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灯下魂

 

心慌 限
天涯何处无基佬,总比单恋直男好
灯下魂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第一人称 – 双性 – 产x
高H
“睡觉吧,明天更爱你。”

双性 换攻
受视角第一人称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1 江欲时

一睁眼,十二点。
成客用拳头在护栏上用力锤了好几下,那动静听起来像是地震,我实在没有办法继续安心做我的白日梦,只好睁开眼虚弱地看着他。
“还没死透呢,你就开始敲锣打鼓地庆祝了。”
“你脸怎么这么白,每个月那几天?”成客压根没在意,还没等我找到什么借口已经转移话题,“饭给你放桌上了自己下来吃,你怎么没请假啊这节高数课点名了,老师问起的时候徐魏文屁都没放一个,他之前不是挺护着你,现在你俩有仇?”
徐魏文是班长,请假条要从他那儿走的。
“嗯。”我含糊盖过,“谢了啊,饭。”
“不是我买的。”成客坐回他自己的位置,背对着我,拿出耳机塞进耳朵里,手机屏幕上游戏在加载。
“啊?”我问。
“江欲时买的,让我带给你……还说别告诉你。”成客转过头瞪着我,“说漏嘴了,怎么办,你能聋一下吗。”
“你觉得我能吗?”我也瞪着他。
成客一句话没说转回去打他的游戏,权当无事发生。
能耐。
“他人呢……”我从床上找着厚袜子穿上,正打算踩铁栏杆下去,忽然发现那上面包了一层浅绿色泡沫,至少脚踩上去不冷也不硌。
“学委大人交作业去了,一会儿才回。”成客说,“哎你别和我说话了啊,我这把带妹子。”
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我踩着印了绵羊的毛绒拖鞋靠近成客,趁他不备挪到他椅子后面假装正经:“哎成客!你女朋友找你!电话打我这了!”
“x你爹!”成客从椅子上蹦起来掐我脖子,一脸震惊,“你怎么还有嘴呢你?”
我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宿舍门被推开,江欲时站在门口来来回回看我俩掐在一起:“作为一名优秀室友,我这会儿是不是得报警?”
“你管管他!”成客指着我一脸悲愤,好像我抢了他女朋友,“嘴贱成这样怎么找对象。”
江欲时看了我一眼,他的视线正好停在我嘴唇上,那感觉很不好,我下意识伸手捂住了嘴,看他。
“还不吃饭凉了。”江欲时回身关上门,又将手里一沓本子放在桌面上,我瞅了眼,好像是上次的作业。
他的床位就在门后,也是我的邻床,坐到椅子上后再没出声。
我用平常语气对他说:“饭钱多少,我转你。”
江欲时面色不改:“打个折,180。”
我伸长了脖子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不是,那您怎么不去抢啊?”
“抢钱违法。”江欲时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你在教唆我?”
“行。”我咬着牙给他转了180,打开塑料包装盒咬了块土豆。是我最爱的那家黄焖x,学校食堂我只爱吃那家,尤其是痛经的时候更想吃那家,一百八就一百八。
江欲时没有说话,也没有收我的钱。

这具身体会来月经并不是一件很让我惊讶的事,毕竟我还有xx,还有xx,还有一x女性生殖器官,它们出现得那么不合时宜,也不差月经这一点半点的。
但是它痛,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活到现在,十九岁,体会到的最刻骨最难以承受的痛苦,失败的恋情算一种,痛经算一种,失败的恋情加痛经是第三种。
当我慢腾腾吃完饭上了厕所打算爬上床时,手下没抓稳,脚底跟着一滑,心生绝望想遭了我马上就要承受第四种痛经加摔跤的痛苦时,江欲时从背后托了我一把。
他的x口抵着我背,或者说我的后背抵到他x口了,刚回来他身上还是烫的,外面太阳大。他的手臂非常有力,圈着我腰还能用另一只手托住我把我推上去。
我脑子瞬间炸得嗡嗡响,手足无措地在床上乱爬,心说这还不如掉下去,我能承受得住这第四种痛苦——天气闷热,我穿得实在很单薄,江欲时托我xx时,我不确定他有没有感受到卫生巾的存在。
夜用,420,那么大,江欲时手掌包过来时好像更大,我感受到他的手心温度了。
“谢谢谢谢。”我说。
“你上发条了?在爬什么?”江欲时的声音里并没有流露出异样情绪,我也不敢抬头看他,这人特别擅长伪装自己。
我绝望道:“别管我,在找x。”
成客没察觉到我们这边的微妙气氛,听到我说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还记仇地顶了我一嘴:“钟恙,记住你不是真的羊。”
我比他恶毒多了:“呸,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
成客专门抽空回头白我一眼。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比起月经期间的疼痛感,还有一件让我感到麻烦的事情,那就是每次来大姨妈我的xx也高涨不少。但愿是我的错觉,可是一边看片子一边感受到xx汹涌的经血流出时还是很奇怪,耳机里叫得越浪我越害怕,越害怕流得越多,流得越多越害怕,后来不敢看了,双腿夹着被子慢慢蹭。
江欲时也跟着爬上床准备午睡,我又睡不着,开始胡思乱想。
这一想,被我忽略的细节忽然明晰起来,江欲时刚刚好像,似乎,是不是,掐我xx了。隔着卫生巾没什么感觉,也可能是为了方便用力,但是好别扭。
那种害怕月经流出来的不安感又回来了。
我摁开手机,置顶微信发来一串未读消息,我看了眼,把徐魏文拉进黑名单,世界清静。

中午没睡着,就这么跟个死人似的躺了一个小时,江欲时动了。他醒了,我也跟着坐起身。成客还在打游戏,他旁边空着一张床,我们宿舍有人转专业搬走了,一直没人住进来。
江欲时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看着我,那眼神像是没清醒,茫然地盯着我的脸。
我说:“梦游呢?”
江欲时正打算开口说点什么,成客忽然“我x”了一声,动静大得膝盖都顶到桌子,一边龇牙咧嘴一边忍不住“我x”。是那种语气,男人都知道发生了点什么的语气。
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昨晚上新生群里有人匿名发了图片你们看到没?”成客的脸上有种莫名的兴奋。
“什么?我没加新生群。”我故作镇静。
江欲时还是看着我,只是眼底的茫然褪去,显出一种特别的冷淡。我才发现,原来他还有这种眼神,一时移不开视线。
“发了张闪照。”成客还沉浸在那种无法言说的震惊中,“……好像是个双性人。”
江欲时眨了眨眼。
这一次我真感觉脑子炸开。
成客还在喋喋不休地表示惊讶,我低下头遮住表情,迅速去学校论坛贴吧找相关的帖子,新生群一千多人,就算是五秒闪照也会有人留下图源,我只是不相信事情会那么巧。
……看到截图我又信了。
才发现平时被我屏蔽的聊天群里到处都在讨论这件事,可我一整天都没心思看八卦消息,错过了很多。
-这是男是女?还是做了变性手术?我的天看着好恶心
-不知道,这种好像就是双性人,我只在小说里看过,没想到真的存在
-什么小说?我也想看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里是不是可以x?像女人一样的?
-说不定就是女人,多长了根x,建议阉割
-应该还有处女膜,不知道破了没
……
眼睛盯着屏幕浏览着一条条信息,那些看似与我无关的调侃、唾弃、戏弄、辱骂,一瞬间都有了声音,拿着刀刻进我脑海里,要叫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匿名发送人没说这是谁,配字写“x不起来”。只有我和发送人知道,就是我。有一种被扒光了丢在人群里的感觉。
我还知道这个发送人是谁。
我应该愤怒、委屈、绝望、惊恐,我应该立刻和徐魏文对质,我应该表现出一切可以表现的激烈感情,可我并没有。
很冷,空调温度打低了。
很困,想睡觉了。
成客没有注意到,宿舍里安静得有些不正常。没人理他,他又爬上床继续打游戏,没心没肺。
“……钟恙?”
“嗯?”我听到江欲时叫我。
“你在发抖。”他面容严肃地看着我。
“是吗?”我冲他笑,“可能是……”
太难受了。
我眼前一黑。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