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猫在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池砚

你听猫在叫
作家:池砚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虐心 / H有
本文讲述了一个缺爱努力寻求爱的天真受和一个不懂爱也不敢爱的偏执攻以及……一只与国民电器品牌同名的布偶猫的故事。

室友→炮友→?
非典型1vs1,开放结局式happy ending
心理活动多,遣词直白露骨

声明:文中包含诸如滥交、迷奸等毁三观甚至违法的情节,只为推动剧情和饱满人物所需。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你吃晚饭了吗”

比起童昕总是带不同的男人回家,并在大半夜里鬼哭狼嚎,岑知安更受不了他养的宠物——一只名为“美的”的布偶猫。尽管严格意义上来讲,下层的客厅是公共区域,只要是住在这间复式里的生物,不论是人还是猫,都有享用这片空间的权利。但是,美的并不非像它的主人一样,将自己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上层,而是频频造访岑知安租用的下层,在每一个开放的公共区域里留下自己的猫毛。作为一只聪敏矫健的布偶猫,美的甚至可以做到跳起来开门,并凭借此项特技进入岑知安未上锁的卧室,为他黑色的椅子坐垫挑上白、棕相间的染色。

岑知安容忍美的的“入侵”,一是因为它虽然无礼,但还算乖巧,只会留下猫毛,不会在岑知安的卧室里捣乱;二是因为这里的房租实在便宜,居住环境尚佳,距离他工作的地方也近,对于独自在外打拼的岑知安来说,是非常理想的暂居地。至于偶尔扰民的合租人……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上层住户童昕就是房东。

对于“房东比自己年纪小”这件事情,岑知安初是感到诧异,随后马上接受了现实。从上大学到进入职场,岑知安在千万人口的燕都生活了将近八年,他接触了很多人,也了解了不少事,早已不是那个从几万人口小城镇里出来的土包子,随随便便就会震惊许久。至于童昕的房是父母给他买的、还是他自己花钱置办的家产,这些全然不是岑知安应该关心的事情,甚至对方为何要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租复式的下层,也都与他无关——只要忍受随意的猫和随便的猫主人,就可以享受性价比极高的居住环境,这才是岑知安最在乎的事情。

美的是一只随意且温和的猫。就比如现在,它蜷缩在岑知安的电脑椅上休息,而想要坐在电脑前画图的岑知安必然要请这位大爷离席——尽管这把椅子和上面的垫子都是岑知安的东西——但是他作为租户,且本身对猫、狗这样宠物无感的人,并不知道应该如何与房东的宠物猫相处,更不愿惹怒别人家的毛孩子。所以他只是尝试性地晃了晃椅子,希望能用较为温和的方式唤醒猫咪。遗憾的是,美的并没有睁开眼睛,更没有挪窝的意思,它只是轻轻晃了晃尾巴尖,表示“尽管你打扰到了我,可我并不生气,但是休想让我离开这片宝地”。

不通猫语的岑知安难以意会猫大爷的肢体语言,却也因美的的高傲而烦恼。可是,他做不到直接上手抓猫,或是借用工具扒拉开别人宠物这样的事情,最后只得主动退让:挪开被美的征用的电脑椅,拉出行李箱,暂代椅子的功能。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童昕醒来时,发现已是傍晚时分。他脑袋昏昏沉沉,肚子空空荡荡,一时想不起昨天是和谁上的床,又是折腾到几点才真正睡下。空出的半个床位和用过的道具,是他昨晚荒淫无度的证明,至于具体过程如何……童昕闭上眼睛回忆,脑海里却一片空白,留给他的只有短暂的满足和长久的空虚。

有点饿了,童昕想。但是,比起胃部的空虚,他的直肠更甚。想要做爱,想要被填满。他起身翻找手机,却发现那个可以帮他订外卖和找男人的东西不知道被丢在了哪里。好烦,好饿,童昕需要做爱,但是,他决定先填饱肚子,毕竟吃的东西比男人更容易得到。

复式上层没有厨房,近一年来童昕也很少在家吃饭——他基本只在家里与人做爱。在卧室、书房、卫生间,甚至在阳台。他也没有随处存放零食的习惯,倒是在每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里都放了助兴的药物和道具。食物和厨房都在下层,包括朋友送的和父母为他准备的,量不少,大部分还保持着送来时的模样,也不知过没过期。童昕也不是很在乎,毕竟他的饭量不算大,吃一包过期的泡面应该不足以致死。泡泡面还要烧水,太麻烦了。如果有泡面,童昕认为干吃面就很好。

还有两节台阶,走完就可以达到下层,童昕却突然站住不动了:看到贴在墙边摆放的宠物饮水器,他才想起自己还养着一只猫。美的太过聪明,知道童昕无意照顾它,便也不与他亲近。它反倒是去讨好屋里的租客,撒娇、卖萌毫不吝啬,凭借可人的外表和粘人的性格,换得了过往租客的容忍与怜爱。这次也不例外。岑知安在这里住了不到一个月,很少主动与童昕攀谈,屈指可数的几次也是因为美的——希望猫的主人能够抱走赖在他卧室不走的宠物。态度不算强硬,童昕自然也不会管,不如说他还要倚仗美的,才能拉近与岑知安之间的关系。

“美的——”童昕走下台阶,拖着长音,呼唤他的宠物,听起来毫无爱意,自是无猫回应。

其实不用特意去找,童昕也知道,美的会在哪里。下层卧室的门并没有关严,约一掌宽的缝隙足够猫咪穿行。童昕不确定岑知安是否在家,但是他确定,美的才不管那些:只要门没锁,它哪儿都能进去。

明明是在自己的家里,童昕却蹑手蹑脚,像在做贼。他走到岑知安的门前,悄声向里张望——只能看到洒满夕阳余晖的床铺,仔细去听,还有轻微的“沙沙”声。童昕知道,那是数位笔划过数位板的声音。想来也是,岑知安铁定是在家的,不然他会从外锁上卧室的门,绝不给美的制造趁虚而入的机会。

“不好意思——”童昕轻敲房门,冲着屋里问道,“岑哥,你在屋吗?”

没有人回应,“沙沙”声也不曾间断。如果以“找猫”为借口推门而入……童昕想当然地认为,岑知安不看人面看猫面,不会怪罪他,毕竟小猫咪没有什么坏心眼。

“岑哥,”童昕握着门把手,缓缓推开岑知安的卧室门,“美的在不在……”

宽屏显示器前,是男人坐在高度不合适的行李箱上,微微蜷缩着肩颈的背影。显示器上花花绿绿的一片,是初见雏形的图画,至于成品会是什么样子,童昕并不感兴趣。而被唤作“美的”的猫咪又身在何方……童昕更是从未真的在意。只是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令人怀念,却也让他愈发感到空虚。饥饿和饥渴一起,折磨着童昕的神经——想要做爱,想要被填满,想要骑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让他不断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才不管什么设计,也不分神于猫咪,只看着他童昕一人足矣。

打破沉寂的却是岑知安:通过显示器,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童昕。他直起腰背,摘下耳机,侧身转头,开口问道:“有什么事情?”

“我——”胡话险些脱口而出,童昕羞臊得红了脸,他尴尬地左顾右盼,在视线扫到睡在椅子上的美的时,才支支吾吾地继续说道,“来、来找猫的。对,来找美的的。我敲门了,可是你没理睬,我看门开着,想着猫应该是进来了才对。我……”

岑知安沉默不语,童昕再也编不下去:岑知安知道,童昕并没有那么在乎美的,又怎么会特意来确认它在或不在。但是,他并没有戳穿童昕拙劣的借口,而是抬手指着美的:“它在,睡了半天了。我刚才戴着耳机,没听见你敲门。”

“我真的敲门了。”童昕慌忙辩解道,“敲了好几下呢。”

“嗯。”岑知安敷衍地应了一声,随后他收回手臂,重新面朝显示器,拿起画笔,继续工作。

童昕被晾在原地,进退维谷,感觉十分窘迫。上前抱着美的暂且撤退,他不甘心;继续说点什么,他又没主意。岑知安的冷漠让童昕束手无策,眼力见儿告诉他,人家现在在忙,你应该识趣地离开,可躁动的心又怂恿他,去他妈的“识趣”,老子只想搞男人。如果是只猫该多好,童昕想,这样就可以仗着弱小可爱,继续没脸没皮地留在这里。

“还有事吗?”显示器里一直倒映着童昕的身影,垂头丧气的,看得岑知安莫名焦虑。

“岑哥,我……”话未说完,胃里响起“咕噜噜”抗议的声音,童昕瞬间泄了气,他赧笑道,“你吃晚饭了吗?”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