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可爱遥

哑替 限
余生漫漫,我来爱你
可爱遥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HE – 双性
他爱你时,你胜过人间诸般景;他不爱你时,你不如门前淖泥沟。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雪夜

这一年冬天的寿春城下了好大好大的一场雪。
就像是仙人喝醉酒把白云揉碎了似的,白日里是银装素裹,入夜后连更夫敲梆子的声音都像是混了冰凌,落在耳朵里分外尖刺。
有客栈屋檐下挂着大大的红灯笼,映着一边枯枝上的雪,就像是雪夜的一双眼睛,承了风雪里唯一的暖意。
上官锦从客栈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听见脚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朝墙角瞥一眼,只见枯x堆下蜷缩着一个小小的人,正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他没多在意,这样的天气,就是冻死一两个小乞儿都是常有的事,他是个商人,并不是圣人。
裹着厚厚的鹤羽氅,撑了一把玉骨伞,上官锦反倒有闲心赏起雪来,萧萧簌簌的雪花落下,不一会儿就又铺满了寿春的街道。
街巷深处传来隐隐犬吠,一辆马车稳稳停在面前,上官锦收伞要过去,脚下却蓦地一重,原是被人扯住了衣角。他下意识要把人踢开,抬起脚却发现那是个小姑娘。
瘦得皮包骨头,一张脸皱巴巴的老鼠一样,看不出她的年纪。枯柴似的手就颤颤巍巍地拽着他,努力抬起头来,一个劲儿地抖。
上官锦虽然是个面冷心x的人,可对这么一个小姑娘还是狠不了心,便只能冷声道,“我不是菩萨,度不了你的苦,找别人去吧。”
小丫头不说点头却也不摇头,就只是咬着嘴唇,拉着他不放手。
上官锦见状就着了恼,“休要纠缠!”
她吸吸鼻子,脸上是异样的潮红,攥着上官锦衣角的手又紧了紧,然后闭上眼睛一副生死由他的样子。
之前不觉得,她闭上眼之后方才那种绝望纠缠着希望的眼神反而在上官锦心里渐渐清晰起来。他心里一动,居然蹲xx伸手轻佻地抬起她的下巴,“睁开眼睛。”
这丫头身上冻得像是一块冰,她缓缓睁开眼,就那么看着上官锦,上官锦这才发觉,除去枯黄的乱发和脸上的尘土,这小丫头长得很好看。尤其是她这一双眸子,亮得像是寒夜里的星星,带着七分怯懦和三分决绝……
这眼神像是刻骨刀,猝不及防地剜了内心深处某段回忆,上官锦动作微顿,“你要知道,我不愿救你的。”
丫头张了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是鼻头一酸,两行眼泪划过脸颊和满脸尘泥,留下清晰的泪痕,看上去滑稽得很。美人一哭,梨花带雨,虽蓬头垢面也另添一段楚楚,真是个好模样的丫头,也可惜是个丫头。
上官锦到底还是心软了,“也罢,你叫什么名字?”
她依旧说不出话来,被上官锦这么一问筛糠似的抖得越发厉害,眼睛一翻居然昏死过去,倒把上官锦吓了一跳。
车夫见主子迟迟不上车,忙打了伞来问,上官锦便丢伞将她打横抱起。
这丫头瘦得让人觉不出重量,一身的骨头抱着都硌手,车夫见状惊疑,一时有些无措。
上官锦也不见怪,毕竟连他自己都忘了上一次生出恻隐之心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一声轻叹随着他的吩咐散在风雪里,“去宫里传个太医,让到府里等我。”
*
上官府是这天底下顶富贵的人家,雕梁画栋石狮子,就连门匾都是金丝楠木的。匾上书“上官府”三个字,铁画银钩,据说是楚国先皇帝亲题的字,羊脂玉雕琢而成。
听说上官锦回来了,一众小厮仆妇都到门口来迎,管家财生站在最前面躬身问道:“大公子,太医已经到了,可是您身体抱恙?”
上官锦踩着脚踏下了马车,管家抬高灯笼才看见他怀里用鹤氅裹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丫头,他不敢多言,立刻让人去煮浓浓的姜汤。
上官锦的卧室以椒泥涂墙,室暖生香,墙上挂着锦绣壁毯,铺着厚厚的西域贡品羊绒毯,软得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屋里设了火齐屏风,火盆里的银炭烧得红彤彤的,红木雕花拔步床上罩着雁羽做的幔帐。那瘦得像骷髅的小姑娘眼睛闭得紧紧的,躺在床上像是醒不过来了一样。
好在宫里听说是上官府下的帖,急急派了最好的太医过来,上官锦又在一边盯着,也不怕人怠慢。
太医轻轻抬起小丫头的手臂,皮就像是附着骨头长的,让人生怕力气用大一点就会把这小胳膊折断。他捏起一根金针旋入x位,小姑娘才拧眉醒过来,屋里太过亮堂晃了她的眼睛,吓得她又紧紧躲回黑暗中。
“姑娘别怕,臣给您把个脉,”太医说着就在她手腕上覆上一方锦帕,拈须凝眉,片刻后起身朝上官锦道,“大公子不用担心,不过是风寒罢了,臣开几贴药,服下去就好了。”
上官锦点点头,转头示意管家带人下去领赏,又吩咐丫鬟给她沐浴更衣。趁丫鬟去备热水的时候他站到床前,低头看着那眼神怯生生不知道往哪儿看才好的小丫头,“你究竟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成了乞儿?你要我收留你,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小丫头这才缓缓看向他,眼睛里蓄了眼泪,亮晶晶的,她张开嘴巴用手指着自己的喉咙然后摇了摇头。眼睫一颤,泪水就顺着脸颊滑落洇湿罗枕,上官锦便皱起眉,“你是个哑巴?”
小丫头点头,上官锦便显得有些扫兴,不耐地挥了挥手,“罢了,就当积德了。”
话音刚落,丫鬟就来说热水备好了,上官锦不好留下,转身就走,谁知还没走出院子就听见屋里传来丫鬟一声惊呼:“这是什么东西——”
上官锦心道不好,也管不上什么方便不方便就推门而入,结果看见那小丫鬟一脸的惊恐。而那个被他捡回来的丫头正抱着衣服遮住他自己的身体,呆呆傻傻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上官锦,还没回过神。
“怎么回事?!”
上官锦一声叱问,跪在地上的小丫鬟便捂脸指着小丫头,“那是个怪物!”
怪物?
上官锦从不信怪力乱神的东西,便上前要扯下小丫头用来蔽体的衣服。小丫头一脸的惊慌无措,拼命摇头挣扎,可惜退无可退,被上官锦一把捉住手腕。
他张大嘴巴无声地惊呼,眼泪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般直往下淌,上官锦却愣了——这小丫头根本是个不男不女的东西!
他沉下脸色,“把太医再叫回来。”
于是捡来的这个哑巴就被几个力气大的小厮抓起来按在床上,他吓得魂飞魄散,可细胳膊细腿的根本挣脱不开。一来二去,他手臂上被那些下手没轻重的小厮抓出指印来,面对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太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恐惧。他拼命摇头要躲,眼泪打湿鬓边的碎发沾在脸上,看上去有些滑稽。
最隐秘的地方被那太医苍老的手指掰开,小哑巴绷直身体,如果他能发出声音来,只怕凄厉的哭声能传遍整个上官府。
好在太医很快就放开他转身对上官锦道,“公子,气分阴阳,人分男女,阴阳可以合一,男女自然也能同体。”
“您的意思,这是个……阴阳人?”上官锦扭头看向床上抱着衣服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的小哑巴,“那他究竟是男是女?”
“非男非女,不过他既然是女儿的装束,想来先前都是当做女子来养的。”
上官锦聪慧过人,太医这么一说他便懂了,于是派人再将太医好好地送出去,自己走到床前。
小哑巴被他笼在影子里,身体微微一颤,抱着衣服像是要把自己蜷成一只刺猬。他绝丽无双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低头不敢去看上官锦,仿佛他看不见他,就能当做他不存在一样。
上官锦盯着他看了半晌,才道,“以后你就留在上官府,跟在我身边伺候吧。”
小哑巴偷偷抬起脸来,依旧是那样的胆怯,他似乎不相信这个刚才还把他当成怪物欺侮的人,转脸居然就愿意让他留下。
他水光盈盈的眸子里带着无辜的困惑,让上官锦有些不敢看。
他撇过脸去,声音都似轻柔许多,“我给你一个名字,叫念锦,玉念锦。”
小哑巴身体微微放松,面前这个高大尊贵的男人在那一瞬间仿佛很难过很难过。他的声音像是深秋吹落最后一片枫叶的风,落在人心里,凉凉的。
他垂下眼帘,好像自己的心都因为他难过而难过起来一样。
屋里久久只有炭火燃烧的声音,静得让人心慌。
玉念锦把衣服裹在身上,慢慢爬向上官锦,大着胆子拉住他的手。上官锦一惊,下意识要把他甩开,玉念锦却握得很用力。他在他的手心上一笔一划写下了一个字。
“恩?”上官锦看着自己的掌心微怔,转而笑得有些轻蔑,“你说你要报恩,就凭你?”
玉念锦呼吸一滞,松开上官锦的手,咬着嘴唇低下头去。
他眼底翻涌着的失望戳中了上官锦的心,他把手抽回去又放软语气,“你要报恩的话,那就得听我的吩咐,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玉念锦一喜,仰起脸来冲他用力点了点头,生怕他反悔似的,惹得上官锦不由牵起嘴角。
“好,”他说着就拍拍手,外面走进来几个小厮垂手侍立,“公子。”
“带他下去沐浴,把头发梳上去,换身男装,”上官锦顿了顿,“既是非男非女的身子,那从今以后,就当男人吧。”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