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兄更为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墨微淡

为兄更为夫(兄妹骨科 诱奸 H)
作者
墨微淡
內容簡介

林牧声一直坚信自己不是变态,至少在今夜前的24年里,他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变态,直到他拨开林影寒的吊带裙,把自己彻底深入到她体内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他对自己的认知好像错了?

女主是处,男主非处。但不滥交不花心,在认识到自己喜欢女主之前正常交往了一两个女友,和女主在一起后就是坚定的年上忠犬攻。死忠女主一人,并且和前任毫无纠缠,几乎为女主放弃了自己最珍贵的爱好及事业,还被女主虐心。

【骨科、兄妹、H、尿x、乱伦】

男主前期多冷静多正常,后期就有多变态多神经。

男主x体性虐女主,女主情感虐待男主。

HSM現代年上x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你的小女友

抱着怀里才刚刚满一岁的小婴孩,林牧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刚十岁的孩童,此刻实在找不到能准确描述内心情绪的词汇。 林远航看着林牧声,心疼的抚了抚他的头“如果你想留在国内,爸爸给你外公打电话。” 林牧声看了看身后的父亲,摇摇头,把林影寒放回婴儿车“爸爸不用担心,我只是过去读书,暑假就能回来。” 母亲早逝,林牧声懂得隐忍和压制情绪,面对父亲的挽留,他的内心没有起太多波澜。 门口有人影走动,应该是张彤,他现在名义上的母亲。对父亲微微笑了笑,林牧声故作坚强“爸爸,一起去吃饭吧,然后你送我去机场好不好?” 看着强装镇定的儿子,林远航心疼与不忍交织在一起,但也不再开口挽留,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原配陈萍过世后,就变得比普通少年更加稳重内敛,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 当年陈萍离世,林远航也算费尽心力去挽救,但肝癌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一旦被查出时,就已经是晚期了。他几乎放弃了事业陪在陈萍身边,但癌细胞扩散迅猛,就算他拿的出钱,也无法实施换肝手术。靶向药物的治疗没有起到效果,从检查出肝癌到离世,不过区区十个月时间。那年林牧声才刚满六岁。 他一个人带着孩子,还得打理公司各项事务,终究会疲惫。就在这时张彤出现了,那个学舞蹈的应届毕业生,因为没有考上省歌剧团,于是先到他的公司应聘前台。姣好的气质与温柔的性格,在工作的点滴中慢慢让他早已死去的心死灰复燃。 在和张彤公开恋情前,林远航曾找林牧声谈过一次心,面对自己八岁的儿子,他不知道怎么诉说自己失去妻子的悲痛,更不能把工作中的烦闷倾吐,只有谈到张彤时,他努力克制的爱恋与眼底的欲望被年仅八岁的林牧声全部看在眼里。 他同意了父亲的选择,但在新妈妈过门后的半年,他也作出了自己的选择。离开父亲,去移民英国的外公外婆家定居。 从房间出来,还没有下楼,林牧声就听见张彤招呼他吃饭的声音,声音不大,温温柔柔的。要说这个女人有多坏,其实也不见得,只是让他在已经懂事后,再去接受一个属于妈妈位置的女人,他实在做不到。 饭桌上三人话都不多,张彤偶尔开口,叮嘱他一个人在国外注意安全的话,都被他一一客x的应付过去。出门时张彤只送到门口,让林远航开了车送林牧声到机场,或许张彤也知道,这一走估计没个好几年,他是回不来的,倒不如让出独处的机会,让他们父子可以多说说心里话。张彤一向想的周到。 时间一过就是20年,飞机滑行的速度逐渐变慢,机组人员在轻柔的音乐声中做好了一切下机准备,空姐先打开了头等舱的布帘“先生,上海到了。”机务组长微笑着在林牧声耳边轻唤,他缓缓睁开眼,也回之以微笑“好。” 长达14个小时的飞行,让人有些倦怠,林牧声没有在飞机上睡觉的习惯。一连十数个小时,他都在整理学术资料,在飞机穿过云层做下降准备时,他终于关了电脑,摘下眼镜闭目养神。 终究还是回来了。 这是他自10岁那年离家去英国后,第三次回家。前两次不过是寻常的回家探亲,这一次,却是回家奔丧。 林远航和张彤死了,在一次外出谈生意的路上。高速公路遇大货车超车,避闪不及,两人当场死亡。 噩耗传来的时候,林牧声人不在英国,而是正在巴黎综合理工学院进修。他匆匆忙买了巴黎到上海直飞的机票,英国的一票琐事也来不及管了。 要说他不伤心是假的,但年少离家,早已让他习惯了人世的疏离,加之5年前外公外婆先后过世,对他更是有了面对生离死别的锤炼。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他揉揉眼,等飞机里人都走的都差不多了,他才缓缓起身下了飞机。 他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殡仪馆。家里人丁少,母亲早年去世,现在父亲也走了,疼爱他的外公外婆也先后离世,只是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并不算亲近的同父异母妹妹,他尚且不算孤身一人。 那个妹妹,面临这样的情况,应该不比他当年亲眼看见母亲死亡来的轻松吧。 林牧声回忆起过往,有母亲的病,父亲送他出国时的话,还有他前两次回国时的经历。 第一次回国,是他19岁那年,本来说好暑假就回家的,却不想一走就是整整9年。再回家时,他已是一个19岁的成年男性。 说是成年人,脸上却还有未彻底退去的稚嫩,残留在苹果肌上的最后一丝婴儿肥配合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颌骨线条,倒是削弱了几分凌厉的感觉。一对墨黑的瞳孔如幽潭一般沉静,眉毛是飞入鬓角的浓郁与锋利。可能是还没有彻底停止发育的关系,他个子并不算特别高,和176的林远航站在一起,感觉不相上下的。 时隔多年回家,一切都陌生了,张彤作为家里名正言顺的女主人,把家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嫁给林远航后,她就没有再工作,自然也就放弃了考省歌剧团的梦想,以最快的速度怀孕生女,进入林家做了女主人。 林牧声看着这一切,心里并不难过,只是有些别样的情绪。这明明是他的家,但他如今回来,却像极了客人。 面对林远航和张彤的热情,他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到是那个11岁的妹妹,让他觉得还可以亲近。 那个他10年前抱过的小丫头,一晃已经11岁。在张彤的培养下出落的落落大方,四肢和身高都比同龄的女孩显得更为修长一些,一双水灵的眼睛四处张望,看见突然出现在家里陌生的他,也会主动打招呼,只是看清楚他的长相后,会微微脸红。 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总是害羞一些,虽是她名义上同父异母的哥哥,但终究没见过面,第一次相见,难免不习惯。 等真正熟络起来,已经是一周后,林影寒偏科严重,对于数学的应用,几乎就停留在三年级左右。每每张彤责骂,她也会带着哭腔说“学那么多做什么,以后买菜,帮爸爸做生意,知道加减乘除不就好了?”一席话让励志在数学领域发展的林牧声有些失笑。 于是他担任起这个同父异母妹妹暑假补习的工作。 他心里知道,和林影寒的关系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林远航喜欢看到他们兄友妹恭的画面。 但林影寒和他渐渐熟络,反而越来越无心学习,每日想尽办法缠着他出门玩,小大人似的挽着他的胳膊出入各个商场。 有时候约了同学出门玩,也会带上他一起,脸红红的给人介绍“这是我哥哥,刚从英国回来,他还没有女朋友,所以先由我来充当他的小小女朋友。” 他也不知道林影寒为什么要说最后一句话,只是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心里有些发笑。 只是等他两个月假期满,即将返回英国的时候,小丫头比林远航还来的伤心,哼哼唧唧的找到他,要哭不哭的问下一次回国时间。然后把自己暑假作业塞到他手里,求他帮自己最后一个忙——快开学了,她的暑假作业还有一大半没做,求他在回英国之前帮她写完。 在送他上飞机时,林影寒也坚持跟车去了机场,进安检门前,她拉着林牧声的t恤袖子说“哥哥,你会谈英国女朋友吗?”林牧声笑她,并回答不会。林影寒才在婆娑的眼泪中泛起一点笑意。“那我等哥哥回家,继续当你小女朋友,直到你结婚。”林牧声愣了愣,也没说别的就进了安检口。 但这句话他记了5年。 等第二次回家,是因为外公的离世,他按照外公外婆遗愿把他们骨灰带回了故国安葬,并回国办理了各项手续,继承了外公外婆留给他数量不多的遗产。 母亲虽然离世多年,但走的时候和父亲感情并没有破裂,因为这一点,林远航始终对自己前岳父岳母还有尊重。 帮着林牧声办完入土仪式,林远航顺势让他留在国内,可以帮忙打理自己公司事务,这时的林牧声已经取得大学毕业证书,并顺利进入母校的研究生部进修,他婉言谢绝了父亲的挽留,不过表示可以在家里休整一个月。 晚饭时林影寒没有回家,15.6岁的高中生,都得读夜自习,所以晚饭就在学校应付,等晚上放学回家,已经是10点左右。 张彤习惯等到女儿放学后才睡,于是这天一家三口一边闲话家常,c.y一边等待放学归来的林影寒。以至于让林影寒刚进家门时,好一阵的手足无措… 她略微尴尬的放下书包,走到张彤面前,被林远航叫到沙发上坐下“怎么四五年不见,不认识牧声哥哥了?”他开女儿的玩笑。对于这个小女儿,他心里充满了疼爱。 坐在一旁的林牧声表情平静,只是目光一直盯着眼前少女,看着她有些局促的表情,心里发笑。 “哥哥,我记得的,只是好几年不见,变了一些。”她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直视林牧声的眼睛。 他生的好看极了,5年的时光让他更加壮硕了些,不再像19岁少年的模样。宽肩窄腰,穿着条纹衬衣和休闲西裤,更显他身高腿长。 噢,不,不是显得身高腿长,而是他真的又长高了好些,如今和林远航站在一起,竟然高出半个脑袋。 或许是爸爸年纪大了,变矮了也说不定。林影寒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林牧声看着眼前这个妹妹,相较5年前清秀机灵的模样,竟变得更有女性的柔美了,估计是长开了,慢慢有了成年女性的影子,她在张彤的鼓励下,常年练习舞蹈,四肢都修长纤细,皮肤遗传了她妈妈的冷白皮,更显白净素雅,素面朝天的脸没有被化妆品侵蚀,瞳孔黝黑沉静,配上弯弯的细眉,倒是有些古代画册上女子的味道。 一番寒暄过后,说到了两人的学业。林牧声自是不提,年少丧母,又常年生活在异国他乡,他早就学会了坚强和拼搏,到英国后,他就把所有重心放在了读书上,后来更是被数学吸引,励志在数学研究上作出一番成绩。历年的奖学金他从未少过,每每在学校获奖,外公外婆也会一一告知他父亲,也算是老两口给他父亲的一种交待。 说到林影寒,张彤则是有些怒其不争,头几年以为只是单纯偏科也就罢了,自从上了初中,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进入高中后,涵数题常常一道都不会解,甚至平方根口诀表都还背不利索。 张彤越说越气,竟然有些红了眼眶。林远航见状忙打发林影寒上楼,又安抚了张彤回房休息。一番劝慰安抚后,才有时间安顿林牧声。 父子多年不见,独处时竟也有些无言,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各自有了心事,自然无法再像曾经一样交流,两人在客厅又大概聊了会儿生活琐事,林牧声就表示要回房休息了。 上楼前,林远航叫住他,犹豫了一下说“在家休息的时候,有时间就帮你彤阿姨过问一下影寒的学习,她是女孩子,如果学习不好,影响以后的工作。” 林牧声没有多做考虑就点头应下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