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白膛

吞厌
作家:白膛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高H
外冷心热危险总裁攻*白切黑演技最佳受

上一眼还在包房里懦弱挨打的少年,下一眼就在巷子里,就把几个公子哥揍的浑身是血得晕死过去
还真是藏的够深的,
这就是唐窒对梁簌的第一印象,某人还以为自己演得毫无破绽,,

被卖给唐窒后,终于在某一天,梁簌再也忍不住了,也没办法忍了,再忍人都要被吃干抹净了,终于爆发
梁簌红着眼眶,死盯着唐窒  “放开我!唐窒!嗯~你敢!”
唐窒看着眼前低低喘息的人
“呵!不装了?  嗯?这演技小游戏,你终于玩够了”
“你他妈的!你早就知道了?  ”

强强,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灯塔

夜晚雨后的s市散发着寒冷的气息,直逼人的咽喉,莫名的压抑。而FIT酒吧却人声鼎沸,仿佛下雨也不能浇灭他们的热情,舞池里年轻的男女尽情的扭动,FIT酒吧是s市数一数二的金窟,黑暗地下的事在这里层出不穷,仿佛是城市的另一面,

而掌管这里的是黑道有名的五爷,也是老一辈的领头羊,几乎无人敢在这里闹事,因为都清楚也都明白后果。

这时门口一阵骚乱,一个西装革履面若寒霜的男人带着两排保镖走过,直奔二楼。

这个男人气场强大到几乎就几秒钟的时间,在场的人仿佛忘记了呼吸,等人都走过了才仿佛缺水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

一个长发妖娆的妹子凑过去问了一个酒吧年龄稍长的营销 “那是谁啊!”

营销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唐二爷”

在X国但凡你过了上流社会的门槛,你就应该听过唐二爷,

即使才25岁,可手段狠辣基本上把老一派压的抬不起头,唐家早几辈还是黑白两道,在唐二手里已经完全洗白了,只要聪明点的世家都明白,黑道被上面越来越打压,只有攀上红色才能走的稳。

“还听说唐二爷轼母杀兄啊,唐家早年还出过一个私生子,才出点风声人就不见了,明眼人都知道这跟唐二脱不了干净” 这营销跟着五爷年头多了,多少知道的消息

“哇!你这么说的话我更感兴趣了”

“你也就看看吧” 就你这种货色 人家连看都不想看,营销在心里暗想

上了二楼唐窒直至最里面的一间包房,途中还听见了女人的哭喊,打开包房,里面的烟气夹杂着腥臭味扑面而来,

“呦!这不是唐二爷么,鄙人可等您很久了”

只见沙发上坐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远处看就像一坨肉摊在沙发上,韩五边说着便起身要跟眼前的男人握手,

而男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说道“ 不必了,人呢?”

“哈哈哈哈 人自然是请着呢,就等您来了”

唐窒阴沉着脸,跟对方多说一句话,他都嫌脏

“条件?我只说一次”

韩五面闪过一丝阴冷,心想,不过一个狼崽子,早晚有一天把你从那个位子上拉下来,

随着又挤了挤了那有半尺厚油的脸 ,“您应该也听说了,我有一个外室生的儿子,前两天因为一点小事进去了,这不恰好敌方律师就是李溟集,求您让小李总高台贵手啊!虽是外室生的,但也就这么一个,您说是吧?”

唐窒面无表情的盯着韩五,差点就要把他盯穿,眼睛里深的像墨一样,先奸后杀是一点小事?呵,以韩五的势力估计也不会被判的太重,既然想捞人,那就把人捞到阴间去好了

“好 ,没有下次了”

韩五抹了把额头的汗,看了一眼身后的打手“还不快点把秦先生请过来”

不一会那两个打手就带着一个人进来了,放手的瞬间那个男人猛的跪在了地上,唐窒看了一下脚底下的人,一张好好的脸,现在被额头的血盖了大半,本以为这点小事他会自己整理好,可却被韩五那头猪,给碰个正着,

唐窒皱了皱眉又给身后的人一个眼神,架起地上的人就出了门,

房间里的味道,他一分都不想多待,甚至连坐都没坐,仿佛那丝绒沙发会脏了他的裤子

房间内韩五出了一身虚汗,他知道因为这件事唐窒以后怕是要盯上他了,临走前看他的那一眼就是警告,可这次他不得不这么做,除了唐窒还有谁能管得了李溟集

出了门唐窒便说道“把他给我送到金临那去”

金临是他的发小,没有继承家里的事业,反而做了那逍遥散仙去学了医,虽然现在名声大噪,如果被他知道要治一个外伤估计要大跳如雷。

身后被搀扶的人虚弱的说了声“谢谢少爷 ”唐窒回头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往前走突然被一个包房的骂声拦住了脚步,站在走廊上往包房里看去,几个公子哥在揍一个少年,其中一个人边揍边骂道“ 贱人生的儿子,果然也是贱人,啊?”躺在地上的人没有一丝挣扎,只是呆呆的抱着头,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唐窒从远看去,因灯光的昏暗只能看到地上那人的眼睛,栩栩如生坚韧的眼睛像海上的灯塔

但唐窒只停顿了两秒便继续走了,眼睛是好看,虽看不清长相但应该也不赖,但这又干他什么事

这次唐窒没有从正门走,而是从二楼绕到了后门,门口早就停了一辆劳斯莱斯。上车后,唐窒道“ 去前面的巷子里,隐蔽点”

司机“ 好的”

本就黑色的车身在黑暗的巷子里更加融为一体,

没过多久就看着一个光头偷偷的从后门溜进去了,唐窒,呵! 我当是谁呢,能掐着点的把秦溺抓了,原来是你啊,看来这次得做绝了

黑暗中唐窒眼中酝酿起风暴,司机感觉空气都瞬间冷了起来。

刚打算驶离,便听见撕裂般的呼喊声,就在转角更深的巷子里

唐窒皱了下眉 “过去看看,轻点”

司机摸了一把额头的汗,小心翼翼地贴着狭窄的巷子蹭了过去,但也只敢停在稍远的地方,不敢开近怕打草惊蛇。

男人一眼望去只见一个瘦弱的男生在和几个人打架,也说不上是打架,而是单方面的碾压,力道狠且快,没有拿武器只是拳头,拳拳到肉

在安静的巷子里骨头折断的声音听起来尤为真切,随之而来的是尖锐的哭喊声,没过多久躺在地上的几人终究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了,晕死了过去。

这时那个少年才摘下了口罩,由于少年同时带了帽子,只能看清那紧致的下颚线,和在黑暗中显得更白的皮肤,不过这也足以让唐窒认出来,就是包房的那个灯塔少年

梁簌喘着气,嘴角微微翘起,好看极了,抹了一把手上的血,转身走了,殊不知他已经是某人眼中的猎物了

还真是没白来啊,唐窒似笑非笑的舔了下嘴角,“告诉秦溺,好了就去查查包房那个被揍的少年,越细越好”

“ 是”

“走吧,回契园’”

这边梁簌回到家之后就看到他那个渣爹和后妈还有他那名义上的哥哥在餐厅,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想也没想抬腿便朝着二楼走去,

梁镇率先发现了他,看他一脸的狼狈样便知道今晚得逞了,梁镇“呵!欠收拾”

郭敏听到后往这边看过来“啊!小簌怎么回事啊!是让人给打了么”

他那渣爹梁军也终于抬起了头,眼神中的嫌弃不溢而出 “哼,没出息的东西,自己滚上楼去”。

这个儿子是前两个月刚攀回来的儿子,是那个死都死不消停的前妻生的,人虽然长得好看,可一脸的懦弱样,一点用也不顶,也不像是女儿还能送出去联姻,现在连看一眼都胀气

梁家只是一个刚一脚要迈入上流社会门槛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虽说多一个人也能养得起,但这梁家有一大半都是梁簌他妈的嫁妆,眼看着人回来争家产,梁家两父子能不急么

梁簌低着头装作委屈的样子慢吞吞的朝楼上走去,而眼底却闪过一丝凶狠,看来今晚这场戏也是梁镇的杰作,让学妹把他骗到酒吧,就是想羞辱他一顿

到房间后梁簌利落的把门反锁,从抽屉里拿出药箱到浴室,

镜子前少年脱光了沾着血迹的卫衣,白的皮肤上有着可怕的伤痕,青里透着紫,还有些血痕在上面,实在让人看着心疼,梁簌熟练的从药箱中拿药,沾湿,涂抹,一声都不吭,

只有那脸上的潮红,和紧抿的唇角,才能感觉到伤的有多重,动作仿佛做过千百遍的熟练,

反观脸上却没有太多的伤口,叫人觉得伤的不重,只是狼狈。

梁簌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这些恨早晚都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一个都别跑。

咚咚咚,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梁簌只好快速的穿上衣服,去开门, 是郭敏,她来做什么,即使做了再多医美也挡不住岁月的摧残,反倒让脸看起来畸形的不成样子,

郭敏“我来看看你,小簌啊,你也别怨你爸爸,他心里是有你的”

呵,心里有我,心里有的是我的股份吧

郭敏看他不说话又继续道“这不,过两天有一个宴会,是金家老爷子的寿宴,你爸爸也想着带你呢,好好准备准备吧,”

梁簌没想与她周旋应声答应了 “好”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