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知晓》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殷郁

无人知晓
作家:殷郁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温情 / 虐身
你是我黑夜之光
火中之花
是最后的愿景
也是唯一的晨星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无人收容的患者

“莫医生,那个十七床的病人又给送回来了!这都是些什么亲戚!”女护士喘着x气,眼神不屑。

“送到几号房了?”

“不就是原来那个,一直空着呢!”

这里是鹏城的十三院神经科,实际上十三院就是这个小城市里唯一的精神病医院。

沈为安是莫凡的老病人了,有抑郁症,每一次自杀身体上伤害被救治之后,都会被家人送到这所医院。

莫凡赶到病房,病床上的人形销骨立,两眼失神的看着窗沿,手腕上还绑着绷带。眉骨突出,轮廓很深眼睛大却没有任何神采,高挺的鼻梁还能依稀看到这个人曾经的英俊。

“这次是因为什么?”莫医生的语速很慢。

病床上的人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花了很久才听清楚医生的每一个字,又花了很久才开始回答,语速更加的慢。

“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竖着割腕血管不会很快愈合,你看。”沈为安缓慢的抬起右手,让莫医生看自己右手上几乎绑到手肘的纱布。

“可是我醒来了,我还在这。”沈为安语气明显失望,他的声音低沉又虚弱,透过x涸的喉咙发出,居然也不会让人觉得刺耳。

“我给你开的异丙肼都按时吃了么?吃过后情绪觉得怎么样?”

沈为安又花了很久来接收信息。然后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都吃了,刚吃过会觉得好一点,只是看不清东西又总是想睡,你也看到了,反应也变得很慢。”

“这都是正常现象,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莫凡只能这样的安慰沈为安,虽然他是神经科的医生,但是面对这样的病人,更多的办法也是拿不出来了。床上的青年才二十岁,一生里最好的年纪,明明就躺在那里,却好像死亡已经来临。

莫凡还想再跟沈为安聊一聊,毕竟青年愿意说话的时间非常少。

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

这是沈为安第一次看到钟海这样的人,进来的男人仿佛浑身都闪着光,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是令人温暖和舒适的。

莫医生瞥了眼进来的人,是之前的护士,身后跟着自己国外留学时的好友。

护士凑到莫凡耳边“莫医生朋友给你带到了,这么帅的朋友都不给我们介绍下,真是!”护士说完就离开了。

“钟海!你不是还在美国研究?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莫凡上前给钟海一个拥抱。

莫凡发现沈为安多看了钟海几眼,这可不容易。

“这位是我现在的病人沈为安。”

“能不能让我和他单独聊聊莫医生?”钟海冲着床上的人眨了眨眼睛又笑了笑。

“可以吗?”

“可以的,莫医生。”

莫凡退到病房外,关上了门,心理学的临床应用上,钟海要比自己擅长的多。

“有人说过吗?你眼睛很漂亮。”钟海望着青年的眼睛坐到床边,病床本来就很窄,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沈为安觉得紧张,他说不出话来。

“今天过得怎么样?”钟海将手放在青年手背突兀的骨节上,眼前的病人明显的重度抑郁,手背因为输液而冰凉。

钟海的手明明很温暖,那是沈为安向往的温度,可他却像被刺痛了,猛的抽回了手。

气氛有些尴尬,青年还是不开口。

钟海也不在意,说起他这一路回国的见闻,又说起自己调皮的弟弟,苦笑着摇了摇头。

沈为安听得很费力,也很认真,他也想说些什么,可是遍寻大脑一片空空,他什么都没有。他的眼睛又移回窗口,隔着保护的铁栏,冬日的萧索下,一朵紫色的小花,坚韧的成长。

“你看,花都开了。”

钟海顺着青年的手指看了看那朵摇曳的野花,感慨道 “是啊春天都到了。”

说着话沈为安神色开始疲倦。

钟海以为他是药物起作用了,就退出了房间,轻轻关上了门。

医院的吸烟室里,钟海边抽烟边说 “莫凡这个病人怎么搞的?这副样子可不像经过了治疗。”

莫凡也很头疼,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 “这也没办法,他情况特殊,前几年他妈还活着的时候还算配合,等他妈一走完全不行了。他那个爸爸跟个比他还小的女孩结婚了,完全不管他,把他当精神病,只要不让他出去丢人,怎么都行。这又怎么能好的了,自他母亲去世,情况连改善都没有过。你也真行,平时除了我,旁的人他连眼神都不给一个。”

钟海把烟蒂狠狠的按熄在烟灰缸里,他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是青年那双无神死灰的眼睛?还是花都开了那句话?还是最后的疲倦?对了疲倦!

“莫凡,今天你给他开了有镇定成分的药物吗?”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没有啊!他今天才又被家里送回来,之前的疗程应该也吃完了。”

“那只怕不好了!”不等莫凡说完,钟海焦急的拉着他就往病房冲。

病房里,沈为安觉得今天还算开心,虽然又被家人送回了精神病医院,可是见到了很有意思的人,楼下那朵花也开了,脑袋越来越不够用了。他摇了摇头,平静的用椅子抵住病房门,从枕头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皮带,绕成上吊用的活结绑在了床头的栏杆上,并不是只有站着才能上吊,沈为安看着环终于露出了今天最放松的一个笑容,接着把头伸了过去,坐在了地上。

钟海扯着莫凡几步就到了病房门口,推了把门发现推不开,两人心道不好,开始撞门。

病房里,沈为安已经听不到门外的呼喊了,他的眼前全是炫目的光斑,耳朵里都是血液在血管中奔涌的砰砰声,脑袋里满是窒息却幸福的平和。

只是一瞬间,门就被两个强壮的成年男人破开。

钟海迅速的将床头的青年解下,解开青年身上所有衣物,又将他平放在地面上,抬起青年的下颚,开始做人工呼吸,莫凡也跪在一边做起心肺复苏。

五个周期以后,营救及时的青年抬了抬眼皮。

沈为安睁开眼,虽然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眼前却还是失望的世界。

门口聚集的护士,赶忙带着小氧气瓶进来接手。

办公室里,钟海仔细的看着沈为安的病例,病例很厚,时间久远的那些纸都发黄了。

“他五年前就来这治疗了,这些是他妈还在时候的,这些是他母亲去世以后的。”莫凡将病例分成两摞。

“这么下去不是让人等死吗?他又不是生理性抑郁,你觉得他药物治疗的效果好吗!”

“我这里有个新的治疗项目,要不我把他带走吧!”

“钟海你疯了?你要把一个不稳定的抑郁症患者带去美国?”

“这次跟鹏城一医院有合作,我会留在这边。”

钟海又细说了这个项目许多,莫凡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点了头。

“病例你们应该还有电子档吧,这份我就拿走了”钟海拿起桌上的东西转身准备离开。

莫凡叫住他。

“等等钟海,你弟弟,他还好吗?”

“你有什么话要跟他说吗,过来的时候他让我捎个话,如果你问起他就告诉你,他很想你。不过你也知道钟浪就是个没良心的,你别太放在心上。”

莫凡顿了许久,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最后自嘲的摇了摇头。

“也没什么要说的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那好,我会给你们医院做个申请,明早就过来接他。有事给我打电话,还是之前那个号码。”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