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linyuan

 

生生不息
作者
linyuan

內容簡介

文案:
第一次见面,她是他手里的人质。
三年后,她是他的软肋。
…………
信任,背叛,欺骗,计谋……
他全心全意去爱,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个失败者。
正义与爱情,他是被选择放弃的那一个。
法律判他无罪,她内心判他有罪。
出卖是么?游戏开始了。
——————————————————

白切黑X美艳女明星

注:本文前期慢热,属于细水长流型,中后期节奏会快。
关键词:剧情流,有车也不是高速车

雷点:男主非C

1V1現代狗血清水女性向

前篇:第一章:想要我的指纹是吗?
夜幕,大雨滂沱。
凌晨三点的高速公路上,几辆警车追着一辆黑色BWM疯狂围堵。
车内的后视镜里,那双从未露过怯色的双眼还是一如既往的镇静。
蓝牙耳机里不一会儿传来声音:“三百米外有个岔路口,右拐,之后就是你熟悉的路况,到了酒吧街我们的人会掩护你。”
慕隐:“知道了。”
“前面的车停下,你已经被包围了。”
“停下!”
“赶快停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警察用扩音器在后面大喊着,在这空旷的夜晚格外清晰,即便在这样一场动魄惊心的追逐里,慕隐也没有表露出任何忐忑惶恐的表情,车速表上的指针转的飞快直x向一百八的位置,这样快的车速几乎都要将后面的警车甩开。
经过几条路的追逐慕隐很快将车开到了约定好的地点,他将车堵在了街口防止后面的车进来,这样一来也赢得了一些时间。
绕过一条巷子慕隐直接从酒吧的后门进去,接应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好。
换好衣服的慕隐一出来就看见了进来搜查的警察,前后不过一分多钟。
“慕少,周总在隔壁酒店已经安排好了,你先去避一避,等警察这边撤了再走。”说话的是周顾的手下,跟慕隐算的上认识。
慕隐:“好,你小心。”
从这里到酒店路程并不远,但为了隐藏的更好他必须再做一件事。
走廊里,林壁正从一个包间里出来,她双眼发红,一看就是强忍泪水的模样。
她从国内连夜坐飞机来找心爱的人,没有想到看到的却是对方的背叛。
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夜晚她忽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丝可笑,她向来不太以弱示人,喜欢强撑,就算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她都不想自己在那个人面前掉眼泪,不值得。
她来的急切行李还在隔壁酒店放着,就算要走最早的飞机也在明天下午,她受不了再在这里待下去,眼下就只能先回酒店。
为了掩人耳目慕隐顺手从舞池里面拉了一个女生出来,对方还没来得及发火看见慕隐的脸时瞬间就软了下来。
他假装道歉表情斯文绅士:“对不起小姐,我认错人了,”
本来怒火还很旺盛的女生此时已经不打算计较,娇声道:“没关系的帅哥,可能灯火太暗了,认错人也是常有的事。”
双方目光交汇,成年人之间有时候一个眼神就可以表达所有信息。
慕隐装作像club所有那样猎艳的男人那样,在女生的耳边说道:“这里是灯光是很暗,不知道小姐你是否想不想去亮一点的地方。”
这样近距离的交谈让女生心脏狂跳不止,慕隐无疑是让人难以招架的那种男人,他的气场也好说话时的声调也好,都是吸引人的资本,还有更难以招架的是这张杀伤力极强棱角分明的脸,英气十足。
并不宽敞的走廊,来来回回都有人过,见对面有人过来林壁侧身让了一下,她看到了和自己距离不过几公分的男女。
慕隐这时候忽然挪了一下目光,只见几个穿着便衣的警察朝这边走了过来,林壁恰好抬眼猝不及防的视线碰撞,一双泪水朦胧的双眼就这样落进了慕隐的目光里。
只是一下双方很快都挪开了。
他没时间了。
迎面而来的警察没有让他乱了阵脚,他径直搂上女生的腰低头在她笑着说着什么,他故作轻松甚至还和其中几位警察对视了一下,最后丝毫不怯的与前来逮捕他的那些人擦肩而过。
不用镜头慢放,这一瞬间都透露着窒息般的紧张。
仅仅一念之间,他也许就有可能失败。
林壁在他后面走着,突然一道声音从他后面传了过来。
“站住!”这是那个刚刚用扩音器喊叫的警察的声音。
慕隐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悄悄顺手摸上了腰间的枪支。
紧接着又是一声叫喊:“他在那儿李警,抓住他!”一阵追逐声在他身后响起,才进来的几个警察也一阵风似的从慕隐身边跑了过去。
club一时间乱了起来,人声嘈杂,慕隐摸着枪的手放了下来回头看着那些人追着他们安排好的人向里面跑去,表情变淡。
女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慕隐:“大概是抓什么人,我们走吧。”
慕隐说这句话的时候林壁正好目光从那群警察身上收回来落到他身上,旁边的男人足以高出她半个头,还在伤心中的她根本无暇顾及刚刚发生的事是因为什么,便先越过他离开了。
这个时候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以后在彼此的生命中会占据那么重要的角色,命运的无常性在这个时候就体现了出来,使其更有戏剧化。
她在他前面走着,慕隐只要稍微一转眼神就可以看到她。
林壁走的很快,到了酒吧门口,慕隐随便找了个借口和女生分道扬镳,毕竟他是逃命不是来把妹的。
很快慕隐就发现了刚刚在酒吧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走的是一个方向,不过他也只是将她当做路人一般快速从她身边过去。
同一条路,两条原本没有交集的平行线在这样一个夜晚即将交汇。

周顾安排给他的房间在二十二层,慕隐取了房卡后径直打开门,从楼上看下去警车上的警报器还在闪烁。
酒店大厅。
等慕隐都上楼后林壁才到,进入电梯按下楼层号,在门快合上的一瞬间林壁看见几个穿着警察衣服的人走了进来。

到达房间,林壁直接躺倒在了床上,在club包间的每一幕久久在她脑海里萦绕不去,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她熟悉的笑容种种加在一起泪水已经浸湿了手背,可明明她已经不想再哭了。
到底为什么?这一切。

伴随着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慕隐拉上窗帘,整个房间内陷入了一片静谧。
他接通电话,周顾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先在那里待一会儿,等警车走了后我去接你。”
“豫深回去了吗?”
“有你替他他早就回去了。”
“嗯,把你的私人医生借我用一下,回红江湾前我想先把伤口处理掉,先这样,挂了。”
身为周家的养子,慕隐不是第一次为周豫深挡这种事,和前几次不同,这次更像是一个局。
周家的公司Levans(莱万斯)在整个南亚风生水起,是赫赫有名的大企业,只是这光鲜亮丽的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东西。
什么都有两面性,物是这样人也是。
就像慕隐自己,表面上是周家安逸的二少爷,实际上他经历的危险堪比两只手的四倍都不止,他的日子并不安稳。
说是养子,他更像一把利器。

挂了电话慕隐将身上的外x脱下扔到一边,褪去绷带,从镜子里可以看到他背部的伤口已经有些凝结,之前简单的包扎好歹出血情况已经止住。子弹在血x里爆开的疼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肾上腺素褪去后的痛苦更是钻心。
洗手台上的手机亮了亮,慕隐重新绑好绷带顺手划开消息,下一秒他直接快速走向门口,门被微微打开一条缝隙。
果不其然,是警察。
他来不及仔细思考警察为什么会查到这里,这个问题不是此时该追究的。
慕隐直接抓起床上的外x推开窗户观测了一下与旁边房间的距离,确定好是他能够爬过去的长度。
为了安全起见慕隐没有选中隔壁,他选择了跟他之间隔了一间房的2215。
雨下的很大天又黑,xx的人根本看不清上面的情况。
攀爬过去很顺利,等他刚准备进去房间门口传来了声音,他屏住呼吸微微露出头部观察房间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个x间,林壁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她刚刚那身衣服不小心淋了雨。
林壁先用英语询问了一下才选择开门,慕隐没有看清她的样子,她背对着他正在接受警察的询问。
大概两三分钟后,门再次被关上,选择这间房之前明明他已经观察过检查的路线,这个房间应该被查过了才对,虽然不知道哪里算错,但他现在必须进去,因为伤口的影响他坚持不了多久,能爬到这儿都已经是极限。
屋子里,林壁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直到手机显示电量不足她才回过神,乔子添依旧没有发任何信息过来,这段三年的感情对他而言也许
就是一文不值。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林壁左翻右翻了下,这才想起充电器在客厅,她起身准备出去拿。
外面,慕隐轻手轻脚进了房间,刚刚听信息他知道这里只住了一个人,一个人就好办了。
他不想打x惊蛇,只需要藏匿一会儿他就会离开,不过这次老天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寻找藏身地点,随着卧室门打开的声音慕隐回头踏上桌子直接一把将林壁又推了进去。
林壁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模样。
慕隐单手捂着林壁的嘴巴没有让她发出一点声响,为了避免她看见自己的样子他转到她的身后,低头“嘘”了一声。
是入室抢劫吗?林壁心想,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慌乱可身体还是止不住有些发抖,今天晚上绝对是林壁人生里最重要的转折,所有不好的事似乎都在这个平淡却又不平凡的夜晚涌了出来。
“你想要什么?”林壁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慕隐:“你只要闭嘴就好,我很快就走。”
林壁忽然意识到什么,想起几分钟前前来询问的警察,她才意识到事情比她想象中严重。
“你是那个逃犯?”
“你可以这么想。”慕隐回答。
林壁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有些发懵,对方是个体魄强悍的男人x来对她没有好处。
“我不会叫人来,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会配合你。”
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让他放松警惕,慕隐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但他确实不可能一直这么捂着她的嘴巴,渐渐地林壁感受到他捂着自己的力气松了些,还没等她喘口气紧接着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了她的腰间。
根据职业经验她知道自己背后顶着的是个什么玩意儿,除了枪不会有其他。
他居然携带着枪,林壁心里一紧。
慕隐单手取下脖子上的领带递到林壁面前:“自己蒙上眼睛。”
林壁望着那只冰凉的手忍住恐惧,三两下绑好领带。
慕隐看着她的动作随后拿着枪的手也挪开:“不要耍什么花招,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保证我的枪速比它快。”
林壁了解他的意思,点点头表示明白。
“去床边坐着,一个小时后自己解开领带。”
林壁隐约感觉到对方似乎是真的不会伤害她,但她也不敢胡来。
她问:“那我怎么知道一个小时有多久?”
她当然知道,她只不过是想多记忆一点和这个人有关的事,随后好去报案。
慕隐:“自己感觉。”
“可这很难把握好,”林壁还保持着有些害怕的样子,“你能不能帮我设置一个时间,我的手机就在枕头xx。”
慕隐倚靠着门板,定定盯着正陷入一片黑暗中的林壁。
静默,林壁没有得到回应。
“你…还在吗?”她小声问。
房里依旧寂静一片。
等她的手刚准备要动,慕隐手中的枪顺着就抵上她的下巴,低声道:“我说了,不要耍花招,我不喜欢伤害女人,可要是万不得已就不要怪我。”
从他的声音里林壁感受到了一种寒意,即便隔着领带林壁也可以确定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一定是充满危险又凌厉的。
她不禁想,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很快她的想法就得到了验证。
“想要我的指纹是吗?”
他说的飘飘然,坐在他旁边的林壁心脏却是陡然一紧。
她紧张的表情被他看进眼里,林壁没有说话。
在这种情况下说错不如不要开口。
慕隐盯着眼前的人,他知道她在害怕。大概是性格使然,他忽然来了兴致。

一双骨节分明却很有力量的手直接扼住对面人的脖子,慕隐的力道并不大,从手掌心传来的触感很软,他可以感受到隐藏在那肌肤下剧烈跳动的动脉血管。
“不说话我就会扭断你这纤细的脖子,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