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丹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槐夏

 

墨染丹心
作家:槐夏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微H / 正剧 / 青梅竹马 / 美人受
苏家一朝沦落,小公子苏染沦为贱籍,被贬至楚馆。他的竹马小将军冒着风险将他救下养在府里,却连他的手也不敢碰一下。
直到有一天不得不假戏真做,小将军却机灵地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块猪皮。苏染哭笑不得,唯有低骂一句傻子。
竹马互宠小甜饼 又可爱又甜别错过呀

一 憨憨将军被清冷美人撩得面红耳赤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将军,苏家的判决下来了。”

“快说,是怎么判的?”

“苏相被革去官职,流放岭南,其余党羽也无一幸免,就连学士文昭也被贬为平民,永不录用。”

闻言容野攥紧了拳头,急躁地问道,“那阿染呢?”

“苏,苏公子被贬为官妓,已经发往楚馆了。”

“你说什么?慕容寒当真心狠,那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阿染啊!”

”将军,切不可直呼王上名讳啊,要是被老爷听到了,少不得又是一顿好打。”

容野长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又踹了踹脚边的铜炉,“真他娘的憋屈。”

等心里这口气稍顺了些,他赶紧解下腰间令牌递给秦暮,“快拿着这个去把阿染救下来。”

秦暮不敢伸手去接,只是担忧地说道,“将军,楚馆里的人都是有册籍的,要是被上头知道了,那可就是抗旨啊。”

“更何况是苏公子这样的妙人,今晚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等着……”

后面的话秦暮没敢再说出口,但容野又岂会不明白呢。他攥着令牌的指尖都已经发白,缓了缓才说道,“先把人带回来养着吧,以后的事我再慢慢筹谋。”

“动静小一点,别让父亲知道了。”

秦暮这才接过了令牌,前往楚馆要人去了。

秦暮把苏染带回容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他领着苏染七拐八拐地走到一处偏僻的别院,这才放心地说道,“苏公子,要委屈您在这里住一段时日了。”

苏染淡淡地笑了笑,叹道,”如今我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去挑剔住所呢。”

秦暮长叹了一口气,“这里院落虽小,但陈设一应俱全,每日三餐也都有人准时送来。”

“不过将军怕人多嘴杂,没敢给您安排侍女,平日起居还得劳您自己多费心了。”

”多谢秦副将,”苏染恭敬地冲他行了一礼,顿了顿又说道,“也多谢容将军。”

秦暮哪里敢受苏染的这一拜,忙跳开了两步,”我去叫人给公子准备晚饭。”

苏染看着他慌乱离开的背影,唇边渐渐地勾起了一丝苦笑。此时的他早已不是相府家的小公子,旁人又何必对他恭敬至此呢。

树大易招风,登高易跌重,这是父亲从小就教育他的道理。父亲亦把这句话奉为金科玉律,不管走到哪里都谦逊待人,谨慎行事,不敢留下一丝疏漏。

可即使是这样,到头来也还是没能逃脱被革职流放的下场。

父亲被禁卫军带走的第二天,平日里门庭若市的苏府就成了一个空壳。原先那些上赶着巴结讨好的官员将苏府视为禁地,远远就嗅到了不详气息的墙头x们更是对苏府避如蛇蝎。

在那些日子里,苏染见惯了世态炎凉,也唯有容府家的公子,刚刚接手了兵符的容野还敢在此时再与他扯上关系。

容野心不在焉地用完晚饭,好不容易等到父亲歇下,便紧赶慢赶地去了苏染所居的浅云轩。

飘忽的烛光下,苏染临窗而立,那清瘦又落寞的背影看得他心里一酸,忙上前两步说道,“阿染,我来了。”

闻言苏染笑了笑,转过身对他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苏染见过容将军。”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容野忙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有些难受地说道,“阿染,你我之间还讲这些虚礼做什么。”

“将军说的是,”苏染说着又主动牵了他的手,“请将军上座。”

容野感受着手心里滑腻的触感,耳尖立刻就染上了一抹潮红。只是还没等他多感受一会儿,那只手就从他手掌里退了出去,转而为他捧起了一杯清茶。

容野接过那茶喝了一口,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阿染,你别跪着啊,快起来。”

“无妨,苏染本就该为将军奉上这杯茶的。这段时间将军为了苏家之事上下奔走,着实辛苦了。”

容野一听这话心里又是一酸,抓着苏染的手腕道,“对不起,都是我没用,我,我救不了苏相……”

“王上执意要做的事情,又有谁能转圜呢。”苏染说着眼里又落满了悲凉,直看得容野更加心疼了。

容野弯了弯自己的手指,刚想装作不经意地为他理好鬓间的碎发,腰间就传来了一阵温热的触感。

苏染修长的手指在他腰带处翻飞着,清冷又魅惑的话音也落在他的膝弯,“不说这些了,让奴家来为将军解解乏吧。”

容野的心如小鹿乱撞般毫无节奏地跳动着,呼吸也急促了几分。他不敢去深思苏染这句话的深意,只是摁住了那双手紧张地说道,“阿染,你,你明明知道,我……”

“我知道啊,”苏染笑了笑,似是嘲笑他这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将军对我的情意,奴心里都明白。”

“所以奴更知道将军因何要救我,将军想要什么,奴也都会给你的。”

容野看着他轻笑的样子,心里的委屈和怒火瞬间就鼓鼓囊囊地汇作了一处,“你,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我不是要这个!”

“将军是嫌脏吗,还是说,将军想要更直接一点?”

“这样也好,”苏染说着轻解着自己的衣衫,“将军是习武之人,自然不喜欢风月场上的圈圈绕绕。”

容野直勾勾地看着苏染解衣的动作,没多久脸上就潮红一片,身体也如实地给出了反应。他喉咙x涩地发紧,忙又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茶,逃命似的跑出了门外。

到了门外被清凉的晚风吹了一会儿,通红的脸才慢慢地恢复了原有的颜色。想着自己刚才跑出来的行为实在是过于失礼,他又赶紧走到了窗边,轻声说了句,“阿染,你先歇着,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苏染听着门外匆忙离开的脚步声,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苏相出事之后,他第一次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只可惜那个仓皇逃了的傻子跑得太快,并未能看到这一幕。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