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青花欲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镜明临lxy

山青花欲燃 限
感谢江明爱我如初—谢江初
镜明临lxy
发表于2个月前 修改于1个月前
原创小说 – G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室友 – 天作之合
互攻

文案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磁场相同的灵魂,相遇很难,甚至擦肩也未曾发现,一切需要太多的巧合,但是只要相撞了,就是灵魂上的契约绑定,便再也生生世世分不开的,我想。
这种契约,足以让时间变慢,是物我两忘,水乳交融,是恰到好处,不明由来,是刻骨铭心,声嘶力竭,是万籁静寂,千里皆明。

成年人的跨年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磁场相同的灵魂,相遇很难,甚至擦肩也未曾发现,一切需要太多的巧合,但是只要相撞了,就是灵魂上的契约绑定,便再也生生世世分不开的,我想。
这种契约,足以让时间变慢,是物我两忘,水乳交融,是恰到好处,不明由来,是刻骨铭心,声嘶力竭,是万籁静寂,千里皆明。
又是一次跨年夜,位于凤市二环路的X大,大群学生们正释放着孤寡的气息,有人在窗边大声倒数:9876543!2!1!更有激动的大一小孩大喊着我还没有对象,我想谈恋爱。短短的一分钟整栋A楼都沸腾了。
0607宿舍里传来了江明的声音,她说:“这么激动热情,一看就是大一大二的小孩,精力十足。”说完搂搂身边的谢江初,两个人一起投入到紧张刺激的密室逃脱中去了,两个人挨挨挤挤地抱着一部手机找线索,完成各种奇奇怪怪的小游戏,说着悄悄话,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薯片,吃西瓜,惬意地窝在被窝里。
两个人都是经管院的大四学生,临近毕业,也没有期末考试,好好的六人宿舍,转眼只剩下江明和谢江初两个人,但没有了其他舍友,两个人在一起反而最是快乐。两个人专心地投入游戏,却没有在意,也没有发现,她们俩互相依偎着,连影子都在灯光下交缠,难舍难分。2点多钟,江明开始哈欠连天,眼尾挂着困倦的泪水,牢牢抱着谢江初的一只胳膊,意识模糊地就快要睡着了,于是谢江初关了游戏,亲亲身边的江明,把她卷在怀里。
两个小姑娘躺在学校90cm宽的单人床上,抱着彼此,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万籁俱寂,没有任何人舍得来打扰她们的好眠。天光大亮,被窗帘遮挡的日光略略地照了进来,而被谢江初骑了整整一夜的江明伸展了发酸的腰,正准备悄悄地起床上个厕所,刚刚转了个方向,却被江明一捞,搂的更紧。江明好笑地看着睡的很沉的谢江初,觉得,躺着也很好,厕所不去也可以。于是也紧紧搂住了谢江初,又随着她一起睡了过去。
两个人再次起床已经是中午了,两个人在床上翻翻躺躺,好一会儿才下床洗漱,准备去食堂吃饭。就这样,2021的新年简单而快乐地跨过去了。
说起来,两个人挤到一起睡还是不久前的事情,也没过多久,就发展成了一直睡在一张床上。江明是内蒙古人,离x大比较近,而谢江初是西安人,到学校得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四年时间一闪而过,把两个陌生的小姑娘送到了一张床上,谢江初这个小姑娘吧,又迷糊又可爱又细腻,整个人像一只小小刺猬,叫你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她迷糊到坐公交车过站,找不到地方,只能打电话告诉你说:“救命啊,我迷路了,我旁边有两棵树,一颗是白杨树,另一棵也是白杨树。”她可爱到一抬起眼,你就会被她的大眼睛会心一击,非常喜欢穿汉服,可爱到直接阿伟火葬场。这样一个小姑娘细腻极了,她给你备注奇奇怪怪但又有意义的备注,为每个好朋友送上节日礼物。

双人日常叭叭叭

两个人都是自闭儿童,一个在外高冷,一言不发,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有效杜绝了无谓的交流,另一个吧,迷迷糊糊,握着手机,满脑袋写满别来别来,我好紧张。可是两个人却熟络极了,原因很简单,就在一个巧字。巧合一次两次三次,就成为了缘分。
大一的时候,谢江初问:“江明,你是什么星座啊?” “我?,我双子座。”江明说。 “是吗?我也是啊,那你是几月的生日啊?” “6月啊。”
谢江初激动地握住床栏杆“啊!!我也6月,那你是几号啊?”,于是江明说“就在6月7,高考那天。” 谢江初看起来超级开心:“我也是,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啊,啊啊啊!”。之后两个人还都和家里人分享了这个巧合,后来,舍友们就会一起为她们俩庆祝生日。那之后,两个人陆陆续续发现有挺多同款,就像化妆水之类的,甚至两个人在胸口都有一枚相同位置的朱砂痣。对于谢江初来说,江明逐渐变成了一个有缘人,她们两个常常一直聊天,话题源源不断,也常常互相对诗,你一句我一句,就像一捧一逗,有说不完的话。
谢江初涉猎广泛,什么都会去试试,写过小说,做过簪娘,写过歌,跳过舞。而江明喜欢看书,看电影,很多东西都知道一些。因此不论两个人聊什么,都能滔滔不绝,忘记时间。
有一次,谢江初和江明闲聊时提起,“你知道吗,我们上次一起出去过生日的时候,你和我一起穿了汉服,那天我们还在路上碰到好多同袍,我真的感觉那天是亮闪闪的,觉得我一整天都好幸运。” 江明笑着看着她,“当时我们一整天都在逛吃逛吃。” 事实上,江明在上大学以前,一直没有认认真真地过生日,对于生日的仪式感也并不在乎,但是那一整天,江明打心底里觉得,过生日原来是一件很热闹,很暖心的事情。
江明考研刚刚结束的那天,谢江初提前来了食堂 ,点好了两份泡泡锅加两瓶雪碧,这个名字还是谢江初看人家这个石锅饭一直咕嘟嘟冒泡给取得,江明觉得她可爱死了。吃过了饭后,江明和谢江初准备去外面剪剪头发,两个人顶着呼呼的风往前走 ,两只手塞到棉服口袋里,挤的满满的。
说起来,两个人一开始的关系就是知心好友,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睡一起的关系呢,这还要从挺久之前有一天中午说起,那段时间,江明天天晚上和谢江初一起说天侃地,鼓动她一起躺床上聊天,但是谢江初一直不太愿意,于是某天中午江明就翻身钻进了谢江初的被子,虽然里面空无一人,但是面对谢江初来说,这件事影响好大。过了没几天,击败谢江初的神器出现了,江明买的一件蓝黑衬衫到了,穿上之后,谢江初整个人像猫薄荷吸过了头的猫咪,她摸着江明“我的天,我好喜欢你的衬衫,好喜欢啊。”当天晚上,一直习惯裸睡的江明在床上等了好久终于听到谢江初上床的声音,于是她扑过去一下子钻到了谢江初被子里。
顾忌着其他舍友,谢江初只好忍住不喊出声音,结果她仔细一看,发现江明居然上身只穿着那件衬衫爬过来了,还一直在她旁边蹭来蹭去,叫她名字,一直勾着她让自己摸摸,实在没有办法,谢江初只能一直紧紧地闭着眼,紧张地呼吸,到最后,谢江初实在被勾的不行,一翻身发狠咬了江明,按着她,一只手用力地揉着她的胸,这样一折腾,江明终于老实下来,安安静静地抱着谢江初睡着了。
再之后,谢江初的接受能力一下子提高了不少,两个人开始挨挨蹭蹭地挤在一起聊天睡觉。

——阅读全文加微信:outmanxs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