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公议熙

棉花糖[ABO]
作家:公议熙
原创 / 男男 / 其他 / 高H / 正剧 / 俊帅受 / 高H
被爱的错觉,是谎言终于真相!
PS.双A,高H。
枫舒(受)&度辞(攻)
深情男二:泫颂小天使。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01我们真有缘啊!

“小舒,东西都带齐了吗?”

“好了,哥哥,我昨晚就收拾好了。”

枫舒很开心,他今年刚满17岁,要前往棉花糖共和国留学,棉花糖这个国家,拥有全球最好的军事学校,能在棉花糖军校读书,这是每一个帝国军校生的梦想。

每年被这个学校录取的学生都是S级以上的alpha。

“那哥哥送你到车站。”枫钦眉清目秀,气宇轩昂,金色的头发梳着大背头,他是帝国的大王子,将来是要继承王位的,成为帝国至高无上的王!

“哥哥,我已经长大了,还是一个alpha,你就让我自己去火车站吧!你要是去了,母亲一定也要去,母亲近来身体欠安,多折腾啊!”

“好,我们枫舒啊,长大了。”兄长欣慰的摸摸他的头。

“那我走了啊!”枫舒推着行李,上了飞行器。

到达火车站附近后,枫舒就让送他来火车站的飞行员驾驶着飞行器离开了,枫舒推着行李,像普通学生一样,在站台前等国际火车。

如果他想,完全可以坐着飞行器前往棉花糖共和国。

但是他想认识一些不同阶级的朋友。关于他是帝国二皇子的身份,都是瞒着别人的。

第一次坐火车,枫舒感觉一切都很新奇,他是坐在外边的座位,里边的一个座位已经有人了,那人靠在椅子上,歪着头看外面,脸上还戴着黑口罩,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

“你好,我叫枫舒,是一个即将去棉花糖军校就读的新生。”

其实枫舒的这句话等于白说,因为这一班国际火车,搭载的人都是要去军校的新生。

那人没有回应他,枫舒自讨没趣,就自顾自的坐好,心里吐槽他旁边的alpha是个冰山。

这个火车特别快,都快赶上飞机了,经过七个小时的路程,枫舒到达了棉花糖共和国,距离军校,还有好远的路。

枫舒出了火车站,跟着指示牌找到了卖票的地方,他礼貌的排队,又遇到了那个坐在他旁边的冰山。

他站在枫舒的前两个位置排队,向售票员买票时,他终于说话了,“去棉花糖军校。”

售票员把刚出的车票递给他道:“请到第一站台等待发车,下一位。”

……

枫舒拿到自己的车票后,赶紧去追这个人。

在这人上车后,枫舒跟在他后面上车,还故意坐在这人的旁边。

“嗨!我们真有缘啊!刚刚我们一起坐火车的,你还记得我吗?”

可惜这人并不搭理他。

枫舒在心里嘀咕着:“可真是个怪人啊!算啦,以后都不要和他说话了。”

……

到达军校后,出了身份信息,枫舒被迎接新生的人带去他的宿舍,宿舍是双人间,枫舒刚放下行李,就见那个和他很有缘的冰山也被带进来了。

看见枫舒,冰山连门都没进来,和带他来的人说:“我申请换宿舍。”

“啊……这?”带新生的人有点为难,他也没想到这人会提要求,“可以,但有点麻烦,如果你执意要换宿舍,我就先带你去更改宿舍。”

冰山点头,和带新生的人走了。

走了好啊!

枫舒还不想和这么一个冰山似的闷葫芦一起住三年呢!

收拾好自己的床位,枫舒拿着毛巾沾水来擦汗,就有一个人进宿舍了,他连忙出来看。

“嗨,你好!你好!我叫泫颂,你的金色头发可真帅。”来人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

“谢谢,我叫枫舒。”

“嘿嘿,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请多关照。”泫颂伸出手。

枫舒握住他的手,“请多指教。”

……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一起上课,学的是军事理论课。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枫舒,你知道吗?我们这个学校啊,清一色的全是alpha,连个beta都没有。”

枫舒疑惑的看着泫颂,“不知道,有什么问题吗?”

“来,你凑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枫舒把耳朵靠近泫颂。

还没听到泫颂说话呢,泫颂就被上课的老师一把揪住了耳朵。

“哎呦!疼疼疼,姐,不要这样,松开。”

“你们两个,扰乱教学秩序,给我滚出去站着。”老师指着门口。

……

出了教室,枫舒道:“老师居然是你姐,牛批啊!”

“唉~”泫颂叹气道:“这有什么可好的。”

“对了,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啊?”枫舒对泫颂之前要和他说的话还是挺好奇的。

“就是啊!”泫颂突然放轻了声音,“我们学校的AA恋比较多!”

v啵啵酸奶兔兔v

枫舒:“?!”

“第一次听说吧!俺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泫颂道。

“这个我来的时候就打听好了,很正常啊!”

“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他俩站到下课,教室里的学生出来,有的会停下来盯着他们看。

泫颂嚷嚷道:“看什么看?看你爹呢?”

好多同学投了泫颂大大的白眼。

“哎,你这人,翻什么白眼?”泫颂动手就要去打人,被人一把抓住手。

是那个冰山,枫舒挺直腰杆,可不能让他看笑话,连忙上前劝慰道:“泫颂,好了,不要这样,多大点事啊。”

冰山放开了泫颂的手,走了。

“这人谁啊?挺嚣张啊!”泫颂道。

“不知道。”枫舒摇头。

“他叫度辞,是联邦调查局局长的独子。”

“你又是谁?”泫颂问说话的人。

这人扶了扶眼镜,道:“我之前和他是同学,他这人挺高冷的,一般不会主动招惹别人,我先走了。”

看着人走远,枫舒道,“这个眼镜,还挺热心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