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腔》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锡兰之红

脱腔 限
御姐小说家与x狗
锡兰之红
发表于1年前
原创小说 – BG – 中篇 – 完结
多重视角 – 现代 – 现实主义 – 年下
他看着她,心说:‘如果,只要她愿意说爱我。’他想着,‘那么我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哪怕是摧毁她,也要将她留下。以欺骗与蛊惑,把她拉扯下来,就这样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他首先要说服自己,说服自己去x这以爱为名恶意满满的事情。这就是他藏匿起来的心。他的恶。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Chapter.1

Chapter.1
赵东成来的那天下雨。
温钏站在厨房的玻璃门后面,往咖啡过滤袋里倒水,水汽氤氲腾起,蒙上她杂乱的长发。刘编辑还在她身后站着,门铃响起时,他尴尬笑道:“您看人都来了。”
“那让他走。”
“您看,这事……”
温钏放下水壶,把咖啡袋拎起扔进垃圾桶:“我不收学生。他写不写的出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圈子里您是前辈了,就当帮这孩子一个忙。”
“不帮。”
“不然您看看他写的东西再说?是真有灵性,就是找不着路子,死活困在这打转。”
刘编辑恭恭敬敬地把一本十六开装帧的小说往料理台上一推,推到她咖啡杯边上,接着憨笑着挪动他那大xx从高脚椅上站起来:“我去给小赵开门。”
温钏端起杯靠近唇边轻吹着,黑咖啡香味蔓延开。她脸上一如既往挂着厌世默然的神情。她扫过白色大理石台面上摆放着藏青色封面的书,书名《隐慝》,作者名那儿写着“赵东成”三个字。
她身上披着件暗红色开衫,里面那条香槟色的丝绸吊带裙正衬着她冷色调的肤色显得愈发苍白。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温钏翻开书页随意扫过一眼,在人还未走到前放下杯子走到了厨房门前。
她说:“让他走。”
老刘笑容僵住了。
他身后还站着那个高大的年轻男孩,身形僵x、神情青涩又紧张。宽厚的肩膀撑起那件黑色卫衣,牛仔裤下端被淋湿,穿着灰色袜子的脚拘谨的站在地毯外,一双眼睛被厚重的刘海与黑框眼镜覆盖。
温钏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收任何人做学生,让他走。”
她话音刚落,老刘还没回答,身后的大男孩尴尬地鞠了一躬,而后扭头就走。刘编辑赶忙跟温钏说了一句:“老师今天打扰了。”又赶紧回头朝人那儿追去,“小赵!你x嘛呢!”
温钏看这两个人前后走了,低下头瞥见那个男孩走进来时在她地板上留下的水渍。玄关外传来吵闹,不多时门就关上,可她还是听见那两个人说的话了。
男孩说:“她就是……金川老师?”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
“她……你,你没告诉我说她是女人。”
温钏抽了两张纸巾扔到地上,伸出脚来把水渍擦拭x净。
老刘说:“就因为是女人你就出来了?求求她去吧!现在能帮你的只有她了。”
“可是……”
“去呀!”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男孩的声音消失了。
不多时,敲门声再度响起。温钏不耐烦地趿着拖鞋走到门前。门打开后,大男孩低垂着头站在外面,恭恭敬敬朝她鞠了一躬,而后问:“金老师,希望您能……能收我做学生。”
玄关的柜子里放着烟和打火机,温钏低着头没有作答。
赵东成看着火苗腾起,烟火闪烁。他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将烟雾吹散在空气里。那股薄荷烟味一瞬涌入了他的鼻腔,他无可避免看向对方握烟的指尖,暗红色的指甲以及那身勾勒出身体线条的香槟色吊带绸裙——而后又心虚地闪烁着目光别开头去继续道:
“或者,至少告诉我您不愿意收我做学生的原因。”
“原因吗。”温钏靠在门边,忽然嗤笑了一声,对上大男孩的眼,“xx,写什么色情小说啊。”
赵东成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他结结巴巴想要解释:“我、我也不是不能写。虽然……xx什么,我、我也……”
老刘在他身后差点笑出声来捂着嘴不敢出声。大男孩回过头来小声和他抱怨:“你连这个都告诉她了?”
“我没说。”刘编辑赶紧澄清。
“那她……”
“我稍微看了点你写的东西。”温钏说,“符号化的女性角色,过度美好的粉饰与幻想。字里行间都是xx的用词,小孩。”
赵东成不甘心道:“反正本来就是虚构性写作,小说故事不就是情节、框架、结构吗?只要我能写出来,就算是……就算是xx,也没问题吧?”
温钏眉头一皱,不悦道:“连女人的滋味都没有尝过,怎么可能知道如何写出能调动人xx的东西。少拿自己少的可怜的写作经验指手画脚了。”
“可……”
她侧过头看见他身后的人:“刘编辑,可以请你们离开吗?我要开始写稿了。”
刘维拉过赵东成,十分恭敬:“抱歉,老师,这么一大早就来叨扰您。”
温钏转身将门合上,就在她要关上门的那一刻,那大男孩却伸入脚阻挡住了门。
他说:“那如果我不是xx了呢?”
温钏淡然道:“我收你做学生。”
那天雨下得很大,温钏家所在的小区正处于一段上坡路上。出门以后,越往下走,顺着柏油马路冲刷下来的雨水就越发汹涌。当两位不速之客离去之后,温钏捧着咖啡杯慢慢靠到客厅的落地窗旁,低头望去,老刘撑着一把营业厅赠送的蓝色雨伞慢慢踱步,大男孩带着兜帽,两手x在口袋里踩水疾行,两人不多时就拉开了距离。
早上老刘在厨房里说的话再次跳入脑海。
“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写点东西,我觉得是还不错,但家里头缺钱,说是替弟弟还网贷吧?想写点来钱快的。”
“x别的也不会。”
“你见了他那个人就知道了。”
“那孩子太内向了。”
温钏坐在沙发上伸手翻开那本《隐慝》,“慝”是恶意的意思,标题名毫无疑问指向的是隐秘的恶意,藏匿在看似关怀备至的言语之间。
“……两个时时而新的灵魂如何得以捆绑呢?每当阿文看着她时就会这样想。哪怕她现在为他短暂停留,却又迟早会因为自己老旧无趣的模样厌倦。他也并不想故步自封,只是有太多的东西把他困在这里。然而触及对方那一刻,他多希望自私地将她就此留下。”
“留在他平庸无趣的生活里。”
“拔光她的羽翼,撕扯她的翅膀。让她遍体鳞伤留在身边,沉溺自己的温柔里。从此忘了奔波忘了追求。”
“他看着她,心说:‘如果,只要她愿意说爱我。’他想着,‘那么我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哪怕是摧毁她,也要将她留下。以欺骗与蛊惑,把她拉扯下来,就这样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他首先要说服自己,说服自己去x这以爱为名恶意满满的事情。这就是他藏匿起来的心。他的恶。”
书看到一半时,她接到一个电话。
陌生号码。不知为何温钏有种奇异的预感。她按下了接听键,听着电话那端传来一句话:“请您开门,老师。我不是xx了。”
这件事到很久以后赵东成才坦白告诉温钏所有细节,关于他如何用120元破除的xx身,所谓“女人的滋味”在那一瞬反而成了噩梦。毫无美感毫无快感可言的经历,以及xx来临那一刻他痛哭流涕被对方嫌恶着加快了工作频率。
温钏通过他的文字早已感觉到这个男孩身上同时存在的激进与自卑,所以当他说完这些话再次出现在自己门前时,她没有过多惊讶,只是看着他满身湿漉的模样,像一条没有主人的流浪狗站在那儿时,不知为何,莫名想笑。
她把他让了进来,看着他再度在地板上留下水渍。这一次连他自己都注意到了,弯腰脱掉鞋袜后,白皙修长的脚趾在木地板上窘迫地蜷着。
温钏上下打量着他,而后走进房间,不多时拿着一身衣服出来了。她指向浴室:“洗个澡,换身衣服,把头发吹x到书房见我。”
赵东成捏着那几件衣服,闷头点了点,眼看温钏转身走入书房,随即也准备往浴室那走去。穿过客厅时,他余光瞥见茶几上的书。只一眼便认出是自己的作品。
比起思考对方看完以后是否对自己有何评价,不知为何赵东成感到一丝羞耻。他揉着鼻子,尽量不去细想这件事情,洗完澡出来时,身上x着的长袖因为尺码不够大紧绷在了身上,下半身的中裤也勒住了大腿。
书房中传来乐音,很耳熟,是《巴赫平均律》。他走进去时温钏又在抽烟,桌前放着电脑,咖啡杯已经空了。书房铺着深棕色的地毯,地面周围高高堆起各式各样的书籍。
男孩拘谨又尴尬地站到她面前,极不适应地拉着身上那件粉色上衣。
他听见温钏轻笑。
“太小了吗?如果觉得不合适就脱掉好了。”温钏说完以后,把手边一叠打印稿扔到桌前,“既然说是收你当学生,就从助理开始吧。这是接下来要交的稿件,你负责进行初步校阅。底薪1200,如果觉得不放心我们可以签约合同。你在创作的作品我会帮你进行指导,之后发布有任何收益我不会找你要提成。以上这些,有什么疑问吗?”
赵东成拿过那份稿件,摇了摇头。
温钏又扔了只笔给他:“去餐厅。吃饭的话自己点外卖。”
“好的,老师。”
“还有。”在赵东成要转身之前,温钏又把他叫住,“三天之内,写一篇八千字的色情短篇小说给我。写的不好,立刻出去。”
“……”赵东成憋红了脸,却还是点了点头,“好的,老师。”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