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药可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垃圾桶里的纸团

无药可救 限
我唯一的解药却每次给我最狠的毒药,我早已无药可救
垃圾桶里的纸团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第一人称 – 骨科
我唯一的解药却每次给我最狠的毒药,我早已无药可救
1v1,骨科,年上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哥,我在你家小区前,你……”我看了眼身傍的保安,讪讪说:“你和保安说一下让我进去吧”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久到我以为电话已经被挂断了,才缓缓传出声:“把电话给他”
我把电话递给了保安,保安问了电话、姓名、门牌号等问题写下来,就放我进去了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我左手手里提着一大袋菜蔬,右手举着伞,仔细回忆着小陈和我说过的我哥的门牌号,在这偌大的小区无头苍蝇一样乱走碰运气。
可能有关我哥的事就都有灵性,我走到的第三栋房就是我哥住的那栋,我走进去收了伞找到拐角的电梯
“咚咚咚”我敲着门,走神地想着哥
隔了一会儿,里面隐约传来轻微的声响。我瞬间紧张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到他家
咔擦,门被打开了
“哥”我笑着叫了他一声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嗯”他应了一下,若不是多年的了解还以为是冷哼声
他就那么站在门口,没有什么表情也没理睬我,在这样尴尬的僵持着。我唇角强撑的笑意逐渐变得僵x,我故作轻松地举起手里的东西在他眼前晃了晃:“哥,我买了些菜,今晚我给你烧饭吧”
他庸懒地倚着门框,褐瞳半眯,意味不明地斜了我一眼。无声地拒绝
我揉了揉鼻子,狡黠地像泥鳅一样从他身侧滑溜进去,快速脱了鞋子,打开玄关侧的鞋柜,结果里面拖鞋一双也没有。侧头微瞥一眼只能看见偏灰色睡裤,揉了揉鼻子我只能x着头皮起身在地砖上徒步行走。冰冷透过薄薄的布料仿若传到我心上,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把菜放在客厅的桌上,低头看着愈近的影子。我知道他是不欢迎我的,可我还是厚着脸皮过来了。我暗自想着哥还是在乎我的,否则也不会……
“谁告诉你我住这里的”他走了过来,深深瞥了我一眼,越过我把桌上那几袋新买的菜扔进了桌角的垃圾桶,泛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段晏,我说过的,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我回头撞见了他冷漠的眉眼,心头猛地一颤,又见到垃圾桶里的几袋菜赶紧弯腰试图把菜从他脚边的垃圾桶里拎出来。
忽然楚风的手紧紧箍住我的手腕,力道大得可怕“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说着猛地一脚把垃圾桶踹得飞远。我揉着发疼的手腕 “哥,你怎么了?我……我这次只是出于弟弟对哥哥的关心,没……没有其他想法”强笑道,“我知道我错了”我为我私自询问他的隐私道歉,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今天早上我终于按耐不住了,打电话给小陈询问我哥在x嘛,结果就知道了他昨天带病和公司高管应酬喝了很多酒,脸色都发白了,回家路上吐了一路,直到吐出酸水,就只是去药店xx开了副药。今天刚好是法定节假日,于是我哥也就没去公司在家休养
我在厨房摸索着把饭给先烧上,再把菜都洗好切好,原想看看有什么调料。结果一打开冰箱我就傻眼了,冰箱里都是空荡荡的,唯一的东西就是三个x蛋,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还能不能吃
我抱着侥幸心理拿了个蛋打开,还好没有坏,我就做了番茄蛋汤。终究我还是留了下来
等我都做好菜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站在厨房里,听着客厅里穿来的键盘的哒哒声,早上的勇气突然就泄了,我踌躇着不敢走出去
他是我哥,虽然我叫段晏,他叫楚风,虽然姓氏不一样,但我们是亲兄弟。他从小就不会像其他哥哥那样无微不至的关照我,总是不冷不淡的,仿若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我从小就喜欢他,不是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
别人都是“欲上青天揽明月,唯恐相思人不知”,但是我怕,我怕他讨厌我,厌恶我,怕他觉得恶心,我不能说。我一直以为我这场错乱的恋慕永不会宣之于口,但事情的发展往往与想法背道而驶。不能说出口的单相思会随着时间进入坟墓,但令人所恶的爱意呢?
“段晏,今天晚上是我的烧尾宴,在卡斯汀KTV的3楼6号房间,有空可以来”我从教室里走出来,就刚好看到了这条消息。我一个字一个字仔仔细细看过去,露出今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熟熟稔地把消息加入了收藏夹备份。
我打了辆车来到他说的这个地点,刚下车就看到楚风正在和人寒暄,脸上的笑容令我陌生,我以为他是不会笑的。他也看见我了,对我微微点头
我到了他说过的那间房,里面人不是很多,但我几乎都认识,想来他就叫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人来。小陈见我来就热情地像他们介绍道:“这是……”“老板的亲弟弟,我们都知道”小陈张着的嘴还没合拢,不住摸了摸头
很快我哥就上来了,那人不见踪影。刚刚在xx就瞟了几眼,根本没看清楚他今天的样子。但现在他就站在离我不到五步的距离,他今天穿了一x非常合身的西装,笔直的长腿,欣长的身姿上宽下窄,哪怕隔着衣料也依旧能感受到他强烈的荷尔蒙。顺手拿过桌上的酒杯,他们的对话也是漫不禁心的应和。
下半场酒意上涌,他们在说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贪婪的看着他的容颜,我想要他的一切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目光太过灼热,我哥忽然瞟向我,我一惊,连忙收回了看他的眼光,同时在心里狠狠骂自己:怎么可以这样亵渎他
人的思想总是会不受控制,你越想停止这一方面的思考,但是你却越会往这一方面思考,还好现在大家都纷纷在和我哥敬酒说客x话,应该没人注意我人我。
等晚饭吃的差不多了时候,差不多进入了下半场狂欢,一片哄闹声中有人说“献丑了”,然后开始点歌、唱歌,我觉得真的是献丑了,一句歌词没有一个音是准的,也不知跑调跑哪里去了
这是我哥的烧尾宴,想着为我哥庆祝一下,哪怕我平时酒量并不那么好我也喝了很多。刚喝好感觉没什么反应,总觉得再来五百碗也能喝下去,可是等酒劲上来时,我才又一次认识到自己的酒量到底有多差
我的脑袋晕乎乎的,身体和脸开始慢慢发烫、发热,我坐在座位上坐立难安,想迫切找到我哥的身影”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