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游戏》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 露西吃肉

什么叫游戏【BDSM】
作家:露西吃x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虐身 / 美人受
江疏×阮洲  异国华裔心狠手辣的财阀先生×能屈能伸演技满分的无辜学生
he,年上,不定时,不入v。
阮洲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屈辱地跪到他人脚下,甚至想不明白自己那一声“主人”是怎么喊出来的。他只知道不逃,自己会被他打碎捏造成一个不像人的狗。
他想他足够聪明,不过江疏也足够有耐心。
而他们之间的交涉场,江疏当成一场游戏,阮洲以为是一部剧。一方以为是掌控全场的逗弄小鼠的猫,一方以为是拉人入戏清醒自知的演员。不想到后头来,双双碰壁。

对bdsm的知识不专业,完全是看文吸收的细节。写这篇是因为喜欢脑补韩语叫床声,完全为了自己爽,打过一些腹稿无大纲,可能会坑。注意:看文好爽,现实快逃。小学生文笔,没人看就自我xx。

我错了

李文硕第二次做客这里,是来参加别墅主人的生日宴。这一天,几乎全韩尔的顶层商人都来参加这一异国华裔男子三十岁举办的宴会,他们预备在觥筹交错中,将自己的欲望渴求摊放在明亮的喧杂嬉闹里。

 

李文硕是极少数地没带目的参观这里的人。他被他的同父异母的兄长强制去和宴会上的宾客碰杯交谈。虽然眉间满是不快,但口头上刻意迎合的措辞还是让对方感到了愉悦。

 

“江先生果真是迷人啊。”

 

那人抬头饮尽杯中流光的酒,突然发出一声感叹,眼神从李文硕身上转向了那个被簇拥着的举止优雅的寿星。

 

江疏正在和一个议员开着政府的玩笑,感受到了不远处的注视,他转头朝这里瞥来平淡的一眼。

 

其实他的眼神里不带任何情绪,但这边的李文硕和说话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后者因为江疏在韩尔的力量,前者因为无知不畏力量而畏恐惧。

 

江疏的旁边还有一小撮人在交谈,那里的中心是一个穿着白色燕尾服,拿着一杯红酒的中国人。他摇着酒杯,听到身旁的美国同伴讲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后,放声大笑着。眼底都进去了笑,一口露出来的虎牙白皙又有光泽。

 

李文硕完全想不到它沾满鲜血的样子。

 

记忆中光彩夺目的青年被一下下地撞压在树x上,在昏眩中还不忘向施暴者讨饶:“先生,先生……”他的韩语在对方的教导下已经非常标准了。

 

江疏略松了力气,但手指还是掐着青年的脖颈。

 

阮洲失去了支撑,双腿一软,半跪在地上,头顶是低气压的注视,他抖擞着流出两行泪水。

 

“对不起……”阮洲吞咽下口中的血沫,他紧张地去看江疏的神色,然后好像被冷到了似的又闭上了眼睛。

 

空气在被夺走,他不敢忤逆,只是用手讨好地去抚摸江疏血管狰狞的手背。

 

力气慢慢加大,阮洲几近窒息,他的x腔快要炸裂,但他不能反抗,无声地流着眼泪。他口唇张张合合地笔画着认错的话语,企图在温顺的承受中获得江疏的悲悯。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江疏骤然放开了他,在他剧烈的咳嗽声当中把他的衬衫暴力地剥开。

 

阮洲有点慌乱,他去抓江疏的手,绝望地询问:“……先生,不要到这里好吗?”

 

他怕极了,显然他并没有机会讨价还价。

 

前面花园里的宾客还没有散宴,谁也不能保证不会有哪个商人上到别墅主人的后院里来谈个生意。他怕赤裸裸的暴露,他怕人类肮脏无耻的性交。

 

可这是江疏的惩罚。他冷笑一声,盯着阮洲的眼睛凑近他,低沉的声音随着西裤皮带的掉落传进他的耳朵:“你逃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不要在这里x你?”

 

阮疏呜咽地摇头,他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脱下,现在不沾片缕地被压在后院柔软的x坪上。春末的凉风嗖嗖地吹打着他的皮肤,他立马激起了一身栗子。

 

他在发抖。他的手被自己的衬衣捆绑在头顶。树皮磨砺着后背,使得新鲜的鞭伤变得更加疼痛。

 

他咬着牙,知晓这只是前奏,更加难以忍受的还没有到来。

——阅读全文加微信:outmanxs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