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伍寺默

筑巢 限
除旧迎新送您一锅狗血乱炖
伍寺默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HE – 虐文 – 破镜重圆

金主攻XMB受

这是一锅狗血

车祸、失忆、替身白莲花

都没有

但是并不妨碍他

狗血~

渣贱,俗x,为虐而虐

反派疯批,逻辑死。

年前年后炖狗血

大家吃了暖和暖和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蓝御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吴冉正跪在他腿间,认真而卖力的用唇舌服侍着他胯下的东西。在听到电话里蓝御助理的温馨提示“您在今天九点需要出席集团年中董事大会,司机会按照您的吩咐7点半在楼下等您”时,吴冉贴心的把那根硕大的xx从喉咙深处吐出来,只用嘴唇包裹着冠状的头部,静静的等待蓝御下一步的吩咐。蓝御并没有说话,只应了一声嗯,于是吴冉再次深深埋下了头,根部的毛发顺势捅到吴冉鼻腔里,弄得他有一些发痒,他没能忍住打喷嚏的条件反x,还是将口中xx吐了出来,连续打了三个喷嚏,然后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随后再次附身去含。
然后就被一根手指抵在了嘴唇上。
吴冉眼光垂着看向床箱,等唇上的手指摩挲了一会儿以后,他快速瞄了一眼床头的电子时钟,六点四十。
手的主人并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于是吴冉继续开始之前的工作,头部前后晃动的同时,他一只手向身后探过去,艰难的从后xxxx来一根尺寸中等的按摩棒。这根按摩棒不算夸张,大概只是起到扩张的作用,但是上面油光水滑,还带着体温,想也知道在吴冉身体里面已经时间不短。
吴冉又一次做了一个深喉,眼角被挤出一点湿痕,在蓝御面前一闪而过,随即便转过身,上半身整个趴在地上,将已经扩张好的后x亮在了蓝御面前。
眼前的场景确实香艳,趴在地上的那个人头垂的很低,整个后背和臀部的曲线好似艺术品,两瓣蜜臀浑圆挺翘,中间的x眼带着水光,还在缓缓的颤动,就连xx的性器也颜色粉嫩——但是并没有勃起。
蓝御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的人,脑子里两个小人在剧烈的争吵,一个人满嘴脏话:“x他啊,x这个婊子。”一个人满眼怜悯:“你看他的一举一动就知道他这几年过的有多可怜。”
蓝御被两个人吵得很烦,这些年他作息规律,每天早上6点到6点半起床,简单洗漱之后会去做一些晨间运动,多数时候跑步,偶尔也会做个瑜伽什么的,虽说女气了一点,但确实很能减压。做完运动冲个澡,八点不到,凑活一顿早餐正好上课,当然了回国以后就是开始上班。
然而今天,他才一睁眼,就看到床边跪着一个没穿衣服的人,刚刚回想起是怎么回事,就被人家一路服侍到现在,心里说不上的烦躁,还有一点恶心。
再次看了身前这个人一眼,蓝御从床上起身,一只脚踢开了放在一边的那根按摩棒,而后站定在吴冉身边,把刚刚在他耳边怂恿他x进去的那个小人一拳摁死,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去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卫生间传出稀里哗啦的水声,蓝御在凉水冲上后背的一刹那就缓解了心中躁动的欲望,之后他都没有严格按照刷牙两分钟的国际规定,30秒内解决了刷牙漱口,出了浴室随手x了一身衣服,匆忙的关门走人。
六月份清晨的B城,空气中还有槐花香甜的清爽味道,蓝御站在楼下等了司机十分钟,一看表才6点53,索性迈开步朝公司走去。
蓝御要去的地方并不远,聚峰集团,总部就是这个城市CBD的标志性建筑。当初他租这个房子的时候就看中了它的地理位置,徒步到CBD只需要不到半个小时,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聚峰的董事。刚回国的时候,蓝御把上学期间在国外注册的一个玩票性质的小公司卖了,跟崔一鸣和冯子彬几个同样留学归来的朋友一起,搞了一家文创公司,像模像样的在CBD里租了一层,弄了二十来个人,两年来经营的还算不错。他没打算靠祖荫,倒不是有志气,这里面的事儿实在是一句两句也说不清。不过,不久之前,他还是换了一身行头,迫不得已,去聚峰走马上任。
一路上晨风微凉,驱散了蓝御满腹的愁肠,他实在是很难不去回想早上的画面,吴冉娴熟又自然的样子让他大为光火,可是他也很难给自己的怒气找到合适的理由,毕竟他买回来的就是一个会所的少爷,说白了,男妓。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三个月前,他跟崔一鸣、冯子彬去应酬,有一个挺大的合作案,南方的某家企业,对方提出消遣的场所,蓝御没反对。B城有名的销金窟,在城里二代的圈子里也是叫的响的。老崔和子彬作为二代的其中一员,早就知道,也偶尔去玩,只不过看蓝御平时正派,不太带他往那边去。
那天在会所里,几个人喝的都不少,身边也各自叫了一些公主少爷作陪,蓝御随大流,在男孩中间随便指了一个。酒局到最后,对方企业的副总和崔一鸣一人搂着一个合适的女孩去了楼上包房,蓝御和冯子彬没有太醉,两个人一边吐槽崔一鸣流氓一边往外走。到了门口,冷风一激,蓝御突然一阵哆嗦,紧接着就看见门童给一辆玛莎拉蒂开门,而从车里下来的那个老男人怀里抱着的男妓,正是吴冉。
时隔七年再见,蓝御站在原地连脚都不会动了,当然也没有喊出声。吴冉被那个老男人搂着腰,脸上堆着一堆谄媚的笑容,要说他不是自愿的,真是打破了蓝御的头他都不信,可是他就是难以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之后,蓝御就托人开始四处打听,烟柳巷老崔最熟,没过多久就给他打听出来,原来吴冉不只是会所的少爷,还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头牌”,只不过最近被新进的更年轻的给比下去了,身价有所下跌。
“怎么样,蓝御同学?相中了?”崔一鸣拿蓝御逗闷子,他们都知道蓝御生活中有多自律,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除了上课就是勤工俭学,简直不像是聚峰的少爷,后来拿了他老爹给的生活费开始自己试水,很快赚的盆满钵满,照理应该开始享受生活了吧,可蓝御倒好,不仅不挥霍,还搞起了投资理财,把老崔气的要死,总是拿资本主义那一x诱惑他。蓝御虽然不受诱惑,倒也不跟他们闹气,他们玩他们的,等家里爹妈问起来,还要蓝御去兜底。“相中了哥给你去弄,伺候的好哥帮你包了他,不过就是个卖的,哥买得起!”
“你帮我查查……”蓝御说到一半卡了壳,他不是同道中人,实在是不知道这话应该怎么说,绞尽脑汁想出来,“查查看,这个人赎身,多少钱。”
屋里爆起一阵笑声,老崔和子彬都捧着肚子笑摊在沙发上,过了好一会儿,老崔才擦着眼泪说:“行,赎身,我去问赎身的事儿。”
崔一鸣效率很快,比让他去外地谈生意都积极,也就三天功夫,就拿回了“报价”,两百七十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这个价格其实挺让人咋舌,一个鸭子而已,就是再受欢迎,也不至于这么高的价码。崔一鸣看蓝御惊讶,才慢慢说了,原来吴冉不是签合同的那种少爷,他在会所卖身,主要是钱债x偿。之前的高利贷还了七年都还不上,利滚利越滚越多,照这个样子,让人x烂了也一样还不上,所以会所里也不算多要,只是把吴冉欠的钱数交代了出来。
老崔拍了拍蓝御的肩膀,劝他:“照我说,见了一面而已,也没有试过他的活儿,先叫出来玩一次,好,包他一段,不行就换,弄什么赎身啊,你说是吧?”这边说着呢,抬头给冯子彬一个眼色,崔一鸣抱着肚子又开始笑。冯子彬不像崔一鸣那么神经大条,看蓝御当真在考虑两百七十万这个数字,皱了皱眉问:“你别是真想帮他还钱?认识?”
蓝御倒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还是跟崔一鸣说:“崔哥,你帮我杀杀价,看看能杀下来多少。”
蓝御很少这么正经的叫一声崔哥,老崔也唬了一跳,倒是认真了不少,过了两天,愁眉不展的回来跟蓝御说,会所里看这边认真要人,不仅不给减,还多要了五十万,说是损失补偿。
这个会所蓝御也有耳闻,B城一个黑道大哥的产业,听说背靠着政府的什么人,总之就惹不起。崔一鸣自己没什么面子,这种事也不好抬崔老爷子出来,所以说破了嘴皮子,也没有杀下价来。
原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了,没想到蓝御快速结清了手上流动的资金,还把文创公司中的个人资产悉数整理清了,召集了包括崔一鸣、冯子彬在内的几个股东开了个会,请他们认领了自己的全部资产,满打满算凑够了一百二十万,再要多的,实在是没有了。
崔一鸣和冯子彬都觉得蓝御疯了,可蓝御不听劝,跟他们说要不然借点钱,要不然就别劝了,俩人没什么办法,各自认领了五十万欠条,随他去了。
蓝御没有别的来钱路子,就是让他去卖肾,一次也赚不来一百万,于是他只能回头去找他爸妈借钱。
蓝御的爸爸倒也痛快,要不然回聚峰,上亿资产随你用,要不然一毛不给。蓝御当即答应,当天下午就到聚峰参加了股东大会,第二天一早上就坐进了董事长的办公室。
走马上任容易,服众还有一百万就难了,兢兢业业x了三个月,几乎是天天加班,最终到年中股价平稳,公司运转顺利,他才又凑上那一百万,去会所里把吴冉“赎”了出来,签好了合同,付过了钱,蓝御坐在办公室椅子上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第二天,司机老陈把吴冉从会所直接接到了蓝御租的房子,晚上蓝御在公司加班到十一点,终于看完了所有能看的文件,拖到不能再拖,才回了家,一进门就摸进被窝,关灯睡觉一气呵成,还暗自庆幸自己动作迅速,哪成想第二天一早又是那样的情形。
走到聚峰楼下的时候,蓝御已经把早上郁结的情绪都消化的差不多,除了不知道再回去的时候怎么面对吴冉以外,关于早上起来的那段回忆已经只剩下了被吴冉唇舌包裹时的舒爽痛快。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