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之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三無呐

曙光之外 限
愿你同恒星长明
三無呐

原创小说 – BG – 中篇 – 完结
HE – 星际 – 强强
搬文.jpg
未来星际,都是胡扯。剧情死逻辑死,平铺直叙,就是记录一个小女孩的成长和反抗,所有剧情都是为了写想写的片段。
雷区:女主不是第一次,轻微姐妹恋,强制he……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1

苏零舆第一次见到苏子初时大概七岁——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也不会有人在意她的年纪。
那天她一如既往地躺在实验室冰冷的手术台上,等着日常的抽血和实验。她扯了扯自己明显短了许多的裙子,想遮住自己的膝盖。不知怎么的,今天的实验室比平常冷了许多。
等到头顶的电灯明明灭灭,爆炸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时,她终于确定发生了什么。
实验室遭到了袭击。
她不再管裙子了,也不再在意温度是否在继续降低,而是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间屋子,按着推导出来的路线向发x场走去。
她赤着脚,绕过混乱的撤退的人群和不知是否还在运作的监控器,鬼魅一般悄无声息。
等人们发现重要的母体消失时,她已经坐上了机甲。
实验室的保密等级极高,守军水平也是顶尖的,这些机甲即便是帝国最优秀的军人也不一定能驾驶,因为它需要的精神力堪称恐怖,放在这里很大一个原因只是为了实验。
不过这不妨碍她的行动。
模拟实验的场景让她的动作毫不生疏,机甲滑出轨道,飞向星空。此刻正是夜晚,战火开出短暂又绚烂的花,通过机甲传到她的精神磁场之中。
是她从没见过的景象。
一瞬间的停滞让她失去了最好的逃走机会,她被敌方的机甲盯上,注定不能再悄无声息地离开,不过没关系,击杀这件事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轻巧又凌厉地进攻,片刻间便突破了围攻。
但在跃迁的下一秒,攻击近在眼前。
那时她始终想不明白对方是如何计算出她的跃迁地的。对于想不明白的事她向来不吝询问,然而对方只是用冷冽的浅色的眼睛看着她,说:“你的精神力很有意思。”
这很奇怪,她想,明明是自己在提问,那个人却答非所问。
可是不讨厌他,他的眼睛真好看呀,是冰川的颜色。
“给你两个选择,活下去,替我办事,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和教育,让你成为顶尖的战士,或者现在就作为帝国的人死去。”
声音也很好听,她想,比那些科学家的破嗓子好听多了。
始于颜值忠于声音,苏零舆对苏子初产生好感的原因很单纯。
但也很长久。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
她确实是在帝国出生的,也知道联邦是帝国的宿敌,但她还是选择了活下去。
这场战争结束得很快,联邦在苏子初的带领下以绝对优势赢得了胜利,实验室从此化作宇宙的尘埃。
那时她不知道的是,一并消失的还有整个帝国的防线。
帝国以不为人知的手段封锁了周边星系,无人能靠近,但相对的,帝国也进入了绝对的封闭。
她被带到了苏子初的家里,知道了这个人是联盟最年轻的将军,如日中天。但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旧派势力忌惮他并暗中打压,想要掌权,他需要一个能在旧派那里给自己行方便的棋子。
他的耐心很好,知道旧派对他严防死守,无法收买人心,由利益构筑的关系也不可靠,但从头培养一个旧派不得不重用的新人相对可行。
总之现代人的寿命很长,他耗得起。
他给苏零舆安排好了新的身份,那时他还不知道她叫做“零舆”,毕竟那个小姑娘除了问他为什么能预判到自己的行动外几乎不怎么说话,更莫说回答问题。
他随便起了个名字,就叫苏一吧,没什么别的意思,他是初,她是一,虽然她只是棋子,但看潜力,也必会成为人上人。
于是苏零舆就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的籍贯落在一颗极为偏远的小星球,父母是矿工,在一次矿难中去世,被首都星的一所孤儿院收养,如今正在读小学三年级。
当然,那个孤儿院是存在的,也能查到她的资料,不过她实际上是跟着苏子初生活罢了。
苏子初很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战舰上处理军务,因此也不怎么关注小零舆的学习和生活。当然这也不重要,联邦的孩子在二十岁也就是高中毕业后得服两年兵役,优秀的会直接进入军队,他本意是让她走这条路的,传统又安全,是那群老腐朽们偏爱的方式。
而到此为止都是义务教育,她成绩如何都不重要。
所以苏子初没管过她的成绩。
但也没想到老师会找上门来。
除了军区别墅,他在市区以孤儿院的名义租了一x公寓给苏零舆住,平时让副官替她置办生活用品,自己几乎是不去的。
那天他只是想找个地方躲躲老腐朽们的唠叨,心血来潮去了公寓,结果看见自家副官脸上画满鬼画符,还在赖账。
“不行,那天走不开,你花钱找别人都行!”
“可是你输了啦,你说了输了就假装当我监护人的。我的钱要留着买机甲啦!”
“不算,再来一局,你要是赢了我再……”
苏子初看了看,他们玩的是如今新上市的对抗型战略游戏,看副官的样子和苏零舆xx净净的脸,谁输谁赢一目了然。
不过他们这个赌注……
苏子初咳了一声,副官立刻见鬼一般蹦起来,不需要他开口就把事情原委抖了出来,苏零舆在一旁看得目瞪狗呆,就差把“你这个叛徒”写在脸上。
还挺有意思。
当然,听完事情的起因以后苏子初就不觉得有意思了。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上学三个月就已经打了不下十场架,无一不把对方揍得鼻青脸肿,而且别看她现在说话这么顺畅,在班里她一个字都不说,老师提问也不回答,让班主任觉得这个孩子有心理问题,要找监护人谈话。
联邦首都星的孤儿院可一点都不穷,有些有潜力的孩子会分配到监护人,为的是长大以后出人头地,反哺孤儿院。
那么问题来了,苏零舆实质上的监护人是苏子初,且不说她能不能让人给自己出面……她没办法想象学校知道真相的反应。
苏子初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不喜欢惹事的孩子……
副官悄悄给苏零舆使眼色,让她服个软说句好话。将军虽然不是会吃软的人,但苏零舆的才能大家有目共睹,就这样被放弃了实在可惜……
“他们掀我裙子!还扯我头发!骂我是没爸妈的野种!往我衣服里扔虫子!”苏零舆没有收到副官的暗示,声音理直气壮,“我没主动招惹他们,是他们先出的手,我没错!”
但她明显只是外强中x、补充道:“我没觉得我有错啦,但是也不想麻烦您,知道您忙才找的副官,您不要生气好不好?”
好像短短几个月,当初那个倔强地要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小孩就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懂得怎么撒娇和示弱了。
“老师什么时候来?”苏子初问。
“那我还是花钱找……啊?”
“老师什么时候来?”他难得有耐心重复了一遍。
“后……后天晚上十点来家里。”苏零舆一时间没有领悟到苏子初的意思。
“这两天我休息,把事务都推掉。”这句话是对副官说的。随后他又转向苏零舆:“零花钱也别留着买机甲了,以后打了人医药费自己出。”
“啊……您不怪我啊?”苏零舆晕乎乎的,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战场上没有仁慈。”
///////
战场上没有仁慈。
苏子初很好地贯彻了这句话。
打发走副官,苏子初检查了厨房,发现除了泡面和速冻食品,家里几乎没有别的食物。
他皱了皱眉,对副官的办事水平产生了怀疑。
“我不会做饭啦,副官也不可能每天都在,所以比起买菜烂掉,速食配营养剂比较划算。”苏零舆有些不好意思,“将军您平时是不是吃得很好呀?要不您还是先回去,等后天再来也行呀?”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比起老腐朽们的唠叨,吃饭这件事好解决得多。他也没有奇迹一般地大展身手,而是订了餐厅,带着人出去吃。
当然不是用这张脸。联邦的科技很发达,一次性塑脸剂便宜又好用,稍微改xx部细节,他就不再是闪耀发光的联邦将军了。
苏零舆还没上过街呢,她是那种不提就想不起来的人,因为她的意识中没有正常生活该有的常识,你不告诉她,她甚至会以为所有人的生活都和她一样。
但相对的,她的学习能力非常人可以企及,这一点从她用不到半年时间就能适应现在生活中可以看出。
苏子初为此特意要了包间,免得讲解的时候被别人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
吃饱喝足后他们慢慢散步回去,顺便带她熟悉周围环境。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对一切未知充满了探究和向往,却更令人心酸——寻常人习以为常的东西,于她而言都是新鲜事物。
苏子初不是个心软的人,事实上他从未对她产生过怜悯或者同情,他收养她,教她生活常识,是基于约定的各取所需,他们是平等的,他给她提供生活,她日后做他在旧派的内线。
苏零舆也从未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耻。她知道羞耻一无是处。她不需要那些无用的情绪,她只要充实自己,让自己更强大。
但这不妨碍她很开心。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路过天桥的时候她看见有艺术家为路人作画,好奇地看了两眼。艺术家见人可爱,速涂了一张肖像送给她。她道了谢,笑嘻嘻说自己也要学画画,学会了以后把阿初也加上去,这是他们第一次出门呢,要留作纪念。
苏子初发现她喊自己的称呼有些多,将军、您、阿初,甚至有一次她口误叫了半个音节的“爸爸”。
“以后叫我叔叔,我是你监护人。”
“可是你也就比我大十来岁呀,要叫也是叫哥哥吧?”苏零舆瘪了瘪嘴。
苏子初没有说话,他不喜欢话说两遍,也不喜欢有人质疑自己的决定。
“好啦,叔叔,我们回家吧!”苏零舆仍旧又些怕他。身居上位的威严、征战杀伐的血腥气让她觉得不舒服。
唔,总有一天要比阿初还厉害!她鼓了鼓脸颊,随后又笑弯了眼睛:阿初真的好好哦!除了起的名字很难听以外。
////////////
悠闲的时光悄然溜走,这天起床苏零舆如临大敌,紧张兮兮地看着苏子初用塑脸剂整好容貌,换上西装,嘴里念叨个不停。
苏子初听了听,竟然是在脑补接下来的剧情。
在她脑补出第一百零八个版本时,班主任终于按响了门铃。
“请问是苏一的监护人吗?”班主任戴着黑框眼睛,身上书生气很重,“我是苏一的班主任凌贰。”
“凌老师你好,我是苏一的监护人苏于。您请进。”苏子初报了个假名字,将老师请进了家中。
茶几上放着冲好的咖啡,但班主任摆摆手说自己喝不惯,白水就可以。苏子初确定对方不是在给自己难堪后让苏零舆给他倒了杯白水。
他们直入正题,说了说关于苏零舆的问题。苏子初发现他并未提及让苏零舆道歉的事,只是在担心孩子不说话,交不到朋友,处理问题的方式过于x暴直接。
看样子是个明事理的、真正教书育人的老师。要知道,被苏零舆揍的孩子里可不止一个家里有些地位。
饶是如此,苏子初也没花太多心思应付,只说自己会好好教育。客x一番后送走老师,苏零舆才悄悄从卧室里探出头来。
“以后当一个正常学生,不要引人注目。”苏子初警告道,他知道她做得到,只是懒得做而已。
“好的叔叔。”
苏子初发现自从称呼定下来以后她特别爱加上称谓,不知道她有没有别的意思,但总觉得她有别的意思。
况且老是被叫叔叔,真的有种自己很老的错觉。
但毕竟是自己要求的,总不好改口。
“那如果还有人欺负我怎么办?我可以还手吗?我保证不打太重。”
“……你可以考虑用武力以外的方法解决,哪怕是背地里做些什么。”
苏零舆若有所思。
////////
事情解决后苏子初回到了军舰,苏零舆继续上学,按照苏子初的要求好好扮演好学生。
那些被她揍过的同学们见她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心中不服,暗地里偷偷做些小动作,想要找回尊严。
女孩子嘛,被掀了裙子就应该尖叫,被扯了头发就应该哭,被骂了就应该忍气吞声,这都是喜欢她的表现,动手打人是怎么回事?
重点是他们还打不过!
但他们也被家里警告了,不敢在学校里挑衅,只好约人放学后在校外的小巷子里一决高下。
哼哼,到时候要她好看!
他们人多势众,还找了外校的初中生撑场子,说班里有个好看的小妹妹不听话,要教训教训。
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被教训的是自己。
开什么玩笑,她都没有动手!只是站在那里,一群人不知怎么的集体头痛,像有针扎一般痛,不多时便七窍流血,昏迷不醒。
等他们再有意识,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了。
“附近的机甲商城精神力系统出了故障,辐x了这群孩子……身体上不会有大碍,但精神力等级会不可逆转地下降……什么?想要参军?不好意思,现在的医疗水平还不到能治愈精神力的地步……”
不、不是!是苏一!是她!是她做的!
可是没有人信,大人们只以为是小孩的胡言乱语,一个三年级的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强的精神力呢?
当初他们为了不被发现,特意找了校外的没有监控器的地方,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身上没有苏零舆的毛发、指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苏零舆当时在场。
她不是人,是怪物。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