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by七零八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年年
作者
七零八落

內容簡介

问起蒋州浩说过的情话,周年只能说出一句——“年年有我,陪你年年。”
可事实上,他说了很多很多。

————

暗恋文,剧情为主,x为辅。

簡體版1V1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1章
凌晨三点未到,x鸣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伴随着叫声,周年从梦中醒来,原本就暖和的被窝变得燥热起来。

天还漆黑,这一带过年有个习俗,从除夕夜至年初七,不管白天黑夜都要点灯,客厅仍用的以前的水灯,卧室则换成了白炽灯。周年打小讨厌睡觉有光,自作主张换了个光线幽暗卡通图案的灯,在黑夜里依旧很亮,她偷偷挪了张小椅子挡住光线,睡得很好。

半夜醒来是因为做了梦,梦很真实,关于从前,与蒋州浩初次见面的场景。

周年的记忆异常的好,能记得三岁时过于调皮不听xx的话跑去抓螃蟹,弄得一身泥巴湿哒哒回来,那时xx身体x朗,拿起木棍能追她好几条小巷。

关于七岁那年的记忆,她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

周年从小胆子大,骑着两轮的自行车能蹬出风一样的速度,她自认为自己超棒,天不怕地不怕。

“年年,别乱跑,马上吃晚饭了。”

周年一身蓝色的短衣短裤运动鞋,刚把自行车推出院子就被母亲卢红娟抓个正着。她努了努嘴,心情不大好,抱怨道:“姐姐抢我电视看,我骑车转一圈,马上回来。”

卢红娟忙着洗菜没空管那么多,周年见母亲没拦着,默默骑上自行车走远了。

不满的情绪压在心头需要发泄,迎着傍晚凉爽的风,她握紧手把,身子往前倾,双腿力量爆发起来,车速越来越快,黄橙橙的夕阳光从她左侧到背后到右侧再到正面,不停反复。

到了第八圈,一个右拐没控制住速度,连人带车翻了,自行车没摔出大问题,周年的膝盖磕破了一大块,血x模糊不止,伤口上沾满了沙子。

她咬咬牙站了起来,忍着疼痛扶起自行车,一拐一拐往家里走,疼是钻心的疼,血延着小腿往下淌。

最后一丝夕阳消失殆尽,眼前的路渐渐被黑暗吞噬,不是每户人家门口都亮灯,回家的路走过无数回,周年闭着眼也能摸着方向。

院子里灯火通明,卢红娟的笑声阵阵传来,周年还听见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这才反应过来,一大早母亲说过,今天她的好友来家里做客,怪不得父母在厨房一直忙着,杀x杀鱼的,想必要大摆宴席迎接贵客。

周年知道丢人,决定不走院子的门,绕了一圈从后门进去。自行车被她扔在门外,她想悄悄地回房间处理伤口,不尽人意偏偏和周柚雯碰个正着。

周柚雯看了眼妹妹,下一眼察觉到她受了伤,顿时大叫一声:“爸妈!年年把自己给摔了!”

坏蛋!周年瞪她一眼,要往楼上走,脚刚抬起,手臂被对方抓紧了,周柚雯关心道:“要不要我帮你消毒伤口?”

这时周斳进了屋,看了眼女儿周年腿上的伤,被吓了一跳,“这怎么搞的?雯雯帮妹妹处理下,你会不会哦?不行我让你蒋大哥来处理。”

“不用麻烦蒋哥哥,爸,放心交给我。”

周柚雯转身去拿医药箱,她有没有坏心思无从得知,但周年觉得她会报复,昨晚周柚雯的x腿被周年抢了去,姐妹两有隔夜仇,时常相互欺负。

见周柚雯神情带有几分紧张,周年暂且信她一次,重点是她更好奇蒋哥哥是谁?于是她问周柚雯。

“坐下。”周柚雯拿出双氧水,找到棉签,在周年跟前蹲下准备就绪,随时能动手,“妈妈的旧友,蒋阿姨的儿子,蒋州浩。”

周年低着头,短发丝丝垂下没能遮住她的小脸,膝盖的伤还在渗血,她快忘了疼痛,反倒疑问:“他跟蒋阿姨的姓?”

“听说离婚了,改姓了吧,我跟你说哦,蒋哥……”周柚雯是边说边把棉签沾上双氧水,毫不心疼往伤口上去,伤口噗呲噗呲冒泡泡。

刹那间,疼痛感被放大成千上万倍袭来,周年一声尖叫,放声大哭:“疼……疼……姐姐你故意的!觉得我不够疼是不是!妈妈!妈妈!姐姐报复我!呜呜呜……”

哭声没引来卢红娟,倒是一少年走了过来,白色衬衫风华正茂,来时无声站旁边观看了一会周年大哭,小孩子哭起来没有形象,眼泪翻涌就罢,鼻涕不客气跟着往下掉。

蒋州浩被她的糗样逗笑了,轻爽的笑声中断了周年的哭声,她擦着眼泪扭头看过去,正巧撞上了少年的目光,在他清澈的双眸里有小小的她,那一瞬间,周年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这感觉很奇妙也陌生,大概是喜欢吧,周年后知后觉。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七岁的周年这样定义喜欢:她有自己喜欢的芭比娃娃,夜里要抱着睡才安心;喜欢院子里的向x葵,精心呵护着它从种子变成一朵花;喜欢眼前这个少年,如果手里有一颗心爱的糖,愿意割爱送给他。

伴随周年刺耳的尖叫声,周柚雯停下动作,不小心弄疼妹妹,她有些惊慌,不知所措。

蒋州浩将视线转向周年的膝盖,看了眼消毒工具,摇了摇头说:“伤口处理方式不对,让我来。”

周柚雯站了起来,退一旁去,抽了两张纸递给周年,见她没反应,伸手囫囵帮她擦了鼻涕,换了一张纸塞周年手中,低声说:“谁让你摔的,疼是你活该。”

换往常姐妹两得斗嘴,谁都不让谁,非要争个鱼死网破才肯罢休。眼下周年句话不说,奇了怪了,周柚雯这才发现妹妹眼睛不眨地盯着人家蒋州浩,脸颊泛红不知是气得还是羞的。

周柚雯翻了个白眼,坐沙发上看着,如果需要帮忙而周年不嫌弃的话,她大可慷慨出手。

蒋州浩对处理伤口这事熟稔得很,伤口表面有细沙灰尘等赃物,他用棉球沾清水擦洗伤口,动作异常轻柔。

起初,周年心里有阴影,腿不自觉往后缩,蒋州浩用左手握住她小腿肚,安抚她:“需要清洗,防止伤口感染,不会很疼,勇敢一点。”

他温热的手掌与她肌肤相触舒服极了,疼痛感像是缓解了不少,她纳纳点头,放心将伤口交给他处理。

双氧水刺激伤口,周柚雯带着钱出门去附近药店买了碘酒和红药水,回来时蒋州浩已经清理好伤口,擦掉了血迹,不知他两说了什么,她的傻妹妹笑靥如花。

伤口处理后,周年想贴上创可贴,被蒋州浩拦住了。

“问题不大,别碰水,不要二次摔伤,伤口会慢慢愈合,天气热,创可贴不利于伤口呼吸,容易感染。”

话落,蒋州浩抬手摸了把周年的头,周年被触电一样浑身一哆嗦,被定在座位上差点没了呼吸。

哪知蒋州浩下一句话将她打回原形。

“xx真勇敢,下次骑车注意控制速度。”

啥?周年一脸懵x,相反,有人噗嗤一声哈哈哈大笑。

“蒋哥哥,这是我妹妹,叫周年。”

———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