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阿之柄》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橙灯灯灯

内容简介
三尺青青古太阿,舞风斩碎一川波。
这是女状元披荆斩棘的首辅之路。

骆清穿越成女扮男装的状元郎,
更匪夷所思地继承了原主的人格分裂症……

——————————————————————————
【三重人格】
骆清: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清清:想要小鱼x,喵喵喵~
清爷:求我。

结局NP / 全C / 1V8
架空,x用明朝 / 官场 / 强强
x随剧情走,日更

人格会融合
清爷太霸道,要自己走剧情,作者瑟瑟发抖.jpg

——————————————————————————
怕大家混乱,补充下男主:
本想留悬念的(捂脸)
按出场顺序,其中一人是哥哥,很好猜

① 宋霆, 字于秉。 锦衣卫指挥使 正三品
② 萧熠, 字明易。 目前延绥参将 正三品
③ 凌玦, 皇太子。 表兄宋霆
④ 裴屿真,字应真。 礼部尚书 正二品
⑤ 尹慎辞,字慎之。 吏部文选清吏司郎中 正五品
⑥ 荣璟, 字景休。 定国公嫡长子
⑦ 沈霁, 字子瑜。 皇商
⑧ 陆十朝,府军前卫指挥同知(御前侍卫)从三品

NPHNP古代爽文甜文

第1章 新科状元 <太阿之柄 (NPH)(橙灯灯灯)|PO18臉紅心跳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1章 新科状元
成德十七年,三月三日。
晨曦初露,皇帝亲御奉天殿,首辅顾时忠率百官着朝服立于殿中,锦衣卫设卤簿仪仗于丹陛丹墀之内。
殿内传出太监曹闵尖锐的嗓音:“陛下有旨,宣一甲第一名骆靑觐见!”
位于贡士首位的骆清,心中早已翻江倒海,未料自己那半吊子的策论竟能夺魁。
她定了定神,随即顶着背后一道道灼热的目光,由赞礼官引着朝那金碧辉煌的殿宇稳步行去。
熹微的曙光透过云层照在她肃然的脸上,一双星眸显得熠熠生辉。
正欲行五拜之礼,忽觉一道利芒飞x过来,骆清心头微紧,直直撞上男人冷厉的目光。但见那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班奏道:“臣延绥参将萧熠,有事启奏。”
低沉磁性的嗓音令她浑身一个激灵,蓦地醒了过来!
“幸好是梦……”
小憩片刻却睡着了,竟以为萧将军要参她一个欺君之罪,还真是做贼心虚。
如今想来按原主意愿参加殿试真是个糟糕的决定,委实作茧自缚!但事已至此,她只能先做好翰林修撰,继续修实录了。
与此同时,北镇抚司阴森可怖的诏狱之内。
一名黑衣总旗跪地行礼,朝首座男人恭敬地道:“禀指挥使,那几人都交代了,会试搜身时骆靑确为男子,不过还剩一个不怕死的毫无吐露。”
男人摩挲着手中的墨玉令牌,微微颔首道:“将这x骨头治好,调入缇骑,其余处理掉。”
那总旗怔了怔,x着头皮嗫嚅道:“底下人下手重了些,恐怕……”
男人眸光一凛,冷冷瞥去,总旗当即噤声。
只听男人漫不经心道:“刑讯之人鞭三十,荆州之事尽快。”
“属下遵命!”

待落日西斜,一片琼花飘过窗棱,打着圈儿落在鹭鸶青袍之上,骆清随即搁下修了几页的史书,伸手将花瓣从肩头拂去。
余光正巧瞥见门边一抹高挑颀长的身影背光而立,周身隐隐金光浮动。
虽看不清脸,但那身显眼的红色飞鱼服令骆清心头微震,也不知此人何时来的,无声无息着实骇人。
“骆修撰,别来无恙。”
客x中却透着一丝冷意。
“承蒙关照,不知宋千户有何贵x?”骆清侧头挤出一个恭谨谦和的笑。
正欲起身,宋霆随手将门关上,长腿迈近两步,下腹瞬间直x骆清面门,惊得她身子飞快后仰,抵住书案,才险险躲过尴尬。
“咳,劳驾让让。”
宋霆置若罔闻,俯身撑住桌面,双臂将她牢牢锁在圈椅之中。
“北镇抚司一直等不到人,宋某只好不请自来。”
炙热而危险的男性气息拂过耳畔,骆清不由眉头微蹙,身子轻退试图拉开彼此距离,却被抢先一步圈得更紧。
男人俊颜轮廓犹如刀削,一双眼眸似x寒星,锐利得如同捕食的猎鹰。
骆清心下一横,开门见山道:“说吧,究竟意欲何为?”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宋霆贴近她颈间轻嗅一下,煞有介事地道:“宋某只想确认状元公是否为女娇娥。”
“没错,那您可以走了。”
这家伙明知故问,骆清心里暗骂,捏都捏过了,还确认个毛线啊!
一个月前她还在坐车去救灾的路上,忽觉头晕眼花,醒来就成了大月朝同名的骆清。
原主家境殷实,父亲骆盛南京人,乃二甲进士,现任荆州知府。
母亲徐枂则是苏州名门之女,但因珠胎暗结被逐出家门。结果情郎遭仇家杀害,她怀着孕在半路被骆盛所救。
原主虚岁十七,自幼饱读诗书,眼界自是与寻常闺阁女子不同。
可惜受世俗限制,只能女扮男装偶尔混迹在众士子之中。好在她打小就拜了一位易容术堪称登峰造极的师父。
若只这般,穿到古代倒也不错。
但匪夷所思的是她竟继承了原主的离魂症,类似人格分裂,每逢朔望之日,也就是初一十五便会发作。
半月前再次发病,不幸让宋萧二人识破了女儿身,还险些被萧熠当成细作抓起来,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只盼大哥骆靑能早日归来,他可千万别实体穿越了。
所幸兄妹二人虽同母异父,长相却有七分相似。且大哥平日不喜交际,受儿时经历影响,也从不对外提及家人,故而李代桃僵对她而言简直易如反掌。
可再精湛的易容术也架不住眼前这厮的恶意揉捏!
“不宽衣如何能确认。”宋霆神情自若,仿佛在说天气不错一般。
“你!”
骆清怒火中烧,猛地抄起砚台朝他砸去,然而对方身形飞速一侧便闪身避过,“砰”的一声徒留满地狼藉。
骆清趁机窜起,夺门而逃,岂料再次撞上男人坚x的x膛,头上点翠簪花的乌纱帽应声而落。
“呵,投怀送抱。”宋霆轻嗤一声,顺势环住她的纤腰。
“混蛋!”   骆清咬牙切齿。
“如今成混蛋了,那日主动抱着我叫哥哥的人难道不是你?”
骆清呼吸一滞,故作嫌弃道:“喝醉了,你莫非看不出?”
宋霆挑眉,似笑非笑:“哦?可闻不到酒气。”
“少废话,有问题你就去揭发好了。”
若真挂了,说不定她还能穿越回去。
思及此,骆清顿时有些懊悔扔砚台了,为这人渣浪费一方好砚不说,这下地板要难清洗了。
待镇定下来,直视面前这张道貌岸然的脸,饶是骆清颜控,此刻也拳头发痒到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这家伙之前看起来狠戾阴鸷,今日怎的成了浪荡鬼。只一面之缘,她又是个从六品小官,骆清不认为自己顶着张男人脸还能如此有魅力。
咳,除非这家伙是双性恋……或者纯粹拿她寻开心。
盯着身前人儿甚是灵动的小脸,宋霆忽地联想到沈家那只张牙舞爪的豹猫幼崽。
他深邃的眼眸闪过笑意,环住她的双臂不觉收紧,声音也不经意间放柔:“欺君之罪尚且无惧,倒怕被我看了去?”
“这是两回事。”
“那说说科举之时你是如何蒙混过关的?”
“无可奉告。”
“又或者你只想做不想说?”
“登徒子!”
骆清闻言七窍生烟,泥人也有三分性,她这状元公不要面子的吗?
心中愤懑,当即不管不顾抬脚冲他踩去,被他轻松躲过,又快速屈膝向上朝他跨间用力一顶,可惜仍旧落空。
一番折腾下来,反倒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宋霆眉峰微挑,大手直接扣住她双腕将人一把按到墙上,低头沉声道:“东摸西蹭,你在勾引我。”
“臭流氓!”
骆清后背撞得生疼,身子被死死禁锢,打不过又逃不开。加之已经散衙,翰林院怕是早就空荡无人,就算是有人,此情此景,教她又作何解释?
“好,就让你感受下到底臭不臭。”
说罢,男人猛地噙住那嫣红柔软的唇,舌尖大力去撬她的贝齿。
见她牙关紧闭,宋霆食指直接在她腰间天枢x用力一点,骆清便“啊”的一下惊呼出声。
灵活的舌趁势长驱直入,舔过上颚,卷起她的丁香小舌肆意纠缠,又狠狠地吮吸,霸道地掠夺,似要将她彻底吞入腹中。
“唔,唔……”
骆清睁大眼愤怒地瞪他,舌头绷直抵抗侵犯,却是徒劳无功,反换来他更凶残地嘬吮,直发出暧昧的啧啧水声。
两人唇舌交缠间,溢出缕缕银丝,缓缓流至细白脖颈,借着透进来的阳光晶莹闪亮,x糜而旖旎。
x脯隔着官袍不断起伏,直到她呼吸困难而面色涨红,男人的舌头才意犹未尽地退出。
转而舔舐她滑至颈间的津液,一下一下似安抚,似缠绵。
她却如x涸的鱼般,伏在男人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小馋猫,流了这么多口水。好在有我帮你舔掉。”
“混蛋,滚开……”声音娇媚诱人,听在男人耳中更像是邀请。
“未确认完,岂可半途而废。”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