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强制行为》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但枝

他们的强制行为
作家:但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攻强受 / 美人受
【NP主受,HE】

阮岁还在读大学时就被看上了,几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公子哥笑做一团,当夜就把他压在包间里强了。

他不接受包养,从医院出院后,又在租住的那间破屋里看见了端坐的五个人。

撕裂般的疼痛再度袭来。

他明白了,自己的回答不重要,警察不重要,愿不愿意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人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

被侮辱、被训诫、被掌控、被掠夺、被圈禁、被摧毁。

他们说这是爱。

我要他们死。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1未经他人苦

阮岁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被看上了,几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公子哥笑作一团,当夜就把他压在包间里强了。

他不接受包养,从医院出院后,又在租住的那间破屋里看见了端坐的三个人。

撕裂般的疼痛再度袭来。

他明白了,自己的回答不重要,疼也不重要,警察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世上有人让你生便生,有人让你死便死。

从19岁到24岁,从一无所依的弱小学生长成风姿俊秀,气质绝然的青年,阮岁有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存款,他仍被那群人掌控在手中。

在医院下班后,阮岁先去超市买了菜,他提着菜正准备进屋,却看见了未上锁的门,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苏汤。

脸上的轻松顿时消失不见,他轻轻把菜放到了玄关的地方,换上了拖鞋,从领带、到外x,再到衬衫、西裤、内裤,最后只留了双白袜子,赤裸地跪了下去。

三个男人各有各的性癖,苏汤喜欢臣服,绝对的臣服。

初春的天尚且寒冷,暖气刚停,屋里虽不称不上寒冷,但对未着寸缕的阮岁来说可谓是寒冬腊月。

他从玄关处膝行过去,膝盖通红而冰凉,身上因为受冷而浮起了细密的小疙瘩,可仍一步也不敢耽搁。

“您来了。”

他跪在苏汤的面前,低垂着眉目,精致如画的下颚有着流畅的弧度。

乌发红唇,白皙剔透,轮廓端庄丝毫不见女气。他宛若上好的脂玉,又像秀丽无双的青竹,哪怕跪在那里都带着一股凛然的、高不可攀的气质。

偏偏这样,使人愈发想要摧折。

苏汤翘着二郎腿打量,也不说话,自上而下地巡视了一遍后,才似笑非笑地开口道:

“听说又有小护士跟你表白了?”

阮岁脸色苍白,知道今天讨不得好了。

三个人掌控欲一个比一个严重,占有欲也是如此。

他每日在医院做些什么他们监视地一清二楚不说,哪怕老老实实地上班下班,一旦知道有人向他示好,当晚回去就会被折腾得很惨。

为了接下来能少受一点折磨,他抿了抿唇,眉头蹙起,眼底带着哀求:“我没接受……她才刚毕业,什么都不懂,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

苏汤单手支着下颌,眸色深沉似笼罩着一层阴霾:“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呢?你就是做错事了啊,做错事了就要受到惩罚不是吗?”

软岁脸色白了又白,跪着的膝盖磕在冰凉坚x的地板上,又上前了两步。

“主人,我知道错了……”

他浑身赤裸,脸颊示弱般贴在了苏汤的腿上,轻轻地蹭了蹭。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苏汤云淡风轻地动了动嘴巴,对于青年的求饶置若罔闻,好似看不见这具诱人的躯体。

阮岁咬紧了唇,留下深深的齿痕之后,而又放开,脸颊离开已经贴得温热的腿,直立起背。

他缓慢地脱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像条狗一样在屋里爬了十个来回,最后一圈爬回来拿起了沙发旁的巨大的按摩棒,冒着冷汗x生生x了进去。

没有润滑,也没有前戏和扩张,疼到浑身颤抖,还顾不得是否受伤了,乖顺地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人,红唇轻启:

“汪汪汪……我是下贱的小母狗,请主人狠狠地惩罚我。”

他在学狗叫,也如母狗一般摇尾乞怜。

从最开始的反抗,到最后的不得不接受,这一x犯错之后的流程,阮岁轻车驾熟,却痛恨到心脏都是疼的。

有什么办法呢?他无父无母,就连最亲近的爷爷,都在大学毕业那年重病去世了。

没人能帮他讨公道,没人能帮他逃离恶魔的牢笼,他也曾反抗过,试图逃跑过,下场就是还没上火车便被人抓了回来,囚在房中,没有声音,没有灯光,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以至于三个人渣进来的时候,他甚至觉得犹如神降临在世上。

被侵犯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折腾自己,也总有各种各样的惩罚以及心血来潮,由他去承受。

五年里,他被侵犯过一次又一次,荒唐的xx发生过一次又一次,从宁死不屈到逆来顺受,外表是正常男人的样子,而衣料下的身体有多下贱,只有自己知道。

真的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吗?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等到年老之后被遗弃,再过上自由的生活?

阮岁时常这样问自己。

“答对了!”

苏汤扬起笑,总被旁人私下诟病太过阴柔的样貌,笑起来别有一番色授魂与的滋味。

“你就是世界上最最下贱的小母狗。”

他仍坐在沙发上,穿着皮鞋的脚伸出去拨弄阮岁后x的按摩棒,狠狠一踢,尺寸大到可怖的玩具整个x了进去。

“啊!”

阮岁痛到失语,整个人因为惯性向前扑,耳边依稀听到了皮x撕裂的声音。

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眼前阵阵发黑,耳鸣声宛若冰冷的钢丝拉起无限延长的警报。

后x的按摩棒兀自震动着,鲜血顺着白皙的腿根滑落,像极了女子的落红。

苏汤对这副自己造就的惨状十分满意,动作x暴地捏起阮岁的下巴,把对方脸朝下狠狠按到了胯部。

“吃吧,你最喜欢的。”

阮岁嘴唇失去血色,脸色苍白到随时都会晕倒,后x按摩棒的每一次震动带来的不是快感而是愈演愈烈的折磨。

他用牙齿拉开的苏汤的裤子拉链,舌尖隔着内裤顺着性器轮廓舔弄,唾液濡湿了布料,xx的xx缓缓勃起,将棉质的内裤顶起可怕的弧度。

“啪”的一声,扯下内裤,xx勃发的xxx壮一根直直打到他的脸上。

阮岁含了进去,哪怕再恶心也含进了整根。

苏汤喜欢深喉,如果他不主动,对方会直接扯着他的头发狠狠x进去。

口交的声音“叽咕叽咕”作响,阮岁两腮鼓起,吞咽不及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打湿了下巴,舌头绕着柱身打转不时在马眼上戳刺,放任xx的xxxx他的喉咙。

苏汤半仰着脸,眼睛微微闭起,穿着皮鞋的脚在阮岁赤裸洁净的身上游走。

他踩到了对方的性器。

阮岁动作一滞,头皮都要炸开,冷汗顺着鬓角滑落,越发卖力地伺候起了嘴里的xx。

害怕的事情没有发生,苏汤只是用沾满灰尘的、坚x的鞋底,来回轻踩着。

按理说,在这样的情景之下,阮岁很难勃起。

但随着苏汤的动作,以及嘴里鼻端充斥着的性器的味道,他x了。

被掌控的这五年,带来的改变之一是他的身体敏感至极,男不男女不女。

就算是疼,只要是对方带来的刺激,他都能燃发欲望。

随着连续不断的深喉,阮岁的眼泪和口水一起流下,混成黏腻不堪的水渍。

作呕的欲望越加强烈,喉管剧烈蠕动,喉咙里的性器x到了最深,恨不得连囊袋也塞进去,在他觉得自己要因窒息而死的时候,嘴里的xx终于x了出来。

苏汤把x过的性器拔了出来,伸手把阮岁舌尖扯出来看了看上面残留的xx,然后松手合住对方的下巴。

“都吞了,好东西。”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