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友他哥的那些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然郁郁

我和男友他哥的那些事 限
我的男朋友就疯啦
然郁郁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第一人称 – 主受视角
荤素均衡
孟尧以为他能改变什么,起码能在死前让唐知意记住自己,这也是他所有疯狂行为的出发点。当他从楼下跳下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后悔了,我这是x什么呢?活着才有机会重新让他爱上我啊。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墙上的挂钟指向12点的时候,我知道姜宇希今天不会回来了。今天早晨他上班之前,我帮他整理领带时顺便提了一嘴:今天是我生日,希望他早点回来。
他“嗯”了一声,在玄关的镜子前重新调整了领带的松紧,然后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一整天都在猜测他这声“嗯”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嗯”只单纯地表示他知道了“今天是我生日”。如果我不说后面那句话,他兴许会像往常一样,九点准时回家。
我心里涌出了一股狂喜的感觉,觉得自己似乎在姜宇希反复无常的脾气中摸到了一丝规律。
难得有一个夜晚能够独处一室,我可以放心大胆地霸占整张床,不用再担心半夜被人抢走被子还要被踹下床去。
我自己订了外卖,点了我平日里从不敢吃的螺蛳粉,有人说这味道很销魂,闻起来令人呕吐窒息,吃起来令人欲罢不能。
我捏着鼻子吃了第一口,惊叹——
哇塞,这是什么人间美味。
凌晨1点放毒,整栋楼都飘散着我的螺蛳粉的味道。这味道令人上头,我曾经一度形容它是厕所消毒剂的味道。当年上学时不明白它的好,闻到室友之一在吃螺蛳粉,我半开玩笑地让他去厕所吃,后来他去了阳台。
这个室友脾气很好,很爱笑,他一双大长腿和脸颊上的两个酒窝总是让我偷偷地羡慕又嫉妒。我羡慕那些不笑也带三分甜的人,因为我自己的面相天生带苦。而他的大长腿是我亲自拿尺子量过,足有130cm。他净身高185.4cm,真正是脖子以下全是腿,而且长了腿毛还不影响美观,我们班女生没有不羡慕他的。说实话,我酸了,我穿上鞋也才170cm。
他身上有着我注定不能拥有的东西,所以我天然地对他产生好感和喜欢,就像喜欢互补的另一个自己。但唯有喜欢吃螺蛳粉这一点,我深恶痛绝,甚至差点和他绝交。“又点了螺蛳粉啊,去厕所吃去!”我半开玩笑的口吻其实很坚决,他每次都是好脾气地笑一笑,然后去阳台。
室友叫姜孟尧,后来成了我男朋友,后来他死了,后来的今天,我点了一碗他最爱吃的螺蛳粉,想象着这别具风味的粉条滑过他齿间的感觉,我有点想哭。
昨天是我生日,他也没说给我托个梦送一句生日祝福。
我猜他大概也不愿意来我梦里,因为我在他头七那晚,和他哥滚到了床上。
不怨我,试问哪个年轻俊美的未亡人会为死去的恋人守身如玉?就算我愿意,他哥也不愿意啊。他哥就是开头提到的姜宇希,一个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人。
其实姜宇希也没有那么恶劣,他的恶意单单只针对我一个人而已。
姜孟尧是他捧在手心的弟弟,是他从小看护到大的一颗小白菜,当知道被我拱了之后,姜宇希就想方设法要棒打鸳鸯。
姜宇希将我约到一家酒吧,倨傲地说:“给你六百万,离开我弟弟。”
我有些不悦:“你弟弟的身价怎么着也不能低于一千万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姜宇希不屑掩饰轻蔑态度,说:“成交。”
于是我掏出一千万的支票扔到了他脸上,学着他的语气对他说:“一千万已经给你了,现在可以让我跟姜宇希在一起了吗?”
我一战成名,把姜宇希气得半死,被他拉进黑名单,一副有我没他的架势。我的那个傻乎乎的男朋友还抱着他哥最终会接受我的希望,天天带我上门蹭饭,每次我去姜家,姜宇希无论在x什么,只要看见我扭头就去穿鞋子,离开前还要把大门摔得劈啪作响。
姜父姜母都不说话,只是一脸尴尬地看着我。整个餐桌上只有姜孟尧和我谈笑风生。姜父姜母看着满桌好菜食之无味,他们问我当晚是否住在他们那里,我知道他们巴不得我快点走,因为我简直是块烫手山芋。但我微微一笑,说:“那就打扰伯父伯母了。”
因为客房很久没有打打扫,久积灰尘,所以姜母让我住了姜宇希的房间。姜宇希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姜父姜母以为离开的他当晚不会回来住,所以这样安排。但天杀的姜宇希半夜突然回来了,他熟门熟路地钻进了我的被窝,然后把我们彼此都吓了一大跳。
“唐知意?”
“姜宇希?”
我们两个在黑暗中大眼瞪小眼,惊魂未定中,姜宇希突然捂住我的嘴巴,欺上身来,他的声音在黑暗中渗着恶毒。
“你猜,我弟弟知道你被我上过之后,还会不会要你?”
一股冷意从心底溢出,我到此刻才明白这个男人的可怕,我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但姜宇希捂住我的口鼻,窒息感使我的挣扎变得微弱,姜宇希在我濒死之际松开了手,我刚吸一口气,他又使劲按住我的口鼻。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充血,x腔几乎要炸裂,姜宇希凑在我耳边,“如果你听话,我就让你呼吸,否则我就闷死你。”
我呜呜叫着,是答应的意思。后面的事情就显得顺理成章了。姜宇希上了我。
“呦,处子之血啊。”他收拾床单时拿上面的几滴血迹调侃我,而我支离破碎地躺在床上,连翻个白眼的力气都没有。
我真的是第一次,但很明显姜宇希根本不相信,否则他不会这样调侃我,当然他也不会反省自己的活烂不烂。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在姜宇希说要给我一千万时,我会爽快接受。再加上姜孟尧给我的一千万,我就有两千万了,吃穿不愁,拿着这两千万远走高飞。但谁叫当时我蠢得不行,竟然用孟尧给我的一千万,买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未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