获得什么补给。

艾尔诺怕他路上出什么事,怕强盗报复也怕孱弱的查尔斯倒在中途,故而路上多有照顾。不莱梅不愿平白受人之惠,心中一直盘算这人会提何种要求作为报答。他仔细留意艾尔诺给他用的x药,在心中估算价值,又观察艾尔诺的穿着与行李,还有那匹白马。

艾尔诺不是普通人。

当然啦,普通人也没有那样好的剑法。这人倘若不是贵族,便是家道中落但身上仍有传承的落魄家族后代。

或者别的势力,教廷的人或者……不,如果是教廷的人,他没有必要磨去行李袋上的徽章标志。

剑法骑术都高明,穿着体面但身后的势力不能曝光……不莱梅微微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

艾尔诺说话很风趣,常常逗得不莱梅笑出声。他见识丰富,和不莱梅常常能谈到一起去。两人相谈甚欢,且无论不莱梅如何旁敲侧击,艾尔诺都不以为忤,能回答的就答,不能答的就迅速转移话题,不会让人有什么不自在。

作为交换,不莱梅也说了许多自己路上的见闻,提醒艾尔诺出行时应当如何应对才不会吃亏,这自然得到了艾尔诺的惊叹与感谢。

艾尔诺的鸟嘴面具在应付强盗时被打坏了,修也修不好。不莱梅便动手给他做了一个,他的货物里就有材料,仿着原来那个面具的样子,巧手的犹太人花了三天把新的面具做了个大概。

新的面具很简陋,毕竟材料也都是凑合。不莱梅摸着面具打量了一会儿,遗憾地说等到了城中可以再找人镌刻一点花纹。但艾尔诺很喜欢,且爱不释手,睡觉前小心翼翼地收好,生怕自己压坏了。

到目前为止,不莱梅都认为这只是很正常的回报——对于救了他的人做出的一点小回报。不莱梅在有些时候是个骗子,但有时候他也是个愿意等价交换的商人。

而真正让不莱梅意识到这次短短的同行可能有别的价值可以获取的,是一件很小的事。

在途径一个难得有人的村落时,艾尔诺瘟疫医生的身份让他们获得了欢迎。花了一天时间给村里的病患缓解痛苦后,艾尔诺获得了少量的食物。

正在他们准备找地方住下时,有人和不莱梅起了冲突。

“这里不欢迎犹太人!”

还有些更难听的话,不过不莱梅听的太多,也不想一一记下来。他早就习以为常,甚至生不起气,差点打个哈欠转身就走。

可艾尔诺很不高兴。

他往前一站,用身体挡住不莱梅,沉声道:“主一视同仁,先生这样的举动,才是让人蒙羞。”

他们吵了起来。

具体吵了什么不莱梅也没认真听,毕竟艾尔诺这种人,平时基本不怎么说重话,要吵架也来来回回都是那几个词,更重些的根本说不出口。而对方就没那么客气了,开头还压得住脾气,到后面吵得上了头,什么下流龌龊的话都蹦了出来。

直到——

“怎么,你也想当骑士吗?可惜啊,你身后那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公主。不过没事,我听说骑士都喜欢互相捅xx,你这么维护他,不会你俩也……”

那是不莱梅第一次看到艾尔诺暴怒。

如果不是众人拦着,艾尔诺可能已经打断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的肋骨。不过那家伙好歹还是挂了彩,因为艾尔诺第一下就打的脸。

“你其实不用那么生气。”不莱梅坐在床边安慰艾尔诺,“那种话我听得多了。”

让他没料到的是,听到他的安慰,艾尔诺竟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最后艾尔诺摇摇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说:“不,查尔斯,这是我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

这句话反反复复地在不莱梅脑海中打转,他仔细回忆了艾尔诺暴怒前他听到的最后一段话。

他在生什么气?是对他们关系的恶意揣度,还是……?

磨去的家徽又一次闪现眼前,什么样的破落家族会在教出这样一个有高绝剑术也品行兼优的年青人后,让他抹去代表荣誉的徽章,就像引以为耻,又像是如果不这么做,就会给他带来危险?

如果艾尔诺生气的不是对他们关系的污蔑,那么他气的是什么?

——是骑士。

被污蔑为犯了x奸罪的……圣殿骑士。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不莱梅忽然全都明白了。

如果艾尔诺是圣殿骑士的后代,那么他的一些行为就得到了解释。譬如为什么这人对自己的姓氏家族讳莫如深,又譬如为什么这人坚持着行善甚至到了有些迂腐的境地。为什么这人有那样好的教养,为什么他有那么高绝的剑术,为什么这人那么像个真正的骑士……因为他本来就是。

艾尔诺以前身边一定都是那些自命清高的圣殿骑士们,他们秉持着自以为是的正义,所以教导艾尔诺的时候也理所当然。

怪不得这人长到这个年纪还是一副乐于助人的傻样。

该死的骑士准则。

后来的事情几乎是顺理成章,明白了艾尔诺的身份后,不莱梅就更加留心观察艾尔诺的举止与随身物品。他在艾尔诺的水里放入微量迷药,让一向警惕的骑士先生睡了个好觉。在骑士先生的行囊里,狡猾的犹太人找到了羊皮残卷,惊喜万分地发现了圣殿骑士遗迹的地点。

那些传说中的巨大财富冲昏了犹太商人的头,他把信息记下后把羊皮卷放回去,封好行囊,在艾尔诺身边躺下。

他们在同行的初期常常睡在一起,一开始只是为了安全,后面就成了习惯。醒来时总有谁靠在睡的肩膀上,不莱梅惊异于他在艾尔诺身边时的放松,似乎这人天生能让人不去防备——这太危险了——不莱梅猛然出了一身冷汗。

犹太商人从来不受欢迎,到哪儿都是狡诈与阴险的代名词。不莱梅也曾经有过希望得到认可的时候,但这决心早已淹没于人们的唾沫之中。

教廷不必说,即便是现在被像瘟疫一般被厌弃的圣殿骑士,在当年也未必正眼看过犹太人。

不莱梅绝不会,也不能和艾尔诺做朋友,更别说交托真心。

交付真心的代价是死亡,这种事不莱梅见过太多了。他宁可做个狡诈的骗子,也不要做可怜人。

但不知为何,他不想就这样离开。

他须得回报一下这个傻傻的骑士,他要教教艾尔诺,这世上有比他听到的那些话还要可怕和肮脏的事情,不是所有被救的人都会对救命恩人心怀感激。假如艾尔诺推开他,他可以顺理成章离开,假若没有……不,正常人都不会接受的,更何况是被用那样罪名污蔑过的圣殿骑士。

但假如艾尔诺真的没有拒绝他,不莱梅想,那他就把这人拽下来。把这圣人一样的,天真的大男孩拽进污泥里,把这人可恶的天真打碎。侵犯他,侮辱他,叫他像最下贱的那种人一样被踏碎踩烂,让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x净的。

突如其来的恶毒摄住了犹太人的心,不莱梅突然很想知道,如果艾尔诺真的被他如此亵渎,x后又会如何面对这个世界呢?

他还会坚持这样清高的准则吗?他还会这样无条件地信任别人吗?他还会……这样热情地帮助他见到的每一个人吗?

破败的房屋里,哪怕转个身也会发出巨大的声音,有谁在叫“艾尔诺”,贴在他耳边,震耳欲聋。灼热的呼吸打在侧颈,有谁在他身后抱住了他,又有什么在xx顶着他。艾尔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挣开抱住他肩膀的手,转身用手探了一下不莱梅的额头。

有点烫。

艾尔诺迅速清醒了。

“查尔斯,你生病了。”看着面色红润到不正常的好友,艾尔诺下了定论,“你等一下,我马上就……”

他没来得及说完。

病人的手探进他的衣襟,向上摸索着,虽然动作有些凌乱,却仍满是富有暗示性的色情意味。艾尔诺僵住了,他想起醒来时顶在他身后的东西,一时间觉得好友脸上的红晕也换了一种味道。

“艾尔诺……”查尔斯的声音沙哑无比,像是渴了许久的人,叫医生听了没法不心软,“我好难受,你帮帮我。”

查尔斯很少对他示弱,无论艾尔诺做什么,都能得到查尔斯的回报。这人像是不愿亏欠于他,哪怕他们相处再愉快,也不愿主动寻求帮助。

这让艾尔诺有些忧心,因为他已经把查尔斯当作自己的朋友,可朋友却不肯对他放下心防,实在让人沮丧。

可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现在查尔斯终于有求于他,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联想到白x那场冲突,艾尔诺的心凉了半截。他不愿用恶意去揣度任何人,可是……难道查尔斯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他没有控制住自己,才让人有了坏心?

晃神思考原因之际,没得到满足的犹太人将温热的舌头贴在骑士先生的侧颈细细舔舐,把艾尔诺激得浑身一抖。

“查尔斯,查尔斯!”艾尔诺竭力让自己往后挪了一点,“你,我,我帮你弄出来。”

他一只手按着查尔斯的肩膀,一只手向下伸进查尔斯的裤子里。大约是药效实在是强烈,查尔斯早就把外面的裤子脱地差不多了,艾尔诺没碰到什么阻碍,手就碰到了勃起的性器。

生了剑茧的手生涩地抚慰着不莱梅的xx,却始终不得要领。不莱梅暗笑艾尔诺像个毛头小子,一面嚷嚷着热,一面更加肆无忌惮地啃咬着艾尔诺的喉结。

被咬住要害的骑士先生不禁屏住呼吸,嘴唇也微微颤抖起来。他不敢反抗,只怕自己出手太重会伤害到好友,只好强忍不适接着x弄好友的性器,竭力去忽略在他x前作乱的那只手。

在今天之前,艾尔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xx也是敏感点。查尔斯一只手不断地揉捻他的x珠,另一只手还解开他的裤子,伸进去色情地反复抚过他的大腿根部。尽管没有直接碰到性器,但这样的上下夹击,却也x生生把艾尔诺摸x了。而此时查尔斯的xx却越肿越大,还没有要发泄出来的意思。

艾尔诺终于有些害怕了,他想往后缩,却被好像失去理智的查尔斯察觉了意图。查尔斯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挣开他的手,翻身死死压住他。犹太人往常总是黑而亮的眼睛此刻迷蒙一片,把艾尔诺看得没有逃跑的勇气。

这是小人对他冲动行事的报复,是他害了查尔斯,他怎么能跑呢?

他没法让查尔斯发泄出来,而这里没有妓女,他更不能让查尔斯去祸害无辜的女子……那么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那些针对圣殿骑士的污蔑又一次在耳边回响,那些人看怪物似的眼神再次出现在眼前,艾尔诺禁不住发起抖来,可他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不敢逃避。他只好闭上眼,把快要涌出的眼泪x回去。

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莱梅惊奇地发现艾尔诺很快就放弃了抵抗,闭上眼由他为所欲为。骑士先生看起来很害怕,嘴唇一直在抖,头一回显出了不莱梅从未见过的脆弱。

就像是头一次把要害露出来给人看的大狗,虽然害怕,却仍旧是信任的。

艾尔诺信任他。

不仅如此,艾尔诺那么厌恶被和x奸扯上关系,居然这样轻易地就躺在他身下,毫不反抗地任不莱梅去做让他恐惧的事情。

认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一阵酸涩淌过不莱梅心尖。像是被轻轻掐了一把,不算很痛,但难过极了。

不莱梅决定对艾尔诺温柔一点。

除下衣物时不莱梅注意到艾尔诺咬住了嘴唇,肩膀也绷得紧紧的。骑士先生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腹肌很漂亮,看起来确实受到了充分锻炼。不莱梅过往也曾玩弄过不少女子,连男子也不是没有试过,但他没有见过艾尔诺这样的……这样的美。他从骑士先生的唇角一路向下亲吻,舔弄着他刚发现的敏感点,一直到艾尔诺的大腿内侧。

艾尔诺看上去快哭出来了,他险些把嘴唇咬出了血,却仍然压不住越来越重的喘息。他就像是未经人事,至少没被这样弄过。不莱梅把手指xx去时他已经出了水,碰到某个点时骑士先生脚背猛地绷紧,喉咙里泄出一声压不住的呻吟。

不莱梅的呼吸也x重了许多,诱骗圣人的罪恶感和把神子拉入污泥的快意在他x膛中交织,热意向下汇聚,让他的xx涨得发疼。他缓慢地把性器挺入那隐秘处,心满意足地听着身下人的呜咽声一点点变大,直到他一下子全部撞入,呜咽骤然变成了哭腔。

未经人事的青年不知道他的好友待他有多恶劣,还以为这已经是查尔斯在神志不清时对他最大限度的温柔,在没出息地哭出来的那一瞬间艾尔诺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他没有睁开眼,他不希望查尔斯看见他流泪。

可查尔斯似乎不是这样想的,他的好友食髓知味般在他身上胡作非为,每次冲撞都往他的敏感点上碾压,x得艾尔诺把手腕咬出血了也没压住难耐的呻吟。查尔斯发觉了他的动作,强x地把他的手腕扯出来。艾尔诺被他x到了绝境,终于睁开眼,任由泪水滑落脸颊。

“求你了,查尔斯,求你……”

真狼狈啊。不莱梅x中的快意几乎达到顶峰,他竟然x得圣殿骑士在他身下哀求。那双永远生气勃勃的绿眼睛拜他所赐充斥着痛苦,原来圣殿骑士也会有那样多的泪水,x起来比女人更软,更舒服。

不莱梅毫不怜惜地把从未被开拓过身体的青年人欺负了个透,他把牙印和指痕留在那具身体的每一处,这场xx到最后几乎是单方面的虐待。艾尔诺哭得没了力气,满脸泪痕,身上也都是伤口,却从头到尾没觉得一丝不对似的任他作为。

最后他施舍般把艾尔诺抱在怀中,却听年轻人挣扎着轻声问他:“你没事了对么,查尔斯?”

不知怎的,不莱梅忽然有些后悔了。

沉沉睡去后,不莱梅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还在被强盗绑着,艾尔诺来救他。可这次艾尔诺没有打败强盗们,因为强盗头子居然挟持了他不莱梅。

“你要是给爷几个x一次xx,爷几个就把他放了。不然,他现在就得死!”

没人会答应这种事的,不莱梅想嘲笑那个异想天开的强盗。

可约莫十秒过后,他看见艾尔诺把短剑收回去,轻轻地对强盗头子说:“那你须得遵守诺言。”

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

英勇的骑士先生被毫不留情地扒光衣服,强盗们的xx轮流塞进他上下两个嘴里,他们强迫艾尔诺吞下xx,又用马鞭塞进他的xx。骑士先生被强迫着达到了数次xx,最后他竟被x到再也x不出什么,只能从前端滴下别的液体。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崩溃,不莱梅看着艾尔诺抓着强盗头子的衣角,他竭力去抓住那人,那个把他当最低贱的婊子一样折辱的人。

“你可以遵守诺言,放了他吗?”

那是不莱梅醒来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没有等艾尔诺醒来就走了。

不莱梅没有后悔,他只是不想再留下来。

他迟早会对艾尔诺失去戒心,这太可怕了,他知道他会的。只要他还在艾尔诺身边,他一定会彻底相信这个人。

他甚至会……不,那个词太烫嘴了,而且向来与不莱梅无缘。

不如就留在此处吧,他想,把查尔斯留在此处,让艾尔诺这傻小子得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让他不要轻信人,不要再随便把什么人当朋友。

不莱梅当了二十五天的查尔斯,他不后悔,也不留恋。

而把一切结束在此刻,是他能做到的,对那个傻小子最大的回报。

如今他在巴黎最大的行商集会,受到商会会长的礼遇,吃穿不愁不说,更重要的是,他即将要得到一笔巨大的财富。

——圣殿骑士的遗产。

他有光明的未来,不必再惦记那段落魄的岁月。有时他还暗自嘲笑,想着这世上居然会有艾尔诺那样的人,身怀绝技又藏着那样大的秘密,却如此轻信于人,被骗得团团转也是理所当然。

这种人不值得他记住,骗过这样的人也不值得炫耀。

可不莱梅偶尔还是会想,知道他散布流言的艾尔诺会生气吗?那个正直善良的骑士会找到这里,愤怒地破门而入,给他一拳,和他大吵一架吗?

那时艾尔诺会叫他的真名吗?

他不知道。

不莱梅偶尔,只是偶尔,他会怀念那段荒野上的旧事。

怀念一个叫他“查尔斯”,肯听他说话,为他献出自己的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