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羊》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pt13

羔羊 限
我被送上了龙的祭坛
pt13

原创小说 – BG – 中篇 – 完结
荤素均衡 – 小甜饼 – 人兽
为龙型车自割腿x,不伤感情的强制爱
为爱坚持逻辑,故事结构逻辑…可以吃吗?
————————–
这大概是一头龙和一位姑娘相互驯服的故事。
治愈系小甜饼,献给可爱的咸鱼们。
————————–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1.玫瑰

我是伊丽莎白.伯莱塔,帝国伯明顿公爵的次女。我的母亲曾是帝国边陲小镇上的最艳丽的一朵玫瑰,一次偶然的外出,遇见了从边境休假的父亲。一个星期后,她主动解除了与镇长儿子的婚约,同父亲一起返回了前线。
我的父亲,伯明顿公爵,流着帝国老牌贵族最憎恶的贱民之血,在帝国战火绵延之际,靠着军功从一个小军官爬上了如今的荣耀权柄之位。他被帝都里长袍上纹着家徽,肩上佩着图章的人称作“战争贩子”“杂交的疯狗”。但每当帝国边境告急时,他们会像真正的闻着腥味的狗那样,疯狂地向父亲兜售快要过气的“帝国荣耀”“家族荣光”,以换取他们手中染血的金币。
一路走来,帝国的荣耀和伯莱塔家族的荣光同时达到了顶峰,我的父亲在最后一次平息帝国的暴乱后,获封了公爵,伯明顿公爵。公爵府就在皇宫旁,封地伯明顿郡就是母亲父亲相识的那片帝国边陲。
我的母亲在和父亲一起十年后才有了长姐,五年后又生下了我,那个时候母亲已经33岁了,父亲也已经40岁了,是父亲获封公爵的第三年。那时的帝都已经勉为其难的容忍下了父亲着滴格格不入的杂血,甚至有些潜滋暗长的嫉妒。
而在我的姐姐,被誉为帝国玫瑰的玛格丽特.伯莱塔成年的那一天,变成了明目张胆的贪婪。
公爵一直没有男嗣,明面上没有,暗地里也查不到。那些垂垂朽去的老贵族,顽固地编纂着积灰的家谱,一边又贪婪地看向泥地里的金币和新生的榄枝。联姻,是多么让人眼馋的一件事,同化和驯服的开端。
我的长姐,虽然来路不正—用那些贵族小姐们的话来说,但的的确确堪称上流淑女的典范。柔软蓬松的金发,珍珠般莹白的肌肤,海蓝宝般纯净的双眼和花瓣似的娇嫩的唇瓣。大方优雅,却不失一股的温柔风情。她的话语永远甜蜜,她的身姿永远窈窕,她像一汪碧蓝的海,永远包容。
在长姐成年后的第二年,她出嫁了,是温莎公爵的长子,功勋世家,蓝血世族。
我记得和长姐的三次握手。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次是我十岁那年,我偷偷藏在枕头下的书—关于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那本,被长姐发现了。那时的她已经是上流社会的人人追捧的玫瑰。我吓得心脏如同被捁上了束腰,她会不会向母亲告密,向我的教仪老师揭发我,让他们纠正我偏离的,成为正统贵族小姐的道路—x花,绣艺,珠宝鉴赏,服饰搭配等等—就像我长姐那样。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了我一把钥匙和一个带着夹层的小木箱,手心带着汗。
第二次,就是长姐出嫁了,我隔着层层洁白的头纱,看不清长姐的神色,但她的手是温热而有活力的,像极即将新婚的样子。
第三次,是长姐从伯明顿公爵长女成为温莎准公爵夫人的一个月后。她和她的丈夫一起回到了伯明顿公爵府,她依旧是出嫁前的样子,似乎只是刚刚从结束的茶会归家,大方优雅,温柔得体。乔治.温莎和父亲去了书房,回来时脸上带着笑,微微向我颔首,就带着新婚的夫人回府了。长姐隔着长手x和我匆匆握了手,冰凉柔软,让我想起了餐桌上花瓶里的百合—看似鲜活的,花瓣上挂着露珠,却被折了茎。
那天晚上我从我的小箱子里—现在里面已经不仅仅只有一堆“小姐的禁书”了,还有一些其他的玩意儿:精灵的眼泪,花精的睫毛,巨龙的金币…这是我这一两年里偷偷积攒下来的,自从我知道了魔法的存在后。在贵族小姐的圈子里,魔法一直被认为是街头流浪者的献媚,老年人混沌中的呓语,或者对神灵的亵渎和不敬。虽然她们踩在战士们用魔法厮杀出的土地上,住在结界保护的豪华府邸里,穿着魔法织造的华服。但这些似乎都被刻意的抹去了,只留下一张张美貌而天真的脸和一个个浸在魔法天赋里的xx。
我拿出了那枚据说属于巨龙的金币,放在了窗台上。我的贴身女仆叫琳达,她总是沉默,被割掉了舌头一般的沉默。在谁面前都是这样,是个保密的能手。我听到卧室的门被轻轻叩了叩,我知道这是她在给我传讯—有人过来了。
我把箱子合上,重新塞回了缀满蕾丝花边和欧根纱衣橱的里。装作随意的开始绣起了花—一个月前就开始绣的那副。房门被打开了,是我的母亲,公爵府的女主人。早年的风霜让她看上去比同龄的贵族夫人更显衰老,眼神也更加锐利。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像我母亲这种一看就带刺的美人,会培养出长姐那种温室里的娇花。
她眼风从我手上的绣花扫过,脸色丝毫未变。
“茜拉。”她淡淡的向身后的女仆长吩咐,“把小姐衣橱里的脏东西清出来。”
我不知道我的脸色怎么样,我刚想开口,就被公爵夫人的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地。“琳达”她头也没回“你被解雇了,小姐需要更加一位忠诚贴心的女仆。”她终于给了我进房间后的第一个正脸,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我。“学会柔顺,莉兹。”她转过了身,裙摆在地毯上拖曳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你该收收性子了。”
琳达是被茜拉x鲁地拖拽出去的,她一如往常的沉默,借着房里微亮的烛火,我看见她眼里有些亮闪闪的东西,很快就隐在了房门外的黑暗里,看不见了。
我没有去阻拦女仆长,因为那样没有用。我的小箱子被翻找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动作,只是为了不扯坏衣橱里娇贵而华丽的蕾丝裙摆,她没有找我要钥匙,因为不需要。她客气地向我行了礼,留下一片粉饰后的空落的狼藉,走了。
我踉踉跄跄地走到窗台边,夜风吹拂过我的脸颊,通体发凉。我背靠在窗台下,手里紧紧的攥着那枚金币,直到手心里被硌的发麻。金币正面是一朵玫瑰的浮雕,背面是一滴暗红的血,据说是一滴真正的龙血。如果在一位大魔导师手里,也许这会是一件利器,而在我手里,不过是贵族小姐梦幻的泡影。
我小心的把金币放回了窗台石头的缝隙里,这是一个我在书里看到过的传说,把龙的金币放在窗台上,如果金币消失了,你可以向龙购买一个愿望。
我想要自由。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