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嗑的CP都BE了》by亚胺培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我嗑的CP都BE了 限
又名:快穿之戏精的诞生。
亚胺培南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HE – 娱乐圈 – 快穿

参加完颁奖典礼的桑柠秋在回家路上被一颗从天而降的巨型天火流星球砸中,为了活着回到现实世界而被迫……

戏精作精受X千面影帝攻

注:本文娱乐圈部分涉及内容较少,均为瞎扯!

请勿代、勿ky、勿对号入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前文1、

桑柠秋在一行保镖的护送下,好不容易穿过重重包围的人群,挤上了保姆车,门一关,僵x的笑脸立即垮了下来。
外围闪光灯还在拍个不停,粉丝的欢呼尖叫声一浪盖过一浪,桑柠秋的眼里还映着白光,条件反x抬起手想揉眼睛,想起化妆师的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去碰,会晕妆。”以免被拍到丑照,他只能忍着。
桑柠秋向助理要了手机,迫不及待地打开微博,点进热搜,看到自己的词条#桑柠秋 年度最受欢迎男演员奖#排在中上位置,满意地露出孩子气般得意的笑容。
点进去之后,第一条热门便是自家工作室发的,附带的图片是桑柠秋今晚在颁奖典礼上的造型九宫格,xx评论基本都是粉丝控评,队列很整齐。
桑柠秋继续往下划,结果发现好几个营销号都在带这个tag带发同样的文案:童年男神沦为流量小生,颁奖典礼上耍大牌,沽名钓誉,在糊的道路上越作越远?
配图是几张他刚刚在颁奖典礼现场的观众席上打哈欠、摆臭脸和翻白眼的大屏幕视频截图,而当时台上正在进行的是年度最佳男主角奖的颁奖仪式。
他鄙夷地看着那些未修生图,即使知道会令人心塞,还是控制不住地点开评论,映入眼帘点赞最多的便是铺天盖地谩骂与批评。

【就那演技,尬得我都能抠出一栋别墅了,这样都能拿奖?】
【观众都自带童年滤镜吧,喜怒哀乐都是同一款死鱼脸,就这样还吹演技天花板。】
【小时候多有灵气啊,可惜了,浪费那么好的资源。】
【多磨练演技不好么?非要去参加什么选秀,唱跳都不行,综艺感又不强,就算脸再好看都审美疲劳了。】
【不好意思请问演技这种东西在他身上有存在吗?】
【这什么造型?那么重要的场合,化那么浓的妆,穿搭真的一言难尽,就像是洗剪吹的托尼老师在走红毯一样,仿佛下一秒他就要从镜头里冲过来要我办年卡。】
【路人一枚,u1s1,感觉他在台下的表现好不尊重当时在台上的苏酲啊,作为艺人连个基本的表情管理都做不好,更何况苏酲现在都晋升影帝了,感觉很不尊重人。】
前面那些都是常见的,但看到这个评论桑柠秋可就坐不住了,他打哈欠是困的、摆臭脸是饿的、翻白眼完全是视频截图的时间不对。
更重要的是,这些图片太丑了,他完全不能接受。

“这些营销号那么会扯怎么不去扯铃啊?”桑柠秋气得把手机往座位上一扔,手机一滑卡在了缝隙里,然后冲前排的经纪人陈军嚷嚷,“我要发律师函,告死他们!”
陈军还在跟一个导演讲着电话,听到桑柠秋这么讲话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匆忙挂断。
“这样的新闻每天都层出不穷,你告得了十个告得了一百个吗?习惯性选择无视就行了。”陈军示意司机先开车,自桑柠秋获奖后,联系他的信息和电话实在是太多了,直到现在才有时间挨个回复。
桑柠秋生闷气,不停揪住怀抱里粉丝送的印着他剧中造型的Q版人物形象的柠檬形状抱枕,声音低低地说:“军哥,我想回学校上表演课。”
陈军头也不抬地说:“就你那样,去了也坚持不到一节课,到时候挨了几次训,还不是会受不住地借着跑通告逃课。”
“那换个造型师可以吗?”桑柠秋看着车窗上倒影里的自己,眼线妖娆得眨个眼都像在抛媚眼,他自己看着都浑身起x皮疙瘩。
陈军难得抬起头来、从后视镜里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打字:“Wendy已经是圈里有名的造型师了,多少人想约都约不到,你就知足吧。”
“这烟熏妆太娘x了。”桑柠秋不服道,“虽然说今晚要走成熟路线,但这也太不稳重了。”
“现在就流行这种,等过多几年不新鲜了,咱们就可以转型了。”陈军虽然顾念着桑柠秋的年纪小,但该说的还是会说,“之前说过你多少次了,一定要注重面部表情管理,怎么就不听?”
桑柠秋气得捏扁了玩偶,可还是委屈巴巴地说:“早上四点就爬起来做妆发,我已经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旁边的助理实在是不忍心,掏出一块巧克力递过去,桑柠秋眼睛一亮,结果被陈军一个眼神警告,手还没来得及伸出去,下意识收得更紧了。

陈军跟他汇报着接下来的行程:“下星期有个综艺,你作为飞行嘉宾,可以连着录两期……”
话还没说完,就被桑柠秋坚决地打断:“我不想去。”
“小祖宗,你能别作吗?”陈军觉得头痛,心想这孩子的叛逆期是不是来得晚一些,“这个奖怎么拿的你心里没数吗?如果不给你增加点曝光率,像这种快餐式营销的娱乐圈,你觉得你能红多久?你以为你靠的真的是演技吗?”
他说的每一个字桑柠秋都懂,就是因为懂,所以才字字诛心,接下来的路程他一个声都不发了。
“有人跟车。”司机提醒道。
“先回酒店。”陈军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桑柠秋一眼。
桑柠秋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回顾自己这短短的演艺生涯,压力大到喘不过气来。他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有什么后台或者背景,只是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得天独厚的就是这张脸,所以儿时在一次去横店观光的时候,就被星探给发掘了。
当年桑柠秋被选中去参演了一部历史正剧,那时的演技确实是自然而有灵气,以至于令人过目不忘。虽然戏份很少,但由于这部剧的火爆,那个角色和那张脸还是深深地留在了那个年代许多男女老少的记忆里。
成名之后桑柠秋就开始作了,嫌拍戏太累太辛苦,不仅风吹日晒的,还要背很多台词,桑柠秋后来又演了几部电视剧,就不想再拍戏了。
当时有很多很好的资源摆在他面前,加上前辈的指点,原本他可以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结果也只是伤仲永,先是惊鸿一瞥,后又泯然众人矣。

娱乐圈更新换代之快,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但因为桑柠秋演的那几部剧过于经典,每逢寒暑假都会被各大卫视轮播刷脸,所以他还是有着一定的知名度。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集体童年回忆,所以当桑柠秋考上电影学院的时候,他的名字和照片直接冲上了热搜第一,引起了一阵热度和讨论。
其实桑柠秋根本不喜欢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完全是因为家里人的安排,他别无选择。
上天似乎总是眷顾着他,很快就又有经纪公司找上门,跟桑柠秋签了约。在别的同龄人还在学校里辛辛苦苦地学表演跑龙x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包装成新晋偶像成功出道,靠得不是才华,依旧他这张脸。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经纪公司的包装和营销加上童年滤镜,桑柠秋很快就小火了一把。
但他的演技是公认的差,连本人看了都觉得尴尬做作的程度,导致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经纪公司只能不停地让他上各种综艺节目取刷人设和存在感。
而这次的奖,完全是靠粉丝打投票出来的,其中的水分内部人员都知道,所以这个奖杯,他拿着都觉得烫手。
陈军说的对,他不能再作了,娱乐圈来钱快,他一家子都靠着他来养活,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般肆意妄为、自由自在,但凡他失去了作为艺人,也就是一棵摇钱树的价值,他就会变得一文不值,随时都可能会被抛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发微博的文案编辑好了吗?”他开口问陈军,喉咙因为连续的熬夜有些上火。
陈军见他还会关心这些小事,觉得这孩子总算是开窍了:“准备发。”
桑柠秋举起手上的那个柠檬公仔,可是上面的毛已经被他扯得乱七八糟的,拍出来也不好看,于是他没再说什么,又默默地抱回怀中。
他是真心实意地感谢那些喜爱他的粉丝,由于他名字里带个“柠”字,所以他的粉丝都叫“柠檬”。公司给他x的也是纯净清新的少年人设,而且他的应援物以及应援色,全部都是黄色,衣服、配饰和随身物品大多是也都是带着柠檬元素的,就连香水的前、中、后调都必须得有一味是柠檬的。
但桑柠秋其实并不喜欢柠檬,酸得牙齿都会掉的水果,谁会喜欢吃?而且占据满脑子的除了黄还是黄,放文学城里都被当成屏蔽词的那种,有什么好的?
但这些都是安排好的,只要他还在这个圈子里,每一天都是被安排好的,各种身不由己。

酒店很快就到了,桑柠秋努力地调整好表情,露出一张温和无害的笑脸,即使没有粉丝在外面,他也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完美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也许在某个角落里,就有人举着高倍镜的摄像机对准他,因为他是个公众人物,在外所有的表现,都是要给公众看到的。
回到酒店房间卸完妆换下赞助的礼服后,桑柠秋准备父母家。
“楼下好像还有粉丝,都那么晚了。”陈军发觉最近跟车的粉丝似乎比往常执着,“要不今晚就先别回去了。”
“照之前那样吧。”桑柠秋已经疲惫不堪,但他还是得回家一趟,过了十二点就是他的19岁生日,难得有一天时间休息,他想回家陪陪爸妈。
他换好衣服后,再戴上帽子口罩,嘱咐司机先开保姆车送助理回去。助理是个年轻的小姐姐,平时很照顾他,每次工作太晚他都会要求先把她安全地送回家。
“那你自己开车可以吗?”陈军手下的艺人不止桑柠秋一个,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被安排得很周到。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桑柠秋摆摆手,“辛苦了军哥。”说完他就出门了,连包都没拎。

桑柠秋独自一人来到停车场,找到陈军的那辆毫不起眼的黑色轿车,上车后他觉得闷,就把口罩摘了,只是将帽沿压得更低一些。
车辆缓缓驶离酒店,半道桑柠秋突然又不想回家了,他想回自己的独立公寓,于是重新调整车载导航,开始往高速上走。
驾照才拿到手不久,加上桑柠秋胆子小,车开得很慢,以至于他很快就发现,似乎有辆车一直跟在他后面。
桑柠秋以为又是粉丝跟车,但他今晚的心情非常差,没有耐心和精神去应付。他想把车甩掉,于是前面方向盘忽地一打,车辆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匝道。
桑柠秋瞄了眼后视镜,那辆车竟然又跟了上来。
深夜的道路偏僻寂静,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暗无边际,只有两束光直直地打向前方,勉强能照亮前方的一段路,这样的环境包围下让桑柠秋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想打个电话给陈军,却发现手机没在身上,导航指示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把路指向哪去了。
桑柠秋开始频繁地望着后视镜,后面那辆车不急不忙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似乎并不害怕自己会被发现,简直是故意为之。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慌张,桑柠秋打开电台,试图转移注意力,在音乐节奏的促使下,他慢慢提速,希望能尽快离开这段路,回到繁华地段。
后面那辆车也只是单纯地跟着,一直没有作出任何实际行动,让桑柠秋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
【气象台发布最新消息,今晚凌晨十二点将有一场流星雨,此前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
听到这桑柠秋抬头望着头顶,并没有看到一颗星星,今晚的天空给人感觉特别压抑,漆黑得像拨不开的雾,他愈发觉得喘不过气来,像是肺里的空气都被抽走了一样。

桑柠秋打开车窗,清凉的风钻着缝隙呼呼地刮进来,他又看了眼后视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后方的跟踪车辆距离好像更近了些。
握着方向盘的手心开始出汗,桑柠秋皱着眉,脚下不自觉地发力,时速越来越快,后面的车也跟着加速迫近。
导航提示不远处有个服务区,桑柠秋想着去到那可以找人求助,就在他准备拐弯的时候,忽然间看到前面有道流星极速划过,但它并没有在半空中消失,而是直直向桑柠秋这辆车冲了过来。
流星靠近后瞬间变成一颗巨大的会发光的火球,那目标精准的程度,仿佛在跟桑柠秋宣布:“就是你了,小伙子!”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