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难以拥紧的夜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池砚

 

你是难以拥紧的夜色
池砚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高H
开个水吧钓男人。
水吧店长和他的男人们。

第一章

“强子,把窗帘和门牌都撂了吧。”

陈强已经拉开了店门,闻声后他转过头,问坐在吧台里的店长魏然:“晚上不卖了?”

魏然嘴里叼着烟,含糊地回了一声“不卖了”,然后划开了手上的打火机,点燃了香烟,轻轻地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吐出烟雾。

陈强皱着眉头去放窗帘,放完了他还是决定多句嘴,于是愁眉不展地对魏然说:“您少抽点吧。”

“怎么,”魏然莞尔,“你要当我老板啊?”

陈强撇着嘴说:“太呛了,客人有意见。”

“嫌呛,让他们去别家啊。”魏然笑道。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陈强沉默不语,魏然见好就收,嘱咐自己的员工赶紧下班回家去。陈强走到门口,若有所思地看着x白色的遮光帘,兀自叹了口气,又转过身问魏然:“那明天还卖吗?”

“卖啊。”魏然反问,“你明儿有事啊?”

陈强摇了摇头。他站在门口,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一声“明天见”,随后走出了店门,将门外挂着的门牌转为“休息中”的那一面。隔着玻璃门,陈强朝着店里面的魏然点了点头;魏然仰着下巴吸了口烟,冲着店门口吐出烟雾,那意思是让陈强赶紧滚蛋。

边时新突然说要过来,魏然觉得闹心,x脆就提前结束了营业了。陈强走后,他又慢慢悠悠地抽了三根烟,姓边的那个王八蛋也没滚过来,等得魏然都饿了。他不知道边时新为什么要来,也不知道他来了后要待多久——狗娘养的,微信也不回,电话也不接,气得魏然边抽烟边骂自己是傻x。最后,他一气之下订了一份螺蛳粉。想象着明早陈强打开店门后,被烟味和臭味熏得面部扭曲的搞笑模样,魏然不禁笑出了声。

魏然的水吧就开在小吃一条街上,所以,他的外卖订单很快便被接下,又很快地送到了他的店门口:外卖员站在门外,边敲门边喊着“您好,您的外卖到了”。魏然心说,直接推门进来不就完了。可是,一看到门上的牌子,他才想起来现在水吧对外显示是“休息中”的状态,估摸着人家小哥以为他锁了门,又连忙起身走过去给对方开门。

“谢了。”魏然接过外卖,忍不住调侃对方道,“刚来送这片儿的单吧?”

“啊,”外卖员诧异道,“你咋知道的?”

魏然扒拉了一下玻璃门上的门牌,笑着解释道:“也就新来的看到‘休息中’会客气地敲门。经常来送的那几个,只要看到屋里有人,才不管牌子写什么,直接就往里冲。”

外卖员着急去送下一单,他敷衍地“哦”了一声,再附加一句“祝您用餐愉快”,然后跑向自己的电动车,不再多看魏然一眼。

魏然嘀咕着“真没劲”,转身关上门,拎着外卖,悻悻地回到店里,而后坐在餐桌上,准备享用自己重口味的晚餐。

边时新在魏然嗦完了粉,又抽了五六根烟之后,才出现在店门前。一推开店门,他马上就皱起了眉头,烟味熏得他不愿再往里走,站在门口责备魏然道:“你又在店里面抽烟了。”

魏然在店里等了将近三个小时,本就烦得不行;边时新来了就数落他,整得好像他们很熟似的,登时他就来了火,说话的语气比他抽烟的劲头还要冲:“我不光抽烟了,还吃了一大碗的螺蛳粉——别废话,有屁快放。”

边时新眉头紧锁:他不喜欢魏然这个样子。他从西裤的兜里掏出手绢,掩住口鼻,敞着店门,走向魏然。魏然冷哼一声:他是厌恶透了边时新这副虚伪的模样。

“做餐饮的,要注意店内的气味。”边时新说。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魏然哂笑回道:“我明天开始就专卖螺蛳粉,届时欢迎您的光顾。”

边时新没有心思和魏然斗嘴。他把公文包放在吧台上,从外侧夹层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卡片,转手递给了魏然。

一看到那象征着破财的红色,魏然就了然了。他接过卡片,又随手仍在一旁,完全没有打开看的意思,而是直接问边时新:“告诉我时间、地点就好了,不用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没请柬,进不了场。”

魏然心说,我又不是非去不可。他调笑道:“整得还挺正式的啊。”

“嗯,”边时新说,“女方家里要求的。”

魏然问:“时间,地点。”

边时新犹豫片刻,轻声回道:“十月二x,上午十一点,宾胜酒店。”

“这么赶啊。”魏然xx一根烟,准备点上,“你这提前三天通知,和头天晚上临时通知,有什么区别啊。”

“别抽了。”边时新夺过魏然手中的香烟,不耐烦道,“不能再拖了,再拖肚子就藏不住了。”

魏然一听,马上就乐了。边时新掐断了香烟,只问魏然会不会去。魏然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幸灾乐祸道:“去,当让要去了。我得去看看你栽在了什么样的女人手里——哦不,是xx里。”

边时新一直皱着眉头,显然心情并不美好。他没有理睬魏然的奚落,拿起公文包,转身就要离开,仿佛是专门来送请柬的外卖员,完成任务便不愿再多留。

魏然很快地又点燃了一根烟,在边时新拉开店门的瞬间,他开口问道:“你就是过来给我送个请柬?”

站在门口的边时新扭过脸:“不然呢?”

“我以为……”魏然吸了一口烟,在吐出的烟雾中说,“你怎么也得给我留个孩子。”

“我不跟烟鬼做。”边时新说着,人却回到了店里,并随手关上了店门。

“你就扯淡吧。”魏然莞尔,“但凡我能怀,你早就有一窝小烟鬼了。”

边时新重新走到吧台前,再次拿起手绢掩住口鼻,闷声说道:“我要结婚了。”

“是啊,”魏然轻笑,“还特意来给前男友送了请柬。”

“我以为,我们至少还是朋友。”

魏然:“没错,还是可以偶尔xx的朋友。”

“以后再也不会了。”边时新重复道,“我要结婚了。”

魏然吸了一口烟,然后站起身,对着边时新的脸,吐出烟雾:“所以,这次是最后一次啊。”

边时新只是回说:我要结婚了。

魏然心说,我知道你要结婚了,从你跟我说分手那刻起,我就知道你是要结婚的。他用夹着烟的那只手,指着玻璃店门说:“前面做还是后面做?不论在哪儿做,都得锁门、拉帘子。”

边时新拧着眉头,缄默不语。魏然指使不动边时新,只好掐了烟自己去做。待他锁好店门,放下门上方的遮光帘后,边时新却突然从后方抱住了魏然。

“门口不行,”魏然拍着边时新的手臂,“外面能看到影子。回头人家给我举报了,我就别做生意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