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巢穴》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叶昕8

畸形巢x
作家:叶昕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H有
xx,两个攻为父子,受可以算是小妈,凶狠漂亮的小妈。
没什么三观的情色文,可能会有奇怪描写,云里雾里的文笔,依旧猎奇,其他不提示。

PS:不说我的文,很希望大家别太拘泥于太多“雷点”,非要作者给出各种“避雷”,看文的条条框框太多会把自己锁住,以至于会错过很多好文。
哪怕是小黄文,也会认真写,能让大家有兴趣看下去。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天边一闪仿佛流星划过,临近午夜,屋外空气却越发湿热,苑浅穿过偌大落地大窗走出别墅,近郊清新微冷的空气让微微发胀的大脑渐渐冷醒起来,宛如重生。

舒了口气,他伸手解开了一颗衬衫扣子,暂时离开身后热闹的宴会,转身往旁边的花园走去。

夜越来越深……

原本只是想出来透透气,但苑浅没想到已经有人比他先一步了。

男人坐在花园里的僻静一角,不远处就是灯火通明的宴会厅,偌大落地窗里透出的灯光几乎将整个建筑周围照亮,唯独少了他这里,宛如刻意给他留出这么一点空间,清冷又孤僻。

苑浅仿佛被这样的光影迷惑了,站在原地看着那人。

短短数秒男人就似乎察觉到有人闯入,突然抬头。

一瞬间,四目相对……苑浅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冲对方一点头,退了一步转身要走。

“为什么要走?”

男人嗓音低沉,可能是多喝了点酒,声音略带一丝浑浊沙哑。

苑浅停下,思量一瞬,转过身直视着对方。

男人身材高大,脱掉的西装随意放在桌上,领带也松开了,衬衫袖口上的红宝石袖扣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苑浅身上是便宜的西装,原本还有领结但因为太热所以拿掉了,但是白衬衫x净平整,皮鞋虽不是名牌也打理的很好,与对方相比,他并不觉得相形见绌……至少不十分是。

“苏先生。”他低声打招呼,不惊扰这里的寂静氛围。

男人稍稍打量他,“你是……”

“苑浅。”他皮笑x不笑地回答。

对方似乎对这个名字有点儿印象,毕竟挺特别的。

知道他没想来,苑浅又补了一句:“您的新保镖之一。”

“哦……”男人微微眯眼,“可我没见过你。”语调缓而沉。

“我一直站在后面。”

其实是个玩笑,没见过自己的保镖似乎不太可能,事实上,男人平日里进进出出一向是目不斜视的,忽略一个人再正常不过。

男人笑了一下,只这么一笑气氛似乎就缓和了。

夜风拂过,让微热的夜有了一丝凉意,男人单手又松了松领口,像是有兴趣同苑浅多说几句。

“你一个人来的?”他问。

“跟刘经理来的,等会儿要送他回去。”

市场部的负责人之一,刘经理酒量极好,想来也是多年应酬锻炼出来的,让苑浅一起来有点儿保驾护航的意思。

“你不是我的保镖么?”男人打趣道。

苑浅虽然意外但仍旧微笑说:“今天没排我的班。”

男人不作声了,闭了闭眼,再缓缓睁开,在夜色中盯着苑浅。

四目相对,苑浅觉得空气似乎比刚才还要湿热一点,仿佛大雨将至……

“你……”

就在男人要开口的时候,有人来了,正是刚才提到的刘经理,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憨厚的外表中透着一股精明x练,西装革履,领带打得一丝不苟。

“苏先生,您在这里啊。”

苏宴林看了他一眼,起身道:“我先回去了,跟张总说今晚喝多了不细谈了,改天打电话给他。”

“是,您放心。”

刘经理郑重一颔首,刚要让苑浅去叫司机,苏宴林突然看着苑浅说:“你送我回去吧。”

苑浅下意识和刘经理对视了一眼,后者很有眼力见,自动后退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送苏先生吧,我自己打车回去。”然后飞快报了地址。

苑浅沉默一瞬,点头。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好。”

许是真的喝多了,苏宴林上车之后便一言不发,一直闭目养神,像是睡过去了。

苑浅特意开得慢一些,偶尔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座的男人。

苏宴林睡得安稳,外面的灯光不时照在身上,半张脸始终隐匿于黑暗中,原本梳起来的刘海有一缕垂了下来,雕塑一般。

收回视线,苑浅缓缓转动方向盘,黑色的车如一只雨燕稳稳穿梭在灯火阑珊的城市中……

苏宴林住的不近,已经离开中心区靠近江边了,但是环境极好,安静且绿意盎然。

将车稳稳停在偌大别墅的大门口,苑浅舒了口气,回头一看,男人还没醒,靠在椅背上微微低着头。

他没出声,安静地在车里等了差不多五分钟,正犹豫着要不要下车继续等还是试着叫醒苏宴林。

这时,苏宴林自己醒了,他伸手揉了揉额角,说了声:“抱歉,我睡着了。”

“没关系,刚到。”苑浅说,“我去按门铃。”说着刚想下车,又听见苏宴林说别下车。

他稍稍一愣,抬头便在后视镜中与男人对上视线。

空气中沉默了几秒,苏宴林说:“车你开回去,明天直接开到公司就行。”

苑浅眨了一下眼,扬起嘴角轻轻点头:“好的。”

苏宴林利落地下车关上车门离开,一句话再没说。

大门已经缓缓打开了,苑浅看着苏宴林渐渐走远的背影,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捏着下巴揉了揉今晚快笑僵的脸。

今天是苑浅第一次和苏宴林正面接触,他在隆基x了快两个月了,跟在苏宴林xx后面一个多月了,这是第一次和他说话。

苏宴林远不像坊间传闻的那样……至少看起来不是,但真正的苏宴林又是什么样的呢?

恶鬼不披着一张人皮怎么在人间活动,何况……是那么好看的一张皮。

苑浅扬起嘴角,甚至忍不住轻笑出声,恶鬼长了一张好看的皮,那才是真的吓人。

回去的路上,车里还弥漫着淡淡的香水味儿,苑浅知道那是苏宴林身上的,也可能是宴会时沾在他身上的香水,属于另一个女人或是男人。

他下意识看了后视镜一眼,脑海中突然浮现了男人在黑暗中的面部线条,然后是在花园里四目相对的瞬间,以及他闭眼之后再睁眼看他的眼神,明明就在刚才,却又好像是很久之前了……对苏宴林的回忆犹如潮水,来得突然而凶猛,仿佛有种微弱的窒息感。

他放下车窗让新鲜空气灌进来,顺便带走迷乱的味道,然后深吸一口,仿佛冲刷着自己的肺,他突然想抽烟。

把车缓缓停在路边,没有熄火,苑浅摸出一根烟放到嘴里的时候侧过头一看,竟然开到了江边,刚漆过的围栏是天蓝色的,另一边便是幽暗的江水。

深夜无人,安静得能听见低低的浪声,由远到近,一层又一层叠加着,苑浅静静看了江面一会儿,这才想起去找打火机,然而在身上摸了半天却没摸到。

欲望来得快去的也快,他叹了口气,刚想拿掉烟,一抬头发现不远处有人靠在围栏上,旁边几步远就是路灯。

那种老式的、灯光昏暗的路灯,昏黄的灯光浅浅打在那人身上,在地上投下淡淡的影子。

很美的画面,从苑浅这个角度看过去也是个几近完美的构图,他微微眯眼打量那人。

很高,脱掉的西装搭在手臂上,白衬衫在灯光下微微泛黄,发丝在风中微微卷起,嘴里的烟时不时冒出零碎的火星,下一秒被风卷走……

苑浅嘴里的烟无意识地上下摆动了几下,他微微一笑,衔着烟踩下油门把车开过去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