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渡寒舟》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赵酒良

 

飞鸟渡寒舟 限
展翅不染尘,渡江不系舟
赵酒良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HE – 仙侠 – 前世今生
下凡渡劫时的爱人原是多年前被自己捅死的死对头,还因为自己平白受了许多年的苦?谢尘舟觉得自己欠他的永远也还不清了。另一边的白靖珹想起所有前尘往事之后更是怒不可遏要烧房,奈何妖力尚未恢复,只能把自己变成小小一团白鸟一头扎进九鹿山的山林中,等着谢尘舟出来寻时好啄瞎他的眼睛。
冷漠攻X暴躁易怒有病受
上面都是我瞎扯的。攻受都很牛批,因为我的设定就是这样,有bug也不管(不)。
严格来说其实不能算前世今生,攻受的性格在不同时期会比较不一样。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天还未亮,九鹿山上的精怪都还沉浸在睡梦中。山顶上,许久不曾有动静的小院被人轻轻推开院门,发出“吱呀”一声响。天青色的衣摆轻晃,谢尘舟跨入久违的院中。
九鹿仙山不在红尘中,即使已经许久无人打扫,也依旧保持着谢尘舟离开时的模样。
谢尘舟最先回的不是卧房,而是平时静坐修行的静室。他刚从凡间渡劫归来,几个友人给他接风洗尘,庆贺他修为更上一层楼,可不知为何,他一直觉得心中不畅快。
仙者渡劫归来后忘尽前事,按理来说在人间所历之事不该再对他有任何影响。是以他一回到九鹿山便直入静室,以求摒除杂念、复归平静。
太衡仙君谢尘舟,本体乃是神鸟杜烈,口含焰火翅披红霞,谢尘舟却偏偏生了一副如水如冰的心肠,任谁来看都更宁愿相信他是北海冰原中的冰蛇,而非神鸟杜烈。
他在静室中端坐三日,这天傍晚被一个不速之客扰了清静。
“太衡!躲哪儿去了!”小院大门“砰”的一声响,惊起一群飞鸟。谢尘舟微微皱眉,站起身掸了掸衣袖推门出去,就见一人大刺刺地坐在院中的石凳上,一旁的石桌上还放着两个小坛子。
那人转头看到他,挑了挑眉:“还以为你又出去了呢。快来,喝酒。”
谢尘舟和他对坐,拍开酒坛和许云松碰了一下。
“好酒。”
“那当然,我老早就盯着这批酒了,刚出窖就去讨了两坛,够意思吧?”
谢尘舟朝他敬了敬,两人不再多言,一口一口饮着酒。
谢尘舟朋友不多,许云松是和他最为亲近的一个。酒喝了一半,谢尘舟淡淡开口:“想说什么就快说吧。”
许云松一愣,摸摸脖子讪笑:“你看出来了啊……也没什么,还不是那群老头又x着我来问你,那只小鸟的妖丹……”
许云松看着谢尘舟的脸色,声音逐渐低了下去,静了一会儿又道:“没事,他们向来如此,你不给他们也不敢x抢,就一直这么吵吵着膈应人。我也不想拿这事烦你,架不住他们人多话也多,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他们三天来找我一回,就为了这……”
许云松絮絮叨叨,谢尘舟偶尔应上一两声。
他离开几十年,人间风云变幻,仙界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
“你在凡间可曾遇到什么趣事?”
“记不得了。”
许云松撇撇嘴:“那清鉴宝镜不是能看到?去和那司命老儿借来一观如何?”
“不如何。”
司命星君手中的清鉴宝镜可照前尘往事,但天界仙者早已了却凡尘,哪怕是下凡渡劫也是天命所使,抑或寻求精进突破,所历种种恍若南柯一梦,去在意一个梦做什么呢?
许云松观察着谢尘舟的表情,从这位友人的脸上隐隐看出一丝烦闷。
多半是在凡间遇上事了,他想。
许云松此仙,最是喜爱凑热闹、看话本,此时更是好奇得心痒痒。可谢尘舟不允,他也无甚办法。
待到月亮攀上山头,酒坛子也见了底,许云松起身告辞。待他走后,谢尘舟仍然坐在院中。
许云松提到的“小鸟”是一只雪凤凰。
凤凰乃神鸟,这雪凤凰却是妖。通体雪白,翅羽上覆着寒霜。
雪凤凰降世时,人间恰逢暮春,大雪半月未停,寒风凛冽。莫说人间受难,就连那无冬无夏的九重天都寒冷难耐。
谢尘舟还记得那日清晨,他在后山的温泉池中倏然感到一股凉意。他本体属火,虽不惧寒冷,但还是难以避免地感到些许不适。
而后许云松便到了。
那家伙看到谢尘舟还泡在池子里,夸张地一抖转过头去捂着眼睛道:“嗨呀!光天化日之下泡澡,你不要脸!”
谢尘舟眼神都没给他一个,慢条斯理起身施了个咒把身上弄x,拿过外袍穿上才看向许云松:“发生了何事?”
许云松一拍大腿:“我还以为你知道!今天早晨差点没冻死我,想着你这儿暖和就立马过来了。快快快,搓个火球给我暖暖手。”
谢尘舟随手丢了个小火球过去,望着昆仑的方向脸色有些沉重:“像是有大妖出世了。”
许云松一愣:“大妖?什么大妖能弄出这动静啊,雪狐吗?”
“不知。”谢尘舟收回目光,这事自有人会去x心,与他无甚关系。
许云松要去天界打听消息,弄了个小手炉装着谢尘舟给他的火球走了,谢尘舟在院中将九鹿山的结界加固后才回了卧房。
第二日清晨,许云松又来了,手里依然揣着那小手炉。他自顾自倒了杯茶喝了,缓过气来兴冲冲道:“打听清楚了,的确是有大妖出世,你猜猜是什么?”
“什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许云松一挥手:“你的死对头,雪凤凰!”
其实许云松这话说的不太准确,雪凤凰和凤凰才是死对头,只不过世间已无凤凰,只余继承者杜烈一脉,这才戏称雪凤凰是谢尘舟的死对头。
只是雪凤凰也已绝迹,怎会有雪凤凰再临世?
“真奇了,昆仑仙山居然出了只雪凤凰!他们说昆仑山深处有个湖,那湖面冰层都不知结了几尺厚,底下的水却未结冰,雪凤凰就是从那儿飞出来的,约莫是那湖水里有雪凤凰一族的精魄,过了多年在那仙山上又养出来了。”
谢尘舟应了一声,问:“仙界想要如何?”
“不知啊,我上去的时候那群老头还在吵吵扯皮呢,说那小鸟不知飞到哪个山头去,找不着了,就说先不管,万一闹出事再说。”
谢尘舟嗤笑一声,没再问,两人又说起了别的事。
他本想去昆仑看看,但听到天界这听之任之的态度,又觉得自己不必多管闲事,便消了这个念头。如今想想,若是那天去了昆仑,也许事情会有不同的走向,有些事也不会发生。
但如今再想什么“若是”“也许”也已无用。
他重回九鹿之后,日子与从前并无甚区别,只不过许云松来找他的次数大大增加,还总拉着他到人间的王城游玩。
许云松爱听书,常常在茶楼中一坐就是一整天。有时谢尘舟会同他一道,但更多时候他还是独自在王城的大街小巷中穿行。
他觉得很奇怪,有时自己会不由自主地盯着小贩扛着的糖葫芦出神;看到卖糖画的,想让人给他画一只小鸟;路过成衣店看到白色的衣裳也想买,尽管他常穿的是天青和绛红。
这太不对劲了。
他明白,这是渡劫残留的影响,可他从未听说有哪位仙者出现过此种情况,他也不知在人间的那段时间到底有何经历,以至于对他产生的影响如此巨大,却又只在这些小事上显出端倪。
他想,自己可能确实需要借清鉴宝镜一观。
这日,许云松又拉着谢尘舟要出门,这回倒是没进茶楼,一个劲儿地往书摊上凑,说自己独居山中太过无趣,要多买些话本解闷。
谢尘舟随手拿起一本游记翻看,忽闻一女子的声音:“敢问阁下可是太——谢尊者?”那女子看了一眼正在招呼客人的摊主,咽下了已到嘴边的“太衡仙君”。
谢尘舟还未开口,许云松便凑了过来:“你是何人?认识他?找他作甚?”
“我——”那女子眼眶倏地红了,咬了下唇,“小女有事相求,可否请二位尊者到旁边酒楼一叙?”
谢尘舟淡淡开口:“我不认识你。”
那女子急忙要开口,却被谢尘舟止住:“罢了,你带路吧。”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