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憨老攻追妻记》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horse

憨憨老攻追妻记
作家:horse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轻松 / 温馨
·lsp忠犬疼老婆攻✖️打游戏最屌美少年·口是心非受
·宋郁哪会还稚嫩,冷冷的,生人勿近的样。全闻硬是挤进了他的世界。照全闻的话来说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宋郁自己喜欢他,才让他有机可乘。
·宋郁宝贝真的是小天使✨
·呜呜呜呜第一篇文 不足有很多
·甜宠文 酸酸甜甜啊啊啊
·小虐怡情(如果这还叫虐…
• 全闻老爱亲他 (用鼻尖蹭 连亲带咬
全闻喜欢穿他的各种衣服 (好闻好穿 穿上就感觉宋郁一直在他身边
全闻喜欢rua他的头发 (因为很软
全闻喜欢给他拍照
全闻喜欢从后面抱着他 下巴抵在他肩上 然后撒撒娇 亲亲
全闻喜欢夸他好看
全闻喜欢和他旅行 过二人世界
全闻很爱他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剧情来一点点⭐️
•全闻觉得自己在犯罪的边缘试探,可明明是宋郁在色诱他。
全闻喉结滚动,干巴巴的问“你成年了吗?”
宋郁汗颜“我靠,你他妈老色批。”全闻见他激动起来,不能把人吓跑,倾身向前。这下靠的更近了“给不给亲?”宋郁听他这话,忍不了了,顿时身体往后靠,撞上了车门。
“你想干什么。” 不,这话说的太蠢。 “你知道你这样像什么?”
全闻一顿“什么。”
“发情的大公仔。”宋郁忍着笑,用胳膊推他。
全闻看他笑起来孩子气的模样,眼睛有水汽,光线透进来落在他眼里,宛如星辰。心里痒痒的,抓了宋郁的胳膊往怀里拽。宋郁还没反应过来,全闻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脑袋往跟前带,两人距离拉近。宋郁被拉扯着,堪堪抬头便与全闻对视。害羞的情绪无处躲藏,他心里慌张。下一秒,唇上一片温热。
简简单单一个吻。完事全闻立即放开他。这下心满意足了。宋郁捂着嘴,狠狠的目光带着丝绝望瞪着全闻。难得的他感觉自己脸上发烫。全闻抬手将宋郁捂着嘴的爪子扒拉掉,凑近,没忍住捏捏宋郁脸上的软肉“盖个章。以后也不许谈女朋友知道吗?”
宋郁忍无可忍,喊道“你个老色批,占老子便宜!”这声换来了全闻发自肺腑的低笑。

“重新开始好不好?”

他站在树下抽完一支烟,稍稍抬头,看着树梢上那些枯萎泛黄的树叶在冷风中孱弱的抖动着,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已经是深秋。烟头被他踩灭在凌乱的树叶堆里,下一刻脚步迈开。夕阳早已落下,天边是阴沉沉的暗淡一片,全闻的黑色针织长衫渐渐隐没在宋郁的视线内。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开始烟不离手。或许是那年他们刚分手,或许是第一次看见宋郁疲倦的脸,或许是宋郁从他怀里挣扎着离开还不忘说出那些刺伤人的话。正想着,车已经开进了小区。停好车后,何漾电话打来了“喂,你在哪儿?”他淡淡的开口“楼下。马上到家。”

输入了门锁密码‘咔哒’一声,门开了。何漾闻声,视线便落在了刚进门的他身上:“我点了外卖,在桌上。“全闻抬眼看着她拿着手机飞快地打字,身旁的Kevin一脸冷漠的趴在何漾脚下的垫子上。那只斯芬克斯猫是他之前和宋郁一起养的,何漾因为这事还和他吵过一架,那猫冷冷的模样像极了宋郁。

半夜十一点,全闻处理完公司的事,简单冲了个澡,毫无睡意。客厅只开了暖黄色的落地灯,他站在二楼的玻璃窗前默默的抽烟。

灯光从半掩的房门外透了进来,在木质地板上投下一段黑色的剪影,何漾起身踩着拖鞋走到客厅。只看见全闻穿着睡衣的身影站立在窗前。她走近,贴着全闻的后背拥了上去。熟悉的烟味萦绕鼻腔。“在想什么?。”她问。

“没事。睡不着而已。“昏暗中何漾看不清他的眉眼,只能隐约刻画出他分明的轮廓。“你骗我。今天又去见宋郁了?”她问完全闻没说话,只是深深吸了一口烟。抬手间,烟灰落了一地。何漾看他淡漠的样子,心里一顿烦躁。又是宋郁,为什么到了现在他还在影响自己的生活。

全闻正要将她推开,不想何漾双臂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下一刻唇上便有了温热的触感。不知怎的Kevin冷傲的脸闪现在脑海,回神间何漾一只手已经扒开了他的睡衣。唇上的触感更加用力。全闻沉着脸,将何漾一把推开。反感道“别这样。”两人一瞬间拉开了距离,只是何漾的一只手还抓着全闻的胳膊。

何漾表情流露一丝受伤“全闻,我们下星期就要订婚了。你心里还想着他,是吗?”全闻甩开她的手,将烟头踩灭在地毯上“分开一段时间吧。订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拿去跟全奕怀说。”

何漾眼神闪烁着难言的情绪,她觉得自己跟全闻踩灭在地上的烟头一样。

第二日清晨,全闻去公司简单开了个会,全奕怀早跟他说了订婚的事,让他着手准备。所以这几天他挺闲的。只是对何漾他真的无感。在别人看来他们青梅竹马,郎才女貌,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真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对全闻而言他觉得何漾就是自己很讨厌吃的食物,一开始只是有人强迫他试着接受。结果是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他心里想着的人,是干干净净的模样。

全闻来见宋郁从来不会提前打招呼。比如现在。

他按了公寓的门铃,等了五分钟。没动静。正要按第二次时听到了屋主人穿着拖鞋慢腾腾的脚步声。开门,两人目光相触。全闻笑了笑“亲爱的。”宋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眼神涣散,只穿着T恤和宽松的睡裤就来开门了。

看清全闻的脸后,宋郁清醒了大半。眼神中带了丝不悦,挡着门没让他进来。随即道“滚。”全闻堆着笑脸,没有放弃“乖,我给你带了早餐。”说着他从助理手中接过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到某人眼前。宋郁这才看清还有一个人也在这杵着。

他不想全闻的助理看笑话,淡淡的看了眼全闻舔狗一般的笑容。“我吃完你就滚。”说完接了食盒就回房间。全闻会意,吩咐恩佐开车回公司。

全闻走在他身后,带了门。宋郁的肩瘦瘦的,白T宽大遮到了屁股,再往下小腿处的肌肉匀称健康。房间里窗帘半拉着,宋郁坐在地毯上撕开包装准备开吃。阳光从他身侧的窗外透进来,脖颈和脸庞像落了一层霜,白得发亮。全闻坐到一旁的懒人沙发上,面前是张摆满了食物的茶桌,地毯上还有些零碎的食品包装袋。他就一个人这样生活的吗,全闻心里想着便开口“给你请个家政阿姨吧。”

宋郁用筷子夹起一个蒸饺,顺手点开了网易云听歌。把全闻的话自动忽略。全闻身子前倾和他隔着茶桌面对面,宋郁嘴里吃着东西,眼睛瞅着手机屏幕把全闻当空气。这样子和几年前一模一样。全闻看着他,那张干净的脸清清爽爽,额前细碎的刘海被顺道脑后。头发带点卷俩月没剪长长了点,有种日系少年的味道。

全闻帮他打开乌鸡汤的盒子“昨天见你就觉得瘦了,多吃点补补营养。”宋郁停下筷子,抬眼看他的脸“能不能闭嘴。”

全闻委屈,小表情故意露给宋郁看 “好好好你慢慢吃。让我多看你几眼。”宋郁吃完蒸饺起身,边走边说“吃完了,你走吧。”全闻随即说道“今天公司没什么事。”他刚说完手机开始不停震动。扫了眼来电,是何漾。

“下午有空吗?约好的婚纱设计师带衣服过来,要我们看看成品。”全闻瞥见宋郁去了卧室,起身打算跟进去。“我没有兴趣。下午要去新区那块签个合同。别打电话来了。”说完他就挂了。

宋郁一个人住,房间里是张北欧风格的大床,床上摊着没叠的被子。对着床,南面是他直播时的设备,两台宽屏台式电脑,桌面依然摆满了东西。

全闻倚在卧室门框上,视线落在宋郁身上。看他样子是准备换件衣服。宋郁扯着领口用了不到三秒将身上的白T脱了下来,露出平日不见光的脊背。他人瘦的匀称,背部皮肤白净,抬臂时背阔肌隐约显现。全闻顺着他后颈向下,那条明显的脊柱沟直往他视线中挤。

全闻压着心里那股邪火,戏谑道“突然就明白你高中那会为什么那么受女孩欢迎了。”宋郁重新换了件黄色的长袖T恤,简简单单的,多了丝奶气。

“你他妈烦不烦?下午还有事就赶紧滚。”宋郁知道某人一直盯着他看,刚才全闻讲的电话他也听到了。全闻轻声笑了笑“对呀,下午最重要的事就是和你呆在一起。”说完走上前,在宋郁转身的间隙将人拉到了怀里。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全闻比宋郁高半个脑袋,他稍稍一低头便能将整张脸埋进宋郁的发间。宋郁想推开他,奈何全闻一手搂住他的肩一手使劲抱着他的腰。“怎么?何漾昨晚没满足你,现在找我发泄?”宋郁抬头怒视他。

全闻喜欢他,纵容他。不管宋郁说什么他都觉着对自己胃口,他就是喜欢宋郁这又奶又不屑的劲。“吃醋了?没你说的那回事。”宋郁听他说完觉得有些可笑。何漾马上是他正儿八经的未婚妻了,自己有什么醋可吃。他怎么会在乎那些。

全闻刚才放在他腰上的那只手逐渐往上,摸着了宋郁后颈那块的皮肤,滑滑的触感挺好。宋郁皮肤白,脖子那块细皮嫩肉的,看的全闻浮想联翩。他朝宋郁轻轻一笑“我想你了。就抱一会儿。”宋郁想挣脱,俩人互相使着劲,谁都不想退一步。

全闻瞥到一旁的床,用力一推。宋郁蓦地倒在床上,视线跟着转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神有点失焦。全闻趁着这间隙,欺身压了上去。宋郁心中一瞬间被那些不知名地情绪填满,他觉得难堪。就好像,赤裸裸地被人围观。他讨厌极了这种感觉。

他看着全闻凑近的脸,脑子里全是之前的种种。

美好的事物发酵,变酸变烂变臭。他们的结局也没有停留在盛夏的烟花绽放,仅仅转瞬即逝,然后他自己一无所有。

全闻低头看着他的脸,明明已经两年没有这么亲近,再一次接触还是初见的心悸。他抚摸宋郁的眉眼,这一次他不会再放开手。

“宋郁。”全闻轻声喊他。

宋郁看着他,两人视线碰触的一瞬,宋郁眸色变暗,抬臂给了全闻一记拳头。不轻不重,刚好打出鼻血。

“滚。”宋郁正要起身,又被全闻一把拉住。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宋郁开口。

“Kevin呢?“

“早忘了。”

“约定呢?”

“那种东西还算数吗?”

“重新开始好不好?”

“不好。”说完甩开全闻的手,走出了卧室。

全闻狼狈的坐在地上。刚刚鼻子只是微微出血,他随手擦去。起身想要追上宋郁,鼻间突然涌出了一大股热流,他连忙着急地捂住鼻子,喊道“宋郁….我流鼻血了…”

血顺着他的手掌渗出了指缝,地上也滴落两三滴。那温热的触感让他双腿发软。慌乱中他抓住门框,站都站不稳。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浑身没了力气,恶心想吐的感觉从胃里直往上涌。

宋郁闻声,拿着毛巾跑进来。

“对不起。”宋郁说着帮他将脸上手上的血擦干净。用最快的速度将地上的血迹都清理了,才扶着全闻躺到了床上。他知道全闻晕血,出了事他才发觉自己很慌。

全闻缓了一会好多了。坐起来看着宋郁“这鼻血流的值。”温声细语的,他眼睛本来就好看,难得眼角带着一丝温情看人。

宋郁给他冲了些姜糖水,看他还是一副痴心不改的样“你休息一会,赶紧回去吧。”

全闻接过杯子,装可怜道“追不到你,我心里难受,又流血了怎么办。”

宋郁瞪他“那和我没关系!”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