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厢情愿》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文字爱好者3

一厢情愿 限
青提帝君X魔族副将/小药仙一芯的几生几世
文字爱好者3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狗血 – 虐文 – 生子

小时候他想活命,尝尽至毒之物于众人中脱颖而出得以幸存

长大后他视如珍宝的另一条命,追追赶赶却只能望尘莫及

他终能如愿以偿,在他怀里辞于世事

死后下到阴曹地府轮回境前方知,他乃是天上的一枚小神仙

司命星君告诉他,青提帝君尚在人世没玩够,留帝君一人在凡不高兴就不太好

现在要将他的命理改一改,再回去陪帝君玩一玩

正好也陪着他那被他亲自生出来苦命的儿子享一享迟来的天伦之乐,皆大欢喜

他却道慢,青提帝君是在这世上玩一遭,他却是动了真情

他要先在这轮回镜里看一看,匆匆数载中,说要玩一玩的那位青提帝君

是一如他所经历过从头到尾的一厢情愿,还是在他未知之时动过真心

如果是前者,倒真没什么回去的必要了

青提帝君X魔族副将/小药仙一芯的前世今生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前情提要

一芯是邪魔的得力副将,仙魔大战一触即发,可他偏偏看上敌方带领天兵天将的小仙君。小仙君模样生得别致,剑眉星目,挺鼻如峰,望向他的目光里不含悲悯,冷漠之中的杀气袭至阵营边线。
小仙君走前来。
银白铠甲肩上点缀金粉,腰上一把银闪流光的虚华剑,握住剑柄的手指白皙如玉,指骨分明别致,一芯好奇地想着,这一双更适合舞文弄墨的纤纤玉手,是如何握起剑柄,挥洒出毁天灭地的威力。
思索间,小仙君薄唇中透出冷淡至极的一声战,虚华出鞘,无渊谷的天地为之黯淡,从指间溢出的剑光,衬出小仙君的一双流火星目。
有意思。
邪魔副将一芯手中焚月鞭劈开这道剑光,擦碰之中生出燃烧的星火,对面的小仙君倒是愣了一愣,但未再挥下第二剑,仅收剑侧身,站立在整齐划一袭来的天兵天将中。一芯着实已满头大汗,若是小仙君再挥下第二剑,他的焚月鞭怕是要毁在此战中。
这是仙魔大战中的第一场战役。
这一战之前,邪魔本想在天庭与魔族交界处发动战役,听闻天庭早已派天兵天将回至无渊谷,便立即赶回至无渊谷。无渊谷可是魔族的地盘,第一战绝不能败,所幸天兵天将亦未实打实的战,想必只为探地势战力虚实,且小仙君挥出那一剑的威力不错,震慑住魔族不少胆小的兄弟们。
一芯着实无奈。
辗转反侧,踟蹰难行。
焚月鞭上与小仙君剑光擦碰出的星火,残留小仙君清香如茶的气味。敌军都打到家门口来了,不若也去敌军家里头瞧瞧,捣他个天翻地覆,措手不及。
心思一动,邪魔副将一芯便打算上小仙君家里瞧瞧,瞧瞧是什么样的地方,能养出这般淡雅俊朗的小仙君。他使了个隐身术在天庭大肆横行,熟料仙家的隐身术与魔族的隐身术差异竟如此之大,仙家隐身术是完全隐匿身形,而魔族的隐身术,为何还有一团黑雾?!
一芯汗颜,但来都来了,怎可轻易放弃,若是见不着小仙君,怕是往后几日不好歇息,若是歇息不好,如何应战?!他所做的这一切,皆为大战在即的魔族着想。
南天门的将军寻着一团不知踪影的黑雾,不巧,迷路是一芯的本性,在天庭迷路,那是一芯生命中的必然事件。仙家的将军穷追不舍,坚持不懈,一芯被纠缠的不耐烦,x脆穿透一府邸,看中一等级不高的小仙,遁形在其体内。
小仙的仙魂在瑟瑟发抖,望着这位一身玄色的俊朗少年,桃花目中尽是狡黠,少年挥洒黝黑的长鞭,笑道:“借你的身体来用用。”提起手中的焚月鞭,正欲往仙魂挥去,仙魂却早已跪在地上求饶。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不过是月老仙君门下的一个小仙,尚无正式仙籍,您要什么都拿去吧。”
一芯摸摸下巴,思索道:“竟是如此顺利?”
小仙再次跪下,泣道:“我方飞升不久,早前已经过几世缘劫,积满功德,千辛万苦才到得此处,还望您饶过……”
——月老,此处可有异常?
天将拍门而入,长戟指着前方,千钧一发之时,一芯将小仙的仙魂压下,身体放低。一位身着长衫,体态臃肿的仙君到得外头,笑眯眯对将军道:“没有。将军,您的姻缘……”
“闭嘴!”闻及月老再提姻缘,将军立即向后头发出指令,“此处没有异常,走。”
月老奔到门口,挥手唤他回来,道:“将军的姻缘是在樱落池旁,三天后,是三天后辰时!哎,又走了,老夫好生寂寞。天天整理比凡人繁杂数十倍紧紧缠绕的红线,正巧替将军理顺一条,将军倒还不乐意,对方不就是个男神仙,将军何必如此介怀呢。”
一芯听了不对劲,举起焚月鞭,小仙霎时望着他啜泣不止,一芯实在见不得他人梨花带雨,便将焚月鞭收在怀中,问道:“你说这月老是x什么的?”
小仙拱手,回道:“月老掌管凡人、仙君姻缘,待他清晰的红线浮现在月殿中,那人的姻缘福至。”
“仙君也是如此?”
“小仙方来不久,不太了解……”
“好了好了,你这仙身,再借我用一会儿。”
月殿中红线缠绕在缀满金果的树上,月老正环绕着这棵树细细检查,一芯借着小仙x身,上前询问:“月老仙官。”
“嗯?”月老惊得胡须跳了跳,“今日你这闷葫芦会说话啦?”
“月老仙官,我春心萌动了。”
小仙没料到一芯说话如此直白,瞪大了眼睛,张口呐喊,被一芯用鞭子压住仙魂。
月老八卦的眼神儿立即来了,拽着他的手坐在台阶上。
“你倒是说说,你对谁萌动了?我替你作主。”
“今日领军打仗的那位。”为表真实,一芯故作娇羞状。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小仙已经欲哭无泪了。
“哦哦哦,即墨呀。可以,给你。”月老挑出一根红线,递到他手里,红线立即消隐。
“这就完事儿了?”
“阿,这就完事儿了。红线不过是制造相识的工具,往后的感情,还靠你们自己培养。”
“他原本的红线……”
“他原本就是孤寡一辈子,红线给谁都无所谓。”
这人间天庭的姻缘,可真随意。
或许是,碰上随意的月老仙君。
一芯回去便一心等着与小仙君制造机会,可仙魔之战迟迟不曾发动,未见到小仙君,也找不到小仙君。月老的红线是不是根无用的线,是以,他怒气腾腾地再次上到天庭,隐在角落处,却见上次的小仙被另一名小仙训得抬不起头,被扯住衣襟走了老远。
他皱了皱眉头,察觉里面未有其余仙息,大摇大摆地迈入月老。月老再次红光满面地出来,对着绾发竖起马尾的精神小伙笑道:“可是来求姻缘?”
稍过几许,黑雾弥漫四周,察觉不对,月老正想祭出红线,却被一芯的焚月鞭束住往身旁带,再一转身,焚月鞭将月老捆得严严实实。一芯肆意地坐在宽大的圆木桌上,自顾自地捧起一杯茶,笑道;“你这老头,红线牵住的姻缘不靠谱呐。”
“胡说!”月老绝对要捍卫自己的专业。
“你上次替我与领军打仗的即墨牵红线,他到现在都未来寻我,你这姻缘红线,还不如凡间浸色泡染的棉线。”
月老怒得面红耳赤:“胡说!他方才还拽着故杏出去,上次求姻缘的是故杏,又不是你,你为何……”
“哦?”一芯忽然来了兴趣,跳下桌子,蹲在他身前,笑道,“你说那人便是领军打仗的那位,可我见到的,却不是那一位。”
“早前的仙魔之战中领军副将确实是即墨。”月老陷入沉思。
“他所持之剑可斩破天地。”
“那即墨倒没有这么大能力。”月老再次若有所思。
“不跟你啰嗦了,老头,便是这位小仙君。”一芯掌心化形,现出虚影,分明是青提帝君领兵打仗的身形,月老懵了一懵,道:“这不是青提帝君吗?”
“嗯?”竟是一位帝君?
“你要求他的姻缘?”
“嗯。”一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月老见状,连忙跪下:“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青提帝君乃父神之子,万仙之首,千古战神,随天地洪荒聚灵而生,仙力之所以强大至厮,仅因天生情爱皆供于天下苍生…”
“说重点!”一芯越听越不耐烦,紧紧收牢焚月鞭,被焚月鞭捆住的月老,鞭子相间的地界挤出的x越来越多,月老疼得难耐,道:“帝君的仙力只可为天下苍生所用,如若他藏有私欲,仙力与仙身怕是……怕是……哎哟!”
一芯倏然收起焚月鞭,踩住月老的掌心,魔气四溢,月老抬头一见,桃花目中血光大盛,月老想要呼救,却见一芯低头,在他耳边笑道:“别x我发脾气。”
可怜月老是个等级不高掌管姻缘的神仙,在这众多断情绝爱的神仙聚集的天庭着实没有多大的用途,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是以此时被邪魔副将战力非凡的一芯压制,月老神魂散去些许,道:“若你想求帝君的姻缘,你可到天外天,有一块神兽守着的神灵石,兴许会记载帝君此生相伴之人。”
“早点说嘛。”一芯眸中血光瞬时散去,焚月鞭收回手中,侧眸警告月老:“你若是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我还会回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未待月老回应,转身便到了天外天。
天外天空无一物,也未见月老所言的神兽,仅有半人高的黑色灵石散发光亮。
一芯持鞭上前,帝君的名字确然在上面,可其余地方却无他人的名字。他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若帝君的姻缘是天道注定,那他便将这颗灵石上的别人名字用鞭抽打成看不成形,可上面一个名字都没有,一芯抱着手臂思索,这一块破石头,还能决定所谓万仙之首、千古战神的姻缘?
——你道我是破石头?
“你可不就是块破石头。”灵石本就有灵智,一芯倒也不奇怪灵石会说话,左右望望四周,调侃道,“守护你的神兽呢?”
——你来了,它便走了。
“有趣。”一芯提着鞭子,也不知该挥还是不挥,“那你是专门等我来的?”
——是,也不是。
“你这块破石头,讲话也是x邦邦的。”一芯绕着他走,鞭子挥洒得噼啪响,还不忘恐吓道,“我呢,是魔族的一颗好苗子,不幸,我对你们帝君一见钟情,势必要与帝君成就一段姻缘,我不管你是灵石还是什么破石头,我一芯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言罢,他回眸笑道:“你还有什么遗言,给你个机会。”
——我是帝君的姻缘石,空守岁月流逝。你来,神兽走,你想刻谁,便刻谁。
“你倒是爽快,还未与我一战,便先认输。好一句我想刻谁便刻谁!”一芯毫无羁束,朗声笑道,“好!”
一芯挥起焚月鞭,低喝一声,注入魔气,将这黝黑的神灵石揍得劈啪作响,火花伴随字形一应而下,灭去的痕迹落下笔迹,一芯得意洋洋地望向帝君名字旁的二字。
——有缘人,既已有人在此刻上名字,我便会消逝在天地间,永不复还。
神灵石倏然消逝。
一芯背手踏出地界,马尾依旧肆意盎然,焚月鞭肆意挥洒,结界面被震出荡漾波纹,余下的阵阵爽朗笑声,在这天外天环环相绕。
是以,青提帝君与一芯在天庭与魔族的生死别离,林则仕与王一新的凡间过往,就此展开。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