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篱书院的女学生》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酸奶奶

 

东篱书院的女学生
作者
酸xx
內容簡介

一句话简介:聚集着男学生的东篱书院中出了一个叛徒。
正式版文案:富家千金萧采芝女扮男装去东篱书院求学,未曾想学问没涨,倒交了三位知心好友。但是为什么她把别人当哥们,别人却想上她?这是一个好好学习,天天被上的励志故事。
剧情x,前期言情为主,中期开始x,x章会标明。np文,1v3。
预警:副cp含bl,为葛榆xx主。正文中第十五章为了推动剧情,会有轻微描写,以及一章专属的bl番外,其余章节可放心阅读,雷的话请千万不用勉强。对为此造成的不适抱歉。

女主贪玩熊孩子。
男主们:
即墨清(腹黑病弱美人,正宫)
杭延(外冷内热学霸)
季寻风(开朗阳光小少爷)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簡體版NPHBG古代校園

第一章 萧府千金的漫漫求学路
萧府。

少女身着俏皮的鹅黄罗裙,裙裾处绣的点点桃花已被染得脏污一片,发丝沾着细汗黏在额前,而早晨盘好的发髻也散落了几缕到双肩。少女琼鼻樱唇,形容俏丽,鼻尖上蒙了些灰,唯有一双明眸莹亮澄澈,她蹦进湖心亭,气息未匀,就笑盈盈的跟母亲撒起娇来。

萧母无奈的望着女儿,将她揽入怀中,细细擦去她脸上的脏污,眼见她一双乌黑的眼珠转了起来,哪能不知她又打起了什么主意,

“又闯祸了?”

“没有没有,”少女摇着头,小心的观察着母亲神色,“女儿有要事想求娘亲。”

萧母轻柔道,宠溺的望着女儿:“难怪你近x这么乖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书上不是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嘛,所以女儿觉得自己念不好书,不是私塾先生教得不好,而是因为没有同学啊,所以……”少女期盼的望向母亲,认真道,“我想去书院学习。”

萧母闻言微愣,再次打量自己的女儿,平常不用心做学问,为人处世顽劣不堪又毫无章法,多少私塾先生都对她束手无策,这时倒主动提出去书院了,眼神不觉更加慈爱。再过两年左右都到了出嫁的年龄,再这么下去,为人妇不知要闹出多少笑话,如果能因此锻炼修养倒也不错。

“采芝,你想好了?”

“想好啦想好啦。”萧采芝小x啄米般点头,努力摆出一副乖巧上进的模样。

“那此事我与你父亲商议一下。”

萧采芝嘴角上翘,露出小巧洁白的牙齿:“娘亲都同意了,那爹爹肯定同意呀。”

“说了多少次了,笑不露齿。”萧母捏了捏萧采芝红扑扑的脸蛋,无奈道。

看来,教化萧采芝之路,任重而道远。

马车上,富家公子打扮的少女歪歪扭扭的躺着,鞋子被丢到一旁,翘着脚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从卯时(早上6点)起床就被父母嘱咐,说的无非是照顾自己,不被人发现身份,或是好好学学天天向上之类,即便左耳进右耳出,也残留了不少回音荡在脑海,再加上半天的舟车劳顿一路颠簸,实在困倦。

“少爷,要停车休息一会吗?”外面的丫鬟问道。

一听休息,萧采芝弹了起来,忙吩咐停车歇息。打开车门,奴才还未来得及趴下让她踩背,她就自己跳了下来,伸了个懒腰。

马车停靠在小路边上,附近树木成荫,鸟鸣不断,婉转动听。萧采芝心中一喜,侧头问身边的丫鬟:“你知道,天高皇帝远的意思吗?”

丫鬟不解:“是指皇上即墨哲离我们很远的意思?”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说对了一半,”萧采芝拍拍丫鬟的肩,嘴唇上扬,神采奕奕,“是父母离我很远的意思。”

说罢,便跑向溪边卷好裤脚,边蹚水玩耍边寻着小鱼,好不快活。随行众人忍不住笑了,到底小姐还是小孩子心性,整x蒙在府里,见到外面普通的景色就如此稀奇。他们把马牵到树边,也各自休息起来。

萧采芝忙活了一阵,半条鱼没捞着,倒弄得自己浑身狼狈,眼见马夫憋笑的嘴脸,便招呼他过来摸鱼。

“你如果空手抓到鱼,我就赏你工钱。”萧采芝不服道。

马夫咧嘴“嘿嘿”一笑:“少爷,你这样抓鱼是抓不到的,得像俺……”

马夫四处张望着,找了块大石头,狠狠往溪边几块石头缝里一砸,力气大的萧采芝都能感到脚底的震动,她好奇的凑过去,不明所以。

紧接着,马夫掰开石头,一条被震晕的小鱼没了石头的遮挡,顺着水流滑到马夫x粝的手中。

“为什么啊?”萧采芝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马夫眼见小姐的眸光越来越亮,仿佛他是什么盖世的大英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底鱼就是这样抓的,俺们乡下河边都是,比这肥多了。”

萧采芝似懂非懂的点头,深感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啊。

隔x,萧采芝早早上路。之后,接连几天行车赶路,磨得她都没耐心了,看到车轱辘就想吐,再加上越往山深处行路,马车绕的越厉害,连带着她也颠来倒去,心烦x闷,唯有休息时才能稍作缓解。

山间的空气越发清新凉爽,萧采芝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篱山山腰处的著名书院——东篱书院。

东篱书院收的大多是世家子弟,因着学生家长的捐赠得以发展壮大,不受官府管控,据说装潢古朴文雅,透着股大家之风,学术氛围浓厚,常有其他学院的大儒前来拜访,数年前,有位大儒与x主(院长,古代称“x主”)开坛辩论数x之久,坛下学生听得如痴如醉,带着x粮和水彻夜听课,后将此引为佳话。

萧采芝有些头痛,娘亲随便挑个书院不就成了,非得挑这种文风严谨名声在外的,那她过去岂不是拖人家后腿了?

待一班人马浩浩荡荡到了东篱书院,x主出门迎接。萧采芝打量着x主,模样似乎已过而立之年,样貌中上,但一袭青衫显得颇为温润雅致,浑身透着股庄严文气,又不乏上位者的威严。萧采芝想起他就是那段佳话的主人公,不免有些紧张。

“学生萧采之,久仰东篱书院大名,前来求学。”说罢,双手奉上父亲的文信。

x主接过信纸,笑道:“不必拘束,前几x我就收到了你父亲的来信,已安排了斋舍。你今天先去休息,等会儿让室友带你参观周围环境。”

萧采芝一愣,问道:“学生还有室友吗?父亲应该在信中说过学生不喜与他人同居。”

“本院仅有一间单人斋舍,但那位学生已入住。不过,为你选的斋舍也只住三人,除单人间外只有三人间最少,”x主摸了摸萧采芝的头,安慰道,“出门求学可不比自家那么事事周全,但我向你保证,你见过室友后会与他们相处很好的。”

萧采芝低下头,诺了一声。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