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呢喃》by啦啦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耳畔呢喃
作者
啦啦

內容簡介

星河滚烫,如尔呢喃。
——

在贺霓的葬礼上,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那日正好大雨,男人撑了一把黑伞,露出了精致的下颚。

但是贺喃的视角上只能看到男人苍白的骨指捏着把手,与他薄削的下颚。

以及浑身透着一股不近人情的薄情。

……

江迁曾将贺霓当作挡箭牌,不过一日忆起,方才前去吊唁,权当做对她最后的回报。

后来,他隔着车窗看着窗外浑身湿透的女人,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

后来方才得知他早已沦陷于此。

……

后来的后来,江迁抱着女人,眉目温柔地在他额上落下一吻,于她耳畔呢喃道:“我从未后悔。”

——

我生来就不会后悔。

【江迁VS贺喃,sc,1v1】

拍一下雷:

1.姐姐和江迁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关系,姐姐是有CP的,应该会在比较靠后的位置。

2.另外男主真的是个衣冠禽兽,很兽。

3.应该会有一点狗血,非现实流,货真价实的现代言情。

簡體版HBG現代女性向

耳畔×1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的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顾曼穿着一身黑色的蕾丝裙,嘴上嚎着自己多么心痛,浓妆艳抹的脸上却没有一滴眼泪流下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并不真心。
而贺喃站在旁边,精致的脸上泪痕遍布,眼睛肿成了核桃一样。
到现在她都还是恍惚的,她的姐姐啊!怎么可能就这么去了呢?
贺霓出门前都还对她说过要给她带吃的。
结果吃的没有等到,却等到了她车祸的消息。
她看着墓碑上的遗照,今日恰逢大雨,雨水打落在x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泥水,仿佛连老天爷都在落井下石。
不知何时,后面传来了惊呼,贺喃回头看去,只见一辆浑身漆黑锃亮的林肯停在路边。
车内的人撑起了黑伞,先是伸出了穿着西裤的腿,再是整个身体。
伞很大,又往前倾倒了些许,站在远处的贺喃只能看到男人苍白的指骨捏着伞的把手,以及精致的下颚。
他一步步地往前走,身后跟着一个特助一样的男人。
矜贵优雅得不似在走泥泞的x地,而是仿佛在走红毯一样。
贺喃苍白的唇抿了一下,依旧是没有血色的模样,看起来好不可怜。
却脆弱得仿佛瓷娃娃一样。
没等她细想这个人是谁,顾曼就主动迎了过去,一张与贺霓肖似的脸上,浮现起了受宠若惊,与喜不自胜。
仿佛今天不是她亲生女儿的葬礼,而是婚礼一样。
贺喃看得眼泪又掉了下来,扭过头不再看过去。
直到男人经过她,伞边落下的雨滴溅起了泥水溅到了她,她抬头,身侧留下的是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他站在最前面,贺喃看过去,他身后的特助将一束黄白菊花递了过去,他接过,放在上面,而后退步。
遗照的黑白相片定格在贺霓大学毕业的那一天,少女正值青春浪漫时,笑得很好看。
江迁没有丝毫的波动,平静得仿佛今日葬礼的主人公不是他的未婚妻一样。
在贺喃看来,这个男人薄情得很,也淡漠得很。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与姐姐有什么关系。
江迁在前面站了一会儿,抬起右手看了一眼时间,转身。
刚刚还不见人影的贺余突然凑了上去,大声叫了一声:“姐夫!”
贺喃回头。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原来他就是顾曼口中一直说的江迁。
那个江家的男人。
传闻中在国内以一己之力把江家推上首富位置的江家大少江迁。
贺霓与江迁定下婚约也已经有一年了,贺喃在贺家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江迁。
倒不是她不想见,而是顾曼常常在江迁来时把她打发了出去,这份心思贺喃也不是不清楚。
小姨子比未婚妻长得娇艳妩媚,而男人也都是视觉动物,喜欢美色。
不过就是怕她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好女婿给勾走了。
这时,江迁不知为何突然回头,看向贺喃的方向,女人因为是在夏日穿着黑色的绸裙,光滑的面料上,没有任何花纹。
却隐隐显出了几分脆弱,精致得跟个瓷娃娃一样。
普通男人看到这样的她,只怕是恨不得捧在手心里了。
只可惜江迁从来都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从前是,如今依然是。
他回过头,淡淡的睨了贺余,没说话,淡薄得很。
贺余也不敢再挡着他的路,让开了,低眉顺眼得格外令人费解。
不过只要一想那一位是江迁,倒也就不奇怪了。
毕竟江迁还有个传闻,他把自己亲爹再娶的老婆送进了监狱,把亲爸给气死了。
虽然只是传闻,可谁又会管是真是假呢?
人们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