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故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白纸

非典型重生故事
作者
白纸

内容简介

常子悦一觉醒来,突然意识到两件事:
大十岁的同父异母姐姐常念婚后,姐夫徐宇立会出轨,连同小三间接把姐姐害死,一尸两命;
班上那个不擅言词的陆剑清并不是沉默寡言,只是不喜欢她。

她在众人面前声泪俱下,对此三位当事人表示
常念:什么意思?
徐宇立:脑子有病。
陆剑清:…..

#另类追妻火葬场(?) #双cp

现代校园都会甜文女性向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1 妹妹重生回来了(上)
徐宇立和常念恋爱两年,两个月前决定结婚,常念刚刚搬上楼婚前同居的第十天凌晨两点,新换不久的防盗门呯呯直响,震动穿过走廊和客厅直到房间,把已睡下的两人摇醒,门铃还凌乱地叮当叮当直响,不让屋内的人有一丝装聋扮傻的机会。
常念半瞇着眼还有点懵,这大半夜的,门外的人分明不是什么善茬,她迷迷糊糊地伸手,却碰不到已经下了床x衣服的未婚夫:「是谁啊?」
「哪知道,神经病半夜三更的。」门铃响得催命一样,他拖鞋也来不及穿,就怕门被敲坏了。
一开门还来不及看是谁,视线被一股力量推歪,迟钝的痛觉告诉是捱了一巴掌,在反应过来前膝盖被狠踢一下,差点跪下来,门外那人就趁机他让出的空间溜了屋内。他忍着疼痛伸手抓到一手长发,尖锐的女声叫痛,又往他腿上同一个痛处踹了脚:「贱男放手!」
他看清来者,陡然放手:「常子悦?」他实在惊讶,连痛觉都麻木了,只张着嘴光瞪眼。
常子悦没有给予半分关心。她来过这里几次,算是熟门熟路,径直跑入房间。房门没有关,常念早听到她的声音,还未认得出是谁,就在床上被她扑了个清醒,荒忙拉起被子遮住衣衫不整。常子悦完全无视她的惊慌,只不管不顾搅着她大哭:「姐⋯你不要死⋯⋯」
常念动弹不得,抬头望向来到房门的徐宇立,在彼此的眼中找不到答案,常念只能机械地扫着怀中哭得抽搐的背,柔声问道:「这么晚你怎么来了?爸爸和琴姨呢?」
从常家来这里说不上远,地铁十五分钟就到了,但现在大半夜的什么交通工具都没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怎么跑上来了。

披星戴月才确认到姐姐安好,本来如不断滚开的水一样满泻的焦急收了火,常子悦情绪平稳不少,吸着鼻拉起常念的手,没有回答在场其他人的疑问:「你听我说,我们现在回家,跟这个渣男断了。」
「什么?」常念正伸手给她拿纸巾,闻言愕然看向徐宇立,他也正皱着眉头,回问:「你在乱说什么?」
「你闭嘴!」常子悦抓起手边的面纸盒狠狠丢向她的准姐夫,徐宇立早有预料,抬手挡在眼前接住了。失落的攻击没有唤回她的注意力,她只要常念跟她走,刚刚哭过的脸红通通的,鼻翼的湿意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你要相信我,我重生回来了!」
常念本来就糊里糊涂的,一听更是傻了:「什么意思?」
这明显就是在说浑话,徐宇立再按捺不住,火上心头,刚才被她扇的那一巴掌还火辣辣的,差点要大骂脏话:「你是做了什么梦就跑上来发疯讲梦话?还出手打人?」
常子悦不但不内疚,还不甘示弱地回吼:「打你算少了,死渣男!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断,永不超生!」她高声喊到最后带着哭腔,到底还是小女生,吵架没两句先把自己吵哭了,又呜呜埋头在常念怀里。
平日巧舌如簧的徐宇立面对这无缘无故的仇恨竟哑口无言,努力回想自己哪里得罪这位小上十年的小姨子了。
他和常念家人不算熟络,订婚前一起吃过两顿饭,这两个月才开始每周上她家一次,就算如此和常子悦的相处也是寥寥无几。
「姐姐,你不能和他结婚。他会把你和孩子害死的。」常子悦伤心欲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含糊不清,常念还在努力分辨她在说什么,徐宇立先听明白了,箭步上前,冷脸有点失态:「你怀上了?」
常念连连摇头摆手:「没有啊,小悦你在说什么啊?」
「现在还未发生,不代表以后不会。」常子悦说了句有逻辑却没有意义的话,指着徐宇立质问:「你最近是不是接了一个富家太太的离婚案?」
作为专做离婚案子的事务律师,徐宇立简直要崩溃:「我哪一个案子不是有钱人家离婚啊?」
「这次不同。」常子悦不知道哪来的肯定,如亲眼所见一样:「这次那位太太特别年轻漂亮,是你喜欢的类型,不是吗?」
这次他没有立即回话,语塞使常子悦的无稽之谈变得有几分可信了。她见姐姐表情松动,趁机劝说:「你跟他分手,我们回家。」
这下徐宇立也慌了,抢话回:「分什么手?念念你别听她乱说,我真的没有。」
现在都快两点半了,刚从熟睡中起来的常念头脑发胀,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办,但妹妹情绪激动,实在不寻常,也不晓得家人知不知她跑出来了,总得先把她送回家,便对徐宇立说:「这么晚了,我先跟她回去,有什么事之后再解决。」
常子悦死死抱着常念,大有一副不把常念带回去不罢休的势头,徐宇立叹了口气:「我送你们过去。」
「我不要。」他才动作想去拿车钥匙,常子悦又发作:「我不坐你的车。姐,的士司机还在xx,我们现在回去。」

常子悦瞒着父母出来,不怕月黑风高,逮着的士就上了,的士司机见她泪流满脸,差点要她把载警局去。她身无分文,临下车与司机再三保证过会回来,不料司机大叔连钱都不要了,拉着常念下楼时的士已经不见踪影。徐宇立冷眼跟在后面,抱臂问:「不坐我的车是吧?念念上车,让她自己走回去。」
「别这样。」常念知道徐宇立肯定是快气炸了,只能小声劝今日格外固执的妹妹:「这时间也不好打车,不闹了好不好?」
一边是徐宇立挑衅的眼神,另一边是姐姐好言相劝,她闭了闭眼节衷,仍搂着常念的手不放,好像她稍松手姐姐就会被吃掉的样子:「姐你和我坐后座。」
她没有放轻声音,是有意说给男人听的,但被姐姐拍了拍手背警告,便把心中还有讽刺的话咽下。反正她也要靠这渣男开车,就把他当作是司机大叔好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