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付》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初遇欣然

交付
作家:初遇欣然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虐身
从此以后,我将我的一切交付与您。对我,您可以肆意的做您想做的事,爱做的事,无论痛苦,欢愉,所有的全部,都只属于您。

从此以后,我将接纳你的一切,掌管他,把握他,我会对你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无论痛苦,欢愉,所有的全部,都只能属于我。

从此以后,我们彼此交付一生,我们承诺忠诚于彼此,互相信任,承受对方施加的一切痛苦和欢愉,同时拥有对方的的一切痛苦和欢愉。

1v1HE
自嗨产物,取名废,文笔废。
双向救赎,为爱做0,有互攻,雷者勿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1 凡尘

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周五的晚上,人们总是那么行色匆匆,A城的晚高峰,也如约而至。

“滴滴”“叭叭”,夹杂着汽车的喇叭声,混合着刺鼻的尾气,城市的车龙缓缓而行。苏谧揉了揉胀痛的太阳x,无奈的打开汽车音响,电台里,音乐DJ在一个劲的说着周末要放纵。无声的笑笑,最近的日程实在是安排得太满了,心里隐隐有些失控的感觉,确实需要去放纵一下了。抬头看了下路,下个路口,转向,目的地-凡尘。

凡尘在城市的北郊,一座欧式建筑,外观普普通通,一楼是餐厅,二楼是酒吧,三楼以上,是一个会员制的私人会所,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走进去,才知道别有x天。这里的车库是专用的,电梯是专用的,安保系统用的是顶级的,没有会员卡,门是绝对进不去的,当然,想要随便出来,也是不可能的。

是的,这里就是凡尘,一个bdsm会所。三楼的大厅,除了大点,和常见的清吧或者咖啡厅几乎没有区别,如果忽略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大厅的中间,是一个圆形的舞台,如果忽略表演内容的话,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舞台,可现在,舞台上的表演,确实让人无法忽略。

这场表演不知道已经持续多久了,从门口往里看,现在舞台上在表演的,其实只有两个男人。一个站着,赤裸着上身,肌x线条很好,手里的长鞭有一搭没一搭的挥舞着,发出啪啪的声音,仔细看才发现,这啪啪的声响,全是皮鞭击打到另一个男人身上发出的。那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远远的,看不见脸,只能看到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像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年轻人。走近了看才发现他的双手被高高的吊缚着,仅有脚尖勉强点地。

那张脸是很年轻的一张脸,x净帅气,此时双眉紧锁,双目紧闭,面色潮红,薄薄的嘴唇微张着,口里像是含了什么东西,发出含糊的呻吟,白色的衬衫已经被抽破,随着鞭声起伏,卷起片片破布,露出汗湿的肌肤,还有隐隐的鲜艳的伤痕。鞭子看上去抽得很重,每一下,都让他轻轻抽搐着,那双脚显然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啪”,很重的一声后,鞭声似乎停了,男人的双手被解开了,他的苦难似乎到头了。不对,好像还没有。

他艰难的跪了起来,看了看执鞭的男人,似乎想说什么,终究呜咽着俯下了身,轻轻的亲吻着执鞭人的鞋子,然后他竟褪下了牛仔裤,里面竟然空空的,不,不是空的,后x间竟x着一根按摩棒,看样子一直在孜孜不倦的工作着。男人更用力的趴俯下去,双手在背后握肘,光滑的臀部抬得更高,似乎在邀请着更多的侵犯。

执鞭的男人手里换了条短鞭,鞭梢在跪俯男人的臀腿之间肆意的划着,不时的划过后x和男人最私密的囊袋,引得一阵轻抖。终于开口说话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后悔了,抬起头来,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不然,这次的惩罚,将一直持续到我满意为止”。他顿了顿,等着脚下的男人。

轻轻亲了亲执鞭人的鞋,脚下的男人再次低下了头。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好,如你所愿”“啪啪”,一阵更急促的鞭声响起,力道显然更重,轻易的就在光洁的臀腿之间留下了红色的痕迹,一条条排列得很整齐,而跪俯着的男人除了更x重的喘息声,竟连之前细碎的呜咽呻吟都不再发出了,衬得鞭声更急更响了。

“这是闹哪出啊?”不知什么时候,苏谧已经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坐下,边上的沙发上还有两个人,似乎是旧识,其中一个的脚下,一个男人低头跪着。

“就是你看到的咯,狗狗求复合,主子罚着呢”,沙发上,一身白色休闲服的男人说。这是一个dom,会所里的人都叫他jack,和苏谧在这里认识一年多了,算是能说得上话的熟人。当然,苏谧在这里叫骑士。

“这罚得也够狠的啊,这个周末用来养伤都不够啊”

“骑士,是你太温和了”说话的是坐着的另一个人,他是jake的朋友,也是熟人,dom,扬。“像这种背叛主子的狗,也就台上那位好脾气,罚一顿再收回家,换我,直接弃了就是,好狗多的是”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怎么还是会有背叛,还会有第二次吗”

“这谁知道,有些狗就喜欢这么玩呗”

“奴隶还是不能用来谈感情的,玩玩而已咯”说话的是jack

“对对,你看我们仨,不收私奴,玩玩就好,多省心”

“也是”苏谧有点无精打采,视线依然关注着台上的两人。

“咚”台上跪着的男人重重的倒了下去,牙关紧咬着,迷糊中还在挣扎着想要再次跪起来,执鞭的男人已经飞快的扔下了鞭子,一个公主抱就抱下了台,早有侍者引着两人往电梯走去,似乎要往更上层去,会所的医生也跟着去了,一阵兵荒马乱的样子。大厅中却并未有任何x动,似乎都司空见惯,苏谧的眼神似乎还停留在舞台上,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不知道想起来什么。

“啪啪啪”也是皮鞭的声音,又急又重,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被红色的麻绳绑缚成刚刚舞台上跪趴着的男人同样的姿势,高高的翘着臀,洁白的臀腿间,鞭痕织成了细密的网,后x中,一根x大的按摩棒尽情的运转着,不一样的是,少年前端的性器也支楞着,一根尿道按摩棒同样高速的运转着,少年戴着口塞,无助的呻吟着,眼神涣散,眼角红红的,脸上已经分不出是口水还是泪水,亮晶晶的糊了满脸,近看,这少年的模样竟与苏谧有几分相似,只是更青涩瘦弱些,模糊间,还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默默注视着,苏谧企图努力的去看清那张脸。

“嘿,骑士,想什么呢”,一双手拍了下苏谧的肩膀,下意识的一个抬肩翻腕,然后又突然想起来似的收手,苏谧转过了头,是jack在叫他。忙笑着道歉“不好意思,刚走神了”

“就知道你又走神了,想什么呢”jack接着说,“问你是要上去,还是要再坐会儿?有约吗”

“哦,你们先走吧,我再坐一会儿”

“那我们先走了”两个人,不,应该是三个人,一直跪着那个存在感极低的男人也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