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刑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谢一

流刑地 限
成全我病态的爱。
谢一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HE – ABO – 支配服从 – 破镜重圆
梁栩文 X 周唯一
卑微如你楼阶上的苔藓,默默地生长在不起眼的一处。
你践踏也好,呵护也罢,我就在那儿。
【tips:】
①攻受的爱情都是病态的,这俩人的爱情观有毛病。就是钥匙配锁,换个人都不行。
②是掌控和臣服的极端放大化,别纠结。现实里遇到这样的就俩字:快跑。
③也不是斯德哥尔摩。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1

风雨交加的深夜,暴雨把一道道雨幕冲刷在玻璃窗上。
房间内隔绝了驳杂雨声,已经凌晨三点钟,周唯一的房间里还亮着灯。
他坐在窗台下的榻榻米上,身上披着一件单薄外x,正犹豫着在手机的搜索引擎里输入一个名字。一串拼音他输入了又删掉,删掉了再输入,来回几次才好不容易下决心在搜索键上按下去。
他盯着发亮的手机屏幕,眼神晦暗,视线落在已然加载完毕的搜索界面上。
最上面是百科内容,紧跟着的是那人的相关新闻,再往下就是官方的图库。此人是华国的最高政要之一,因此有关他的内容都先经过浏览器过滤了一遍才展现到普通人眼前,任何一条八卦或绯闻都绝不会成漏网之鱼。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这是个身材颀长、相貌英俊的男人,最近的一条新闻上说他三天前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并在当晚压轴的慈善拍卖会上以私人名义买下了一只有点年代的瓷器。
照片上的男人的笑容完全是教养和涵养的外在表现,非常流于形式。周唯一的指尖在男人的嘴角处摩挲了一下,心想,跟在他身边三年的时间里,或许他别的没学会,但分辨男人笑容中的真心和假意还是做得到的。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打着一条暗红色的领带——周唯一不禁对此多看了两眼——这条领带还是十年前他送的。周唯一记得男人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表示,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一点喜欢的样子,可在他离开后,这条朗大师的手工高定领带却成了男人这些年出席重要场合的标配。
周唯一握着手机的手背上关节绷起,骨节发白,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他觉得心里像是被塞了一团x涩的棉花,难受,又躁得慌。
男人执着于这条领带的背后是否隐匿着其他含义,周唯一不敢去想,他甚至也不敢妄自揣测。他只记得自己送过男人很多礼物,大多不贵,但都饱含心意,可惜所有的心意最后都进了一个永远不会打开第二次的柜子里,跟着封存起来的是他那颗曾经灼热旺盛的心。
周唯一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个自嘲的轻笑,可笑着笑着,心里就被剧烈翻涌上来的苦涩淹没了。嘴角耷拉下去,又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他把窗户拉开了一点,想借外面的凉风让自己降降温,却不曾想卷着暴雨的夜风过于冷冽,猛地钻入鼻子里,灌进嗓子眼,激的他剧烈地咳。他又忙把窗户闭紧,下了榻拍着x脯去倒水喝,这一会儿的功夫脸都咳红了。
他随手拿起一只水杯,房门突然间被扣响,“咚咚——”敲门的人很礼貌。
周唯一还在咳嗽,放下刚拿起的杯子就要去开门,其实也不用问门外是谁,这个家里只有他们父女两人同住。
梁右京抱着一只毛绒兔子玩偶在门口,白嫩嫩的手正要敲第二次,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她抬头仰视着面前高大的父亲,清脆的声音小声问:“爸爸,你不舒服吗?”
周唯一自从生了她之后,身体一直没有养过来。一个在孕期没有alpha陪伴而独自一人妊娠、生育、哺x的omega,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
怀孕的omega激素极端不稳定,几乎离不开标记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一旦失去自己的a的信息素的安抚,孕期o会渐渐陷入狂躁、抑郁,慢慢像枯萎的花瓣一样带着孩子走向衰竭。
每年都有因为孕期被抛弃而丧生的omega的案例,于是国家立法禁止在omega的孕期和哺x期内提出离婚,因为怀孕的omega就像年代久远的瓷器,实在是太脆弱了。
周唯一是个在生物和医学领域有着强大天赋的omega,当年负责接生的主治医生曾说,如果不是得益于周唯一自己出类拔萃的科学知识和临床经验,恐怕在孕后期他已经因为激素异常、情绪崩溃和多器官衰竭而亡了。也不会有如今继承了他聪明才智的活泼可爱的梁右京了。
梁右京指了指桌子上的凉水壶和杯子,问周唯一:“爸爸,我可以进来吗?我给你倒水。”
周唯一点点头,侧让开身体,梁右京跑过去把兔子放在床上,然后飞快的接了一杯水给他。
看着他灌下水后咳嗽平息,梁右京张开双臂抱了抱他,“爸爸你是不是身体又难受了?我好担心你。”
周唯一怀里被挤进一个香香软软的小身体,心口窝像融化了一大块儿蜜糖,他的脸在女儿的黑发上摩挲了一下,笑道:“我没事,就是不小心被口水呛到了。”他把她从怀里拉出来,“右京你呢?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觉?已经凌晨三点钟了。”
梁右京踢了踢自己的小白兔拖鞋,眼睛看着地面,咕哝道:“睡不着。”
“怎么了?我们的小公主有心事?爸爸可以替小公主解决吗?”
梁右京看着他,灯光映在她深琥珀色的眼眸里像流动的水波,“我不想去国内,我想留下来照顾爸爸。”她拉拉周唯一的手,心想爸爸的身体太糟糕了,工作起来又那么拼命,如果她不在身边,没有人能劝他要注意多休息了。
原来是恋家,周唯一轻笑,“我不会耽误太久,等这边的实验结果一出来,我就回国内陪你,然后我们要一起在江州生活一段时间,爸爸和x妈的实验室同江州大学的医学院有一个合作研究项目。”
“要多久?”
周唯一认真的想了想,他从不敷衍女儿,“大概要三年左右,如果进展的快,也许一两年内就可以结束国内的研究。到时候如果你不喜欢江州,咱们就回到米国来,好吗?”
梁右京抿了抿唇,皱着眉头,“我不是问我们要在江州生活多久,”只要是和爸爸在一起,她根本无所谓在哪里生活,“我是说——”
“明天x妈会带你和言希回国,爸爸这边最迟一个月就能去江州找你了。”周唯一捏一捏她挺立的鼻梁。
她的面容生的更像她另一位父亲,只有眼睛能看出一点周唯一的影子。
梁右京咬了咬下唇,还是有点不满意。
周唯一却把她抱起来,朝她的卧室走去,“我保证,最迟一个月,最快三个礼拜,你就能在江大看到我。我没有骗过你,对吗?”
梁右京唔了一声。
给她盖好被子,周唯一坐在床边哄她:“再不睡天都要亮了,现在闭上眼睛,什么事情都不要想,爸爸在这里陪你,看你睡着再走。”
梁右京又伸出一只手握住他的食指。
周唯一听着她渐渐平稳的呼吸,方才那点被梁栩文激出的不平心绪,现在都如水入大海,平静下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