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犬横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咦她居然

野犬横行 限
这条街区有一只野狗,他绝不认主。
咦她居然

原创小说 – 架空世界 – 兽人 – 中篇
完结 – BG – 奇幻

野狗永不认主。

本文游戏选项式推进剧情,有多个结局,最终结局HE。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这片街区游荡着一只野狗,或者说,一只狗型兽人。
兽人是近几年突然出现的种族,他们生来就有不少人类没有的天赋技能,诸如嗅觉灵敏视力超常体力惊人……但政府对他们的态度可不算友好,甚至可以说非常紧张,谁知道这帮身体里流着动物血液的家伙会不会突然爆发兽性袭击人类?即便兽人积极推动平权运动,他们能不能被当作平等公民看待一事依然存在争议。
你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弄倒的垃圾箱边翻找食物,月光照亮他属于人类的上半身——可见他是混血,这时代兽人和人类之间矛盾颇深,混血可不算常见。
你猜测这就是他只能四处流浪,做一只没有归属的野狗的原因。
伤痕遍布他裸露的皮肤,毛发一缕缕粘连在宛若动物的下肢上,背后的鬃毛也一团团染着泥污,覆盖浅色绒毛的大耳朵垂在蓬乱如稻草的金色半长发间,他因为你的脚步声而转过身来,后背鬃毛瞬间炸开,依然维持四肢着地的姿势,后肢发力拱起脊背,肌肉因为用力而隆成山脉,那张与人类无异的脸皱成一团,向你露出森森的锋利犬齿,沉闷的低啸在他喉间翻滚。
你倒退了一步,野狗没有丝毫放松,他上半身压得更低了,做出一个起跳攻击的准备姿势,眼神杀气腾腾。
你指了指手中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别紧张,我只是过来扔垃圾……”
野狗紧盯着你,下颌几乎要触到地面。
你准备绕开他走向稍远处的另一个垃圾箱——比起说是害怕他的攻击,倒不如说是更担心他会不小心吃到垃圾……其实这纯粹是杞人忧天,他本来就在垃圾堆中找吃的,真吃到垃圾也算不了什么大事。
“啊!”胡思乱想着,你不小心一脚踩上滚动的塑料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中的垃圾袋在空中转了个圈,狠狠地撞到了你的脸上。
“哧……”野狗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你抬眼看去,野狗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敛起来,那张脸虽然脏兮兮的,却出奇地秀气,你一下子愣住了。
野狗在和你对上目光的下一秒就换了表情,他凶巴巴地冲你低吼:“看个屁啊!”
为了增强威慑度,他还磨了磨牙,一串涎液从他咧开的嘴角落下,正掉在他手掌边的易拉罐上,亮晶晶地反着光。
呕,好恶……你决定不跟他搭话,继续走向那个垃圾箱,你离野狗越来越近了,他的警惕程度也越来越高,身后翘起的大尾巴不安地轻微摇摆。
真不巧,前方居然有一摊颇大的积水,你可不想直接蹚水过去,可看看周围,水滩一直延伸到墙边,要想过去,你非得从野狗面前绕过去不可。
唉,没办法了,希望他不要太过敏感……
“你干吗!”野狗一声爆喝,整张脸再次皱起来,又一次恢复了攻击姿态。
“扔垃圾啊……”你不得不站住脚步,无奈地回答他,“我总不能把它再拎回去吧?”
“就放在这里。”他说。
“会给环卫工人造成困扰的吧?”你皱眉。
野狗嗤笑一声:“反正那个垃圾箱等会儿也会被我弄倒的……这里面有吃的吗?”
“有……我今晚的剩饭剩菜。”你无奈地回答。
“哦,放下吧,你可以走了。”野狗回答,他虽然还趴伏在地面上,面部表情却放松了不少,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你的袋子,甚至还愉快地摇了摇尾巴。
你四处看看,想找块稍微干净点的地方放下手中的垃圾袋——天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翼翼地对待一袋厨余垃圾!
野狗蹲坐在垃圾堆上,一直警戒着你的一举一动,你发现他的安全距离是两米左右,超过这个距离就会听见他喉咙里滚出一串串低啸。
垂耳还会细微地支棱一下,啊,不知道是什么犬种呢?
你把垃圾袋放在没有被污水沾染到的地面上,举起双手向他示意自己并无恶意,野狗不耐烦地哼了一声,你转身离开了。
走出巷子前,你隐约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欢呼——“排骨欸!”,你回过头去,那儿黑漆漆的,你只看见浅色的尾巴尖拼命摇晃,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啊,他喜欢排骨吗?你暗自思忖。
出于某种不必多说的原因,接下来的一周你都做了排骨,清蒸排骨红烧排骨糖醋排骨排骨汤……呕,你前所未有地对这玩意儿充满了厌倦。
第八次把伪装成普通厨余垃圾的排骨拌饭放在不见狗影的垃圾箱边,你左顾右盼,最后失望地叹了口气。
唉,真是太浪费了!明天再也不干这蠢事了!
结果第二天你就再次见到了野狗。
他捧着破破烂烂的塑料饭盒往嘴里倒饭,饭粒沾了半张脸,看见你来,他迅速地把那破饭盒藏在身后,就好像你会跟他抢食一样。
野狗紧张地看着你,快速咀嚼几下,把口中的饭吞了下去,还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唇周卷了一圈,倒是把不少米粒都卷进了嘴里,可左边脸上还粘着好几颗。
你忍住提醒他脸上还是有饭的冲动,惋惜地瞄了一眼手中的垃圾袋,这是真正的厨余垃圾了……不过他今天似乎找到了不错的晚饭。
“前几天……你去哪了?”你问。
野狗古怪地看了你一眼,并没有打算回答你的问题,他从身后把饭盒捞了出来,继续大快朵颐,还颇享受地眯眯眼,仿佛那并不是别人吃剩的盒饭,而是一顿丰盛的美餐。
你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站在原地看他进食。
两分钟过后,野狗终于无法忍受地抬起头来,不耐烦地问你:“你怎么还不走?”
“我乐意。”你回答。
“我不乐意!快滚!”野狗习惯性地冲你龇牙皱鼻,操,这表情使你看见了他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饭,可真恶心。
“你对谁都这个态度?你怎么还没被打死?”你蹙眉。
像是把这当作夸奖,野狗居然咧嘴笑了:“因为他们打不过我啊。”
“而且啊,不这个态度才会被弄死,蠢货。”野狗轻蔑地哼了一声。
……精通街头流浪生存技巧,那他真的很聪明很棒棒哦?
“你前几天去哪了?”为了转移话题,你再次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野狗咽下最后一口饭,把饭盒丢到一旁,捡起还剩半瓶的可乐,喝了一大口,不满地咂咂嘴:“操,这都没气了,真他妈难喝。”
他嫌恶地把塑料瓶丢得老远,仿佛这才想起你还在等待他的回答,他漫不经心地说道:“还在这一片啊,只是没来这个垃圾桶而已——不能在同一个地方闹得太过头,这道理都不懂吗?”
你还真的没想到这一点,看来你的确不适合街头流浪。
野狗舔舔上唇,灼灼目光转向你刚刚丢垃圾的垃圾桶:“这里面有吃的吗?”
“……有,但是没肉。”你回答。
野狗兴致缺缺地收回了目光,不满地嘟囔:“为什么不吃肉?我记得你上次还吃了排骨,味道还行……是你吧?”
“是……”你无奈地应道,决定不告诉这家伙你在过去的八天里都做了排骨等他,可他一次都没来。
想了想,你补充道:“我明天会做排骨。”
“可是明天我该去这小区西门的那个垃圾场了……”野狗失落地抖了抖耳朵,“总是来这里翻垃圾桶,会被人抓住的。”
“明天我给你带排骨,你就可以不用翻垃圾桶啦。”你说。
野狗颇怀疑地打量了你一会儿,你以为他是在怀疑你骗他,刚想解释,他开口说话了:“能够我吃饱吗?”
“当然!”你理所应当地回答他,这话说得,连只野狗都喂不饱,未免也太丢人了吧?
然而……
野狗把嚼不碎的硬骨“噗”地吐出来,无言地盯着你,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一句话“说好的能让我吃饱呢?”。
天地良心,你可是带了整整两根排骨,蒸了三杯米,这都够三个成年人吃的了吧?
“你也太能吃了吧……”你喃喃自语。
“还行吧。”野狗回答,视线滴溜溜在两个垃圾桶上来回转,最后落在左边那个垃圾桶上。
“唉,连续两天而已,应该没事吧。”他自我安慰般低语,站起身一脚踹倒了垃圾桶,撅着屁股旁若无人地在一地垃圾中翻找起来。
你无语地看着野狗:“你一定要把它弄倒吗?直接找不行吗?”
野狗不可思议地转过头,仿佛你讲了一句令人无法理解的蠢话一样:“这么深的垃圾箱,你要我钻进去找吗?多脏啊!”
他居然还嫌脏……你看看他被种种污渍弄到看不出毛色的下半身,再看看他乱糟糟打结的半长发,一时间被梗得无法说话。
野狗哗啦啦从垃圾堆里刨出了一个还算完整的苹果,往大腿上的毛上擦擦——哎,他大腿上的毛也没干净多少。可他觉得这就算清洁了,毫不顾忌地把苹果塞进嘴里,咔嚓咔嚓,他吃东西很快,没一会儿苹果就变成了一小个皱巴巴的核,被丢到了一旁,他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上的汁水(你真想帮他擦擦手!),又继续开始翻找。
他刨地的姿势和狗真的没啥区别,他上半身俯得很低,从你的角度只看得见一个毛茸茸的屁股,在那愉快地摇摇晃晃,蓬松的尾巴竖在空中,随着他的动作摇来摆去。
“你怎么还不走?”野狗头也不抬地问道。
“马上就走了——你明天去哪?”你问。
“还没想好,可能是三街的后巷,也可能是肉食店的后门,或者……”野狗叽叽咕咕报出一大堆地址,就像在念叨属于他的餐厅,你听地脑壳生疼,赶紧打断了他:“算了算了,你就说你什么时候再来这儿吧。”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这话也没让野狗停下手中的动作,他继续兴味盎然地翻看垃圾,顺口说道:“五六天之后吧。”
“吃鸡吗?”你问。
“吃。”野狗飞快地回答,他拆了一包薯片,咔咔咔地嚼得很是开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过期食品,说起来他不会拉肚子吗?你带着疑虑审视他手里的薯片,野狗似乎误会了什么,居然一脸警惕地把薯片往怀里搂了搂。
谁要跟他抢这破玩意儿啊!
你觉得他大概一时半会儿吃不饱,便向他道别后先行离开了——野狗就是野狗,他专心致志于薯片,对你友好的告别给出的唯一反应是晃了晃尾巴。
五天后,你带着两只烤鸡来到了小巷里的垃圾堆放处。
野狗已经弄倒两个垃圾箱了,你的到来让第三个垃圾箱免过一劫,他蹲坐在地上,毫不介意污水沾湿他屁股上的软毛,渴望地看着你手里的餐盒,尾巴疯狂摇摆。
他还是不愿意从你手里接过食物,执意要你放在地上,但至少他对你的安全距离缩减了些,大概是……你悄咪咪地探了一步,野狗警觉地动了动耳朵,侧眼看你。
1.5米左右吧!你停在这个位置,看他撕扯鸡肉,哇,他牙口确实好,上次吃排骨只吐了几块硬骨,这次你都没见他吐过一根骨头,就连鸡腿那根最粗的骨头都被他满不在乎地咬碎了。
“你怎么给什么就吃什么啊,也太不设防了吧……”你忍不住说道。
野狗抬了抬眼皮,含糊不清地回答:“当然不是每个人给的食物我都要啊。”
“是因为我看起来就是好人吗?”你眼睛一亮,期待地望向野狗。
“……是因为你看起来打不过我。”野狗诚实地回答,“而且我嗅觉很好,如果你在里面加了别的东西,我一定能闻出来的。”
行吧。
野狗快活地眯眯眼,舔干净手指上的油——带湿巾让他在吃鸡前擦干净手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大概是你散发的气场太过低迷,野狗盯了一会儿你,最终不情不愿地开口说道:“你看起来确实还行啦……好像不坏的样子。”
勉强把这当作赞美收下好v啵啵酸奶兔兔v了,你扯扯嘴角,跟他确认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便离开了。
此后你们每周都会见一两次面,你看出野狗胃里其实是个无底洞,不管带多少食物都无法填满,干脆以后都只带些肉食,当给他改善伙食。
野狗绝对是那类厨师最喜欢的客人,任何食物都能得到他的欣赏,他鼓着腮帮子咀嚼时会开心地微微眯眼,垂耳因为享受而细微地颤抖扑棱,吃得欢了还会摇尾巴,甚至偶尔会从喉咙里发出些“呜呜”的低鸣!
投喂野狗真的是太让人有成就感了!
更令你有成就感的是,野狗对你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从最开始的只能在两米开外站着,到现在已经可以允许你走到他身边了——“反正你抢不走我的吃的。”野狗无所谓地说,完全没想想这些吃的都是谁带来的。
其实他也不是那么没良心啦,野狗偶尔会给你带些小礼物,说是小礼物,其实都是些不知道哪掏来的小破烂,什么格外圆的鹅卵石,一片特别大的羽毛,被风化到半透明只剩脉络的树叶……甚至有一次,他给你带来了一条巨长的壁虎尾巴。
“不觉得很神奇吗!我从来没见过尾巴这么长的壁虎!”野狗兴味盎然地向你说道,眼尾略有些下垂的狗狗眼放着亮光,满脸的期待表扬。
那玩意儿捏起来软烂冰凉,像一条搓细的橡皮泥,你最终还是违心地赞扬了他:“是挺神奇的哈……”
野狗得到了满意的回复,便开开心心地继续吃饭了。
你把那些东西都收进同一个抽屉里,结果壁虎尾巴几个星期之后烂掉了,搞得那抽屉臭到像是屎坑爆炸。
这天,你向野狗抱怨这件事,他笑得满地打滚。
“好蠢啊!我只是想给你看看而已!干吗把它放抽屉里啊哈哈哈哈!”野狗喘了口气,用手背揉揉眼睛,幸灾乐祸地看着你,又笑了好一会儿。
你简直想给他一拳。
“我想着这是礼物嘛……当然要好好保存啊。”你没好气地说。
这话让野狗安静了好一会儿,他忽然慢慢靠近你,低下头,你感觉到什么东西碰了碰你的手背,呼吸温热地落在皮肤上,他仰起头来,刚好和你对视,你一瞬间读懂了他的眼神,他在说:“现在,你可以摸摸我。”
你注意到他满身泥污。
你_____
A.伸手摸他
B.提出带他回家洗澡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