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标记》by张既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二次标记 限
再婚
张既白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治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临近午夜,即使是首都这个时间也安静下来,顾安坐在汽车后座,手肘撑着车窗发呆。眼前景色随着汽车移动快速后退,化成一道道光线,高楼流光溢彩,像被精心打扮的巨兽蛰伏于黑暗中,给人无言的压迫。眼前倏的暗下来,汽车驶入隧道,他默默收回目光,转头望向驾驶座上的男子。
言墨,他的新婚alpha。
顾安已经二十六岁了,这个岁数对于帝国的Beta来说正是谈婚论嫁的好年纪,但作为一个Omega,他在婚姻市场上显然已经没什么竞争力了。
他上车之前又用了一次药,这会儿腺体开始隐隐作痛,手术结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尚未完全恢复,按理说不应该那么快就开始用这种药,但是。。。实在没有办法。腺体疼起来的时候像千万个细针密密地扎进去,疼痛让他的后颈发麻,逐渐蔓延到背部和脑袋,顾安哆嗦了一下,不受控地回想洗标记的场景,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早已融入骨血无法分割,用外科手段强行抽xOmega身体里所有的信息素,他清楚记得那种地狱般的痛苦。
是的,他离过婚,且被标记了一次。这个时代beta离婚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但是这种规律并不适用于AO,倒不是说AO婚姻幸福家庭和睦,只是许多被标记了的Omega不愿意承受离婚的代价,不得不依附于alpha一直忍受下去。离婚的Omega没有什么光明的未来,稍稍好一些的、家境殷实的Omega在家族的庇护下过的还算自在,然而跟多数出生平常的Omega很难再找到伴侣,脱离A之后无法独立生存,最终被迫嫁给底层alpha。然而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要承受洗去标记的痛苦,这不亚于在鬼门关走了一道。
顾安——和丈夫离婚、父母双亡的Omega,二婚对象是言墨。这个二十二岁的年轻alpha是公认的帝国新星,最被看好的未来领袖。
倒不是说顾安运气特别好。。。好吧他的确运气特别好,但过程实在是很一言难尽。
言家地位很高,言墨的父亲是帝国主席团成员,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亲忙于工作,不怎么管他。言墨七岁的时候有了继母,继母对他并不好,随着他长大而渐渐显露出来的才能引起了她的嫉妒,一直给他下绊子。言墨十三岁去了军校,封闭式管理,便和家里的联系少了,二人相安无事多年,本以为继母就此偃旗息鼓,然而在言墨二十二岁,父亲去世这一年,继母自作主张从离婚登记处选了顾安,这个地位低下的Omega配给言墨。
以上只是顾安听说的消息,具体怎么样他也很迷糊。
顾安接到消息的那一刻仿佛在做梦,但他很快意识到他不过是这场狗血闹剧的牺牲品,说不定第二天言墨就发布公告退掉了这门婚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顾安已经预想到被公开退婚之后的悲惨生活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言墨什么也没说,外界猜测纷纷,各种说法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只是顺着继母的意思迎娶了顾安。
“到了。”言墨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温度,顾安听不出他的情绪,说起来,要不是汽车已经在车库熄火,顾安会怀疑是自己只是出现幻听。他下了车,不远不近跟在言墨身后上电梯。
他们没有结婚仪式,只是领证然后和言家人一起吃了顿饭,但这顿饭的主角也不是他们两个,言墨的继母看起来心情不错,话语里总是带着明里暗里的嘲讽。顾安低头吃饭,努力忽略各种探究的目光,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言墨也不怎么说话,仅仅是在别人问他的时候回答,即使这样,答案也都冷冰冰的让人接不下去,活脱脱一个聊天终结者。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言墨一个人住,位于高楼顶层,是个平层。屋里是装修极简的黑白色调,没什么多余色彩,看不出一点温馨的生活气。顾安站在门口,等着他的审判。
但凡是个正常的alpha,和一个被标记过的Omega结婚,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点意见,况且像言墨这样顶级的alpha本该强强联手,配上世家出来的Omega。顾安摸不准他的脾气,仅凭着自己见过的数量有限的alpha预见言墨下一秒破口大骂,甚至动手打他,然后让他睡地板。。。或者门外。
“右手边第三间是你的房间。”言墨从柜子里拿了一双加绒拖鞋弯腰放在顾安脚边:“我不喜欢家里有不相x的人,所以没有请保姆,每周末有人来打扫,你不用担心这些。我的房间在你隔壁,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这儿没什么规矩,你可以自便。”
房间一样风格简洁,没什么温度,床头柜上摆着一盒抑制剂,一张信用卡,一打现金还有张纸条,上面写着联系方式,大概是言墨手写的,笔锋x朗,和他本人一样。
顾安以为自己会失眠,然而头沾到枕头那一刻疲倦决堤似的从他四肢疯狂涌进来,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思考明天应该做些什么就睡过去了。
直到言墨的电话打进来他才惊觉已经在床上躺了近一天了。
“吃饭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没什么波澜,但是顾安错觉自己听出一点疲惫。
顾安咬着嘴唇,要怎么才能和他说自己其实一天都待在床上呢?称职的Omega妻子应该已经烧好了晚饭等丈夫回家,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没有。。。”
“那我带点回来,你有什么忌口么?”
“我。。。不怎么吃辣。”
“嗯,知道了。”
挂了电话,顾安翻身下床,从带过来的包里翻出一盒药剂,盒子上没有标签,里面是细长装满药剂的针筒,顾安拿了一支低头从腺体里面扎进去。
最开始他还需要对着镜子小心翼翼的,生怕针扎歪,现在他已经能很熟练的x作了,扎针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他收拾完剩下的东西。洗漱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后颈开始发痛。
言墨又闻到那股x香味,顶级alpha嗅觉灵敏,尽管这种x香味闻起来很自然,但他还是很容易就闻出这其中的不正常来,就好像是工业糖精一样。他不喜欢这种发腻的甜味,家里从来没有过这种味道,昨天回来的时候闻到了,只当是吃饭的时候沾上了香水,可是今天还有。。。他把目光投向埋头吃饭的顾安,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香水?”
顾安刚刚放下筷子就挨了言墨这样问,顿时紧张起来,他强装镇定:“没有啊,是。。。是信息素的味道。”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