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by山雨欲来风满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钟情
作者
山雨欲来风满楼

內容簡介

日久生情的故事 HE
簡體版現代x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擦枪走火(微h)
在大学之前,钟世一直以为她未来是施文故的女朋友,甚至到谈婚论嫁之后成为他的妻子,高三的时候二人互相帮助,一起考到了施文故理想的本地大学去了。

钟世与施文故是同一个小区的,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两人学习成绩都不错,到高二为止都是同一个班级。

施文故选择了父亲建议的建筑学,而钟世选择了园林设计,两个学院挨得很近,周末时候施文故经常帮钟世拿脏衣服回去。

施文故是属于那种阳光大男孩,帅气温柔体贴,总是笑眯眯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对钟世也是非常的照顾。

钟世是个文静的美女,她会掩嘴轻笑,说话也是轻轻柔柔地温柔美人,不认识的人会认为她是高岭之花,熟悉了之后就是觉得她比较内向而已。

他两一直处于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高中又在拼搏大学,所以并没有捅破朋友的那层纱。直到他两参加了摄影社团。第一次摄影社开会的时候,施文故的目光就被文学系的系花梁晓蕾吸引了,那时候的钟世并没有得知她最喜欢的施文故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孩,只是周末告诉她,这周在宿舍赶作业不回家。

后知后觉,每次社团开会的时候,施文故都会挑梁晓蕾的位置旁边,和梁晓蕾谈笑风生,钟世只能和别同学坐在后排。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施文故和梁晓蕾,是那么的刺眼,耀眼,并且登对。大家一直在传施文故疯狂追求系花梁晓蕾,但是梁晓蕾还未答应,可能在考验施文故。钟世很想去质问为什么,明明他也曾对她有感觉,可是她是如此一个自私懦弱的胆小鬼,而梁晓蕾是很自信活泼开朗,她认为和她一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事已至此,她害怕从施文故嘴里吐出那些答案。

钟世与施文故的联系逐渐变少了,周末也不再和她一起乘车回家帮她拿行李了,到了大三,钟世基本和施文故没有了联系,平常上下课碰到面时,施文故先与钟世打招呼,然后钟世点头回应之后匆匆离开。

自那以后,钟世就避开施文故,开会离得远远的,甚至不去。但是钟世并没有退社,还经常上交不错的作品,虽说人未到,但是作品有实力,大家也不好说什么。

这一年多里,钟世为了让自己忙碌起来,参加各种专业比赛,有空就去附近郊区拍风景照,获得了奖学金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奖项,已经被同系的誉为学霸美女。

————————————分割线——————————

钟世的父母在她上高中的时候离婚了,各自都重新组成了新的家庭,一直住的房子在她成年后已经把房产证的名字改为了钟世,那段最难过的日子是施文故陪伴钟世度过的,所以加深了钟世对他的好感。

在她上大学的时候,她就自立了,父母对于她的自立也不闻不问。钟世靠着奖学金和卖一些设计图,所以生活还算过得去。

寒假大年初十,社团本地的学生打算去酒吧小聚,钟世没去参加,可是凌晨两点的时候手机响了,钟世揉了揉眼睛,看了下响着的手机,上边备注“施文故”,她马上清醒了,犹豫是否要接,因为他们已经好久不联系了,可是看到这个名字,心里不禁的狂跳。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钟世接了电话,没有马上说话,“喂?钟世吗?我是社长,施文故喝醉了,现在我们在你们小区门前,你可以扶他上去一下吗。”

“不太方便呢,你们可以扶吗?”

“我不行了,我还要送2个醉鬼回家,快累死了,钟大美女我求你了”

钟世犹豫了一会,她还是去接施文故了,已经一年多没有和他说话聊天了,还是有些放不下呢。

钟世穿着睡衣,来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她看到社长站在的士旁边的垃圾桶和司机抽烟聊天,看到钟世后,马上掐灭了烟头,把的士内的施文故拉了起来。

钟世瞅了一下车内,的确还有两个人摊在里边。钟世个子挺小的,才一米六左右,而施文故一米八的大高个,压在钟世身上很吃力,社长也看不过去了,也帮着钟世扶到了电梯门口。

“钟世,麻烦你了,我听说这个小子和女朋友吵架了才喝那么多的。你有空多来点社团活动,你拍的照片都很棒,我先走了。”

钟世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她看了下,搂着她肩膀,头靠着她脑袋醉得不醒人事的施文故,她不知道多久没有靠得那么近他了,心里总是劝自己放下他,可是还是很难做到呢!

到了施文故的家门口了,钟世按了好几次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猜想可能叔叔阿姨不在家吧。她去摸索了施文故的口袋,很快就找到了他家的钥匙,开门后把施文故放在沙发上,钟世环顾了一下这个充满家庭气息的房子,依旧和她以前来过的一样,钟世经常找施文故一起学习,对这里很熟悉,她走到冰箱,拿出了一个柠檬,拿到微波炉叮了一分钟,再把柠檬汁挤到杯子里,扶着施文故喝下去,让他醒醒酒。

过了十几分钟施文故醒来了,但是依旧有些迷迷糊糊的,钟世赶紧把他扶起来回到他房间去,又去烧了点水拿毛巾给施文故擦脸,一切都做好后,钟世拿手摸了摸施文故的头,轻声说:“文故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突然施文故拉着钟世的手,猛地一拽就把她扯到了床上,吻住了钟世。钟世瞪着施文故,有些愣怔,就在她开小差的这会,施文故已经把她的睡衣扯得高高在上,露出了圆润的x部,钟世用力推着施文故的肩膀,但是他就像块厚重石头一样,根本动都没动。

施文故用头去蹭钟世的x部,好像很满足似的,一边揉捏一边吮吸,吸到钟世的xx都立起来了。另一只手更是不老实地把钟世的裤子给脱掉了,而钟世开始动情地忘我了,沉醉其中。

钟世感觉有东西在蹭她大腿根部,马上便清醒了过来,但是发现施文故正两只手把她抱得紧紧的,动都动不了,双腿也被施文故的腿岔着,上半身被压着,连缩起来都做不到。

施文故用xx蹭着钟世的xx,xx已经开始流出汁水了,施文故蹭着蹭着找对了位置,便用力捅了进去。

钟世惊呼“好疼!”

处子血顺着xx流了出来,流道了钟世的大腿和xx上,钟世挣扎得更厉害了,但是依旧逃脱不了施文故的束缚。

“蕾蕾,不要任性好吗?”

钟世再如何忘情,都因为“蕾蕾”两个字,变得清醒无比,她依旧挣脱不了施文故的钳制,x脆一口咬到他的肩膀上,施文故吃痛诶松开了手,钟世一巴掌扇在了施文故的脸上,施文故终于是清醒了。

施文故刚才还在梦里,梦到和梁晓蕾在床上开始翻云覆雨,但是却被咬了肩膀还被扇了一巴掌,看清后,发现在他身下的女孩是钟世,钟世恶狠狠地盯着他,更讽刺的是钟世大腿还有些血液,和他都xx上也黏连着一些。

“我……对不起”

施文故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面前的情况,就坐在地上沉默了起来。

钟世眼眶开始泛红了,赶紧穿好衣服离开这个有他的地方。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