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霍列斯传染的司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孔乙己

被霍列斯传染的司岚 限
有关xx的隐喻,水镜的使用方法
孔乙己

时空中的绘旅人 – 叶塞司岚x我(小画家)
同人衍生 – BG – 短篇 – 完结
1v1 – BDSM – 高H – 原作向

首席法师退休后的性福生活。

夹带私货,为🚐服务。

「我曾向那个遥远的地方写信,一直写,一直没有回音。」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司岚小时候服下魔药的那一刻,我穿梭时空回去恰好晚了一步。他已经自己挣扎着醒来,双眼空x地望着窗外孤零零的红枫,看红叶在风里凋落。而握在我手中的那片,再也没有机会交给他。活下去,他不断重复这句话,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往后,我追随他的人生轨迹,看他一次次陷入险境,但他总像是早有预料,给自己留有退路,不至于全无生机。在北地的雪山身负重伤时,失控边缘,他用最后一点法力建起屏障将我x退,一边隔空问:“我常能感觉到你的气息,特别在我狼狈的时候。你究竟是谁?”大约在他眼中,我是无常或死神之类的东西,在他生命垂危时,伺机收割生命。我不得不远离,他才以为清除了所有的“威胁”,替自己疗伤。他不相信任何人,无法入眠或也是因此,即便在北地的人们口中,他是总在为别人而战的司岚法师。
那片本该给他的枫叶在我手中枯萎蜷曲,终于也不慎遗落在来回穿梭的路中。法师塔下那棵大枫树前,他告诉我,他喜欢枫树没有任何缘由,人活着需要有喜欢的东西,就像决定活下去需要意义和理由。我于是又问他,如果叶塞大陆毁灭的根源是这棵他用法力养护的枫树,他会怎么做。他说,事情真是如此就好办了,他会毫不犹豫地砍掉它,永绝后患。放在他自己身上也一样,若以他一人之力就能拯救叶塞,他将义无反顾地去做,甚至为此感到庆幸,不必再费心寻找救世之法,他也可以死得其所,两全其美。
于是他在月桂节的降临仪式上如此照做,将大陆上所有冰蝶引向时空罅隙,也决定在那里湮没。他说,与其将全部希望寄托在随时可能耍滑逃跑的我身上,不如相信他自己。我遥望他感召大陆上所有的冰蝶,怅然若失地发觉,我在这片大陆上再无留恋。如果有,只是他,一时却想起他说枫树的一段话,他会毫不犹豫地砍掉,我为此遏制自己想最后放手一搏的冲动。这就是光辉未来,没有法师与冰蝶的美丽新世界。
当我转头离去,打算回自己的世界时,那只巨大的三色冰蝶却忽地俯冲直下,从我身边掠过。我被蝴蝶振翅的狂风吹起,在震荡不止的气流中失去意识。再次醒来,我却在初来叶塞时关押我的精致囚笼里。妖异的蓝色玫瑰,灯火通明的陌生高阁,上下都望不见尽头,笼子凌空架在盘曲的花枝上,而我浑身赤裸,被捆住动弹不得。四肢几已失去知觉,想已是过去许久。我从侧前方不远的镜子里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半透明的冰链缠绕在身上,手脚像待售的螃蟹一样折叠,阴户大开毫无遮拦,抬眼看见那一刹,错愕之下,一股热流聚向小腹,羞耻地流出水。然后司岚从镜边走入,再踏过花枝,到我面前俯xx,隔着笼子捏起我的下巴道:“现在你是我一个人的祭品了,小画家。这是新的法师塔,时空罅隙。”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