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对象向我献身了》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xxxd

 

暗恋对象向我献身了 限
那我就不客气了
xxxd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小甜饼 – 轻松
自娱自乐的沙雕小甜饼。
我觉得好好笑啊,要不要来看一看呀?
单向暗恋→双向奔赴
翟息柝x程阳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手活不错啊

走进厕所,翟息柝xx两张纸巾沾湿,擦了擦西装外x上的口红。
看着外x上那团颜色发深的水渍,翟息柝皱了皱眉,脱下来搭在手上。
旁边有个隔间传出哐当的声响,像是x体撞上了门板。静了一会儿,隔间的门板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翟息柝把纸巾捏紧丢掉,接水洗手,打算赶紧离开这个酒鬼容易聚集的是非之地。
一个西装革履的高挑男人从隔间走出来,身形不稳地走到洗手台旁边,接了几捧水狠狠拍在脸上。啪啪声回荡在空旷的厕所,显得有些刺耳。
翟息柝皱着眉洗好手,连烘x都不耐,抽了张纸就要往外走。
还没等他迈开脚,手臂就被一只湿漉漉的手拽住了,轻薄的衬衫瞬间被水色浸染。
翟息柝有些愠怒,抓住这只不知好歹的爪子想甩出去,但有人比他快了一步,他抓住这只手的同时又一只湿漉漉的手也握了上来,给他赠送了一对水痕。
始作俑者还不知死活地凑近他,喷着酒气笑:“帅哥,帮个忙呗!”

翟息柝沉下脸,屏息低头,眼神不善地看向这个酒鬼,却在眼神触及那张熟悉的笑脸时,心猛地漏掉一拍,眉头也惊讶地伸展开来。
并不知道自己认错人的程阳还在说:“谢谢你带我过来,我还有点事想找你呢。”
程阳。翟息柝心里默念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呼吸都放缓了。
“帅哥带我去开个房吧?这楼上是不是有房间……欸痛痛痛,你x什么使这么大力……”程阳刚说完就感觉手腕被捏的生疼。但他这会儿酒劲上来了,一时挣不开,只能被人拎着手吊高了。
“你要跟谁去开房?”
这服务员怎么还欺负人呢,程阳又疼又晕地抱怨:“这就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态度吗!”

程阳这会儿是真的又生气又委屈,今天那几个客户总是有意无意摸他手蹭他腿,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但还有摸x捏xx的是不是有病!他又不是陪酒的!
给老板暗示了几回他跟瞎了似的无动于衷,还跟那几个油腻的客户一起灌他酒,程阳烦地想掀桌。说好今天来谈合同,现在一看哪里像是要谈正事的样子。
混乱中被灌了好几种酒,程阳不想再顺着他们,皱着眉语气生x地推让,劝酒的人这会儿倒是笑眯眯地放下了酒杯。借口放水,程阳出了门。他本想洗个脸醒醒酒趁机溜走,哪知才走到一半,头脑就昏沉起来,脚下有些发飘。
晃荡着撞到一个穿着白制服的服务生小哥身上,程阳不好意思地道了歉。小哥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程阳也不想强撑,便让他把自己带到洗手间。
这层的洗手间挂了正在清洁牌子,于是把服务小哥便把他带到了楼上。
程阳在隔间缓了缓,越缓越晕,只好又出来洗把脸,洗完脸发现身侧站着一位穿白衬衫的帅哥。
程阳用他那不太清楚的脑子想了想,大概是刚刚带自己过来的服务小哥怕他不认识回去的路一直在等他吧。
不过他不打算再回那个鬼地方了,自己这模样估计也没法一个人回家,x脆在这歇一晚。
哪知刚跟小帅哥说完要求,他居然把自己拎了起来!
今晚怎么回事啊!一个两个的都好讨厌啊!鉴于这服务小哥的语气太差,醉鬼程阳不想理他:“这就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态度吗!”
他醉地看人都有重影了,哪里还认得清这是不是先前那位小哥。他不死心地伸手去掰,那人手一松,他刚把手收下来便惯性扑到人家怀里。

翟息柝下意识拦了一下,心情复杂地看着怀里的人,多年后再见初恋,没想到他居然在跟别人约x!
程阳从他怀里撑起身:“让你开个房凶什么凶啊?不想赚钱了?”
翟息柝脸都黑了:居然还是金钱交易!
“你……”翟息柝一瞬间心里闪过数个想法,但刚开口就被打断了。
“还傻站着x嘛,带我去呀!”程阳觉得这服务小哥真是没有职业素养,说了半天跟个木头似的也不知道动弹。只好自己晃荡着带着人往外走。
翟息柝沉着脸把人往外带,喝成这样出来找鸭子,鸭子飞了都不知道!v啵啵酸x兔兔v

厕所和电梯在两个方向,翟息柝抓着人沿着走廊走了十几米,程阳越走越慢。翟息柝回头看他一眼:“好好走路。”
程阳感觉身体越来越无力,身上也渐渐地热了起来,他停下脚步,苦恼地看着他:“我腿软,走不动了……”说着就要表演一个平地摔。
翟息柝忙上前把人接住,醉鬼还很不满:“都怪你,让你带我去开个房间磨磨蹭蹭,你们老板知道你工作这么不积极吗!”
老板懒得听他叨叨,x脆直接把醉鬼卡着肩膀捞到怀里半抱着,省得他在这儿磨磨蹭蹭的还嫁祸人。
程阳晕乎乎地扎在人怀里,也不挣扎,还凑到人耳边嘟囔:“这个服务不错,等会儿多给你一点小费……”

到了电梯口,迎面出来一个油腻大叔,翟息柝皱着眉把人往怀里藏了藏。
一路半拖半抱把人带进房间,程阳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脸不知道是醉的还是被闷的,红彤彤一片,眼睛也水润润的。翟息柝喉咙忍不住滚动了一下。
把人安置到沙发,翟息柝到小厨房拿了个杯子倒了点水,又见旁边有蜂蜜,于是加了点蜂蜜拌了拌。就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待他端着杯子出去,程阳已经快要把自己脱光了。
翟息柝:“……”
程阳抬头看到这服务生小哥还在,有点奇怪,“你还在啊……”说完才反应过来,“哦……你的小费还没给……”
他头重脚轻的,刚刚直接把裤子踩着脱到了地上,这会儿边说边缓慢地俯xx,努力伸手去够地上的裤子。
翟息柝出来前,程阳已经自己蹬掉了鞋袜和裤子,身上只留了一件随意挂着领带的衬衫和四角内裤,这会儿弯腰找钱包,白衬衫微微往上收,完整地露出了他圆润的xx蛋,长而直的腿微微弯曲,两瓣圆润的xx被光滑的布料个包裹着,崩起的布料间微微凹陷,想想都知道xx包着什么。
翟息柝:“……”
毫无捡肥皂自觉的人终于摸到自己钱包,从里面xx几张纸币:“喏,小费~你可以走了……”
翟息柝缓步走向他,将杯子放在一旁,心情复杂地接过几张纸币:“你以为我是服务生?”声音不知怎么有点哑。
程阳醉醺醺地看着他:“不然呢?忙你的去吧,我要洗洗睡了……”说着摇摇晃晃地绕开他去找浴室。
才走了几步,手臂就被再次拽住:“给的太多了,我帮你吧。”说着就被带着再次坐到了沙发上。
程阳迟钝地眨眨眼,看到一个人影走向浴室,于是继续和刚刚没脱完的衣服斗争:“好热啊……”

翟息柝调好水温给浴缸注水,刚起身便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差点一起没摔到浴缸里,稳住身形转头一看,发现是醉鬼自己摸了过来,估计是水声太大了自己没听见脚步。
“好热呜……”程阳有股说不上来的燥热,明明房间开着空调,他却还是觉得自己身上在冒热气,那种由内而外冒出来的热意即便敞开了衣服也没办法缓解,让他难受极了。腿软的几乎要走不动道,但唯一能帮忙的人远在浴室,他只好强撑着跌跌撞撞地找过去,看到人的那一刻他忍不住扑上去诉苦。
“我好热啊……呜……”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翟息柝摸上他的额头,也被他这温度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热?你等等,我叫人过来。”
程阳根本不放手,“不要走,我好热……唔嗯……”说着忍不住在他身上磨蹭起来。
翟息柝僵x了一下,感觉有个x物抵上了自己大腿,低下头,果然看到一根涨得通红的玩意儿在作乱,吐着清液的家伙看起来跟他那哭的眼眶红红的主人一样可怜。
醉成这样了还能x地流水,代表着什么可想而知。

翟息柝坐在浴缸边,让程阳面对面跨坐在自己身上。相比之下,翟息柝身上比自己凉快得多,于是程阳一边喊热一边扯着衣服往人身上贴。
翟息柝一手固定程阳的腰,一手准确地握住他挺翘流水的xx,上下撸了几下,意料之中换来一声压抑的喘息。
第一下的刺激最为强烈,被握住撸动的那一刻,程阳根本忍不住声音。
衬衫被随意丢在瓷砖上,仔细看去,扣子只剩了没几颗。地上的衬衫被一只光裸的脚紧揪着,在那脚下颤抖不已。不一会儿,脚的主人不知又受了什么刺激,蓦然松开被蹂躏地不像样的衬衣,一下绷直了脚。
翟息柝毫不吝啬自己的动作,手时而快时而重地在手下的xx上滑动,带着点薄茧的指节不时擦过圆润发亮的xx,引起它主人一次又一次地颤栗。
“呜……慢一点……啊嗯……”快感太过强烈,程阳忍不住握住那只让他全身发麻的手,然而,等这手真的慢了下来他却又不满足起来,“再……快,快一点……啊哈……”
酒精让他变得诚实,向掌握自己身体快乐密码的人不住撒娇,程阳捏着翟息柝的肩膀,衬衫在他手下绽出凌乱的纹路。
翟息柝偏偏放缓了动作,他圈住了在湿滑的茎身上滑动,又下行摸到被清液淋湿的囊袋,慢慢揉搓,仔细听还能听到令人脸热的咕叽水声。耳边意料之中传来带着哭腔的呻吟,翟息柝轻笑一声,重新抓住那颤巍巍的一根,手下动作激烈起来。
浴缸里的水位缓缓上升,程阳趴在翟息柝肩上,稍一垂眼,便看到浴缸里模糊地映出自己的半张脸,眼尾哭的泛红,眼眶里蓄着泪,耳边响着令人耳红心跳的喘息,程阳迟钝地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声音。不知是羞耻还是太过刺激,程阳猛地闭上眼,一滴泪直直落到浴缸,泛起的涟漪晕开了两人交叠的倒影。
翟息柝卖力地伺候着掌下的x物,渐渐地,程阳在这快感中绷直了腰线,大腿的肌x都不住抽动。翟息柝手上施力,重而缓慢地圈着手里湿漉漉的xx从根滑到顶,又从顶滑到底,拇指揉搓着裸露出来的沟壑,食指反复搔刮着不断溢出粘腻清液的马眼。
“不……哈啊……”快感愈发强烈,程阳忍不住往上躲,翟息柝哪能让他如愿,勒着腰把人摁住,手上的动作也越发快起来。
程阳头皮发麻,呻吟都带上了哭腔,快感像急流一样在他身体内冲刷,不得门而出的快感洪流越积越多,xx来临的那一刻程阳脑中炸开了一朵白色的烟花,好似满溢的洪水终于冲垮了堤坝,那一瞬间的强烈的快感让程阳脚趾都忍不住用力蜷缩起来,喉咙里颤抖地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绵长的呻吟。
翟息柝在x精的xx上缓慢滑动,等到什么都x不出来后,翟息柝抱着瘫软在怀里的人,看着他失神的模样忍不住凑过去把人亲了亲。
亲完见程阳抬起头迷茫地看向自己,翟息柝心跳又猛地加快了。
程阳倒没注意到这小动作,他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帅哥,开口时声音有点哑:“你是……”
这一秒在翟息柝眼中被无限拉长,他看着怀里瞪大眼满脸探究的人,心如擂鼓,心想他认出我了吗,一句“我暗恋你很久了”就要脱口而出——
“你是专门做这行的吗……?手活不错啊……”

他暗恋了好多年的对象如是说。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