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弃妇

腰肢(高H,1v1)
作者
弃妇

內容簡介

失忆前的宫洛辰被迫娶了颜皖衣,心中对她厌烦至极,在床上自顾自己爽,从来不去看她的脸,也不曾关注过她,只喜欢用后入的姿势折磨她。
失忆后的宫洛辰最喜欢颜皖衣的腰,盈盈一握,纤细白腻,在身上扭起来的模样带劲的很。
恢复记忆的宫洛辰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要求她使用女上位。
(文案死亡患者,总之是个很狗血的故事,肉为主,剧情为辅,全程1v1)

高H1V1BG現代女性向

1 夜晚(H)
“趴好了,别乱动。”黑色短发的男人眼神如琉璃般好看,五官立体俊逸,眼神却冷冰冰的,没有任何表情,要不是身下的女人时不时泄露出的呻吟和摇晃的大床,根本看不出眼前的男人此刻在干什么。

“……是,嗯、啊……”颜皖衣低低的应了声,他的声音像大提琴般优雅,略微声控的她根本抵制不住,私处又漏出一大滩水,乳尖挺立着,时不时剐蹭一下床单,刺激的她更加濡湿。
她捂住嘴,不敢呻吟的更大声。

她的丈夫,也就是此刻正在操着她的人,宫洛辰并不爱她,他们的婚姻只是长辈的错误决定。
宫家向来规矩森严,偏偏出了个二世祖宫洛辰,隔三差五给宫家惹祸,宫老爸看的心烦,便给他娶了个老婆,让他收收心。
恰好颜家的经济出了问题,颜老爸便急把刚大学毕业的小女儿的照片送过来。
宫洛辰对结婚一事非常不耐烦,在照片堆里随手挑了张,颜皖衣便急匆匆的嫁进来了。

宫洛辰并不喜欢她,但也说不上厌恶,更不想现在就当爹,最不想禁欲,所以他每晚都会上颜皖衣,但也仅限于上她。
颜皖衣知道他喜欢上着自己在脑子里幻想前女友,他心里有个放不下的白月光,不,按照他喜欢的类型,前女友应该是放不下的朱砂痣。

“趴好!”他拍拍颜皖衣的屁股,手感很好,滑滑嫩嫩。

颜皖衣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身体了,要不是那玩意儿还在自己的身体里,她早就躺倒在床上,死死咬住下唇,压抑住说自己的呻吟,她语调破碎的说:“没、没力气了。”
宫洛辰不喜欢她在床上喊得太大声,会妨碍他在脑袋里幻想身下的人是前女友。
颜皖衣也不在意,她喜欢宫洛辰的声音和宫洛辰的脸,但不喜欢他这个人,他们之间的性爱是靠幻想和声音维持的。

宫洛辰有些不耐烦,掐住她的腰,把她往自己身下拖。
颜皖衣感受到丰沛的淫水顺着腿根一直往下流,体内的压迫感突然加重,身体被贯穿撑开的感觉让她的呼吸渐渐加重。
“唔,啊,嗯……”她把脸埋进枕头里,双腿不由自主分的更开,花穴被撑到极致,里面的每一个褶皱似乎都被撑开了。
忘了说了,颜皖衣还喜欢他的肉棒。

宫洛辰也很爽,虽然他不喜欢她,但她的身体操起来是真的爽,脸也足够美艳。

“太深了……”颜皖衣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却使不出多少力气,她软软的说道,“真的太深了……”
“骚货,你不就喜欢深的!”宫洛辰次次干进最深处。
“呃……不……”颜皖衣的呻吟几乎被肉体拍打声掩盖,下体紧紧绞着,小腹抽搐着,更多粘稠的液体顺着大腿根部下流,把床单弄得一塌糊涂,“太大了……嗯啊……”
胸部与床单的接触越来越频繁,颜皖衣恨不得他伸手狠狠蹂躏一下自己的胸部,但她没有开口,就算开口也肯定会被拒绝。
玩弄她的奶子,宫洛辰又爽不到,他不会干的。

“啊!不要!”身后的男人突然加速,颜皖衣有些狼狈的叫出声,花穴被一次又一次的狠干,蜜水却越流越多,她开始挣扎着想逃出他的桎梏。

“啧!”宫洛辰不爽,掐着她的腰把她拖回来,固定在自己身上,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凶她,“屁股翘高点!”
“你、你快点!”颜皖衣带上几分哭腔——纯粹是爽的,“嗯啊……”
“今天药吃了没?”
“吃了。”
宫洛辰闻言放下心来,用力抽送几十下后,突然抓住她的头发,将她压在床上,尾椎骨升起一片酥麻。
颜皖衣知道他要射了,不再挣扎,呻吟声越来越大,紧紧抓着枕巾,花穴极速收缩、绞紧,最后被灌满精液。

宫洛辰抽出已经软掉的肉棒,松开手,指间滑过她已经有些散乱的头发,径直往浴室里走去。
颜皖衣躺在床上回复,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响起之后支起上身,捡起地上的睡衣,胡乱套好,坐在床边清理下身,现在不把精液擦干净的话,待会儿去洗澡会流的满地都是。

十分钟后,宫洛辰从里面出来,颜皖衣进去,二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打开热水后,颜皖衣蹲下,以一个略显羞耻的姿势把精液从体内抠出,确认不会再流出后,她才开始洗澡。
出去之后,床单已经被佣人换上了新的,颜皖衣钻进被子里躺下,闭上眼睛,这个晚上就这么结束了,他们之间依旧没有任何交流。

2梦(初夜H)
次日,颜皖衣醒来时宫洛辰还在睡,她没有起床,宫洛辰睡眠比较浅而且有点起床气,稍有动静便会醒顺便生会儿气。
她直挺挺的望着天花板发呆,迷迷糊糊又睡了回去,她做了个梦,梦见她的新婚夜了。

刚结婚时她对宫洛辰还是抱着一点点好感的,毕竟这个男人长相声音身材都符合自己的想象,只是他看起来没那么开心,让颜皖衣有些害怕。

她此刻正坐在床沿偷看宫洛辰脱衣服,有些紧张的绞着婚纱,颜皖衣脸色有些红,心里紧张得很。
走神间就被他压在身下,抹胸款的婚纱被粗鲁扒下,宫洛辰漫不经心的扯下她的乳胶裹胸,用指缝夹住娇嫩的乳头狠狠一捏。
“啊——!”颜皖衣痛的失声尖叫,不可置信的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
明明一个小时前,在婚礼上,在双方父母面前他还笑得温文儒雅,说着‘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现在就完全变了张脸。

宫洛辰冷冷勾起嘴角,眸光亮的吓人:“小点声,吵不吵?”
他的声音还是如大提琴般优雅低沉,却隐隐含了点怒气。
说罢,他伸出大掌蹂躏着她白嫩的乳房,时不时掐一下她的乳尖,或轻或重。
“啊……不要……”颜皖衣很快开始呻吟起来,脸颊渐红,宫洛辰手劲不小,揉的她有些难受,不由得哀求道,“洛辰,轻……轻一些。”
宫洛辰不喜欢她过于亲密的称呼,狠狠掐住她的乳尖,磁性冰凉的声音钻入耳中:“叫我宫先生。”

——阅读全文加微信:outmanxs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