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热》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小春梨

夏季热
作家:小春梨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校园 / 青梅竹马
林洱的泪腺很发达,从前他受欺负了躲在沈季淮背后哭。现在他在沈季淮身下被欺负哭。
双性受,竹马的夏季小情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林洱

“好,从今天开始就放暑假了,但是记住你们也不准玩太疯,明年就高三了啊,都收收心。”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说完最后一句,班里立刻响起了收拾东西的声音,椅子脚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响响成一片。配合着外面的蝉鸣,着实有点闹。

“哦对了,停一下。过几天有个考试要占用咱们学校做考场,你们把后排多的几张桌子移一下。”

几个着急的男生早已经收拾好了,放完桌子就迫不及待想跑出去。

林洱坐在座位上仰过头捕捉着沈季淮的目光,却发现他本人不在位子上。林洱往后扭才看见沈季淮正帮一个女生搬桌子。

就帮了那一个,也不知道是自发的还是被强迫的。

教室的空调十几分钟前被关掉了,林洱眨了眨眼,越发觉得这会闷热难受起来。

“哎,林洱!一会儿打篮球去不去!”一个男生站在教室门口摆了摆手,一边的书包带耷拉到胳膊肘,怀里还抱着个篮球。

忽然被点到名的林洱应了一声,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隔空喊着:“去的,等我一会儿!”继而又下意识转过头,沈季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还在慢悠悠收拾。

“我去打篮球,你去不去?”

沈季淮抬眼看了一下林洱,猝不及防地敲了一下林洱的额头:“我不去,你也别去了,没听见老班刚说吗?好好学习!”他特地拉长了这个最后一个字的音。

林洱才听不进他说的话,他心里正气呼呼的,说了句:“我才不要你管,你去帮人家抬桌子吧!”转身背起书包就跑。敞开的校服外x带起一小阵热风,沈季淮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下。

他们两人是发小,从小玩到大的邻居,从小学开始就是一所学校,两家人也交好。两个人相同的地方还不少,爱运动,学习好,长得帅。不同的地方也就是沈季淮比林洱大一岁。就因为这点,沈季淮不少把自己作为哥哥来压制林洱。

林洱跑出去之后就有点后悔,想着自己这种行为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毕竟沈季淮又没真说过喜欢自己。他放慢了步子,想等着沈季淮追上来。去篮球场和回家是一条路,总不会碰不到他。

这条路静得很,平时就没多少人,这时候也只有林洱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他靠着路边沿,微微垂着头往前走,想着一会儿要不要告诉沈季淮自己其实没有那么生气。然后哄哄他什么的。

结果刚走到一个路口,他就啪地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林洱有点被吓到了,下意识跌倒那人怀里,那人却反把他抱住圈到了墙角。

林洱脸上泛红,刚要骂那人变态,抬头一看却发现是沈季淮。

沈季淮脱掉了校服外x,黑T显着劲瘦的上身,黑发末梢有些汗湿。他把林洱圈在墙和自己中间,低头看着他。

林洱有点底气不足地小声说:“你从哪来的……”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抄近路。”沈季淮瞥了一眼旁边的路,林洱这才想起来这里有条路是可以快点到家的,他们时不时就会从那走。

说完这句两个人都沉默了,林洱小心打量着沈季淮的神情,肯定地觉得他生气了。他扯了扯沈季淮的衣角说:“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不是故意跑的……还不是你先帮那个女生抬桌子。”林洱摆弄着手指,吞吞吐吐地说。

“所以你才答应去打篮球不跟我回家的?”沈季淮问。

“嗯……”林洱小声回道,他现在觉得自己简直幼稚死了。

可他没想到,沈季淮却突然把头伏在了他的颈间,闷声说:“我也是。”

“嗯?也是什么?”林洱有点疑惑,被摁在墙上不得动弹。颈间被沈季淮呼出的气息弄得痒痒的,他耳朵红了一片,也感觉到xx那处不可描述的部位粘腻起来,逐渐变得热热的,水从小缝中缓缓流出来。林洱不着痕迹加紧了腿。

这是他跟别的男生都不同的地方。林洱是个双性人,在他并不大的小芽般的xx,长着一个xx,像是一朵娇嫩的小花。正是因为这个xx,林洱从小就要比别的男生长得更白嫩,幼小一点。而这个秘密除了自己的父母和沈季淮家知道,再也没有别人知道。

而自从青春期以来,不知道为什么,林洱却时时会感觉到身下湿润,尤其是最近。即使是因为布料的摩擦,这朵雏菊般娇嫩的花也会颤抖着滴出蜜液,像是渴望有人用手去采撷。

“我没打算帮她搬桌子,也不想收拾那么慢,我就是想拖拖时间让你别去跟他们打篮球,我可不想在看见他们跟你勾肩搭背,喝一瓶水的样子了,没想到适得其反了。”沈季淮继续说着,依旧没有起身。

林洱有点意外,他没想到沈季淮居然是这样想的。沈季淮在他眼中一直是正经的酷哥形象来着。

正当林洱发愣的时候,沈季淮却突然微微起身,转而贴近他的耳朵,轻声说:“去打球吧,一会儿打完去你家。”

“我家没人啊……我爸妈这几天工作不回家。”林洱有点疑惑地问。

“对啊。夏天了,洱洱的xx难道不难受吗?xx是不是每天坐在椅子上就流水了?内裤都洇湿了吧。我帮你揉一揉xx好不好?洱洱,你现在湿着不难受吗?”沈季淮轻轻在林洱耳边说着,说罢还坏心眼地在林洱腿间揉了一下。

林洱顿时腿软了,扶着墙才勉强站着,沈季淮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个小音符飞进他耳朵里,在他脑海中绕啊绕。他脸颊通红,那一揉差点就要。让他嘴边泄露出好听的嘤咛。

他吞吞吐吐地一句话说不出来,也不敢直视沈季淮的眼睛。他怕仅仅是因为沈季淮的注视,自己就要再换条内裤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